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四章:结盟

2018-01-17 08:51:19Ctrl+D 收藏本站

    灵山脚下,几位灵山接引僧阻断了三个妖王上山的路。

    鹏魔王扯开嗓门吼道:“你们这什么意思?我们与你们地藏尊者熟识,难道连上个山都不行吗?”

    一时间,过往的僧人那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一个个停下了脚步。

    “三位施主,实在抱歉。”为首的接引僧双手合十,躬身行礼,面无表情地答道:“佛门重地,闲杂人等不得擅闯。况且,恕贫僧直言,三位是否真与地藏尊者相熟,贫僧也不太确定。”

    “你说什么?”狱狨王差点整个扑了上去,好在狮驼王将他死死拽住。

    将已经勃然大怒的狱狨王拦到身后,鹏魔王歪着脑袋注视着那为首的接引僧,冷冷道:“你是说……我们撒谎咯?”

    此时,那四周已经有十余名过往的僧人驻足,一个个都有意无意地瞧着他们。

    “对。”那为首的接引僧直截了当地答了出来。

    一时间,鹏魔王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面对凶神恶煞的三个妖王,这年纪轻轻的接引僧竟毫无惧色,那与鹏魔王对视的目光冰冰凉凉的,没有一丝情绪。

    微微转动眼珠子,那接引僧注意到鹏魔王攥紧的拳头,冷冷道:“这里是灵山,无论做什么,都请施主三思而后行。”

    “你!”鹏魔王一时气结,转身踱了几步,重重一跺脚,又走了回来,指着接引僧道:“你派个人去问问,问问你们地藏尊者,问问我们是否与他相识,问问他让不让我们上山!”

    “施主莫急。”那接引僧双目低垂。冷冷答道:“佛门弟子满天下,想必,此刻地藏尊者已经知道诸位到来了。很快,就会有人前来传话。”

    正言语间,一位僧人已经踏着阶梯匆匆下山,来到众人身旁。

    只见他双手合十。对着接引僧行了个礼,又对着鹏魔王行了个礼,道:“传地藏尊者的话。灵山戒律,未出家者,不得上山。便是与尊者相熟,也当如此。”

    接引僧缓缓抬头,两手一摊,道:“诸位听到了?”

    “出家?”鹏魔王一下哼笑了出来:“出家也行,不就是剃几根毛嘛?我们现在就出家!三个都出家!”

    “对。我们现在就出家!”一旁的狮驼王连忙附和道。

    顿时,在场的僧人都笑了起来,连那站得远远观望的几个也笑了,笑得三个妖王面红耳赤。

    “你们这……你们这什么意思?”

    那接引僧掩着唇淡淡笑了笑,道:“出家,便是斩断因果。红尘断不得,又何谈出家呢?诸位不会是将灵山与那凡间庙宇一概而论了吧?”

    “红尘……”三个妖王眨巴着眼睛面面相觑,皆是一头雾水。

    见状。那接引僧干咳了两声,朗声道:“所谓的了断红尘因果呢。就是要将与我佛门无关的一切通通斩断。诸位在这尘世中,似乎还有未了之事吧?”

    鹏魔王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你指的是什么?”

    收起笑容,接引僧冷冷道:“例如,你们与那齐天大圣孙悟空之间的恩怨。”

    “你!”狮驼王一下张大了嘴巴,吼道:“若不是与他之间的恩怨,我们用得着投靠你佛门?现在你让我们斩断。什么意思?”

    闻言,接引僧冷冷答道:“若你们这样灵山都收,那岂不是三界之中凡是走投无路的人都能到灵山来避难?那我灵山成什么地方了?”

    这一次,狮驼王都忍不住要扑上去了,他狂吼道:“若不是为了你们地藏尊者的那个什么鬼计划。我们用得着得罪疯猴子?我们早就和红孩儿一样什么事都没了!”

    那身前,鹏魔王死死地将他拦住,睁着一对发红的眼睛低声喝道:“不要说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就当我们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这帮秃驴!”

    死死地拽着狮驼王与狱狨王,怒视着接引僧,鹏魔王便开始往回走。

    那接引僧则是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送着三个妖王。

    正当此时,一阵破空声传来,九头虫带着暖暖一同出现在了不远处。

    一时间,三位妖王都怔住了。

    九头虫微微抬头看了三位妖王一眼,也不多言,带着暖暖就开始沿着阶梯攀爬,与三位妖王擦肩而过。

    很快,他走到了接引僧的身侧。那接引僧微微抬手,将他拦了下来。

    一时间,九头虫和暖暖都懵了。

    那台阶下的三个妖王却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也是来投靠的吧?哈哈哈哈,别妄想了,我们帮地藏王出生入死都上不得灵山,他们会收你?做梦去吧!”

    闻言,九头虫和暖暖有些错愕地朝着接引僧望了过去。

    “红尘未断之人,不得上山。”只一句,那接引僧便不再言语了。

    那神情与方才对三妖王的,如出一辙。拦住两人的手更是分毫不动。

    九头虫顿时哼笑了出来,咬牙叹道:“看来……这次是真的完了。”

    说罢,九头虫抬头往山顶上放射璀璨金光的大雷音寺望了一眼,无奈带着暖暖一步步往回走。

    正当此时,台阶下,鹏魔王却歪着脑袋往前一步,挡到了九头虫身前。

    “看来你的情况和我们差不多啊。”仰起头,鹏魔王睁大了眼睛伸手道:“你的兵马也不少,要不,我们联手如何?人多了,就算死,也不会死那么快。”

    此话一出,九头虫与暖暖对视了一眼,犹豫了。

    ……

    此时,玄奘一行还呆在求法国中。

    应求法国国王的邀请,玄奘设坛开讲,主讲一个“为善”。

    一时间,全国信众蜂拥而至,万人空巷,好不热闹。

    足足讲了三天。讲到玄奘筋疲力尽,求法国上下却还觉得不够,想邀玄奘再讲。

    无奈之下,玄奘只得应允再讲四天,凑齐七天。七天之后,必须启程。

    对此。刚刚剃了光头的大胡子国王乐呵呵地拍胸脯保证,保证凑齐七天,必不再强人所难。

    而就在玄奘为讲经劳心伤神之时,牛魔王父子已经悄悄来到了南瞻部洲吕六拐的驻地。

    ……

    看着平地上一字排开盖着白纱的尸体,牛魔王一时间都懵了。

    他连忙停下脚步,伸手揭开了盖着其中一具尸体的白纱。

    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如同干尸一般的尸体。只一眼,牛魔王就注意到了那脖子上的牙痕。

    一时间,牛魔王的眼珠子微微转动了起来。

    “爹,这会不会是……”

    “嘘。”

    随着牛魔王的暗示。红孩儿闭了嘴。

    那前来引路的小妖见牛魔王没跟上,又走了回来。

    “魔王,这边请。吕丞相正在前面等着您呢。”

    将掀开的白纱又重新盖了回去,牛魔王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轻声叹道:“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话到嘴边,那小妖顿住了。连忙将它又咽了回去,拱手道:“这些事。魔王还是一会亲自问问吕丞相比较好,小的不便多言。”

    “行吧,带路。”

    “诺。”

    一行三人继续往前走,很快走入了吕六拐居住的洞府。

    还在隧道中,牛魔王和红孩儿便远远地听到了争吵声。

    “这分明就是有人化成大圣爷的模样,故意为之。这是离间计!要么是天庭。要么就是狮驼国那三个叛徒!大圣爷绝不会做这种事!”

    “可是,丞相大人。卑职与那来者距离最近的时候不过相距五丈,对方身上并没有施展变幻之术啊。”

    “不用说了!你什么修为?你不过就是一个太乙散仙!要骗过你还不容易?狮驼国那三个叛徒里随便一个都行,更别提天庭还有那一堆出自三清之手的法宝了!”

    不多时,紧闭的门咣的一声打开了。那里面走出来一只身穿铠甲,身材魁梧的白熊精,身后还带着五名妖将。

    开门第一眼望见牛魔王与红孩儿,白熊精微微一愣,当即朝着两人拱了拱手。紧接着,他便带着自己的部下与牛魔王擦肩而过,匆匆离去了。半句话也没多说。

    那一旁的小妖伸出手去,轻声道:“魔王,吕丞相就在里面,请吧。”

    微微点了点头,牛魔王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宽阔的石室内,吕六拐负着手,来回焦虑地踱着步。那一旁静静站着的,是他的养女莺儿与养子长信。

    抬头望见牛魔王,吕六拐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似乎想挤出一丝笑意,却无奈失败了。只能黑着脸朝一旁的石椅摆了摆手道:“魔王来啦?请坐吧。”

    牛魔王也没多客气,只是拱了拱手便躬身坐下,随口问道:“吕丞相最近,可是遇到烦心事了?”

    吕六拐哼了一声,也坐了下去,伸手泡起了茶,半响,悠悠道:“也不瞒魔王了……其实要瞒也瞒不住,魔王在外面怕也都看到了吧?”

    “吕丞相是说……那些尸体?”

    吕六拐点了点头道:“对,就是那些。这两日,不知道怎么着,竟有人冒充大圣爷伏击吕某的一应部众,吸血,吸精气。”

    说着,吕六拐便将一杯热茶推到了牛魔王面前。

    注视着身前冒着腾腾热气的清茶,牛魔王冷不丁问了一句:“您怎么知道那是冒充的?”

    “这还用问吗,大圣爷怎么会做这种事?”

    “吕丞相就没想着,问一下大圣爷?”

    “这种事还用得着问?”这话刚说完,吕六拐便当即反应了过来,蹙着眉头注视着牛魔王。

    他那养子养女也都有意无意地瞧着牛魔王。

    一时间,石室之中安静了下来。

    沉默了好一会,牛魔王干咳两声道:“其实……吕丞相还是问一问的好。就在两日前,我那翠云山也发生了同样的事。不仅如此……大圣爷之前让老牛我盯着我那三个弟弟,所以,狮驼国我也安插了点耳目。刚刚收到消息,那边,似乎也发生了一样的事情。”

    闻言,吕六拐怔住了,眼珠子微微转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牛魔王静静地注视着吕六拐,低声叹道:“如果大圣爷真的遇到什么事情,问一句,说不准,咱还帮得上一点什么。您说对吧?”

    蹙着眉头犹豫了好一会,吕六拐最终还是听从了牛魔王的建议,摸出了玉简,贴到唇边。(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