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六章:死穴

2018-01-17 08:51:18Ctrl+D 收藏本站

    南天门城楼。

    握着玉简,李靖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怎么会那么糊涂,不是早跟你说过那猴子在求法国吗?你还带着人马杀过去?”

    玉简的另一端,哪吒支支吾吾地说道:“父亲,我……我也是打昏头了。猕猴王一路跑,那速度又快,我们一路追,没想太多……没想到,没想到就追到求法国去了……和那妖猴撞个正着……”

    紧紧地握着玉简,李靖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低声道:“那现在怎么样了,都没事吧?”

    “事儿是没有……可是,没法再跟了。猕猴王和孙悟空两条线一起断,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回来吧。”

    放下玉简,李靖靠坐在帅椅上紧紧地闭着眼睛,只觉一阵头昏脑涨。

    他做梦也没想到猕猴王居然直接就和孙悟空碰到一起去了。三条线断一条,对整个计划并不致命,特别是断了孙悟空这一条。

    只要其他两条线依旧顺利,稍有异动,他也会知晓。在最差的情况下他依旧可以通过排除法查清真相。

    可是,如果断两条,那事情就不一样了。

    两条线一起断,除非他们所要找的人就刚刚好是现如今唯一追踪得到的狱狨王,否则,就意味着先前冒险所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最糟糕的是,狱狨王身处狮驼国,众妖环绕。他们对狱狨王的行踪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整个计划已然宣告失败。

    许久,站在一旁的广目天王看着平铺在桌案上的地图叹道:“如果,凶手在我们还依旧紧紧监视着三人的时候再动一次手,多好?只要一次,那什么都查清了。”

    “没有如果了。”微微睁开眼睛。李靖无奈道:“现在除非那凶手再出现,而又刚巧被我们直接碰见了,否则,猕猴王和孙悟空都已经有了戒心,不可能再监视得了了。”

    ……

    此时,南瞻部洲昆仑山。

    六耳猕猴站在山巅上远远地眺望着。望见群山之中一座座的道观上升起的袅袅炊烟。

    “好多人啊,不过,看上去修为都不怎么样。真有你说的那么强?”

    一旁的山羊精微微哆嗦着,低声道:“大圣爷,昆仑山号称百万道徒,不过,他们修的都是悟者道。虽说强的只是少数,但有百万之数……即便是少数,也不得了啊。”

    “有就行了。”六耳猕猴稍稍活动了一下筋骨。呵呵笑道:“人数多,防御又不严密。真是个好地方啊。”

    说罢,他一跃跳下青岩,蹑手蹑脚地朝外围的防线摸了过去。

    ……

    灵山上,早前为求法国之事激辩的声引众罗汉和法灯罗汉都已退场,然而,却有更多的罗汉参与了进来,辩法还在继续着。

    自净罗汉朗声道:“玄奘这一路。历经劫难无数,得那妖猴庇佑。方每每逢凶化吉。此事不假。我等皆贯注于其渡了谁,又渡不了谁。皆知渡一人未必不可为,渡三界,却……正如玄奘所言,普渡之法,一来需得证得可行之道。二来需得寻得承其衣钵者。一传二,二传四,代代相传,如此,三界众生可渡。怎奈法未证。受其衣钵者,更是无从谈起。可,如今依贫僧看,普渡之法却是未必不可行。”

    那殿上之人皆静静地听着。

    众首罗汉微微伸出一手,道:“如何未必法,还请明言。”

    朝着众首罗汉微微点了点头,自净罗汉面向如来,接着说道:“正如那江上渡翁,一渡一人,有千千万万生灵欲渡,普渡,难成。可若一渡千千万万人,普渡,便未必不可为。此次,玄奘不渡君王,而渡一国百姓,不授‘无我’佛法,而授‘为善’之私道。若三界之中,众生皆以‘善’为念,三界,岂不便渡了?”

    话音方落,举殿议论。

    人群之中,有罗汉轻声叹道:“虽未渡一人直达彼岸,却是渡了一国,哪怕只是往前推进了一小步,受者亦无穷尽也。看来,我们先前所想的普渡,都太狭隘了。这玄奘,真乃大手笔也。”

    一时间,无数罗汉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不然!”一声清叱,马胜罗汉站了出来。他朝着如来行了一礼,又朝着地藏王行了一礼,回首望向自净罗汉道:“若玄奘可凭一己之力成此事,贫僧此刻必不再多言。可惜,他终究是借了那妖猴之力。诸位细想,如今,他之所以能借妖猴之力行事,不过因为那妖猴有所图谋。他日,西行之事已了,无论成败,那妖猴必不再借力予他。到那时……呵呵,求法国如今之善举,可安朝政,可安百姓,能安外敌乎?国无存粮,只需一场天灾,颗粒无收,届时,必又大乱。善举不再,苦海如初。其祸,比之今日尤胜之。到那时,他玄奘又借何力回天?此渡,不过一时之法而已,终非正道。”

    “对对对,此言非虚也。”闻言,罗汉们纷纷赞叹了起来:“玄奘一路走来,虽也广传妙法,渡国之策着实令人赞叹,可他哪里知晓,黄雀在后?只需过些时日,怕是半寸水土、一寸人心也都难收了。”

    “都说这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这玄奘恰恰相反,他若回头,背后已是苦海一片,却还不自知,若不回头,又是穷途末路,当真可叹。”

    “佛法无错,错的是人,这追求佛法的方向错了,那,只能是天下无处不苦海了。”

    “如此说来,这借力打力,终究不如自身有力啊。一旦借不到,不只寸进不得,就连往昔之事,亦可能摧枯拉朽,一去不返。”

    马胜罗汉哼笑道:“自身之力,便是普渡之死穴。妖猴修行行者道,方得今日,然性情凶暴有目共睹。老君修悟者道,到头来也不过无为而治。即便是那须菩提,古往今来,也只此一个。何来一传二,二传四之说?知行不一,道之无存,此乃天道真理。放下普渡之执念,方可成佛,得无上法力。放不下,成佛便无从谈起。无自身之力,空凭借力?呵呵呵呵,若是大难临头,如何自处?以求法国一域而观天下,万般辛苦,也不过昙花一现罢了。普渡之法,不过痴人说梦!”

    一时间,殿内罗汉纷纷点头称是:“如此说来,那自身之力,才是普渡之关节所在啊。”

    这一次,就连从头到尾不发一言的佛陀们都微微点头,以示赞同了。

    莲台上,如来轻叹道:“此言,正法明尊者以为如何?”

    顿时,所有人都朝立于二级台阶上的正法明如来望了过去。

    然而,正法明如来却只是淡淡笑了笑,道:“贫僧并无异议。只是,贫僧以为,正如当日玄奘西行之初,贫僧也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略施帮助,放任自流罢了。没想到,他竟能走到今日这一步。一切,还是等玄奘抵达灵山之日,再做定论,或许,会更为稳妥些。”

    闻言,殿上的所有人都只得将目光收了回来,略感失望。

    正当此时,又一位僧人匆匆入殿。他快步走到大殿正中,叩拜道:“启禀尊者,刚刚接获消息。那六耳猕猴,已经去了昆仑山。”

    “昆仑山?”此话一出,全殿哗然。那一众罗汉又是纷纷议论了起来:“昆仑山可不是普通妖王的地盘可比的。身体和魂魄都尚未健全,昆仑山的修者又擅长悟者道,还有太乙真人常年坐镇,只怕,稍有不慎,这六耳猕猴下场必定极为凄惨。”

    “那可未必。先前那几战,六耳猕猴都懂得见好就收,已然积累了不少实力。说不定,现在实际战力已经堪比大罗金仙了。即便遇上太乙真人,也未必不可一战啊。”

    “大罗金仙不可能。不过吃了些小妖而已,顶多,也就达到太乙金仙的境界罢了。再说了,十二金仙当中常驻昆仑山的可不只太乙真人一人,那些个阐教二代弟子,也不是酒囊饭袋。估计这次,他要阴沟里翻船了。”

    很快的,殿上的佛陀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六耳此行必难全身而退。一派认为六耳此行实力必定更上一层楼。

    这当中,惋惜者有之,欣慰者有之,无奈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那想法可谓五花八门。

    纷纷扰扰之中,地藏王振了振衣袖,望向如来,道:“这六耳猕猴奇袭昆仑山一事,尊者如何看?”

    那双目紧闭的如来哼笑一声,冷冷道:“若是寻常人等以此实力偷袭昆仑山,必定九死一生。不过……若是六耳猕猴,则未必了。”

    殿上诸佛纷纷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望向了如来。

    只听如来悠悠叹道:“六耳猕猴虽记忆全失,原本的狡黠,却还在。当年还只是纳神境之时,便曾在天河水军的手上从昆仑山逃脱一劫,如今故地重游,也未必就会栽跟头。姑且观之吧。”

    说着,如来忽然话锋一转,又道:“方才马胜罗汉言,西行之后,玄奘无力可借。本座深表赞同。不过,本座以为,不用等到西行之后,只需这六耳猕猴安然长成,玄奘便已无力可借。届时,三界哀矣。”

    闻言,殿上众罗汉顿时一惊。紧接着,又是一阵议论纷纷。(未完待续。)

    PS:辩法渐入**。O(∩_∩)O~甲鱼是知道滴,有很多人在背后议论纷纷,说普渡就是个巨坑,根本无法自洽。其实,有些事,行不行,得干过一次才知道。玄奘证道如此,甲鱼码字也是如此。很遗憾地说一句,认为甲鱼要烂尾的童鞋们要失望啦。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