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五十七章:普世之道

2018-01-17 08:51:18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之间,猕猴王来到求法国已过去了整整一天。

    虽说哪吒那一击落到城中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亡,但民众的恐慌却是真切的。由此引起的推挤踩踏增添的伤患反倒成为了急需救治安抚的主体所在。

    不得已,刚刚发愿“为善”的国王只得带上自己的臣属,全力投身到了救治和安抚民众的事业中去。这样一来,玄奘讲经的事情也只得暂时搁置。也算是给连日劳神的玄奘放个假吧。连续几天的忙碌之后,玄奘终于闲了下来。

    次日一早,玄奘便拉着猴子来到猕猴王暂住的小屋前。

    伸手敲了敲门。

    很快,一直照料着猕猴王的黑熊精便将门给打开了,退到一旁。

    “大圣爷……”平躺在卧榻上的猕猴王见猴子走了进来,连忙挣扎着想要起身行礼。

    “别别,你就呆着吧。没那么多讲究。”说着,猴子已经拍着大腿坐到桌前,一点都不客气地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好些了。”猕猴王干笑着又躺了回去,那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珠,轻声叹道:“没想到还要劳烦大圣爷来探望末将,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我可没那么空。”猴子端着杯子悠悠道:“都是鬼门关走几趟的人了,昨天就你那样子,我一看就知道没什么事儿。顶多也就一点皮肉之苦,养几天就好了,需要什么探望啊?”

    猕猴王尴尬地笑了笑。

    侧过脸。猴子朝着身后指了指。道:“是他要来。我陪他来而已。”

    此时,猕猴王才注意到还站在门口,身披袈裟,头戴佛冠的玄奘。

    他微微一愣,轻声道:“这位,想必就是玄奘法师了吧?”

    “阿弥陀佛。”玄奘往前一步,双手合十道:“贫僧玄奘,见过猕猴王。”

    这恭谦的态度。看得猕猴王都有些不习惯了。

    放下茶杯,猴子吧唧两下嘴,道:“怎么,你认识他?”

    瞧了守在一旁的黑熊精一眼,猕猴王轻叹道:“就算之前不认识,这一天的时间,也听黑毛提起无数次了。况且,末将虽然与几个义兄弟断了来往,但还是有些消息来源的。大圣爷出山的事,末将多少知道一些。”

    猴子有意无意地看了黑熊精一眼。对猕猴王道:“知道我出山了也没打算过来见见?”

    猕猴王微微眨巴着眼睛,没说话。

    这算陈年旧账了吧。

    猕猴王没想答。猴子也没打算继续追问。点了点头,猴子转而对玄奘道:“哝,人在那了,要看自己看去吧。”

    玄奘尴尬的笑了笑,缓缓上前,坐到卧榻边上,轻声道:“昨日事态紧急未及多问,还请猴王见谅。”

    说着,玄奘便伸手想要去查看猕猴王肩部的伤口。

    还没等他触碰到,却见猕猴王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避开了。那眉头紧紧地蹙着,似乎对玄奘十分厌恶。

    见状,玄奘只得悻悻将手收了回来。

    猴子在一旁抿着茶,悄悄地看着。

    好一会,猕猴王抬眼望着玄奘道:“法师别介意,花果山出身的妖怪,总是对佛门有些不太习惯的。”

    玄奘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贫僧明白。”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似乎都有些尴尬了。

    好一会,猕猴王别过脸望向猴子,道:“末将听说大圣爷护送玄奘法师西行取经,名为取经,实为证道。不知道,这道,现在证了几成了,可还顺利?”

    闻言,猴子一脸无奈地答道:“证道你以为是修行者道啊?要么成,要么不成,哪里有证几成这一说法。”

    话音未落,却听玄奘开口道:“九成。”

    “九成?”

    这一说,不仅仅是猕猴王,就连黑熊精,猴子,也都一下愣住了。

    整个房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玄奘。

    玄奘面色如常。

    ……

    不多时,玄奘与猴子便告别了猕猴王。

    黑熊精将两人送出门外的时候,猴子悠悠问道:“你刚刚说九成……怎么个九成法?求法国的事情是干得不错,可是,有九成吗?”

    “有。”玄奘轻声叹道:“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

    话音未落,只听远处一声叫唤:“玄奘法师!玄奘法师!”

    抬头望去,猴子看到国王提着裤腿正朝这里奔来。那身后紧紧地跟着一大串的侍从。

    快步跑到玄奘面前,那国王撑着膝盖,好一会才缓过气来,朝着猴子拱了拱手,又朝着玄奘拱手道:“玄奘法师,鄙人想请玄奘法师前往探望受难的民众。不知,法师可愿意?”

    “这……”

    “是这样的。”国王干咽了口唾沫,气喘吁吁地说道:“昨日的受难的民众,都被鄙人给安排到宫里来了。全城的大夫就那么几个,这么多人,他们哪里照顾得过来啊?全部聚到这宫里,大夫也都过来,这样一来,也就省得他们来回跑了,照顾也方便。”

    “此事甚好。”玄奘开口评价道。

    一听玄奘这评价,国王当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扭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随从,颇有炫耀的意味。转过脸,他又接着说道:“那些个大夫说了,治病,除了养身,还要养神。鄙人想着,若是玄奘法师能够探望他们,受难的民众必定欢欣鼓舞。如此一来,也算是善举啊。”

    玄奘双手合十,行礼道:“陛下所言甚是。”

    这一行礼,国王愣了一下,连忙也双手合十。回礼道:“那。鄙人就替灾民谢过玄奘法师了。午时。鄙人再派人来接玄奘法师。”

    “一言为定。”

    又是随意唠叨了两句,国王便带着随从乐呵呵地走了。

    瞧着国王那兴高采烈的背影,黑熊精的眉头都蹙成一团了。

    猴子悠悠道:“这家伙,脑子坏了吗?乐成这样?”

    “与人为善,与己为善。人,都是喜欢善待自己的人的。”一旁的玄奘轻声叹道:“国王为善,虽是付出,却也得到了回报。那回报。便是臣民的爱戴。你说,他怎能不乐?”

    “啊?”

    “其实,想开了,普渡之道,就是这么简单。只一个‘善’字而已。”望着天边的流云,玄奘轻声道:“渡,需要机缘。机缘未到,一切皆枉然。贫僧一直都想着渡人。其实,即便渡一人得道,与渡众生。却还相去甚远。普渡,需要的不是渡人之法。而是渡世之法。普渡之人,看的应该是全局,不应该拘泥于一城一地,方可四两拨千斤。若君王爱护臣民,臣民善待君王,弘扬‘为善之道……只要世人皆向善,求善,以善为准,哪里还有什么可悲,可恼的。反之,若是太注重于某人之苦,有时候,反倒是钻了牛角尖,入了魔障,难有所为。大圣爷,您说,对吗?”

    猴子眨巴着眼睛,想了好半天,略带疑惑地嘀咕道:“这样能行?”

    “能行。”玄奘斩钉截铁地答道。那神色之中,连一丝迟疑都不存在。

    “那……”猴子抿着唇,伸手比划着说道:“既然方法都已经找到了,那是不是代表着,证道已经成功了?”

    “非也。”玄奘摇了摇头道:“正如贫僧方才所言,证道已摸出了九成,却还剩下最后一成。这最后一成,也是最难的一步。”

    “哪一步?”

    “力。”

    “力?”

    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前方,玄奘轻声叹道:“力挽狂澜,保驾护航之力。”

    猴子眨巴着眼睛,静静地聆听着。那身后,黑熊精也是如此。

    “修道者,可至化神。修佛者,能登佛位。这三界之中的两大派,修到极致,无不身负**,有大神通,行大道。此乃两派源远流长,长盛不衰之根源也。唯独贫僧的普渡,修到头,却终究只会是个凡人。”

    “这一路,渡人,渡世,贫僧均已亲身走了过来,普渡之法,已是胸有成竹。只是,此法,尚缺一味可力挽狂澜,可保驾护航之力。”

    “如这求法国的君王,上位者可凭一己之念而逆转乾坤。如大圣爷,神通者可以喜好而定公理,斗转星移。”

    “女娲娘娘说过,众生性本善,却因误导,而走上了歧途。现在需要的,其实是一个能让他们回归本性的人。”

    “若是为善者真有天佑,有善报,则为善者众。可偏偏这世间,善花开出恶果比比皆是,以至于众生迷惘。若得一力,为普渡保驾护航,则普渡之期不远矣。”

    话到此处,黑熊精已是听得如痴如醉。

    “这简单。”猴子当即拍了拍胸脯,高声道:“你没有,我有。你觉得该怎么干,说一声,我去折腾。要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算只有我一个做不好,我还可以拉上其他人,天庭都得给我几分薄面。大不了,咱再成立一个天庭,不只管生死,连善恶也一起管了!”

    闻言,玄奘却只是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叹道:“今时今日,你我走在同一条路上,不过各取所需罢了。他日,无论目的达成与否,都必定会分道扬镳。到那时,普渡,又有谁来护航?”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一直站在两人身后的黑熊精忽然跪倒在地,叩首道:“弟子愿拜玄奘法师为师,求取普渡之道,为普渡保驾护航!”

    一时间,无论玄奘还是猴子,皆是一愣。

    黑熊精高声喊道:“弟子愚钝,但玄奘法师您也说了:‘智者悟道,愚者信道。’弟子就是那愚者,玄奘法师您说什么,弟子就信什么,何恐大道不成?还请玄奘法师收弟子为徒!”(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