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章:逼宫

2018-01-17 08:51:17Ctrl+D 收藏本站

    稳稳落到焦黑的地面上,多目怪手握拂尘,快步前行。

    围得严严实实的众妖迅速让开了一条过道。

    当走到包围圈的正中时,多目怪扎扎实实地吃了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那正中的小土堆上,倒着一具残缺不全的躯体。皮肤被烧得焦黑,脸已经彻底变了形,手脚均已断去,腹部和胸口各有一处足以致命的创口。

    一片焦黑的脸上,那两只眼睛依旧瞪得浑圆,仿佛死不瞑目一般。

    更可怖的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肉。从那满身的创口望去,这几可乱真的身躯竟是由猴毛构成的!

    此时此刻,那些裸露的猴毛都已经被烧得焦黑。阵阵腥臭飘散出来,那站在前排的一些妖怪都不自觉地掩住了口鼻。

    一位妖将押着山羊精匆匆赶来,一把将他推倒在地。

    所有的妖怪都望向了多目怪,等候他的最后决断。

    “这是什么鬼东西,一个布偶?”指着那地上的躯体,多目怪厉声叱道:“这就是你说的大圣爷?”

    抬起腿,多目怪就朝山羊精踢了过去。

    那山羊精吓得连滚带爬地闪躲。

    此时此刻,他也是懵了。他睁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残缺不全的六耳猕猴,张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嘎嘎嘎嘎……”

    正当此时,一阵诡异的笑声凭空传来。那围得严严实实的妖群顿时慌了神,一个个连忙四下张望。

    “什么人在笑?”

    那包围圈的正中,多目怪微微一愣,一步步走到六耳猕猴身旁,伸出手去,用卷起的拂尘将六耳的脸庞拨正:“居然还没死?”

    话音未落。只见那被认为已经死去的躯体微微颤了颤,两只眼珠子又咕噜咕噜地转了起来。

    “他还活着?”在场的妖怪皆大吃了一惊,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调动了数万妖众设下的埋伏,将整个平原都战成了焦土,折腾了整整四五个时辰,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到头来。他居然还没死?

    多目怪冷冷地瞧着六耳猕猴,目光之中同样充斥着困惑。

    六耳猕猴微微颤抖着咧开了嘴,嘴角处一块块焦黑的皮肤如同龟裂的土地一般迅速脱落,露出了皮层下的猴毛。

    那笑声还在继续着,仿佛不是他发出来的一般。

    此时,众妖才猛然注意到一缕缕的热气正从他喉咙的破口处腾出,令人毛骨悚然。

    “活着又如何……不是,马上会死吗?”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喉咙中传了出来。

    虽然已经变了样,可多目怪却依旧认得这声音。他深深吸了口气。顶着六耳猕猴脸颊的拂尘微微用力,咬牙道:“说,为什么假冒大圣爷?或者……说出制造你的人是谁也行。说出来,给你一个痛快。”

    “不用了……不劳烦你。只要这样放着,咳咳……咳咳咳……没有血和精气,我很快就会死的。至于痛楚嘛……你还能给得比我现在承受的更多吗?哈哈哈哈……”六耳猕猴的嘴角咧得更开了,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像是在疯狂地嘲笑着多目怪。

    “血和精气?”多目怪微微挑了挑眉头。悠悠叹道:“放心,只要你不把话说明白。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的。”

    说着,多目怪一个转身大步离开,拂袖喝道:“把这只猴子和山羊精都关起来!方圆百里范围一律封禁!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等不准离开,不得走漏了风声!违者,斩立决!”

    “诺!”

    那身后。六耳猕猴诡异的笑声还在继续着。

    山羊精已经整个萎到地上,嗷嗷大哭。

    ……

    此时,三十五重天,弥罗宫中,阐教十二金仙中的七位排成一列整整齐齐地跪坐在蒲团上。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望着主位上的元始天尊。

    往来的道童恭敬地奉上茶水,却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去看这些愤怒的师兄们。

    正中的太乙真人滔滔不绝地陈述着猴子的罪状,将阐教弟子的惨状反复述说着,讲到心痛处,更是捶胸顿足,那眼泪鼻涕一齐下。那一拳拳砸在石板上,时不时激起一声声的轰鸣。四周桌案上的瓷器连带着元始天尊的眉尖都微微跳了跳。

    那身旁,十二金仙的另外六个也时不时地附和,有时甚至多人同时开口互相呼应,竟隐隐有种向元始天尊施压的势头。

    然而,由始至终,那主位上的元始天尊却只是静静地坐着,面容平静,一言不发,就连身旁的通天教主也是如此。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就连跪坐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多闻天王都有些按捺不住了。可惜的是元始天尊似乎依然没有表态的打算。

    可怜太乙真人嗓子都哭哑了,只得一咬牙,声嘶力竭地喊道:“弟子代表昆仑山上下百万道徒,恳请师傅为那惨死在妖猴手中的四百余位阐教门徒做主!”

    喊罢,深深叩拜了下去。

    顿时,仿佛得到了某种信号一般,那其他的六位师兄弟也一个个俯首叩拜,齐声喊道:“弟子恳请师傅做主!”

    见状,多闻天王也连忙跟着伏地,却还微微抬眼,细细地观察着元始天尊的脸色。

    这一伏,一众师兄弟的动作就这么定格了,俨然一副元始天尊不答应出头,他们就不走的态度。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安静了下来。

    与通天教主对视了一眼,元始天尊无奈地捋着长须,注视着匍匐在地的太乙真人,那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却依旧没有开口。

    “弟子代表昆仑山上下百万道徒,恳请师傅为那惨死在妖猴手中的四百余位阐教门徒做主!”

    “弟子恳请师傅做主!”

    大殿之中,呼喊声又一次响起了,依旧是那么地声嘶力竭,震耳欲聋。

    紧接着,太乙真人便喊道:“若此事师傅都不管。往后,弟子们也再无颜面见这三界中人了!还请师傅将我等修为废去,丢下谪仙井,一了百了!”

    “丢下谪仙井……”闻言,元始天尊不由得苦笑了出来。

    十二金仙当中,这太乙真人可说是最负责任的。也正因此。当初昆仑一战之后,元始天尊上天,不问凡间之事。其他金仙都不愿接过阐教的权杖,他却接了。

    不只接了,这么多年不管如何风风雨雨,昆仑山的一切,一直都是有条不紊。即便是六百年前那一场大战之后,他也能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残局。

    可,太过负责的人。往往都有一个大弊病。那就是较真,什么事都要较真……

    逼到这份上,无奈,元始天尊只得干咳两声,颤了颤拂尘开口道:“你们……真的确定是那妖猴?”

    “弟子亲眼所见!”

    “会不会……看错了?”

    “师傅!”太乙真人当即俯着身子高声喊道:“弟子与他近在咫尺,如何可能看错?若看错,愿受天劫!”

    那一众师兄弟当即附和道:“弟子愿作保!”

    元始天尊握着拂尘的手不由得微微紧了紧。望向一旁,他看到通天教主正悠悠地瞧着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就这架势,若今天自己没有个答复。不用说,这帮子徒弟一定不会让自己好过了吧。

    略略想了想,元始天尊只得硬着头皮道:“你们……想为师怎么做主?”

    闻言,依旧维持着叩拜姿势的太乙真人当即扯着嗓子喊道:“自妖猴现世至今可谓祸害极广,三界生灵涂炭,有目共睹。那旧事本已作罢。可。被压五行山下六百五十年,刚出来,他便庇佑玄奘西行。倘若玄奘西行证道成功,则佛门兴盛,道家危矣。即便玄奘西行失败。那也是破除了佛门百世之惑,于我道家有害无益。先前弟子承师傅劝说,已是百般忍耐,可如今……他竟直接杀上门来……若此事不管,我阐教还如何立足三界?那妖猴如今天道‘无极’已破,今非昔比。师傅法力无边,若再加上我等从旁辅佐,拿下妖猴,不过举手投足之间!为天下苍生,为道家兴衰,为我阐门子弟,弟子恳请师傅早做决断,破例出手一回,为三界除此祸害!”

    “弟子恳请师傅为天下除此祸害!”

    元始天尊那嘴角当即微微抽了抽,忍不住朝一旁的通天教主望了去。只见通天教主翻了翻白眼,暗暗朝他摆了摆手,大意是:“别算上我。”

    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元始天尊干咽了口唾沫,抿着嘴唇轻声叹道:“他随时都可以返回天道,届时又该如何?”

    太乙真人当即朗声道:“弟子听闻,那妖猴之所以随时可突破天道,却至今未有举动,乃是因为忌惮西方如来!若他胆敢突破,届时,西方如来也必加入战局!胜负依旧!”

    “胜负依旧?”元始天尊顿时笑了出来,悠悠叹道:“那,如果西方如来晚来一步呢?到时我等该如何自处?”

    “这……”

    “昆仑山阐教上下,加上为师一条老命,换他妖猴一条命,是否值得?”

    只一句,顿时将这一众徒弟问得哑口无言,面面相觑。

    “不过一个玉石俱焚的结局啊。”见自己一句话便将一众徒弟给问倒了,振了振衣袖,元始天尊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步朝殿外走去,道:“还是想个别的什么办法吧,想到了,再来予为师说。”

    通天教主也缓缓起身,一言不发地跟了出去。

    见状,那立在四周的一众童子稍稍犹豫了一下,也一并撤出了大殿。

    只一会,偌大的殿内便只剩下这七个师兄弟外带一个来旁听的多闻天王了。

    烛火吱吱地燃烧着,众师兄弟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拜伏在地,一动不动。

    太乙真人已经气得瑟瑟发抖,这大殿之中,却是一片寂静,没人出声。

    少顷,只见太乙真人攥紧了拳头,重重砸向地面。“咣”的一声闷响,石粉四溅,光洁的石板上都被砸出一个窟窿了。

    那些个师兄弟微微一惊,一个个连忙仰起头来。

    “就因为那妖猴只有贱命一条,我们家大业大,所以,我们就只能让那只妖猴予取予求吗?”太乙真人咬着牙,声嘶力竭地怒吼道:“这件事无论如何必须要给阐门上下一个交代!既然师傅不愿意出手,我们自己去!我等七人联手,虽说不一定拿得下妖猴,最起码,也不至于落了下风。”

    “对,绝不能就此作罢!”黄龙真人当即附和了起来,道:“就这么灰溜溜地回昆仑山去,这种事,老夫可做不出来!我去!”

    清虚道德真君蹙着眉头道:“此事,恐怕还得从长计议啊……师傅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还从长计议什么呢?”广成子捋了捋衣袖哼笑道:“再计议下去,老窝都给端了。师傅说的没错,我们这么去找那妖猴,确实有风险。但那妖猴得罪我们难道就没有风险吗?”

    接了广成子的话,道行天尊挑了挑眉头悠悠道:“他找我们麻烦,其实也有风险。把我们逼急了,我们可以逼他返回天道修为。到时候如来介入,那妖猴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即便我们讨不着好,他又能得到什么呢?”

    灵宝**师反复摩擦着太阳穴道:“可现在是他先动了手,如果我们闷不吭声,指不定以后还能出什么事儿呢。”

    “你们这么说也对,必须给他一个教训。”清虚道德真君微微点了点头,道:“即便没办法做到以命抵命,至少……也应该给他一些苦头吃吃,算是我们昆仑一脉的一个态度。否则,往后必有更多弟子死于非命。”

    很快,在场的十二金仙迅速达成了一致意见,就只剩下赤精子没表态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朝着赤精子望了过去。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一摊手,无奈叹道:“你们都去,我不去,合适吗?我也去吧。不过,我想,我们会去,师傅应该也已经猜到了吧……”

    “知道更好!”说罢,太乙真人一甩拂尘,便愤愤朝殿门外走了去。那其他的一众师兄弟也一个个跟上。(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