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一章:我就是

2018-01-17 08:51:16Ctrl+D 收藏本站

    弥罗宫外,气势汹汹的太乙真人一行迅速腾空而起,朝着下界落了去。

    楼台上,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并肩而立,静静地看着。

    “你也不拦他们?”

    “拦得住吗?”元始天尊苦笑道:“六百多年前的事……死了那么多的弟子。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想要真当成过眼云烟,那是不可能的。早在西行之初,他们就已经想着要动手了。如今,平白得了这么一个好借口,还怎么拦呢?况且,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事儿若是不管,那可真是插在我道门心脉上的一把匕首了。往后,这天底下稍有见识的人还不悉数投了佛门?”

    淡淡瞧了元始天尊一眼,通天教主道:“那现在怎么办?真与那妖猴撕破脸皮?”

    “没什么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元始天尊振了振衣袖,缓缓叹道:“那妖猴虽狂,却也不傻。抵达灵山在即,在此时做出这种事,不合情理。这当中,肯定是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说不定,是佛门给他布了个什么局。”

    微微顿了顿,元始天尊接着说道:“稍后陪我到兜率宫走走吧,这种事情,还是要问最善于算计的人才好。”

    说着,元始天尊转身走入内堂。

    那楼台上,通天教主静静地注视着七人离去的方向,哼笑道:“说得好像这些都不是自己的徒弟似的,也是绝啦。”

    ……

    稳稳落到南天门的时候,太乙真人一眼就看到了恭候在门口的李靖和哪吒。他猛然回头望向了匆匆赶到的多闻天王。

    这一对视,多闻天王只得尴尬地笑了笑。那手中还握着玉简。

    情况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李靖带着哪吒快步朝七人走来,躬身拱手道:“李靖参见太乙师叔,参见诸位师叔。方才师叔到来。李靖因公务繁忙,未能出迎,还请诸位师叔见谅。”

    闻言,太乙真人却只是哼了一声,冷冷道:“出迎之事本属繁文缛节,师侄公务要紧。倒也无碍。只是,现如今又过来了,怕不只是送行这么简单吧?”

    那在场十二金仙之中的其他六人,一个个都在悠悠地瞧着李靖。

    一旁的哪吒抿着嘴望天,佯装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双双的眼睛注视之下,李靖只得尴尬地笑了笑,道:“诸位师叔可是要去西牛贺洲求法国寻那妖猴?”

    “哦?”这一问,原本冷冰冰的太乙真人顿时笑了:“他在西牛贺洲求法国?你不说,我倒还真不知道。行。这样一来,也省得我们去找了。”

    说罢,太乙真人脸一黑,握着拂尘硬生生顶开李靖就往前走。

    那其他的几个师兄弟也连忙快步跟了上去,与李靖擦肩而过。

    那黄龙真人朝着李靖拱了拱手,脸却朝向哪吒,戏谑般笑道:“谢师侄提醒了。”

    直到对方走出两丈开外,李靖才与哪吒对视了一眼。转身快步跟了上去。嘴里喊道:“太乙师叔!事关重大,还得从长计议。意气用事要不得啊!”

    那身后。哪吒只得一拍脑袋,无奈地跟上。

    一行人就这么稀稀拉拉地出了南天门,腾空而起,朝着西牛贺洲而去了。

    一路上,李靖半真半假地劝说着,太乙真人黑着脸。一声不吭,那看李靖的眼神都有些厌恶了。

    身后,哪吒带着四大天王一个个蹙起了眉头,一声不吭地跟着。

    ……

    正当太乙真人一行人正气势汹汹赶往求法国向猴子兴师问罪之时,南瞻部洲。

    幽暗的地牢中。身躯早已残缺不全的六耳猕猴被死死地捆到了木桩上。

    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没有任何生命的征兆,就连仅存的,那双眸中的一点点神采都已经渐渐开始消散了。

    忽然间,只听“啪”的一声,一盆脏血劈头淋了下去,将整个身躯都泼成了红褐色。

    片刻之后,六耳猕猴猛地吸了一口气,仿佛一个噩梦中吓醒的重症患者一般瞪圆了双眼。

    他惊恐地看到多目怪朝他凑了过来,近距离,细细地观察着他的伤口。

    在那血水的泼洒之下,伤口上的一根根猴毛正在缓缓地生长着,如同杂草一般。紧接着,这些“杂草”开始编织了起来。相对于其他生物,这种愈合速度是惊人的。

    不过,此时却几乎毫无用处。因为六耳猕猴的伤实在太重了。

    “居然真的用血来重塑**,倒是从未见过啊……刚刚你还提到精气,好像,你偷袭其他地方的时候不只吸血,还掠夺了精气。对吧?”微微挺直了身子,多目怪仰头后退两步与六耳猕猴拉开距离,伸手从身后的妖将手中接过了一只兔子,提到六耳猕猴面前,轻声笑道:“想要吗?”

    望着多目怪手中奋力挣扎的兔子,六耳猕猴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口。

    一缕唾沫从那獠牙的缝隙中渗了下去。

    多目怪微笑着说道:“想要,就说真话。只要你说了真话,我就把它给你。”

    闻言,六耳猕猴微微呆了一下,那脸上**的神情却渐渐消失了。一双眼睛,又恢复了原本疲惫的模样,微微低垂。伴随着冷笑。

    “说!”

    低垂着脑袋,六耳猕猴轻声叹道:“说了你……又不信。”

    “你不说真话我当然不信了。”将手中的兔子丢给妖将,多目怪伸手扼住六耳猕猴的咽喉,将他的头硬生生掰了起来,瞪圆了眼睛道:“我跟了大圣爷许多年,侍奉了大圣爷许多年,你以为我是隔壁那只山羊精吗?那么好骗?”

    “嘿,又是大圣爷……”六耳猕猴微微低垂着双眼,无力叹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没什么好瞒的。不是不想骗你,而是不屑骗你,懂吗?”

    “不屑?”闻言。多目怪的眉头微微跳了跳。

    “对,不屑。”望着多目怪,六耳猕猴瞪大了眼睛缓缓地笑了出来:“我说了我就是你家大圣爷,你家大圣爷……需要骗你吗?哈哈哈哈……”

    多目怪顿时怒上心头!

    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取来烧红的铁钳,对着六耳猕猴的心口重重地刺了下去。缓缓地扭动。

    “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恐怖的声响中,一阵阵的烟雾升腾而起。

    那四周的众妖眉头都微微蹙起了。

    六耳猕猴猛地仰起头,咧开嘴,却又紧紧地咬着牙没有喊出声来。

    那模样,像是在哀嚎,却又像是在笑。

    由始至终,他都只是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多目怪。

    咬紧了牙,多目怪一点一点地用力,那铁钳一点一点地深入。焦臭的味道迅速散播了开来。

    豆大的汗珠从焦黑的额头上缓缓滑落,额头上一根根的青筋暴起……六耳猕猴微微颤抖着,那扭曲的脸上,表情之中却依旧夹带着一丝丝挑衅的意味。就好像刑罚还不够严酷似的。

    直到铁钳穿透了身体,六耳猕猴都一直维持着这个表情,瞪圆了眼睛,怔怔地望着多目怪。丝毫没有准备要讨饶的意思。

    这一幕看得多目怪都有些懵了。

    有那么一刹,他甚至怀疑眼前这具躯体是没有痛感的。可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却又分明是有。

    在花果山时代。他是有名的酷吏。任何人,无论是最硬骨头的天河水军,还是凡间不长眼撞刀口上的妖王,只要经他的手,没有一个还能保守得住秘密的。

    可眼下,他却完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因为。他面对的是一只连身体都已经残缺不全的妖怪……

    帮他恢复身体再施刑吗?

    这显然是不行的。

    如此之近的距离,多目怪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眼前这个冒充“大圣爷”的家伙神识异常地强大,甚至已经强大到与真正的大圣爷一般无二的地步了。如果不是看到他破开的躯体里显露出来的绒毛,也许。连他也会受骗吧。

    让这样的家伙彻底恢复过来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多目怪不敢想象。

    一咬牙,多目怪将插在六耳猕猴身上的铁钳奋力拔了出来。

    六耳猕猴猛地蹙起眉头,一股热气从口中喷洒了出来,飘散到空中。那是他一直忍着的惨叫。

    “大人,接下来怎么办?”

    深深吸了口气,多目怪低头看了一眼缠绕在铁钳尖部焦黑的,又缓缓化成灰烬的猴毛,冷声道:“那只山羊精呢?”

    “羚将军正在审问。”

    将手中的铁钳丢到火盆中,多目怪道:“将他丢到监牢里,记住,不能让他死。我们去看看从山羊精口中能不能撬出什么来。”

    “诺!”

    最后怒视了六耳猕猴一眼,多目怪转身便朝地牢外走去。

    很快,三个小妖走了过来,为六耳猕猴解开绳索,抬着就往地牢深处走。

    ……

    监牢的大门轰然打开了,幽暗的光线中,六耳猕猴被如同一块烂肉般丢到稻草堆里。

    黑暗中,其他所有监牢里的犯人都伸长了脖子,却没有一个敢出声。

    随着那三只小妖的离开,大门轰然关闭了。

    整个监牢静悄悄的。除了壁上火把短促的“噼啪”声,只剩下一声声压抑的喘息声了。

    六耳微微挪动了下身躯,缓缓地仰起头来,睁开双眼。

    透过几乎把他整个埋在其中的稻草,他隐约看到各个角落里有一双双眼睛在望着这里。

    “大圣爷……你是大圣爷吗?”

    黑暗中有人压低声音在询问着。

    经此一问,监牢之中迅速激起了一片窃窃私语。所有的囚犯都在悄悄议论着。

    “又是……大圣爷。”六耳猕猴咬着牙干笑了起来,笑得喘不过气来,如同嚎哭一般:“你们以为我想是他吗……哈哈哈哈……我他娘的恨不得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稍稍沉默了一下,那声音又接着问道:“大圣爷……连你都被捉了。那……敖烈他现在怎么样了?”

    闻言,六耳猕猴微微一愣。(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月票~顺便推荐一本朋友的书:《我的同桌女鬼》。都市灵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