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二章:黑熊精的烦恼

2018-01-17 08:51:16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求法国。

    玄奘正在庭院中的石桌上认真地筹备着最后一场讲经。他将一片片象征着要点的竹简细细排好,放在桌面上对照着,细细地思索着,又时不时地还在用毛笔沾上墨水,在手中的锦缎上修修改改,聚精会神。

    那角落里,黑熊精眨巴着眼睛远远地望着。眼眶之中有一种莫名的迷惘。

    “怎么?还在想着拜师的事啊?”小白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靠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道:“老实说,拜入佛门有什么好的?当个妖王多好啊?要我觉得嘛,没收才好。要真收了,以后有的是你后悔的。”

    黑熊精斜视了小白龙一眼,冷冷地丢了一句:“玄奘法师为普渡众生耗尽心力,不惧艰险。我黑熊,又怎可顾虑一己之私?若有朝一日得以拜入门下,定是无悔。”

    “定是无悔?”小白人不禁哑然失笑了:“你知道……入了佛门要吃素吗?”

    黑熊精不说话了。

    “佛门还不能娶老婆,他们管那些都叫**,要割断一切**,斩断红尘。而你原本不只会有老婆,弄不好还可以有好几房的小妾。啧啧啧啧。年轻人,不要太冲动啊。”

    黑熊精原本就黑的脸此刻看上去似乎更黑了。

    那一旁,小白龙还在没完没了地嘀咕。无限畅想着:“想想,每天酒池肉林,前呼后拥,那日子多舒坦,多风光啊。而一旦你进了佛门,这些就全没了。你知道和尚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吗?每天。你都是对着一盏青灯,敲木鱼,念佛。哦,对,还有佛经,那些梵文就好像一排排的蚂蚁一样。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闲着没事唯一的休闲就是拿着扫把在院子里扫落叶。你想象一下,你这身段,穿着僧袍,拿着扫把扫落叶……看起来多怪啊?现在你觉得无悔,那是因为你还没变成那样。有朝一日真入了佛门,你就会发现,活着,都是一种折磨啊。”

    黑熊精的眼角微微抽了抽,拳头都不自觉地攥紧了。别过脸去丝毫不想搭理小白龙。

    见黑熊精不搭理自己了。小白龙只得悻悻闭嘴。迈开步子在那四周来回踱。

    好一会,他又忍不住凑到黑熊精身旁,伸长了脖子低声道:“说点正经的,你有过媳妇吗?男女之爱你尝过吗?还有,西行一旦成功,借着大圣爷那杆大旗,本太子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回龙宫了。各种荣华富贵……别说当妖王了,就是到本太子身边当个小跟班。那不也比入佛门强吗?嘿,有朝一日。你真过上那种逍遥自在的生活了,你就会发现什么普渡,那都是个屁。有什么能比日子过得舒坦更实在的?说实话,不是指着大圣爷帮我找我家媳妇,谁他娘的没事西行啊?”

    “你有完没完?”一个转身,黑熊精猛地一把拽住了小白龙的衣领。将他整个提了起来。

    一时间,小白龙也是吓懵了。待他缓过神来时候,黑熊精那张大脸已经近在咫尺。

    如此之近的距离,小白龙可以清楚地看见黑熊精眼眶里的血丝,看见那微微张开的口中露出的獠牙与唾沫。

    然而。他却缓缓地松了口气。

    很明显,黑熊精已经憋不住要揍人了。小白龙肯定是不够黑熊精打的。若是往常,讨饶恐怕是他此刻唯一可走的路了。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只见小白龙伸长了手吆喝一声:“玄奘法师!”

    闻言,那远处的玄奘法师当即回过头来。

    这一回头,黑熊精一惊,连忙松开了拽着小白龙衣领的手,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三太子叫贫僧有何事?”

    “没事没事,喊错了,没啥。”整了整衣冠,小白龙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挑衅似地瞧了黑熊精一眼。

    见状,玄奘又是低头细细地琢磨了起来。

    黑熊精恶狠狠地瞪了小白龙一眼,那神情就好像准备一口将小白龙吞下去一般。

    然而,小白龙却依旧眉开眼笑,半点不以为意。

    “贪、嗔、痴、慢、疑,‘嗔’戒五毒排行第二。嘿嘿,天天听玄奘法师念,我这不修佛的人都会背了。”轻轻用手肘顶了顶黑熊精,小白龙悠悠叹道:“瞧瞧,那才是修佛的人。你看看他,那心境,平似湖面,连半点涟漪都看不到。再看看你自己。不是本太子说你啊,你真的适合修佛吗?你什么时候见过玄奘法师被人气得揪衣领动手了?”

    “正是因为不适合才要修!”压低了声音,黑熊精怒吼道:“普渡,讲求的就是渡众生脱苦海!渡人者,亦是被渡者!若是众生都能做到这一点,还要什么普渡?”

    “哟?看不出来啊,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小白龙那眉头顿时蹙成了八字,笑得更欢了。

    这一笑,当即就笑得黑熊精满脸通红。

    深深吸了口气,黑熊精别过脸去不想和小白龙说话了。

    然而,小白龙却不想放过这个戏弄这傻大黑的机会。他伸长了脖子,满脸戏谑地说道:“既然这样,来来来,你来渡一下我。本太子每天都为我那失踪的媳妇操碎了心,你来渡一下,看我今晚能不能睡个好觉。”

    “你哪天晚上不是睡得和死猪一样了?昨晚还边笑边流口水!”

    “那是表像。”小白龙一脸诚恳地说道:“正是因为心中苦,所以才只能通过梦境来逃避。你连众生之苦都不明白,还说谈什么普渡啊?要不,咱先体会一下众生之苦,回头本太子让那国王先给你介绍个媳妇,成个亲什么的,你觉得咋样?”

    “你!”

    闻言,黑熊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咬着牙怒视着小白龙,那拳头已经攥得“咯咯”作响了。

    那另一面,小白龙却依旧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时不时用眼角瞥了一下不远处的玄奘法师,以免不小心真被揍了。

    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最终黑熊精只得摁下胸中怒火,扭头就走。

    瞧着黑熊精那愤怒的背影,小白龙翻了翻白眼,哼笑道:“连耍耍嘴皮子都不会。还修佛?傻缺。”

    这一幕,一滴不差地全落到了站在屋檐上的猴子眼里。

    “这敖烈,是越来越话唠,越来越恶趣味了呀。”一旁的天蓬轻声叹道:“以前我还在天河水军的时候,也见过他几次。那时候还有点太子的样子的,现在整个就像凡间的地痞流氓。”

    “这不怪我吧?”猴子斜了天蓬一眼道:“西行之前他就这德性的,要怪,得去怪他老爹西海龙王。”

    院落里,黑熊精重重推开自己的房门。跨入房中,猛地一合。

    就在房门即将发出巨响的时候,他似乎又想起什么来,连忙用手拉住,轻轻关上。

    稍稍沉默了一下,天蓬瞧着黑熊精的房间道:“你说,这黑毛,他怎么就想到要拜玄奘法师为师呢?不应该啊。他加入西行,不都是冲着你吗?难道真被感化了。准备为普渡献身?”

    “我怎么知道?”

    稍稍活动了下胫骨,猴子一跃跳下了屋檐,对玄奘道:“时候差不多了,过去吧。讲完最后一场,我们也好准备启程了。”

    ……

    此时,西海之上。十二金仙中的七位正以极快的速度掠着海面飞行着。那身旁,还跟着李靖、哪吒、四大天王。

    原本微微泛着波涛的海面上迅速被撕开了十三条大小不一的水弧,如同被一只巨猫用爪子撕扯过一般。

    一路上,李靖紧紧地跟在太乙真人身旁,喋喋不休地劝说着。却又“无意间”将从西行队伍现如今的组成,到每个人修为的高低,手中武器的分量,全部透了个底。

    就在即将临近西牛贺洲海岸线的时候,太乙真人终于忍不住顿住了身形,厉声道:“够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顿住了身形,回头望向落到了后方的太乙真人。

    李靖略带惊恐地望着太乙真人。

    那身后,哪吒冒着冷汗,沉默不语。

    “你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吗?”对着李靖,太乙真人瞪圆了眼睛怒斥道:“若不是还要对付妖猴,本座现在就将你拿下,好好整治整治。让你知道背叛师门的下场!”

    “太乙师叔,李靖这是好心提醒,您怎么能……”

    “滚!”指着南天门的方向,太乙真人将音调提高了八度,吼道:“你现在就滚!本座不想一会和妖猴开战的时候旁边还有个你在那里碍眼!”

    到嘴边的一通场面话一下给太乙真人喝了回去,李靖微微后仰,眨巴着眼睛尴尬地朝四周望了去。顿时发现四周那其余的六个师叔,此时看他的眼神也没多少善意。似乎没人有开口劝阻太乙真人的意思。

    那气氛已经尴尬到了极点。

    无奈,李靖只得干笑着拱手道:“要不这样吧,李靖这就去向陛下请个旨意,派大军来援。万一……万一一会有事,也好给诸位师叔有个照应?”

    太乙真人依旧怒视着李靖,一声不吭。

    那身后,黄龙真人拉长了声音道:“快滚吧,干什么去都行,就是别在这里呆着。”

    李靖涨红了脸缓缓转身。

    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缓缓地朝南天门的方向飞了去。

    与哪吒交错而过的时候,悄悄给哪吒以及四大天王下了一道命令:“你们继续跟着,有事,及时来报。”

    “诺。”

    只一会,李靖的身影便消失在天边了。

    愤恨地望着李靖离去的方向,太乙真人狠狠地唾了一口道:“吃里扒外的东西!”

    说罢,转身便走。

    那其他的十二金仙也一个个跟了上去。

    正当此时,哪吒悄悄后退,对着四大天王道:“我离开一下,你们继续跟着。别让我爹知道。”

    说罢,也不等其四大天王回答,他已经一个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飞了去。(未完待续。)

    PS:恩……存稿终于给我消耗光了。存稿果然是太邪恶了,只要一有,就不想码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