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三章:问答

2018-01-17 08:51:16Ctrl+D 收藏本站

    海边,地平线上缓缓浮现了七个黑点。紧接着,整个海面如同被硬生生撕开一般,海水四溅。

    太乙真人带着一众师兄弟迅速抬升掠行的高度冲向陆地,越过高山,转眼之间已经消失在东方。

    直到此时,四大天王才缓缓赶来。

    ……

    求法国。

    玄奘又一次端坐在高台上,用那抑扬顿挫的声音缓缓地讲着经。

    高台下,无数虔诚的百姓携家带口静静的聆听着。多达万人的集会,却奇迹般的几乎没有半点的杂音。

    这是最后一场讲经会了,也是人数最多的一场,就连远处的楼台,屋顶上也站满了人。说是万人空巷也毫不为过。

    为了表示对玄奘的尊崇,表示对玄奘口中众生平等理念的接纳,贵为君主的求法国国王甚至脱下王袍,穿上布衣坐到了台阶下。

    那四周放置的香炉中燃烧着极为珍贵的檀香,所有的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黑熊精面无表情地站在玄奘的身旁,已是满头大汗了。

    他总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那眼神就好像在嘲笑他一般,让他浑身不自在。以至于他都没心思去听玄奘究竟讲了什么了。

    远处,猴子站在屋檐上悠悠地瞧着反复挪动脚步的黑熊精,微微后仰了身子对天蓬道:“要不,你去对面盯着?”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现在距离灵山已经不远了,搞这种讲经会……我怕有意外。”

    瞧着猴子。天蓬不由得笑了出来。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见状。猴子那眉头一下蹙了起来:“怎么?”

    “没什么,只是跟之前的事情联系起来,发现了你一个很大的弱点。”天蓬笑嘻嘻地站了起来准备按着猴子的要求到对面的屋顶去。

    正当此时,猴子的金箍棒横到了他身前。

    “别走,说清楚。”

    天蓬微微愣了一下,望了猴子一眼,无奈摇头,轻声叹道:“你是关心则乱啊。平时狡猾得一塌糊涂。可越在乎的事,就越容易弄出乱子来。雀儿、风铃、杨婵,还有西行,都一样。反倒是……对自己的命不太在乎。要对付你,就得拿你在乎的东西当筹码。难怪如来能把你整得服服帖帖的。我说的没错吧?”

    低下头,天蓬接着叹道:“可惜,我当年没按住你的脉门。要不然,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说着,天蓬轻轻推开了猴子横握的金箍棒。轻轻一跃,腾空朝着对面的屋顶飞了去。留下猴子愣在当场。

    ……

    青山、绿水从前方席卷而来。又飞速消逝在后方的地平线上。

    凌风中,太乙真人直视前方,紧紧地蹙起了眉。

    “李靖说那妖猴就在求法国都城里。”

    此话一出,那四周掠行的一众师兄弟迅速靠了过来。

    缓缓转动着双目,太乙真人压低声音道:“临近求法国都城百里之时,我等便要压制气息。莫让那妖猴先发现了我们。否则,此行必是功亏一篑。”

    “明白。”

    “知道了。”

    “好。”

    “虽说那妖猴天道已破,但却依旧保有大罗混元大仙巅峰修为。这一点,从五庄观一战便可知晓。故而,若是发现了妖猴,切不可贸然行事,需得先释放信号。我等众志成城,对那妖猴,方有取胜的可能。”

    “好!”

    一声应和,七人阴沉着脸迅速压低身姿,沿着地表不足一丈的高度飞速掠行着。

    那周遭的一切如闪电般飞逝。

    ……

    求法国,广场之上,玄奘爽朗的声音缓缓回荡着,整个世界都仿佛在静静地聆听。讲到妙处,却又掌声如雷。

    一路走来,玄奘与无数人讲过经。眼下这一次,恐怕是他有史以来做得最好的吧。将繁杂的佛经细细剖析,深入浅出,又加入了自己的领悟,以至于即使是大字不识的百姓也能清楚地领会他的意思。

    广场之上,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握在了玄奘掌心,在该笑的时候笑,在该感叹的时候感叹。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绪。

    讲完了一个节点,玄奘轻声问道:“这‘为善’的取舍之道,大家可都听懂了?”

    直到这一刻,那高台下的人们才幡然醒悟,如同遨游海洋之中的鲸鱼忽然跃出了水面,被拉扯回现实世界一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问何好。

    就这么沉默了许久,那国王回头看了几眼,感觉似乎应该要有人做个表率了,伸手捅了捅坐在身旁的丞相。

    那丞相一愣,很快领会了国王的意思。无奈,他只得站起来双手合十行了个礼,道:“玄奘法师,鄙人有一疑惑,不知该问不该问。”

    “请问。”

    干咳了两声,丞相朗声道:“国家施行仁政,减免赋税,减免徭役,与民为善,可算是善?”

    “算。”

    “那……赋税徭役一减,这朝廷必然空虚。届时,若是有人造反……”

    “都减免赋税了,哪里还有人造反?”还没等玄奘回答,那台底下的国王便嚷嚷了起来。

    一时间,附和者众。

    熙熙攘攘之中,丞相的脸都被吵红了。

    随着玄奘微微抬手,众人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低下头,玄奘轻声问道:“还有其他问题吗?”

    回头看了一眼,这求法国的丞相都感觉头皮有点发麻了,却还是接着问道:“若是外患,怎么办?”

    “外患啊……”

    “外患,这可就难解决了。”

    忽然间,有人喊道:“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定不退让半步!若是有外患。无需朝廷开口,我自愿捐赠家产,披甲从军!”

    “对!”顿时,无数人附和,那场面又是熙熙攘攘了起来。

    然而,那高台上,玄奘的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似乎,并不完全赞同。

    干咽了口唾沫。丞相又接着问道:“若是大国呢?我求法国不过边陲小国,若是外患源于大国呢?到时候,又当如何?”

    一时间,玄奘也犹豫了。

    平心而论,这个问题确实是刁难了。边陲小国,即便不施行仁政,遇着大国入侵,也是难有作为。这事儿,本就不该算到“为善”这件事上。

    可,若是行普渡之法。这个问题玄奘一样绕不开。

    正当玄奘犹豫,听者期盼之际。只听“咻”的一声,一片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落到丞相的衣领里。

    顿时,那丞相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掏,很快掏出了一片玉简。

    回过头,他看到远处屋檐上的猴子正悠悠地瞧着他。

    指了指丞相手中的玉简,猴子道:“实在解决不了,对着它喊一声。玉帝都帮你砍了。”

    话音未落,广场上已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那气氛顿时从未有过的好。

    “有猴大仙一句话,我们还怕啥?”

    “对对对!神仙都被猴大仙吓得屁滚尿流,有他一句话,我们还怕啥?”

    丞相也终于心满意足地坐了回去。屁股还没坐热呢,那手中的玉简就被国王给摸走了,揣在怀里当宝贝一样。

    一个声音在玄奘的脑海中响起了:“你说缺‘力’……这师反正我是不拜的,还要娶媳妇呢,出家了杨婵非砍死我不可。而且估计拜了你也不会收。不过,我的承诺还是有点用的。将就着用吧。”

    闻言,玄奘低头笑了笑,却又无奈叹了口气。

    此时,一个看上去年仅十岁的小男孩爬上了猴子所在的屋顶,怔怔地望着猴子。猴子也瞧着他。

    ……

    树林的边缘,七个身影刷的一下全蹿了出来,扫落大片绿叶。

    几道幻影闪过,七人已经立到了山崖上,远远地眺望着城邦。

    只一眼,他们便发现了城中广场汇聚的人群,认出了高台上的玄奘。

    “这是在做什么?”

    “讲经会。”

    “玄奘在这里,那猴子肯定就在附近!”太乙真人半眯着眼睛飞速扫视着,伸出一手指向其中一座房屋:“在那里!”

    “看到了。”黄龙真人捋着长须道:“对面楼顶上的那个……是天蓬元帅吧?”

    广成子一面伸手取出藏在衣袖中的落魂钟、八卦紫绶仙衣、雌雄宝剑,一面叮嘱道:“小心点,玄奘后面那个是黑熊精。”

    “还缺卷帘大将和西海三太子。”

    “那两个无关紧要,只要注意一点便可。”

    “如此之多的百姓在场……”道行天尊犹豫着说道:“若是就这么动手,会不会伤及无辜啊?”

    “无辜?”太乙真人冷笑一声道:“佛门不是整天宣扬苦海苦海吗?就这么死了,也算是脱离苦海。”

    闻言,清虚道德真君顿时愣了一下,有些错愕地望着太乙真人。

    那一旁的赤精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道:“气头上呢,别计较。死伤是难免的,不过……我们并不伤及魂魄,顶多也就是重新投个胎罢了。对他可千万别留手,否则那些个平民没去投胎……我们先去了。”

    合计完成,七人压制着灵力,悄悄地朝那城中摸了过去。

    ……

    仰望着猴子,那小孩叉着腰,蹙眉道:“有人欺负我了,你会帮我?”

    “对。”猴子点了点头俯视着那孩子。一脸的痞子相,道:“不过,如果是街角孩子斗殴,这种事就别找我了。”

    “不是就可以找了?”

    “不是……”想了想,猴子支支吾吾地说道:“也不太能找,得具体看看什么事儿。普通什么事儿哪用得上我啊,好歹也得和神仙妖怪沾边的。”

    “如果有神仙打我呢?”

    一听这话,猴子顿时翻了翻白眼:“没神仙会打你个小屁孩的。”

    “我就打个比方嘛。”那孩子依旧伸长了脑袋巴望着。

    好一会,猴子只得无奈道:“行吧,答应你,真有神仙敢打你,我就帮你抽他丫的。”

    话音未落,猴子只感觉四周一黑,一个巨罩从天而降,如同一口巨钟一般朝孩子与猴子压了下来。

    一瞬间,在那巨罩的挤压下,脚下的房屋摧枯拉朽的崩塌。瓦片、木屑冲天而起。

    “妖猴!纳命来!”

    一声叱喝,下一刻,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五颜六色的灵力已经在半空中炸了开来……(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