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四章:九龙神火罩

2018-01-17 08:51:16Ctrl+D 收藏本站

    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懵了。

    漫天飞舞的碎屑瓦片,如同潮水一般迅速荡开的浓郁沙尘。五颜六色,数不尽的灵力凌空汇聚,将一切都照得色彩斑斓。

    下一刻,整个场面失控了。尖叫声此起彼伏,靠近猴子所在楼房的百姓疯狂地朝着四周挤去。惨剧又一次发生了。

    一大批的百姓因为惊慌而冲破了兵卫筑起的防线,朝着玄奘所在的高台涌了过去。剧烈的冲击中,整个高台微微颤动,玄奘不得不躬身扶住脚下的踏板。

    人群之中,国王挥舞着双手试图指挥远处的卫队维持秩序。然而,现场一片混乱,加上他那身不显眼的衣裳,根本就没人搭理他。

    黑熊精几乎条件反射地靠到玄奘身边,伸手去搀扶玄奘。

    角落里,卷帘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了。

    看清了来者面容的小白龙干咽了口唾沫,微微缩了缩。

    那对面楼层上的天蓬望着从头顶掠过的一众阐教大员,整个怔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太乙真人、黄龙真人……”

    握着九齿钉耙,他连忙瞪大了眼睛腾空而起,试图朝着九龙神火罩压制的方位冲去。然而,道行天尊已经先一步挡到了他的去路。

    “我们的目标只有那只妖猴,天蓬元帅,你还是静静在一旁看着吧。休要多管闲事。”

    湛蓝的灵力在道行天尊的掌心凝聚,发出恐怖的“噼啪”声。他自上而下冷冷地注视着天蓬,那态度,似乎已然容不得天蓬说一个“不”字。

    十二金仙,是比灵台九子更加强大的存在。当年灵台九子当中的清风子都已经踏入了大罗混元大仙境,十二金仙之中除了“不务正业”。“靠着徒弟上位”的玉鼎真人之外,最差的也已经踏上了大罗金仙的境界。好似道行天尊、太乙真人这种拔尖的,更是已经突破到了大罗混元大仙境的初期。

    六百多年前的那一场大战中,十二金仙之所以对猴子无可奈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那是因为猴子吞下了七巧弥云丹。拥有无限灵力。要知道,对行者道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灵力,一旦灵力无限,其战力,将提高数倍之多。

    面对这一众道门之中仅次于顶尖大能的存在,一时间,就连天蓬也不得不稍稍后退。那握着九齿钉耙的手攥得“咯咯”作响。

    豆大的汗珠从额角缓缓滑落了。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仰起头,天蓬猛地质问道:“诸位前辈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

    正当此时,广成子和赤精子握着各自的法器从头顶一跃而过。一个个都死死地盯着困住猴子的九龙神火罩,丝毫不搭理天蓬的质问。

    “这是我们和妖猴的恩怨,轮不到你一个后辈来问。”说着,道行天尊扭头朝着玄奘所在的高台望了过去。

    此时,完全失控的场面之中,玄奘所处的竹制高台已经被惊慌失措的百姓挤歪了,一根根的竹子都发出“噼啪”的声响,仿佛随时都会崩塌一般。

    玄奘一手扶着佛冠。一手紧紧地拉着一旁的旗杆。早已无暇顾及其他。

    那身旁,黑熊精注意到了道行天尊的目光。心中一惊,连忙挺身将玄奘挡在身后。

    目光交错之际,道行天尊意味深长地一笑,收起凝聚手中的灵力,转身就朝九龙神火罩的方位冲了过去。

    早已焦头烂额的国王爬到了铜制的香炉上,高声喊道:“不要慌!都不要慌!有玄奘法师和猴大仙在。不会有事的,大家站在原地不要动!”

    闻言,有的百姓已经停下了脚步,但更多的百姓还在互相推挤,践踏。事情依旧在朝着难以收拾的方向发展。

    另一边。太乙真人已经从天而降,落到了九龙神火罩之上。

    一个稚嫩的声音伴随着声声抽泣从那里面传了出来:“猴大仙,我怕……”

    “娘的,别哭啊!很快就能出去了!”

    那孩子哇的一声哭个不停。

    “这是什么东西?你们是什么人?赶紧解开!否则,老子要你们身首异处!”伴随着金箍棒如同雷鸣般的敲击声,猴子的嘶吼声从九龙神火罩中传了出来。

    “老夫今天倒要看看,看谁身首异处!”

    “是太乙真人……”只听一句,猴子便已经识别出了对方的身份,狂吼道:“你这什么意思?立即放老子出去!”

    “会放你出来的,不过,不是现在。”说着,太乙真人的手已经按到九龙神火罩的顶端。

    一道道灵力注入。

    顿时,那罩中传出了孩子的哭喊声。

    “那里面有个孩子?”刚刚赶到的清虚道德真君不由得一愣。

    与此同时,其他五人也已经赶到了。

    “没想到这么顺利。”

    “还好有个孩子分散了他的注意,否则要罩住他谈何容易?”

    “别说那么多了,大家一起来!就算杀不死,起码也要炼化他九成的灵力!现在已经不是六百多年前他吞七巧弥云丹那次了,没了灵力,行者道就是个废物!”

    很快,其余的六人已经各自占住了九龙神火罩四周的阵角,一个个伸出左手朝其中注入灵力。整个九龙神火罩迅速发红。

    此时此刻,九龙神火罩内部早已变成了烈焰之海,那是号称可以燃尽一切的三昧真火!

    孩子的哭喊声更加声嘶力竭了。

    猴子正在用金箍棒疯狂地敲击着九龙神火罩的内壁,整个罩子剧烈颤动着,似乎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清虚道德真君还在犹豫着。

    已经落到阵角上的赤精子冲他喊道:“快点!别管孩子了,大不了回头给他找个好人家投胎,拖下去炼化不了妖猴的灵力,我们就惨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清虚道德真君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落到了原本预定的位置上。开始朝着九龙神火罩注入灵力。

    “太乙真人!”罩中迅速传来了猴子声嘶力竭的呼喊声:“立即解开法器,否则,老子出去一定叫你们阐教绝户!”

    “哼!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站在九龙神火罩顶端的太乙真人恨恨唾了一口,将自己注入灵力的速度一下提升了好几倍。

    此时,整个九龙神火罩的外壁都变成了荧光一般的红,仿佛一团烈火在燃烧一般。那罩内。更是早已达到了极高的温度。

    那罩中,哭喊声已经变成了尖叫声。

    ……

    此时,斜月三星洞。

    “什么?须菩提祖师出游了?他去哪里了?”

    “老头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怎么知道?”

    阁楼中,哪吒撑着桌案,惊得嘴巴都张大了。那矮桌对面的清心却是一副悠闲的模样。

    “怎么?”低头整理着沉香刚交过来的功课,清心不紧不慢地问道:“找老头子有事?”

    哪吒连连点头。

    “真要找的话,有个个把月时间还是能找到的。可以去问问于义。”

    “不行,等不了个把月。很急,会出人命的!”

    清心微微抬眼,有些惊异地望着哪吒道:“出什么事儿了你这么急?”

    “那猴子……那猴子跟我师傅要打起来了,我怕我师傅出事啊!”

    “你师傅……跟他打起来了?”

    “不只我师傅,还有广成师叔、赤精师叔、黄龙师叔、灵宝师叔、道行师叔、清虚师叔。”

    “不,不是……你,你们阐教怎么会跟他打起来的?”

    “这……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总之。快想办法弄清楚须菩提祖师在哪里,现在只有他这当师傅的能劝服那猴子。不然……”

    话还没说完,哪吒微微一愣,从腰间摸出了玉简,贴到唇边。很快,他那原本紧蹙的双眉微微舒展开来了。

    “怎么啦?”

    收起玉简,哪吒轻声道:“看来。是我多虑了。持国天王说师傅他们顺利将那猴子给困在九龙神火罩里了。”

    “啊?”清心“刷”的一下站起来了。

    那动作,反倒吓了哪吒一跳。

    “你……你干嘛?”

    “你们阐教十二金仙一下去了七个,你们这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啊!”清心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一个转身,她已经取来了挂在墙上的佩剑。

    这下轮到清心急了。哪吒反倒有点跟不上节奏。他眨巴着眼睛支支吾吾地说:“你这是要干嘛?”

    “他们现在在哪里?”

    “西……西牛贺洲求法国,距离这里不远。只是……你这是要干嘛?我师傅没危险了呀。”

    “你师傅没危险,我师兄有危险!”狠狠地瞪了哪吒一眼,清心一个转身,已经冲出了门外。

    阁楼内,哪吒呆呆地站着,那脑子忽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低下头,他望向了呆坐一旁,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的沉香。

    “你师傅没病吧?她不是跟那只猴子水火不容的吗?”

    “我怎么知道……”沉香面无表情地答道。

    ……

    一片混乱之中,天蓬的九齿钉耙飞了出去,砸穿了屋顶。

    紧接着,天蓬也飞了出去。连着一并被甩出去的还有卷帘。

    道行天尊收回双掌,再次回到了阵角上,朝着九龙神火罩缓缓注入灵力。

    小白龙已经缩在角落里惊恐地张望着,不敢露面。至于黑熊精,由始至终他都没敢离开玄奘半步。

    原本的广场上遍地都是尸体,血水。一声声的哀嚎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玄奘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整个都已经失了魂。那嘴唇在微微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九龙神火罩的内部,轰鸣声还在继续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随着那声音颤抖。然而,孩童的尖叫声却渐渐微小了。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冤枉我有意思吗?”猴子在里面疯狂地嘶吼道:“我根本就没去过昆仑山,更没杀你们阐教门徒!”

    “哼,冤不冤枉,你自己知道。即便这次真不是你,几百年前你大闹天宫留下的那些债,难道就不用还了吗?”

    忽然间,那九龙神火罩猛地一颤,微微裂开了一条缝。

    那四周,包括太乙真人在内的所有人都顿时吃了一惊。

    “不好!神火罩撑不住了!”

    慌乱之中,只见七位金仙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逃窜。

    下一刻,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整个九龙神火罩炸开了。炙热的气流朝着四周席卷而去。足足百丈的距离,无论是房屋,还是闪避不及的百姓,所有的一切都被烈焰吞噬了。

    猴子化作一道金光,迅速脱离了烈焰冲天而起。那身上的皮甲早已经被烧成了焦黑的颜色。

    悬停到天的正中央,他重重地喘息着。

    “我说了没事嘛,让你别哭了。这不,就出来了。”

    低下头,他望向了抱在怀中的孩子。

    一阵微风拂过,就在他的眼前,身上的皮甲,连带着孩子的身躯缓缓化作飞灰,飘散。(未完待续。)

    PS:存稿已经耗光,以后只能12点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