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五章:道果

2018-01-17 08:51:15Ctrl+D 收藏本站

    那一刻,猴子整个呆住了。双目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怔怔地盯着自己掌心遗留的灰烬。

    一道道的青筋在那额头上微微跳动。

    躺倒在地的天蓬恍然注意到了躲藏在远处的四大天王,无奈一笑。

    地面上,七位金仙已经顿住身形,重新摆开了迎战的架势。一个个仰头怒视着悬浮在天空中的猴子。

    目光缓缓抽离了掌心,猴子望见满目疮痍的都城。

    鲜血溅洒得满地,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人在痛苦地哀嚎着,一双双的眼睛在怔怔地望着他。那目光之中交杂着种种的情绪,一时间,猴子竟没有勇气去读。

    玄奘如同失了魂一般站在原地,沾着血的双手在微微地颤抖。

    这一刻,猴子忽然笑了。嘴角微微上扬。

    “你们……是大老远,专门来打我的脸的,对吗?”

    微微扬起的脸庞之中,已经浮现了一丝丝的狰狞。

    “说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手中的金箍棒猛地一挥,一道巨大的冲击横扫而出,几乎波及了整个求法国。天空中的云层微微颤了颤,猛烈的破空声刺激着每一个人的耳膜。许多毫无心理准备的百姓一个个不禁掩住了耳朵,痛得叫出声来。

    太乙真人微微一惊,倒吸了口凉气。

    这一刻,那一众气势汹汹的金仙原本嚣张的气焰已然消散殆尽。踩着碎石的靴子几乎是同时,不自觉地往后挪了半寸。

    画面就这么定格住了,猴子瞪大了双眼。怒视着地面上的已经做好迎战准备的七位金仙。缓缓地喘息着。

    “想死。老子成全你们。来,一起上!”伸出手,他咬着牙朝着太乙金仙勾了勾。

    “他的灵力还剩下多少?刚刚烧了有七成吗?”

    “恐怕没有,最多……最多也就烧了五成。”

    “就怕连五成都没有。”清虚道德真君干咽了口唾沫道:“看来,我们的估计还是略有不足啊。九龙神火罩没了,如果只烧了两三成的话,我们会很被动。”

    一时间,面对这猴子。七位金仙头皮都略略有些发麻了。

    ……

    此时,灵山,大雷音寺。

    有人问道:“你们觉得谁会赢?”

    人群中,有人答道:“贫僧觉得,那妖猴会赢。阐门十二金仙实力虽然强悍,但比之三清,还是有不小的距离。当初镇元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三人轮流上阵都没能拦住妖猴,今时今日,即便七位金仙联手,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此言差矣。”有人驳斥道:“诸位是否还记得当初那妖猴与通天教主激战的场景?若不是那妖猴吞下七巧弥云丹。拥有近乎无限灵力……不说其他两人,单是一个诛仙剑阵。那妖猴便已回天乏术。”

    “对对对,封神之战,阐门可是破了诛仙剑阵的。若以此而论,没了七巧弥云丹,阐门压妖猴一头,当属正常。莫说诛仙剑阵了,镇元子、元始天尊,这两人,当初不也是耗光了灵力才败下阵的吗?与其说三个大能败于妖猴之手,不如说,他们是败于七巧弥云丹之手。”

    “那倒是。”

    “此言不虚。”

    一时之间,应和者众。

    熙熙攘攘之中,有人朗声道:“如此说法,贫僧不赞同。”

    顿时,所有人都朝那发声者望了过去。

    说话的,是不动尊者。

    他微微振了振衣袖,环视着四周,道:“妖猴与三位大能对阵之时,尚未达到大罗混元大仙巅峰境。再说了,不久前镇元子与人参果树联手,都无法从妖猴手上讨到半点便宜,反而落了下风,尔等又怎会认为妖猴必败呢?虽说六百多年前妖猴击败三位大能仰仗了七巧弥云丹,但今时今日,比之与通天教主对阵之时,单就实力而言,这妖猴怕是只强不弱啊。”

    此话一出,顿时将大殿之中的争论推向了巅峰。

    几乎每一位罗汉都有着自己的看法,争得面红耳赤。

    然而,正当纷纷扰扰之际,却见普贤莞尔一笑。

    顿时,所有的罗汉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朝着普贤望了过来。

    那提伽叶罗汉双手合十,行礼道:“普贤尊者可有高见?”

    只见普贤摇了摇头,轻声叹道:“谁胜谁负,于我佛门何干?贫僧看到的是,玄奘求法国的普渡,一败涂地啊。”

    闻言,那在场的罗汉们才幡然醒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呆住了。

    整个大殿顿时寂静无比。

    许久,那莲台上的如来轻叹道:“求法国一役几经逆转,到头来,玄奘还是败了。不过,若要以此认定普渡失败,怕还差了些。地藏尊者,本座说的,你,可赞同?”

    地藏王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没有说话。

    见状,如来淡淡笑了笑,接着说道:“既然如此,本座倒有一计,可将这普渡的可行与否,试得更加彻底。”

    “试得更加彻底?”闻言,殿内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云。

    ……

    地府,秦广王缓缓地捋开卷轴,狐疑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僧人道:“这是地藏尊者的意思?”

    那僧人笑眯眯地答道:“这是释迦牟尼佛尊者的意思。”

    秦广王不由得一怔,一阵错愕。

    ……

    此时,求法国的激战已经开始了。

    只见灵宝**师一个抬手,那衣袖之中,水火铎迅速冲出,腾空而起,变大。

    与此同时,猴子已经压低身姿,咬紧了牙朝他们呼啸而去。那速度快到几乎如同瞬移一般。

    下一刻。一声巨响。一阵猛烈的冲击如同涟漪般疯狂地扩散了开来,满地的碎石之上扬起漫天沙尘,吹得四周的人都睁不开眼了。

    就在灵宝**师的身前,半空中,广成子硬生生用雌雄宝剑架住了猴子的金箍棒。一口鲜血已从广成子口中喷洒而出!

    一个翻转,正当猴子准备照着广成子的天灵盖再来一棍的时候,忽然间,两柄宝剑破空而来。朝着猴子的后脑直刺了过去。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微微侧身闪躲。

    趁着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太乙真人已经伸手一拉,将负伤的广成子从猴子身旁抽离开去。

    “结阵——!”

    下一刻,七人已经聚到了远处。

    只见太乙真人居中,其余六人分散六方阵眼。那身后,墨绿色的繁杂咒文迅速浮现,凌空汇成了一个巨大的法阵。

    “这是……七星曜日大阵!”天蓬猛地喊了出来。

    猴子连忙顿住身形,朝着天蓬望了过去:“你认得?”

    “见过一次,在封神之战的时候。”天蓬捂着伤口道:“此阵主生。若找不对阵眼,即使力量是它的双倍。也难有成效。”

    “那你懂得找阵眼?”

    “不懂。”

    闻言,那居中的太乙真人缓缓地笑了出来。

    “娘的,不懂说出来有个屁用啊!”恨恨地唾了一口,猴子望向太乙真人,呲着牙冷笑道:“看来,这就是你们的底牌了。没关系,力气我有的是,咱就慢慢耗吧!”

    话音未落,猴子已经整个冲了出去。

    下一刻,又是一计猛烈的冲击爆发了出来,激起的飓风几乎横扫了一切,砂石漫天,就连玄奘身上的袈裟也被这狂风吹走了。

    此时,七星曜日大阵的外围已经凝聚起了厚厚的护盾。

    重重一击之下,猴子竟感觉虎口仿佛被撕裂了一般剧痛。那护盾也在疯狂的颤动着。

    此时,太乙真人脸上那刚刚才绽露的笑意已经再也找不到了,他有些错愕的望着猴子。至于他那一众师兄弟,也是如此。

    “就不信……老子还拿你们没辙了!”

    一个翻转,猴子又是奋力一击!

    紧接着,是连续不断的轰击。每一击,都几乎是拼尽全力,那虎口都已经崩裂了。

    一道道闪光照亮了天地,疯狂的气流肆虐而出。那阵中的七人,却只能卯足了劲去支撑战阵,根本没办法好像他们一开始臆想的那样,还能抽出余力去进攻。

    就在这疯狂的战斗之中,玄奘屏住了呼吸,迈开了脚步,顶着肆虐的狂风,一步步地往前走。

    黑熊精快步跟了上去,用那庞大的身躯给玄奘挡风,低声道:“玄奘法师,这里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玄奘没有回答。

    直到此时,黑熊精才惊恐地发现玄奘的双眼就如同失明了一般空洞,只是怔怔地望着前方。

    一片碎瓦打在玄奘的脸上,刮破了脸颊,渗出了鲜血。他却浑然不觉。

    一时间,黑熊精整个愣住了,呆呆地望着玄奘。

    继续往前走出一丈距离,玄奘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微微颤抖着,从碎石堆中托起了一个人。

    是求法国国王。

    此时此刻,他已经奄奄一息了。那件刚刚换上的袍子,染满了鲜血。

    眨巴着眼睛,他无力地望着玄奘,微微颤抖着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玄奘躬下身去,将耳朵贴到他的唇边。

    “玄奘法师……智者悟道,愚者信……信道……是不是,真的?”

    这一刻,仿佛四周所有的喧嚣都不存在了一般。玄奘的心在微微颤抖着。

    他微微点了点头,那眼泪却夺眶而出。

    “那……我,能成大道吗?”

    玄奘微笑着答道:“能。”

    “谢谢您……玄奘法师。”微笑着,国王缓缓地闭起双目。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他一直期盼的,大道的降临。

    然而,那气息却只是一点一点地在减弱,直至彻底消失。什么也没发生。

    骗一个将死之人,那是什么样一种感觉?

    玄奘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敢去看国王那安详的面容,眼泪一滴滴滑落,无声无息地淌在尘埃中。

    这求法国的道果,就在他最接近理想的一刻,碎成了一地的粉末……(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