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六章:毁灭

2018-01-17 08:51:14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一次猛烈的轰击。

    气流以那轰击为中心,横扫了出去。天空中的云如同涟漪一般扩散,地面上掀起了滚滚的沙尘。

    狂风中,猴子咬着牙将砸出去的金箍棒又一次收了回来。

    那余光正巧督见了玄奘的身影。

    他看见玄奘整个匍匐在地,蜷缩成了一团。双手紧紧地合着,像是在祈求着什么。而黑熊精,就站在他的身旁,正要伸手去搀扶。

    顿时,猴子愣了一下。

    然而,那仅仅是片刻的迟疑罢了。胶着的战局容不得哪怕一刹那的分心。下一刻,他又嘶吼着朝着太乙真人的方向冲了过去,再次撞到了战阵的护盾上。

    又是一记猛烈的冲击从远处传来,那气流带起的砂石如同海浪一般贴着玄奘伏地的身躯刷了过去。

    就在不远处,天蓬撑着身旁的唯一挺立的木桩缓缓地站了起来,远远地望着玄奘,微微张口。

    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滑落。

    剧痛传来,微眯的双目中尽是满满的无奈。哼笑道:“风雨欲来啊……”

    前一刻还触手可及的胜利,仅仅一刹,便成了碎末。

    望着一地的尸骸,听着墙角处几乎被疾风的声响所掩盖的抽泣,此时此刻,天蓬终于明白玄奘所说的“力”究竟为何物了。

    那不是黑熊精的自告奋勇就能完成的,不是猴子的一个承诺就能做到的,甚至……这天地间,没有任何一人的承诺。能弥补玄奘口中缺失的“力”。

    要让善花开出善果。要让善者得善终。要让恶者得到应得的惩处……若在一国之中,或许只需要君王点头,那么一切就能水到渠成了。可是,若天地作恶,若神仙作恶,甚至,佛门作恶,又该如何呢?

    这早已不是单纯的“力”那么简单了。玄奘需要的。是篡改天地的法则。以天地的法则,引人向善,方可普渡。

    这种力,真的会存在吗?

    无奈地笑着,天蓬缓缓靠向了身旁的木桩。

    “这一遭,看来是没有胜算了……”

    ……

    此时,凌风中,清心正掠过千山万水往求法国赶。

    那身后,一脸惊慌的哪吒紧紧跟了上来。望了清心一眼,不发一言。

    ……

    凌霄宝殿。

    一位卿家快步走入殿内。穿过林立的诸仙,绕到了玉帝的龙案旁。低声说了些什么。

    顿时,玉帝的眉头微微蹙起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玉帝捋着长须道:“让他进来吧。”

    闻言,那卿家当即转身,拉长了声音喊道:“宣,秦广王觐见——!”

    “宣,秦广王觐见——!”

    “宣,秦广王觐见……”

    随着一声声的呼喊远去,那殿上的仙家面面相觑,一个个都略为吃惊。

    “这是怎么回事?秦广王……自从地藏王接管了地府,他还从未亲自上殿觐见过陛下。”

    “会不会有什么要事?”

    “要真有要事……那就是大事了。”

    远远地,秦广王已经卷着衣袖,躬着身子朝大殿走了过来。

    那殿内的仙家一个个都回头张望。

    ……

    拄着捡来的木棍,玄奘低着头,顶着席卷而来的风沙一步步往回走。步履蹒跚。

    那身后,黑熊精抱着早已经冰凉的,国王的尸体紧紧地跟着。

    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能看到一双双的眼睛在巴望着。

    由始至终,玄奘都只是低着头,没有勇气去与他们对视。因为,他根本就没办法给予任何他们想要的,哪怕他早已承诺过的。

    带着黑熊精,玄奘走入了一座已经被掀去了屋顶,只剩下四面残垣,已经称不上房屋的房屋中。

    “这里,至少能挡挡风。”说着,玄奘回头指示黑熊精将国王放下。

    黑熊精照办了。

    紧接着,玄奘跪在国王的尸体旁,面无表情地帮国王整理着衣物。

    “去帮贫僧……弄点水来。”

    黑熊精不由得愣了一下,低声道:“我要是走开了,若是大师有危险……”

    “你去吧,这里我看着。”小白龙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门口,歪歪斜斜地靠着门。

    默默地点了点头,黑熊精转身离开了。

    小白龙一步步走到国王的尸体旁蹲下,轻声问道:“你这是要干嘛?如果是安葬的话,等他们打完了再做,也不迟。”

    “贫僧要替他诵经,安抚亡灵。”

    “诵经?”小白龙顿时笑了出来:“诵经也不用急于一时啊。”

    玄奘喃喃自语道:“没有时间了,人太多,时间不够。”

    “什么?”小白龙一下站了起来:“你要亲自替所有人诵经,你没疯吧?”

    玄奘的手微微顿了顿,然而,很快,他又接着埋头替国王整理衣物了。

    许久,他轻声叹道:“你听过志大才疏吗……贫僧就是了。贫僧以为自己可以四两拨千斤,引人向善,最终证道普渡……其实,贫僧真正能做的,由始至终,都只有这个而已。”

    他不再说话。只是低着头,依旧全神贯注地做着他认为该做的事。留下小白龙呆立当场。

    ……

    那远处,激战还在继续着。

    卷帘捂着伤口,顶着风沙一瘸一拐地走到天蓬身旁,躬身坐了下去。

    “元帅,你说,十二金仙这是吃错了什么药了,居然对我们动手?”

    天蓬没有回答。他只是无力地靠着木桩,闭着眼睛,偶尔朝那玄奘所在的房屋望去。

    黑熊精急急忙忙地端着一盆水走了进去。

    “元帅。”卷帘迟疑地问道:“玄奘法师在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天蓬微微低下了头。

    那失落的神情,让卷帘一阵错愕。那种感觉就好像……西行已经失败了一样。

    ……

    灵山,大雷音寺。

    一位僧人跪在大殿正中。朗声道:“启禀尊者。求法国的局势。已经彻底失控了。死伤,怕已过万。就连那求法国的国王都已经命丧当场!”

    闻言,殿内议论之声顿起。

    一位罗汉连忙问道:“那……此刻,玄奘在做甚?”

    “他在……”那僧人略略迟疑了一下,答道:“诵经。”

    “诵经?”一众罗汉顿时都愣住了:“诵什么经?”

    “诵……诵安抚亡灵之经。”说罢,那僧人深深地叩拜了下去。

    一时间,一众罗汉都懵了:“安抚亡灵?”

    “就是……就是那些个凡间的僧人,学了道家那一套诵的那种?”

    “那不是骗人的吗?”

    “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聊胜于无。”

    一阵窃笑声在殿内响起了。

    前一刻在他们心目中还高大无比,甚至能与佛祖辩法的玄奘,下一刻,竟就成了这种令人不齿的江湖游僧。

    依旧站立不动的诸佛一个个侧过脸,朝着莲台之上的如来望了过去。

    只见如来长长叹了口气,道:“普渡之道,关乎天地运数,哪里是三言两语,导人向善便可为之?经此一役,那玄奘该知。天意不可违。执意西行,到头来。不但无益于普渡,反倒助涨了自己的罪孽。满身罪孽之人,又如何普渡呢?”

    说着,如来两手一摊,朝着四周的佛陀望了去。

    只见那些个佛陀一个个双手合十,俯首称是。

    一位罗汉躬身向前,道:“那,今次辩法,可是到此为止?”

    如来淡淡笑了笑,道:“看玄奘吧。若他愿意就此东归,辩法到此为止。若他依旧执意西行,在这灵山等着他的,只能是万丈深渊。”

    “万丈深渊?”一时间,那些个佛陀罗汉,都微微睁大了眼睛。

    正当此时,又一位僧人入殿,叩首道:“启禀尊者,秦广王已达凌霄宝殿。”

    “秦广王去凌霄宝殿?”一时间,殿内的惊叹声,竟不亚于凌霄宝殿,一双双的眼睛都望向了地藏王。而地藏王则微微仰头,望向了如来。

    那面容之中,无喜无悲,无恐无怒,一如往常。

    ……

    此时,一位童子双手将一份来自凌霄宝殿的帖子递给了老君。

    老君摆了摆手,又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元始天尊。

    见状,元始天尊冷哼一声,也不等那童子转呈,直接起身踱了过来。

    只看了一眼,元始天尊那眉头便已经蹙成了一团,伸手将帖子递给了一旁的通天教主。

    翻了翻,通天教主的眉头同样蹙成了一团。

    “原来如此。”元始天尊抿着唇道:“没想到,佛门竟然静悄悄搞出了这么个东西。也无怪乎太乙要认定,袭击昆仑山的就是那妖猴了。”

    说着,元始天尊望向了一直低头捣药的老君:“走吧。”

    “不去。”

    “我阐门元气大伤,于你有何好处?”

    “这三界被屠灭,于老夫又有何坏处?”老君想也不想地答道:“老骨头咯,干不了这些脏活累活。”

    “你!”通天教主一下站了起来,道:“你那宝贝徒儿也在往那赶,你怎知不会伤了她?”

    “伤了又怎么样?该操心的是那只猴子。”

    这一句话,顿时顶得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一阵无语。

    无奈,元始天尊只好转身要走,见通天教主还站着不动,又伸手去扯。

    待到两人离开小阁楼之后,老君才伸长了脖子望了一眼,悄悄将跪在一旁的童子招了过来,低声道:“你带上为师的法器,跑一趟。万一你那师妹……就出手。实在不行,干脆就跟那猴子把事儿说了。懂吗?”

    童子连忙点了点头,撒腿冲出了阁楼外。

    直到此时,老君冷哼一声,低头继续捣着药,悠悠叹道:“计中计,套中套啊……这把戏老夫当年玩多了,不掺和,不掺和。还是当个炼丹翁好啊。哈哈哈哈。”(未完待续。)

    PS:今天是666章,66大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