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八章:曝光

2018-01-17 08:51:13Ctrl+D 收藏本站

    脚尖轻轻着地,猴子迈开步子缓缓地朝太乙真人走了过去。从那戏谑的神情几乎便可以断定太乙真人接下来的惨状了。

    还没等猴子走近,被陷在底下的其他六位金仙已经慌了神,一个个嚷嚷了起来。

    “你想要做什么?”

    “妖猴住手!冲我来!”

    “你若是敢对太乙师弟出手,往后我阐门便与你势不两立!”

    “天网恢恢,迟早有一天,你必会被千刀万剐!”

    听着这些个无力的咒骂,猴子顿时笑得更欢了,将金箍棒扛到了肩上。刻意放慢了脚步让他们享受这一刻的恐惧。

    倒是太乙真人硬气,由始至终,他竟没说一句话,也不看猴子一眼。一副成王败寇,愿赌服输的态度。

    “大圣爷!大圣爷!哪吒求大圣爷放过我师傅!”

    那远处,刚刚缓过劲来的哪吒急匆匆地赶来。可还没等他赶到太乙真人身边,只见猴子伸出手去隔空一掐,一时间,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锁住了哪吒的咽喉一般,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连话都说不出来。

    缓缓地蹲到太乙真人面前,猴子轻轻一吹,一阵清风掠起,将太乙真人垂在额前的几绺碎发都捋到了脑后,露出那紧闭双眼,略带惊恐,却还死死咬牙忍耐的苍老脸庞。

    “我他娘的真后悔,当初在南天门外,就该杀了你。不应该看在哪吒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生路。要不然,也不至于弄出今天这档子事儿。”说着,猴子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太乙真人的脸颊,如同对待一个三岁小儿一般,轻笑道:“不过也好。现在把十二金仙一锅端了,往后就再没这种破事儿了。放心,扒皮、抽筋、挫骨,一样都少不了。这是你应得的。”

    太乙真人依旧死死地咬着牙,一声不吭。

    那远处,哪吒已是面如死灰。却依旧无法挣脱。

    清心缓缓地落到了远处,静静地看着。

    忽然间,一阵狂风袭来,几片树叶被撕扯着从猴子的身边掠过。那天色忽然就暗了下来。

    猴子抓着太乙真人脸颊的手微微一顿,半眯着眼睛抬头仰望。

    东北方向,一团夹带着闪电的黑云正以极快的速度袭来,转眼已经到了头顶。

    猴子顿时冷哼了一声,拄着金箍棒缓缓地站了起来,掏着耳朵悠悠道:“怎么。师傅来救徒弟了?还是说,他们压根就是你们指使的,现在幕后黑手终于出现了?”

    那团黑云迅速散去,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的身影渐渐显露了出来。

    一时间,哪吒停止了挣扎,眼巴巴地望着元始天尊。清心一只手已经不自觉地按到了腰间。

    三清之中的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同时出现,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特别是猴子现在揍的就是元始天尊的徒弟。

    不过,猴子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拄着棍子微微仰头,戏谑地瞧着对方。

    “大圣说笑了。”元始天尊干笑道:“几个劣徒不受管教。冒犯了大圣,实在罪不可赦。不过,既然是我阐教门徒,老夫又刚巧途径此地,不如就让老夫带回去严加管教吧。定会还大圣一个公道。”

    “只是冒犯那么简单吗?”猴子朝着求法国都城的方向瞥了一眼,悠悠笑道:“我没招他们没惹他们。结果整个国家都快夷为平地了,这在你们两位看来,就只是冒犯?要这样,改明儿我到府上冒犯,两位可不要生气啊。”

    闻言。元始天尊原本脸上的笑意消失了,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情。

    通天教主瞧着好像萝卜秧一样的七个师侄,不禁蹙起了眉头,沉默不语。藏在衣袖中的手已经悄悄做起了参战的准备。

    稍稍沉默了一下,元始天尊双目低垂道:“大圣想必也已经知道了吧,此事,其实不过是个误会……”

    “误会?他们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猴子一下打断了元始天尊的话,用脚踢了踢太乙真人的脑袋,笑嘻嘻地说道:“你的好徒弟告诉我的是,无论偷袭昆仑山的事情是不是我干的,他们都要找我算账。嘿嘿,想想也是,六百多年前的旧账,到现在都还没算呢。要不,我们今天就来个了断?”

    如同听不到猴子那挑衅的话语一般,元始天尊抿了抿嘴唇,朗声道:“既然是误会,难道大圣就不想知道这个误会是怎么来的?”

    猴子歪着脑袋,直截了当地答道:“不想。”

    “如果有人冒充大圣您……”

    “关我屁事?”

    这一句顿时又把元始天尊到嘴边的话给顶了回去。

    眼看着猴子丝毫没想把话往下听,元始天尊已经黔驴技穷,一旁的通天教主当即抢过话来,对着猴子叱喝道:“你这妖猴莫要猖狂,如今七巧弥云丹的药效早已过去,若我俩联手,你怕也只有飞升天道一徒可走了。到时候,看你如何面对如……”

    “我怎么面对如来不用你管!”话音未落,猴子的脸色已经刷的一下变了,没有了原来那痞子一样的嬉笑怒骂,转而露出了一副狰狞的脸孔,指着通天教主吼道:“你只要记着,若是我被逼着飞升天道,第一个拿你们阐截二教祭旗!”

    一时间,那话还没说完的通天教主微微颤了一下,竟没有勇气接着把话说全。

    双方已成剑拔弩张之势!

    一阵微风缓缓拂过,地面的沙尘微微泛起,如同涟漪一般在被整个压平了的地面上扩散。

    已经彻底散失战斗力的几位金仙半眯着眼睛,那目光在两方之间来回。

    清心已经紧张到了极致。

    许久,元始天尊注视着猴子缓缓地笑了出来,伸出一手拦在通天教主身前,干笑道:“这天地间的大能就那么几个,十只手指便可以数完。你们两个都位列其中。何必为了几句言语之争,闹得不愉快呢?也不怕世人笑话。”

    说着,元始天尊缓缓降低了高度,落到了地面上,一步步朝猴子走了过来,道:“这几个,都是老夫的爱徒,还请大圣高抬贵手。”

    那身后,通天教主也缓缓降低了高度,落到地面上,却并未跟着他向猴子走去。

    “若是我不同意呢?”

    “万事总有个价,大圣爷尽管说,只要合理,老夫自当双手奉上。”在距离猴子十丈左右的地方,元始天尊停下了脚步。

    “万事总有个价?”猴子顿时笑了,轻蔑地瞧着元始天尊道:“高高在上的元始天尊,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市侩了,像个商人似的。”

    “您先别急着拒绝。听老夫说完此事的缘由,若大圣还觉得不能宽恕他们,再行拒绝不迟。此事,关乎西行成败,更关乎所有与您有关系的人的生死。”

    听到“西行”二字,猴子顿时一愣。他半眯着眼睛狐疑地瞧着元始天尊。

    只见元始天尊清了清嗓子,道:“他们之所以来找大圣您的麻烦,是因为新仇旧恨。但,直接的原因,确实是因为他们认为大圣您偷袭了昆仑山。现在,昆仑山之事已经查明了。那袭击者,另有其人。”

    猴子微微挑了挑眉头:“所以呢?”

    “这重点,便是在袭击者的身份上。”元始天尊缓缓道:“这假冒大圣袭击各派系的人,其实,是大圣您的另一个魂魄。也无怪乎那么多人认为他就是你了,因为……他确实就是你没错。只不过,是另一个你。”

    闻言,猴子顿时愣了一下,微微睁大了眼睛。

    ……

    此时,地牢的大门轰然打开了。

    几个小妖闯了进来,将如同一坨烂肉一般的六耳猕猴整个翻转了过来。

    其中一个将火把凑近,照亮了六耳猕猴布满血渍的脸。确认身份之后,两个小妖一上一下地撬开了六耳猕猴的嘴巴,将一大桶的鲜血当头浇了下去。

    火光下,猩红的颜色顺着铺满监牢的稻草缓缓地晕开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应该是吧,上头是这样交代的。”

    “不是说还要精气吗?”

    “管那么多干嘛?只要维持着他不死就行了。”

    说着,其中一只小妖掏出了两支锥子,对着六耳猕猴的琵琶骨一锤一锤地敲了下去,直接将他钉在地板上。

    “行了,走吧。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妖怪,真是晦气。”那领头的小妖恨恨地朝六耳猕猴的脸上唾了一口,转身便走。

    其余的小妖也迅速跟了出去。

    牢门合上了,监牢里的光线又一次暗了下来。

    许久,早已经没了声息的六耳猕猴咳出了声响,一口呛在喉里的鲜血一下喷了出来。

    幽暗的火光中,他睁着布满荧光的眼睛,缓缓地笑了。

    真是生不如死啊……

    “你究竟是不是大圣爷?”黑暗中,那女声又一次问道。

    不过,六耳猕猴并没有答话。

    他只是静静地躺着,望着如同深渊一般的牢顶。

    “大圣……爷……嘿嘿嘿嘿……”对这个称呼,他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

    ……

    石室中,多目怪看着手中刚刚传来的谍报,有些错愕地睁大了眼睛了。

    “六耳猕猴是……大圣爷的另一个魂魄?这……”

    下一刻,他已经站了起来快步朝门外走去。

    “快!去监牢!”

    一直守候在一旁的几个妖将连忙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双倍月票,赶紧投票咯~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