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六十九章:信

2018-01-17 08:51:13Ctrl+D 收藏本站

    推开牢门,一下子,十余名小妖涌了进去。齐刷刷的一大片火把顿时将原本阴暗的监牢照得通亮。

    角落里衣裳褴褛的妖怪、甚至天兵、修士都纷纷睁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想要一探究竟。

    就在关着六耳猕猴的牢房隔壁,衣冠还算整洁的白素连忙微微缩了一缩。因为她看到多目怪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不过,此刻的多目怪早已经没工夫理她了。

    只见他迅速走入关押着六耳猕猴的牢房里半蹲下身子,伸手拨开了稻草。

    顿时,一张满是血污的脸露了出来。

    “干……干嘛?”

    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之后,六耳猕猴“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种笑,与其说是开心,倒不如说已经到了发狂的边缘,只不过他早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闹腾罢了。

    这一笑,多目怪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像是有些尴尬,有些后悔,又像松了口气。

    他深深吸了口气,起身道:“带出来。”

    说罢,转身就走。

    还没等那几个跟在他身后的小妖接近六耳猕猴,他又回过头来补充道:“轻点……”

    那几个小妖微微一愣,连忙点了点头,原本粗暴的动作顿时变得轻手轻脚了。

    就在白素诧异的目光下,几只小妖缓缓地将不断“咯咯”笑的六耳猕猴给抬出了监牢。

    ……

    求法国。

    荒野中,被半埋在地下,只露出头颅的七位金仙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了。

    猴子的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元始天尊。

    “被天劫收了的魂魄还能回来,这可能吗……你可别诓我啊。”

    眼看着似乎能谈了,通天教主暗暗解除了掐在掌心的术法。

    “本来不可能。后来却又变成可能的事情多了去了。”元始天尊微微侧过脸去看了站在远处的清心一眼,道:“况且,佛门术法本就与道家相差甚远,也许,对于我们来说难以置信的事情,对他们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呢?总之,此事老夫可以性命担保,确凿无误。”

    闻言,猴子的目光顿时微微闪烁了起来。

    猴子拥有两个灵魂,这件事,猴子就算以前自己不知道,在历经了天劫之后,肯定也已经清楚了。

    其实,在被天劫吞噬了一个灵魂之后。猴子并没有感觉失去了什么。对他来说,所有的一切似乎还是和原来一样。虽说是两个灵魂并未融合,却拥有同样的记忆,已经彻底同化,早就已经分不出哪一个是外来的,哪一个又是原本的了。在这种情况下,失去其中一个魂魄,其实就好像一个人身上失去了一小块赘肉一样。并没什么影响。久而久之,猴子差不多都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

    可是。现在元始天尊忽然说另一个自己回来了,这是一种什么情况?

    一时间,猴子狐疑地瞧着元始天尊,一动不动地站着。

    不知为何,听到这件事,猴子首先想到的就是“六耳猕猴”、“真假美猴王”这两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对于元始天尊说的这段匪夷所思的话。一下信了五分。

    ……

    沿着漆黑的通道一路走着,多目怪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那额上早已布满了冷汗。

    猴子之所以能安然渡过天劫,是因为他有两个灵魂。这件事最早的时候,只有太上老君和须菩提祖师知道。或许。再加一个如来吧。甚至连猴子自己本身都不清楚。

    但在猴子渡过天劫之后,知道的人,顿时便多了起来。毕竟,许多人都会好奇,会想要探听猴子为什么能有别于其他大能,安然渡过天劫。这当中,包括了阐截二教的许多门徒,包括了一些佛门的佛陀,包括了天庭的许多大员,当然,也包括了出身花果山的许多妖王。

    数百年的光阴过去了,这件不可复制的事情本身也没什么保密的价值,再加上猴子的事情一直都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传十,十传百,身为大妖之一的多目怪,自然也是早有所闻。虽说听上去很离奇,真假难辨,但他也没必要去刨根问底儿,辩真假。毕竟,这件事是真是假,对他来说,对整个妖族来说,并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天劫这东西,距离他们实在太遥远了。别说去了解,平日里就是聊起,都是在浪费时间。

    但,现在不同了。

    天庭公告三界,说猴子的另一个魂魄回来了,名为“六耳猕猴”。这个魂魄嗜血成性,为祸三界,已经有许多人惨遭毒手,希望各方小心提防。同时,也希望各势力之间不要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涂炭生灵。

    天庭出于什么目的揭穿这件事,多目怪没兴趣知道。多目怪在意的是,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么,在自己手上的,多半就是他们所说的“六耳猕猴”了。如此一来的话,自己又应该怎么处理呢?

    推开拷问室的门,一阵微风袭来,多目怪才惊觉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几个小妖小心翼翼地将六耳猕猴搬到了早已准备好的长桌上。

    由始至终,六耳猕猴都睁着双眼,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多目怪。一时间,多目怪心虚了,连忙别过脸去。

    一只小妖迈着小步来到多目怪身旁,躬身拱手道:“大人,接下来……”

    “去弄些血来,还……还有动物,要活的。”

    那小妖微微一愣。

    “快去啊——!”

    那小妖吓了一跳,连忙行了个礼,转身走出门外。

    “都出去!”

    一声叱喝之下,其他的几个小妖也都行了个礼,走出门外。

    多目怪随手将门合上了。

    深深吸了口气,他转身直视六耳猕猴的目光。低声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大圣爷?”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着。

    ……

    回头看了依旧站在远处的清心一眼,猴子望向元始天尊,轻声道:“这件事,既然是佛门做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别告诉我是你推算出来的。”

    “秦广王上奏的。”

    “他的话就可信吗?那种软骨头,威胁几句啥都肯干。”

    “秦广王虽说没有强悍战力,但到底是一方诸侯。说这种话……事关重大,若是在这种问题上说谎,以后一旦追究起来,莫说天庭,恐怕大圣您,就会亲手要了他的命。这种事,您又不是没做过。”

    “兴许是佛门连他也骗了呢?”

    “秦广王的证词。与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吻合。包括在昆仑山发生的事情。”

    “那就可以认定他说的是真的了吗?”

    此话一出,元始天尊顿时愣了一下,只能无奈地望着猴子,深深吸了口气道:“是不是真的,只要找到那六耳猕猴,不就清楚了吗?”

    “六耳猕猴?”一听这称呼,猴子顿时微微睁大了眼睛。握着金箍棒的手微微一紧。

    “六耳猕猴是他在生死簿上的名字。”元始天尊微微仰头,道:“虽说是从一个身体里分离出来的两个灵魂。但说到底,其实还是各自独立的。他的生死簿和您是分开的。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到生死殿去查一查,来历一目了然。”

    至今为止,虽说各方大能在自己身上动歪脑筋,使阴招,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但这些大能们,无论是太上老君、通天教主、还是元始天尊、镇元子。乃至于自己的师傅,他们都有一个很好的习惯,那就是绝不说谎。

    他们可以说得似是而非,误导对手,也可以干脆不说。但一般不会那么掉价,说谎。而眼下元始天尊,一开口就以性命作保,连带地也说得明明白白,这态度明显不属于想要误导。

    再加上“六耳猕猴”这个猴子从未对人提过的字眼……听到这里的时候,猴子已经信了八分了。

    死死地盯着元始天尊,猴子轻声道:“这事儿我信你。不过,我们现在谈的问题,似乎与他无关吧?”

    “不,与他有关,有大关系。”捋了捋长须,元始天尊半眯着眼睛悠悠道:“先不说此事因他而起,光看日后的局势……佛门究竟用什么手段将他放出来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既然是佛门做的,上报天庭将他公之于众,又是经由如来之口下的令,那么……他对大圣您来说,恐怕不会是什么助力吧?”

    “‘齐天大圣’的旗帜一旦竖起,三界妖众无不俯首称臣。可是,自您出山至今,三界妖众真的都喜欢好像您这样一个大圣爷吗?再说了,同一个身体里出来的两个灵魂,三界妖众,乃至于您身边最亲的人,究竟是认他,还是认甘愿沦为西行保镖的您,恐怕,未可知吧?”

    听到此处,猴子的眼角不禁抽了抽。

    瞧着猴子,元始天尊轻笑道:“风云骤起,届时,大圣您,恐怕还是需要老夫,以及老夫座下这一众弟子的。若是连我们都站到他那边……呵呵呵呵……”

    ……

    “快去把牢里关押的犯人全部押来!”

    “诺!”

    那门外的几只小妖吓了一跳,连忙一个个朝着监牢的方向奔去。

    合上门,多目怪转过身,双膝跪地,朗声道:“卑职不知大圣爷驾到,行事鲁莽,还请大圣爷恕罪。卑职愿将功赎罪!”

    “呵呵呵呵……咳咳……”仰望着天花板上微微晃动的火光,六耳猕猴有气无力地叹道:“你这么容易就……全信了?”

    “信!”

    “那……咳咳咳……”六耳猕猴缓缓地喘着,道:“你就不怕我缓过来了,杀了你?”

    咬着牙,只见多目怪“咣咣咣”地磕了三个响头,朗声道:“若以多目一人一命,可换我妖族千秋霸业,多目愿意!”(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去求月票~赶紧啦,趁着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