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七十章:心知

2018-01-17 08:51:13Ctrl+D 收藏本站

    荒野中,一阵微风徐徐拂过。

    仅仅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猴子的神情已经变了数变,却始终不曾说出一句话来。只是反复盯着太乙真人,盯着其他六位金仙,盯着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那目光不断闪烁着,一口恶气卡在心头,那攥着金箍棒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这一切,元始天尊都看在眼里,却又气定神闲地佯装不知。

    眼前忽然杀出的另一个灵魂的消息,这是猴子之前从未想过的事。“六耳猕猴”的名号,代表了一种极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他还是在佛门的帮助下返回这个世界的……在这种情况下,猴子不愿意,却又不得不对形势重新评估。

    如果说六百多年前的那一战以及之后六百五十年的囚禁在他的身上嵌入了什么的话,大概就是忍耐了吧。让他学会了看清现实,将自己的愤怒硬生生熄灭。

    因为,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特别是自己并不占优势的时候,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相反,还可能让问题更加激化,落入对方的圈套。

    许久,他呲牙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哪敢?老夫不过就事论事罢了。”深深吸了口气,元始天尊低眉轻叹道:“世间岂有人能让所有的事情都绕着自己转?即便是有,古往今来,也就那曾经执掌天道的老君一人罢了。虽说大圣当日以力证道,可到头来,不也还是有着许多的牵绊么?您可以不顾忌自身。但是。若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您在乎的那些人可就……嘿嘿,有时候,形势比人强,存活在世,总会有许多的无奈,许多的不得已啊。”

    这话说的看似随意,由始至终,元始天尊甚至都没看猴子一眼。只是自顾自地发表着感叹。不过,却时刻留心着猴子身上的灵力波动,哪怕一分一毫,都不放过。

    “所以呢?”猴子的眉头微微挑了挑。

    元始天尊蹙着眉头道:“所以,有时候,冲突的双方,也并不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留着对方,也许更有好处。既然如此,为何不各退一步呢?”

    “各退一步?”抿着嘴唇。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四下张望了一番。才盯着元始天尊道:“怎么退法?”

    见猴子已经略略有了松口的意思,元始天尊连忙道:“大圣希望老夫用什么来换回我这七个徒儿的性命?”

    猴子四下看了几个金仙一眼,悠悠道:“我的条件,可不见得那么容易做到。”

    “只要是老夫能做到的,但说无妨。”说着,元始天尊抬了抬手,示意猴子往下说。

    见状,猴子当即说道:“帮我把六耳猕猴找出来,查清他的目的,动向。最好,连佛门的动向都查清楚。这个条件怎么样?”

    “可以。”元始天尊轻声道:“这件事,老夫可以答应大圣。不过,耗时多长,就不好说了。毕竟对手是佛门。”

    “行。元始天尊亲口答应的事,想必也不会消极怠工才对。”回头看了看求法国都城的方向,猴子轻声道:“这只是其一,其二嘛……此事因他们而起,死伤的百姓,需得全部复活。如何?”

    这一说,元始天尊顿时愣了一愣。

    那四周,如同萝卜秧一样的七位金仙一个个低着头,不说话。倒是站在远处的通天教主开口了。

    他微微仰头,朗声道:“复活凡人,不难。无非是重塑一具躯体罢了。但如今,六道轮回可都在佛门的控制之下,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即便采取利益交换的方式……呵呵呵呵,这里面,可最少是上千人呐。拿什么去跟佛门……”

    话还没说完,只见元始天尊微微仰着头,那手一抬,通天教主当即会意地闭了嘴。

    注视着猴子,元始天尊轻声道:“此事的难处,想必大圣也是知道的。况且,即便您真的杀了老夫这几个徒弟,也挽回不了什么,枉死之人依旧得不到安息。不如这样,换一种方式。”

    “什么方式?”猴子缓缓地盘起手。

    “老夫的这几个徒弟,您先放了。既然是他们自己造下的孽,就让他们自己去补偿。想要恢复原状是不可能的,不过,老夫可以让他们想办法弄清楚这些个投胎的灵魂的去向,发动门下弟子,将他们全部找到,在下一世,去补偿他们。此件事牵涉甚广,即便是大圣您发动自己座下的妖怪,恐怕也不那么好完成。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虽说难,但总比去地府让佛门卖上千的人情要容易许多。如此处理,大圣以为如何?”

    “他们不是不得干预凡间吗?天庭会不会有意见?”

    “老夫开口,大圣还信不过吗?”

    闻言,猴子当即笑了出来,歪着脑袋道:“行,不过,如果是要补偿的话,求法国中活着的人失去了亲人,也要补偿。”

    “可以。”元始天尊点了点头,摊开双手道:“这件事,由老夫作保,一定替大圣您盯着,让他们办得漂漂亮亮的。”

    “你说的。”指了指元始天尊,猴子抡起棍子,对着地面就是一击。

    顿时,深陷地下的七个金仙一下都顺着猴子的气劲被从土里冲飞了起来又跌落在地,一个个痛得嗷嗷直叫,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对着元始天尊跪好。

    也不去看这师徒聚首的一幕,猴子一个转身,就朝着清心走了过去,拉着清心的手道:“走吧,有大麻烦了。”

    “大麻烦?”

    还没等清心明白猴子的意思,她已经被猴子硬拽着朝求法国都城的方向飞去了。

    待猴子走后,元始天尊才微微低头环视着自己的弟子们。

    蓬头垢面的太乙真人微微低着头道:“弟子不该不听师傅劝解,弟子知错了,请师傅责罚……”

    说着,深深叩首。

    “请师傅责罚。”

    “都起来吧。罚就免了,开出了那么多条件……先去做好再说吧。”元始天尊注视着太乙真人,道:“你不是一直想破坏西行吗?现在,就是个机会了。”

    闻言,太乙真人顿时一愣。

    ……

    长空中,猴子轻声叮嘱道:“这段时间,不要到处乱跑。”

    一时间,清心更加糊涂了,眨巴着眼睛望着猴子。任由猴子拽着自己的手,一路向前,那心跳得飞快。

    这也许,是至今为止猴子对她最温柔的一次吧。有那么一刹,她感觉自己仿佛已不再是清心,而是彻底变成了风铃,或者雀儿。

    如果这种感觉,可以持续得更久一点,那该多好啊……

    她默默地感受着从那手腕处传递而来的体温,眼眶不知不觉地有些湿润了。

    那急促的脉搏透过猴子的指尖传递了过去。那握着清心手腕的手,忽然有了一种酸酸软软的感觉,撕扯着他的心。

    许久,猴子轻声道:“刚刚你也听到了,我的另一个魂魄回来了。我有另一个魂魄这件事,你知道吧?”

    “知……知道。”

    “这件事非同小可,也许,他会是对手,一个很难缠的对手。所以,这段时间你哪都不要去,就老老实实在斜月三星洞里呆着。如果我要见你,会通过玉简先跟你联系的。没有玉简在手,就肯定是假货。你懂我的意思吗?”

    清心微微点了点头,那思绪却已经乱成了一团,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前方拽着自己手的猴子,全然不知道自己究竟答应了什么。那脑海中满满的,充斥着一句话:“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了?”

    紧接着,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由始至终,猴子的目光都直视前方,然而,那心思却整个都在清心身上。

    他想起了清心一直以来的异样,想起了那对女娲赠送的翡翠鸳鸯。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在这时候开口询问。

    如果真是,怎么办?

    如果不是,又怎么办?

    仅仅数十里的路程,两人飞得出奇的慢,慢到匪夷所思,却又偏偏没人愿意开口去催促。也许,这种默契本身就已经是对彼此心中疑问的答复了吧。

    当求法国那残破的都城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两个人心中的疑问,似乎都已经有了答案。

    猴子悬停了身姿。

    清心低着头,红着脸。那双眸不断闪烁着。

    两人就这么默默相对,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那画面仿佛凝固了一般。

    夕阳下,猴子注视着清心,忽然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那是历经整整八百年光阴洗礼的情愫。心中的疑问忽然得到解答,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狂喜,有的,只是一种无穷无尽的酸楚,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他拼命压抑着,然而,防线却在一点一点地崩塌。

    许久,猴子忽然将清心一把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替我……谢谢师傅。谢谢他。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我想……和你一起西行。”

    “这是我自己的战争,不应该再把你卷进来了。打赢了,我会去找你。”

    说罢,猴子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着求法国的方向直冲而去,只留下清心呆呆地悬在原地,望着。

    夕阳的余晖中,清心掩着唇,那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

    “师傅,师妹没事了。不过我没说,那猴子却好像已经知道了……”

    看着自己手中连犊上飞速出现的两行字,老君微微抬头看了端坐在棋盘另一侧的须菩提,道:“你干的?”

    “算是吧。”须菩提捋着长须道:“比预料的早了一点,不过……也无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