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七十二章:狂笑

2018-01-17 08:51:12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参与救助的修士们不断地在向百姓们展现着他们强大的法力以及善意,而这场灾难本就是由阐门金仙引起的真相,却似乎被刻意掩盖了。那感觉,就如同他们是在做善事,而不是在为他们的师傅们赎罪,更与猴子提出的交换条件毫无关系一般。

    面对这一富含阴谋意味的举动,猴子早已没心思管了,他缩在一旁,满脑子都是清心与杨婵的问题。

    看穿了这一举动的天蓬焦虑地来回走动着,却也于事无补,最终求助专注于诵经安抚亡灵的玄奘。

    “玄奘法师,他们这样下去……我们之前所做的就全白费了。”

    低下头,玄奘伸手翻过一页佛经,轻叹道:“贫僧之前所做的,本就已经付诸东流。与他们,无甚干系。”

    “这……那就任由他们污蔑下去?你知道他们刚刚在对灾民说什么吗?”

    “只要他们愿意倾力救助,行善事,扬善举……贫僧就算担些骂名,又有什么关系呢?”说着,玄奘已经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又是开始诵经。

    一时间,天蓬竟无言以对。

    在这些个修士的推动下,城中的情况开始产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

    执意修佛的国王陛下已经死去,新的权力中心还没形成,一时间,话语权落到了统一口径的修士们手中。

    从一开始的“所有灾祸都是西行队伍带来的”,到“佛法无用”,演变到最后。甚至变成了“玄奘就是个骗子”。

    对于这一切。玄奘都是两耳不闻。

    城中的人心开始出现一边倒的情况了。渐渐地。猴子一行的几个人甚至都被彻底的忽略掉了。

    当然,那并不是彻底的忽略,由于猴子之前展示的强大实力,尽管所有的怨恨都被加到了众人身上,城中的百姓依旧对他们十分忌惮。于是,他们开始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在细小的节点上释放着自己心中的怨气了。

    首先,他们降低了对玄奘一行人的敬重程度。当遇到他们的时候,不再如同先前那样恭敬地行礼。而是好像压根没看到一样交错而过。就好像把他们当成平凡路人一般。与此同时,又有无数双的眼睛在角落里怨毒地观望着。

    在确信没有受到玄奘一行的任何反弹之后,所有人,几乎自发地加入到了对西行众人的排挤之中。

    一直在奋力营救灾民的黑熊精被驱赶开来,修士们替代了他原本的位置。卷帘口渴了想要找一口水喝,居然没人愿意给他。小白龙被嫌弃碍事,驱离了营救现场。甚至连玄奘要为死难者诵经,都时不时地被打断……

    这当中,唯一没有受到滋扰的,也许就只剩下猴子了吧。

    他缩在角落里。什么也没做,也什么都不需要。鉴于他强大的实力。也没人敢好像对待小白龙一样对待他,将他驱离。

    修士们的力量是强大的,整整上千昆仑山修士的加入,使得整个营救行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进行着。到子时,修士们甚至都已经将整座都城都恢复到了交战之前的样子。

    每一栋楼都完好如初,每一个百姓都受到了妥当的安置,每一具尸体,也都被存放好。

    玄奘就好像洪流之中的一片叶子一样,卷着袈裟,步履蹒跚,分明已经疲惫到了极致,却还是坚持追着每一位死难者诵经。考虑到他的安全问题,黑熊精也跟了过去。

    到了丑时,整个都城的大街上便已经空荡荡的了。

    广场上,只剩下天蓬、卷帘、小白龙,外带一个猕猴王,围着缩在角落里的猴子孤零零地站着。

    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都城的人都已经选择性忘记了他们一样,好不惨淡。

    一位皇宫的侍者迈着小步缓缓地走了过来,恭敬地朝众人行了行礼,道:“诸位,请问,玄奘法师在何处?”

    小白龙朝着远处被空出来放置尸体,到此时还时不时传出哭声的房子看了一眼,道:“在那边,什么事?”

    那侍者也不多说。又行了个礼,他转身迈开脚步就朝那房子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不知怎么地,他又转了回来。对着众人行了行礼道:“诸位,小……小的还是不去见玄奘法师了。有件事,想托几位转达一下。”

    “什么事?”

    “之前听说几位讲完经,天亮就要走,所以……宫里让小的过来提醒玄奘法师,天快亮了……”

    说到这儿,那侍者便顿住了,指着东边的天空,转悠着睁大了的眼睛来回望着众人。

    顿时,在场的几个人都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卷帘一下冷笑了出来,小白龙则干脆一把揪住了侍者的衣领,叱道:“什么意思?你这什么意思?赶我们走是吧?”

    “别别别……白龙大爷,这不是小的意思,这是宫里几位大人的意思。”

    “什么不是你的意思?这就是你的意思!讨打!”

    一声叱喝,小白龙的拳头都已经扬起了,一旁的天蓬连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面无表情地使了个眼色道:“放开他吧。”

    众人面面相觑。

    好一会,小白龙才无奈松开了手。那侍者连滚带爬地奔走了。

    瞧着月光下那侍者远去的背影,猕猴王长长地叹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卷帘问。

    天蓬指了指猴子道:“看他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猴子身上。

    许久,猴子才微微抬头环视了众人一眼,拄着金箍棒站了起来,道:“别问我。问……里面那个吧。”

    说着。他已经迈开步子朝玄奘所在的房子走了过去。

    ……

    斜月三星洞。

    月色下。清心提着自己的佩剑一步步走入院中,那脚步轻得几乎听不见半点声响。

    推开虚掩的大门,一个身影忽然从屋里刷的一下冲了出来,一头扎入清心怀中。

    “师傅!你没事吧?”

    “师傅没事,师傅怎么会有事呢?”清心躬身将沉香抱了起来。一仰头,她便看到须菩提端坐在屋子里,已经沏好了茶。

    稍稍犹豫了一下,清心叹了口气。转而对着沉香道:“这么晚还没睡啊。”

    “在等师傅。”

    “师傅没事,这下放心了?”

    “放心了。”沉香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去睡吧。”说着,清心已经将沉香放了下来。

    回头看了须菩提一眼,沉香双膝跪地,对清心叩首道:“那,弟子告退。”

    说罢,又转而对着须菩提叩首:“师尊,沉香告退。”

    “去吧。”须菩提拂了拂袖道。

    闻言,沉香这才起身,整了整衣冠。退出门外。顺带还将门带了上去,免得夜风往里吹。

    屋内就剩下须菩提与清心两人了。

    须菩提静静地注视着清心。清心却好像在刻意回避一般,将目光投到了吱吱燃烧的蜡烛上。

    “都,说清楚了?”说着,须菩提将一杯刚沏好的热茶推了过去。

    清心默默点了点头,一步步走到矮桌的另一面,躬身坐下。一言不发。

    低头抿了一口清茶,须菩提悠悠叹道:“这段时间,外面可能会有点乱。六耳猕猴来了,那是他的另一个魂魄。两者之间,少不了会有一场争斗。”

    淡淡看了清心一眼,须菩提又接着说道:“为师接下来会常驻观中,以确保道观的安全。护山法阵也会开启,不许闲杂人等进出。至于你……就留在观中吧,免得出去了,平生事端。”

    清心默默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

    许久,清心用指尖轻轻碰触地板,低声道:“师傅,那个六耳猕猴……很强吗?”

    “难说。”须菩提捋着长须道:“修为,虽说依附于灵魂,但也需要相应境界**的滋养。他此时只剩下灵魂,没有**,故此实力尚弱。为了拥有一具强大的**,必须付出甚多。但,毕竟修为还在。在最强的情况下,有可能可以和你那师兄比肩。即便突破到天道修为,获得‘无极’,也不奇怪。”

    清心微微愣了一下,望着须菩提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忧虑。

    “一样的灵魂……那,他会不会有一样的记忆?”

    “记忆该是没有了,六百多年的光阴,即便是再强的魂魄,也不可能在虚空中保留完整的记忆。”

    “完整的记忆?”清心的目光顿时微微闪烁了起来:“也就是说,其实是有记忆,只是……不太完整?”

    这一问,屋子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须菩提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却又没开口道明,只是不紧不慢地抿了口茶,好一会才仰起头来,道:“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它不是你掺和得了的。安安心心在这斜月三星洞里呆着。”

    说着,须菩提已经振了振衣袖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

    那屋里,只剩下清心一个人静静地呆着。

    ……

    此时,就在多目怪的营地内,惨叫声、哭喊声四起。

    无数的人类、妖怪、修士,乃至于各种微不足道的动物,通通被多目怪的部将们捆绑着,排着长队抬到置身池中的六耳猕猴面前,供他吸食精气。紧接着,这些被吸干了精气的尸体又会被以最快的速度抬到一旁,用巨大的岩石压得粉碎,挤出最后一滴血。

    那些个被压榨出来的血液顺着刚刚疏通好的小渠,通通汇入六耳猕猴所在的池中,滋养他的**。

    “还不够!快快快!快去捉新的!”

    “我知道两百里外有一座小镇,大概有一千人!”

    “那就快去啊!”

    “东北方五百里左右有一个门派,似乎是阐教的分属,要不要也……”

    “拿下!通通拿下!只要是活的,就是玉皇大帝也拿下!”

    “诺!”

    踩着满地的肉浆,刚刚完成了任务的多目怪的部将们又飞速冲出洞府之外去寻找新的猎物,循环往复,源源不断。

    那血池之中,已经长全了四肢的六耳猕猴瞧着多目怪缓缓地笑了出来。

    多目怪猛地擦汗。

    “干得不错。”六耳猕猴悠悠道:“别担心,我要是……要是能彻底恢复过来,你,就是我的大将军,好像你刚刚说的,那个以前花果山的短嘴一样。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多目怪连忙躬身拱手道:“谢大圣爷赞赏!”

    听到“大圣爷”三个字,六耳猕猴的眉头顿时微微蹙了起来。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很快又懒懒地躺到了血池里,轻声道:“还不够,现在这些……都还太弱了,得再多些,最好是有你这么强的。”

    闻言,多目怪的手顿时微微一颤,又是一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了下来,瞪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望着六耳猕猴。

    见状,六耳猕猴顿时咧笑了出来,悠悠叹道:“放心,我不吃自己人。”

    多目怪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松懈了一些。那眼睛,猛眨,猛眨。就好像惊魂未定一般。

    一地的死尸肉浆……这场景,虽是自己亲自下令,但亲眼见到的一刻,就连他这久经沙场的老将也觉得脊背凉飕飕的。

    亲眼见识过六耳猕猴吸食精气,又亲眼见识过这遍地的鲜血,就刚刚那句话,若不是六耳猕猴还需要自己,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会立即扑上来,将自己连骨头都啃了。

    真要论实力的话……按照这恢复速度,现在自己恐怕也已经不够六耳猕猴打的了吧……

    一时间,多目怪真有点忐忑了起来。虽说打着振兴妖族的大旗,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放出这么一只可怕的怪物,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缓缓叹了口气,六耳猕猴又接着说道:“如果,能吃一个半个妖王,我想,我大概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吧……你说,对吗?”

    说着,六耳猕猴又是有意无意地朝多目怪望了过去。目光交错的瞬间,多目怪竟是一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稍稍犹豫了一下,多目怪咬了咬牙,躬身拱手,高声喊道:“卑职遵命!卑职这就去办!”

    转过身,他快步朝着洞府之外走了出去。那身后,传来了六耳猕猴如同鬼魅一般的狂笑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