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七十三章:彷徨

2018-01-17 08:51:12Ctrl+D 收藏本站

    幽暗的火光下,玄奘静静地端坐着,双目紧闭,那嘴唇微微颤动,用梵语念着经文。

    躺在他身前草席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那脸色已经微微发青。

    在那尸体的另一面,是一个中年妇人,带着一个年仅十岁的男孩。

    男孩紧紧地拽着妇人的衣角,那妇人则时不时地,会抬起眼来望玄奘一眼。脸颊处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娘……他在做什么?”

    “嘘,别说话。你爹就是他害死的。”

    说着,妇人将自己的孩子紧紧搂在怀中。

    由始至终,玄奘都面色如常地诵读着佛经,就好像他们什么都没说一般。

    许久,玄奘微微睁开了眼睛,望着那妇人,深深叩首。分不清究竟是在叩拜那死者,还是在叩拜家属。

    宽敞的屋里排满了尸体,无数的家属远远地站着,注视着玄奘。

    “对不起,都是贫僧的错。”

    一瞬间,那妇人掩着唇,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用力地抱紧了自己的孩子。

    玄奘提着前摆缓缓起身,一步步地朝一旁的另一具没有家属的尸体走去。

    “你给我站住!”那妇人忽然喊了出来。

    玄奘悬空的脚微微顿住了。

    那妇人抿着唇,静静地注视着玄奘的背影。

    昏暗的火光中,那背影就好像一堵墙一样。

    无数的眼睛都在静静地注视着自己,那目光就好像一支支的利箭一般,试图穿透玄奘的身体。

    好一会。玄奘的脚尖轻轻落地。依旧朝着一旁走去。

    “你给我站住!还我相公命来!”

    妇人猛地要扑上去。却被赶来的两人死死拦住。然而,他们拦住了妇人,却没有拦住孩子。

    那孩子挣脱了母亲的手,如同一尾鲶鱼一般冲到了玄奘身边,抓起他的手就咬!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呆呆地望着玄奘,看着那死死咬着玄奘手掌的孩子。

    有人低声问道:“会不会出事……他手下的猴子很厉害的……”

    有人答道:“应该……应该不会吧……他不是说要为善吗?他总不至于对一个孩子……”

    一时间,竟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办。都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那孩子咬着玄奘的手。

    玄奘也在微微低着头,看着,面色淡然,与那愤怒的孩子对视着。

    那孩子紧紧地拽着玄奘的手,瞪圆了眼睛望着玄奘,一点一点地用力,直到那嘴角渗出了鲜血,所有人才仿佛惊醒一般朝这里冲了过来。

    然而,就在他们来到玄奘身旁。准备出手制止那孩子的时候,玄奘忽然伸出一手。制止了他们的动作。

    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那孩子的母亲也一样,停止了咒骂。

    那孩子同样有些错愕地望着玄奘,微微松开了玄奘的手。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玄奘缓缓蹲下身子,从衣袖中掏出了手绢,轻轻拭去了孩子嘴角的血。

    “对不起……以后你爹不在了,你娘,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好好长大,要孝顺,知道吗?”

    说着,玄奘淡淡笑了笑,用拇指轻轻拭去了孩子脸颊的泥。

    那孩子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望着玄奘。一直死死忍着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站起身,玄奘双手合十朝着妇人行了一礼,又朝着那孩子行了一礼,转身一步步朝着下一具尸体走了过去。由始至终,他连看都没看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一眼,就好像那根本就不是他的手一样。

    一时间,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

    “这和尚是疯了吗?”

    “会不会真的是失心疯啊?”

    “我听说这本来就是个疯和尚,不是疯和尚,怎么可能四处跟人讲什么为善,那根本就不是西天的经文。”

    “要这么说的话,陛下真是被他骗得好苦啊。枉我们还那么信任他。”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玄奘却好像根本就没听到一样,只是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

    猴子透过窗棂静静地注视着,身后站着天蓬等人。

    侧过脸,他刚巧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站在不远处盯着他。

    “呜!”目光交错之际,猴子几乎毫不犹豫地露出了獠牙发出一声低吼。

    那人顿时吓得两脚直颤,转身就跑。

    待那人跑远了,天蓬才悠悠叹道:“何必呢?”

    猴子翻了翻白眼,答道:“我喜欢。”

    小白龙顿时掩着嘴笑了出来,一下把几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现在怎么办?”天蓬轻声叹道:“天就快亮了,人家可是下了逐客令的……谁去跟玄奘法师说?”

    众人面面相觑。

    猴子环视了一周,最终什么也没说,扛起金箍棒就往大门走了过去。

    当猴子推开大门,踏入屋内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微微颤了颤,一个个警惕地望着猴子。唯独玄奘就好像完全不知道猴子已经来了一样。

    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猴子大摇大摆地朝玄奘走了过去。途经之处,那些个死者的家属一个个都逃开了。

    转眼之间,偌大的屋内,就只剩下玄奘与猴子两人,以及,一地摆放整齐的尸体。

    “天亮我们就走,你看怎么样?”

    玄奘没有理会,依旧聚精会神地诵读着佛经。

    无奈,猴子只能拄着金箍棒静静地等着。

    好一会,玄奘终于睁开了眼睛,轻叹道:“贫僧准备多逗留几日。”

    说着,他握着佛经,卷起袈裟。又朝着下一具尸体走去了。

    由于一只手已经受伤了。那单手卷袈裟的动作看起来十分笨拙。

    猴子注视着那依旧在淌血的手。提着金箍棒跟着玄奘。

    “需要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吗?”

    “这是贫僧应得的教训。”玄奘微微颤抖着手,一点一点地坐了下去。就好像一个不小心就会整个栽倒一样。

    长时间的诵经,再加上手上的伤,作为一个凡人来说,那精力,恐怕也已经到了极致了吧。

    猴子淡淡叹了口气:“走吧,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了。你这佛经没用,而且……亡灵也不需要你安抚。我和昆仑山的其中一个协议。就是来世补偿死者。这些个家属也自然会有人安抚。”

    玄奘缓缓地摇了摇头,伸手翻开佛经,长叹道:“那是他们的事,贫僧……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什么是你该做的事?”

    “能做的事,就是该做的事。诵经,安抚亡灵,这就是贫僧唯一能做的事。”

    “胡说八道。”猴子一下笑了出来,道:“你应该做的事情是赶紧证道,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话音未落,只见玄奘双手合十。又开始聚精会神地诵经了。不再理会猴子。

    这谈话没法再进行下去了。

    无奈,猴子只得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怎么样了?”踏出房门的时候,其他几个人都围了上来。

    猴子摇了摇头:“天知道。”

    说罢,他已经拄着金箍棒朝王宫走了过去。

    ……

    “猴大仙的意思是……玄奘法师要多留几天,为每一个亡灵超度?”

    点着蜡烛的房中,丞相小心翼翼地抬头望着猴子。那四周,还站着几个幸免于难的朝中重臣。

    现如今,整个求法国就由这几个人控制着,至于新的国君……国王没有留下子嗣,恐怕还要一番争吵之后才有可能诞生。

    “对,所以我们准备多呆几天,有问题吗?”说着,猴子靠着椅背,将两条腿架到龙案上。

    眼前唯唯诺诺的几个人看上去就好像他的臣属一样。

    “可是……猴大仙刚刚不也说了吗?您已经跟大仙们有了交易,会在来世补偿死者。既然如此,那些个亡灵,又还有什么安顿的必要呢?”

    “对对对,既然没必要安顿,就不劳烦诸位了。还是早日启程的好。”

    一下子,所有人都附和了起来。一个个那老脸都笑开了花。

    猴子一挪腿,只听“咣”的一声巨响,那脚跟处敲到了桌上。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低下头去了。

    猴子靠着椅背悠悠道:“你们刚刚的说法我很不满意,重新说。”

    一时间,诸臣面面相觑。

    许久,老丞相微微抬起头来,擦着冷汗道:“猴大仙啊……不是我等不允,只是,方才我等已经与仙人们说好了,明天就举行国葬。到时候……到时候尸体不在了,玄奘法师便是想诵经,恐怕也没地儿诵了呀。”

    “跟他们说过两天再下葬,不满意就让他们找我谈!”

    说罢,猴子已经提着金箍棒大步走了出去,临出门时,还重重甩了一下门。吓得那些个大臣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

    返回去的时候,天蓬等人还站在原地。

    “你去哪了?”

    “去王宫走了一趟,教他们做人。”说着,猴子透过窗棂朝屋内瞧了一眼:“怎么样了?”

    天蓬轻声叹道:“还能怎么样?”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那屋子里,玄奘又在一步步挪向下一个死者,步履蹒跚。就仿佛着了魔一般,一刻都不敢松懈。

    望着屋里玄奘的身影,天蓬轻声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玄奘法师。距离灵山已经不远了,就这样子走到灵山,他真的能证道吗?”

    说着,天蓬又悄悄望了猴子一眼:“还有你。”

    “我怎么啦?”

    “你刚刚……”

    “我已经没事了。”猴子咬牙道:“反正……无论最终怎么选,我都得先解决如来再说。从现在开始,谁敢拦着我,我就宰了谁!就是我自己也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猴子的脑海中浮现的,是他在梦中见过的六耳猕猴,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