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七十九章:取代

2018-01-17 08:51:09Ctrl+D 收藏本站

    “六……六耳猕猴?”狱狨王呆呆地睁大了眼睛,几乎浑身都在颤抖,汗如雨下。

    “就是我,怎么啦?”六耳猕猴轻轻地在狱狨王的耳边呵了一口气,扣着咽喉的手微微用力:“见到我,是不是很开心。啊?哈哈哈哈。”

    那尖利刺耳的笑声在大殿中缓缓回荡着。

    鹏魔王瞪圆了眼睛,握着方天画戟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上!”

    “上?”狮驼王一脸的错愕:“六弟还在他手里……”

    “这家伙会吸精的,再不动手就迟了!”只听一声暴喝,鹏魔王手中方天画戟席卷而出,瞬间带起的强劲气流朝着四周席卷而去,竟在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条清晰的裂痕。

    与此同时,狮驼王也是咬着牙,挥舞着九环大刀朝六耳猕猴冲了过去。

    三人之中,唯独九头虫还站着。他瞪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望着面色如常的多目怪。

    电光火石之间,鹏魔王的方天画戟已经刺到了距离六耳猕猴不到三尺的距离。六耳猕猴重重一膝顶在狱狨王的腘窝上。一下子,狱狨王单膝跪了下去,那额头正好对上了鹏魔王的戟尖!

    这一瞬间,狮驼王猛地一惊,连那冲刺的步伐都稍稍慢了些许。被当成盾牌的狱狨王更是脑海一片空白。

    然而,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鹏魔王不但没有收势,反而眉头一蹙,催动劲力。一瞬间。戟尖处飞速旋转。丝丝白光炸响。穿刺而来的方天画戟飞绞着朝狱狨王的眉心处刺来。

    狮驼王已经整个惊呆了。

    千钧一发之际,六耳猕猴用力一扯,自己,连同着被他如同木偶般操弄的狱狨王一起闪到了一边,与穿刺的鹏魔王擦肩而过。

    不过,这一招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就在二者交错而过的瞬间,鹏魔王一对巨大的羽翼猛地撑开,强行降低了自己的速度。那如同羽箭一般的方天画戟被硬生生扯了回来,凌空就是一个半月斩——同样的,没有丝毫顾及狱狨王性命的意思,甚至这一斩直接就是对着狱狨王的脖子去的,只因在那同一轨迹上,是六耳猕猴的额头。

    狮驼王已经彻底傻眼了,甚至连出招都忘了。

    “这可是我的‘食物’。”低声唾了一口,六耳猕猴扯着狱狨王猛地后撤,一下离开了方天画戟的攻击范围。

    第二击,又落空了。

    还没等鹏魔王缓过神来。只见六耳猕猴已经带着自己的俘虏,纵身化作一道闪电冲破了头顶的屋瓦。飞了出去!

    “还在等什么?”还没站定,鹏魔王便扭头对呆愣当场的狮驼王怒吼道:“他是来吸精气的!等他吸了老六就晚了!”

    狮驼王如梦方醒。

    话音未落,鹏魔王已经纵身一跃跟着六耳猕猴冲了出去。

    咬了咬牙,狮驼王也只好跟了出去。

    “集结所有部队,快!只要能动的通通集结!”

    几位妖将操着兵器,带着自己的部将从门前冲了过去。

    一时间,那外面一阵嘈杂,嘶吼声、惨叫声、刀剑轰鸣之声、建筑倒塌之声声声不绝。

    大殿内,多目怪与九头虫静静对视着。

    “啊哈哈哈!来啊!来啊!再多点!再多点!”

    拥挤的建筑群中,无数的妖怪齐聚,肩并肩,肘并肘。然而,六耳猕猴扼着狱狨王,却通行无阻。

    他可以带着狱狨王如同一只巨大的跳蚤一般一跃飞起几十丈高,又可以如同鬼魅一般瞬间消失无踪。无论是妖将还是小妖,在他的面前都是如同泡沫一般的存在,举手投足之间,便是血肉横飞。

    那身后,两个妖王紧紧地追着,一道接一道气劲破空而出,绞碎了沿途所有的一切,包括他们自己的部属。

    一栋接一栋的房舍,乃至于各种堡垒都在这突如其来的激战中摧枯拉朽的崩坏,沙尘夹杂着恐慌迅速扩散到了狮驼国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整个狮驼国如同沸水般炸了锅时,作为战斗起始点的大殿,却寂静得让人难以置信。

    一阵狂风掠过,一片碎瓦顺着六耳猕猴冲出的缺口掉落在九头虫脚边,碎了一地。

    狼藉的大殿内,九头虫半眯着眼睛凝视着对方,多目怪却只是轻蔑地笑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已经投靠六耳猕猴了?”

    “什么六耳猕猴?”多目怪轻轻捋了捋衣袖,轻笑道:“都说了,是两个灵魂。谁又说得清哪个才是原本的大圣爷呢?”

    九头虫眼角微微抽了抽,攥紧了拳头,依旧死死地盯着对方。

    “也许两个都是,也许……两个都不是。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复兴花果山。”淡淡叹了口气,多目怪轻声道:“我多目,忠的是花果山的基业,忠的是齐天宫的权威。谁能振兴妖族,谁,就是我多目的大圣爷。”

    九头虫的拳头已经攥得“噼啪”作响,然而,依旧没有动手。他目光微微闪烁着,似乎在意着自己身后的什么。

    顺着他注意力的方向,多目怪看到在那不远处屏风后,微微露出的一条杏黄色的丝带。

    他蹙着眉头轻叹道:“这个屏风真不错,刚刚那么大动静,居然也没倒。”

    话音未落,九头虫已经跨了一步,准确无误地挡到多目怪与屏风之间,瞪大了眼睛怒斥道:“你想干什么!”

    瞧着九头虫那紧张的模样,多目怪忍不住一下哼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九头虫又猛地吼道。

    “没什么。”多目怪握着手中长剑随手划了两下,轻叹道:“‘温柔乡,英雄冢。’这句话果真不假。当日九头将军可是我花果山大圣爷麾下第一猛将。可惜啊……区区一个女子。便将你锁得死死的。连一点大丈夫的样子都没有了,何谈争雄三界?”

    九头虫的牙齿已经咬得咯咯响了,然而,却依旧没有动手。

    如果单论实力,多目怪是无论如何无法与九头虫相提并论的。但……那屏风后的,是万圣公主。一旦九头虫选择错误,那后果,将是他。以及碧波潭一脉上下所无法承担的……

    “九头将军。”注视着拿捏不定的九头虫,多目怪悠悠笑道:“动手与否,等那门外决出胜负再定也不迟啊。我等,不如就坐下来继续喝茶,可好?”

    ……

    高耸的塔楼如同折断的木棍一般轰然倒塌,掀起的砂石如同巨浪一般朝着四周席卷而去。瞬间将六耳猕猴及大批闪避不及的妖军直接吞噬其中。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匆匆赶来的鹏魔王手持方天画戟纵身跃入沙尘之中,下一刻,他震动双翅,将弥漫的烟尘顷刻间吹散了。

    然而。那沙尘之下露出来的仅仅是碎石,仅仅是惨叫不断的妖兵。并没有他要找的人。

    一时间,鹏魔王慌了。

    狮驼王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到鹏魔王身旁。还没等他开口,鹏魔王已经猛地嘶吼道:“快!把他找出来!立即!”

    叱喝之下,那些个小妖已经顾不得浑身上下的伤口,一个个连滚带爬,如同潮水一般从鹏魔王的身边退去。

    更多的妖军还在赶来,铺天盖地,然而,又有什么用呢?

    “不对啊。”狮驼王握着九环大刀,那目光微微闪烁着,低声喃喃自语道:“他隐匿灵力很正常,可是老六的灵力呢?老六也隐匿灵力了吗?”

    鹏魔王没有回答,他依旧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细细地扫视着四周。

    一粒豆大的汗珠顺着羽毛缓缓滑落。

    一瞬间,狮驼王那汗毛都竖起来了,那手脚都不由得软了一下。那神色之中已经布满了两个字——“恐惧”。

    连狱狨王的气息都感觉不到,唯一的解释,那就是……狱狨王已经被吃了……

    “他在那里——!”

    一声尖啸传来,鹏魔王猛地一惊,连忙回过头去。

    只见那身后,残墙之上,六耳猕猴正懒懒地坐着,低头瞧着狮驼王和鹏魔王,嬉笑着。

    一刹那,狮驼王抡起九环大刀就要冲上去。可还没等他迈开步子,鹏魔王却已经伸出一手将他拦了下来。

    侧过脸,狮驼王有些不明所以地望向鹏魔王。顺着鹏魔王的目光,他很快看到六耳猕猴的身旁,那碎石堆上,有一堆散乱的猴毛,细看之下,竟发现那是一具干尸!

    一时间,毛骨悚然!

    鹏魔王压低声音道:“他敢主动出来,说明……我们已经没胜算了……”

    狮驼王猛地呆了一下,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无数的妖怪还在向这里涌来,甚至连战舰都开了过来,铺天盖地。

    转眼之间,这里已经被团团围住。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地,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站满了妖怪,天空中更是密密麻麻如同乌云一般将一切都盖住了。

    然而,多达十万的妖军,却安静得好像不存在一般。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位于包围圈中心的鹏魔王,等着他一声令下。

    可是这个命令,鹏魔王真的敢下吗?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静静地注视着位于前方残墙之上如同地痞流氓一般的六耳猕猴,整个气氛已经压抑得让人说不出话来。

    六耳猕猴静静地坐着,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四周,打量着鹏魔王。由始至终,那脸上都布满了笑容。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渐渐地,几乎所有人都从这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上读出了恐怖的意味。

    那包围圈微微往外缩了一圈。

    “刚刚我们说什么来着?哦,对,说到结盟。”六耳猕猴懒懒地望着天,轻声叹道:“看上去你们不太同意啊,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不结盟了。”

    鹏魔王的心顿时微微一颤。

    狮驼王干咽了口唾沫,那靴子稍稍往后挪了一步。

    此时此刻,六耳猕猴的气息,正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提升着,在场的每一只妖怪都可以亲身感受到。

    那一张张的脸上的神情,正从错愕,变成惊恐,再变成彻彻底底的骇然。

    然而,六耳猕猴的气息还在不断攀升,仿佛没有止境一般。

    “改为投靠吧,你们投靠我。”低下头,六耳猕猴脸色一变,冷冷地注视着鹏魔王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都听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在静静地注视着鹏魔王。

    犹豫了许久,只见他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方天画戟,单膝跪地,嘶吼道:“末将参见大圣爷!”

    下一刻,整个狮驼国都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呼喊声:“参见大圣爷!”

    ……

    听着那殿外如同浪潮一般的呼喊声,九头虫微微颤抖着端起了茶杯,拱手道:“往后,还请多目兄多多照拂。”

    “好说,好说。”多目怪淡淡笑了笑,端起茶杯礼貌性地回敬,轻轻抿了一口,道:“大家都是同僚。妖族的未来,还需要你我共同拼搏。”(未完待续。)

    PS:昨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没更……恩,就是这样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