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八十章:孺子不可教

2018-01-17 08:51:09Ctrl+D 收藏本站

    无论何时,三界都好像一个巨大的棋局一般。

    万物在这棋盘之上繁衍、挣扎、厮杀,或兴起,或凋零。个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就连那当事者也未必说得清吧。

    每一个生灵,既是这棋盘上的棋子,同时却又可以是那下棋的人——只要你的实力够强,便可以让整个三界绕着你来转。

    在这影响三界的力量中,有单纯的战力,有单纯的谋略,更有一种称之为“名望”的东西。“万妖之王——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个名号,显然就具备了这个特质。

    每一只妖怪都应该臣服在这面旗帜之下,不管他愿意与否。这就好像万物向往阳光一样的,铁一般的定律。

    它不同于佛门的若即若离,不同于天庭的管控与平衡,在几乎所有人眼中,它代表的是杀戮,是清洗,是无边无际的妖海,是遮天蔽日的舰队——那是六百多年前的那场惊天大战给这个世界留下的,永恒的阴影。

    就单单这个名号,便已经足够让整个天庭,甚至整个道门坐立不安了。

    好在猴子并没打算拿天庭开刀,从某种角度来说,从五行山下爬出来的那只猴子,早已经不是原本的那只。他甚至由头到尾便没将原本的死敌天庭,以及道门当成自己真正的对手。在他心目中,对手始终只有一个——西方如来。

    也正因此,即使在猴子现世之后,三界还依旧维持着原有的某种平衡。但现在,情况变了。

    “万妖之王——齐天大圣”有了新的人选……

    当接到狮驼国巨变的消息时,玉帝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了。虽说情绪上几乎没有什么波动,但那是因为早在出事之前。李靖便已经向玉帝预料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呆呆地坐在御书房中,玉帝握着李靖的奏折,望着窗外久久地叹息着。

    “接下来,该怎么做?”

    “臣以为,什么都不要做。”

    “什么都不要做?”

    “对。”

    缓缓地侧过脸,玉帝轻声问道:“也不……将这个消息转传那正在西行的妖猴吗?”

    “不需要。那妖猴虽说不比当年,但普天之下,忠于他的妖怪,依旧不少。很快,就会有人提醒他的。如今那六耳猕猴篡夺了妖猴原本的位置,两猴相争的态势已然形成。在原本考虑的诸多种情况之中,这是对我天庭最有利的。即便要出手,也不该是时下。”

    微微顿了顿,李靖接着说道:“每一个猴群中。都只会有一只猴王。除了猴王之外,其余的猴子,要么俯首称臣,要么被赶尽杀绝。这两只猴子虽说原本是一个人,可事实是,他们已经变成了两个。而且,依照性格,都不可能俯首称臣。既然如此。谁来当这个猴王,恐怕就不是用嘴巴可以解决的问题了。即将到来的。必然是一场惊天大战。与六百多年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妖族的内战。此时此刻,我天庭自当置身事外,保存实力,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帮那落了下风者一把。以求两败俱伤之结果。”

    望着窗外院中微微颤动的枝桠,玉帝深深吸了口气,轻叹道:“明白了,从即日起,关闭南天门。停止巡视凡间。以免……卷入其中。”

    “诺!”

    ……

    狮驼国巨变的消息如同雪片般迅速传遍了三界。

    最先收到风声的,无疑是一直监控着事态发展的佛门。其次,则是拥有着三界仅次于佛门的情报系统的天庭。再往后的其他势力,虽说也有察觉,但却还远没有这两派知道得清楚。

    此时,求法国。

    清晨,下了两天的雨刚刚才停。那大街上还四处都是积水,一阵清风吹过就能带起无限的凉意。

    就在街边的小摊档,猴子与玉鼎碰了头。

    由于其中一桌坐了这么两个,今天原本热闹的摊档空荡荡的,连一个食客都没有。就连大街上的行人也警惕地躲远了。

    这恨得档主牙痒痒的。不过,猴子和玉鼎可管不了那么多,依旧自顾自地大眼瞪小眼。

    “您是说,婵儿她生气了?”

    “对。”玉鼎真人重重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又猛地摇头:“何止生气啊,兄妹俩都快动刀子了。你说我这当师傅的容易嘛我?要不是闹到这等田地,我好歹是他们的师傅,怎么可能跑来当跑腿的呢?”

    闻言,猴子顿时就沉默了。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坐着。

    微微仰头看了一眼站在猴子身后的猕猴王和天蓬,玉鼎又接着说道:“不是我说你,出来这么久了,你怎么就没想过去华山一趟呢?你这样……我就是想在那丫头面前给你说好话,也真说不出口啊。”

    “谢谢师傅美言。”猴子忽然深深鞠了一躬。

    这一鞠躬,玉鼎顿时愣住了:“你……你刚刚叫我啥?”

    “师傅。”猴子眨巴着眼睛呆呆地望着玉鼎,道:“您是婵儿的师傅,也便是我的师傅。她说了,要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对待您,我一直记着。”

    闻言,玉鼎一下有些懵了。

    那嘴角忍不住上扬,似是想笑,却又似乎觉得这严肃的场合不太适合笑,连忙收了回去。

    沉默了好一会,他轻声叹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我玉鼎不受师兄弟待见,没想到却受你们这帮晚辈待见啊……也不枉我帮你说的那些个好话。不过,这件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我就是想着,等扳倒了如来,就去接她……”

    “那要是扳不倒呢?就不接了吗?”

    “扳不倒,接她,那不就是害她吗?”

    闻言,玉鼎长长地嘘了口气,蹙着眉头,看着猴子。看得猴子都有些疑惑了。连忙说道:“我这样想难道不对吗?当日花果山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就我和佛门那样的关系,谁跟我扯上,都要倒霉。难道明知道有危险,我还去见她吗?”

    “那你为什么见清心呢?”玉鼎面无表情地问道。

    这一问,猴子顿时就沉默了。

    深深吸了口气。玉鼎轻叹道:“你啊……我们认识有八百年了吧?”

    “有……”

    微微顿了顿,玉鼎接着说道:“八百多年了,从你第一次去昆仑山的时候,我们就认识。那时候,你才纳神境。那修为,摆在昆仑山也就是个垫底的。莫说凌霄宝殿了,就是天蓬麾下一支负责征兵的小部队,都可以撵得你到处跑。他们说你是穷凶极恶的妖怪,不过。我一直不那么认为。”

    猴子微微抬头望着玉鼎,就好像一个受教的学生一般。

    “为什么不那么认为,其实我也说不清。反正,感觉吧……感觉,你就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也算不上什么好人,但坏,肯定也坏不到哪里去。只是没想到,那时候的你。心里就已经藏了那么多事了……呵呵,我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了。我说的话,应该对你还是有点用处的。”

    猴子默默点了点头。

    抿着唇,玉鼎又接着说道:“你这个人,什么事都想尽善尽美。就说你刚开始那会吧,一心想着复活你的雀儿,觉得什么事都没你的雀儿重要。可是结果呢?”

    还没等猴子回答。旁边已经走过来几个修士,远远地跟玉鼎打招呼呢。

    见状,玉鼎连忙拱手道:“路过,路过而已,一会就走。”

    说着。他又半眯着眼睛望向猴子,道:“老实说,你真的很强。论毅力,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包括,诸多大能在内,你都能排得上前三。一只猴子,愣是在天庭控制的三界里折腾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甚至一度君临三界。这是谁都不敢想的,可是你却做到了。就因为你心中有执念,所以,谁都挡不住你。可是……你这执念,却也有它的坏处。恰恰是因为它,你错失了昔日的风铃,而她,就是你一直在找的雀儿。”

    “事情换到今日,你依旧是这种想法,想着尽善尽美。其实,还是跟原来一个路子。‘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放到复活了雀儿之后再谈。’跟‘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放到扳倒了如来之后再谈。’,你听听,这两句话何其相似啊。到头来,其实不过是让你错失了更多罢了。有时候,活着,真不能这么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呆呆地望着玉鼎想了好一会,猴子重重地点头。

    “真明白了?”

    “真明白。”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扳倒如来之后第一时间去接婵儿。”

    闻言,玉鼎一拍脑门,不看他了。

    他默默地端起身旁的水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水,然后“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长长地舒了口气,他又扭头回去看猴子,冷哼一声道:“这叫明白?”

    “那不然怎么办?”猴子两手一摊。

    玉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猛地叱道:“你先去见一面不行吗?把事情说清楚会死吗?啊?还是你觉得劳烦我老人家来回跑很有意思啊?”

    指着猴子,玉鼎咬牙哼道:“孺子不可教也!”

    说罢,一片玉简拍在桌上,拂袖而去。只留下猴子干坐着,呆呆地眨巴着眼睛。

    那大街上人来人往,却又都时刻和这里站着的几个人保持距离,留出了一片真空地带。如同一座孤岛一般。

    正当猴子愁眉不展之际,他忽然微微一愣,低头从腰间摸出了另一片玉简,贴到唇边。

    那玉简的另一端顿时传来了吕六拐的呼喊声:“大圣爷!不好了,鹏魔王、狮驼王,还有九头虫和多目怪,通通都投靠了六耳猕猴了!”(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月票求点击求推荐票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