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八十四章:还缺一件

2018-01-17 08:51:08Ctrl+D 收藏本站

    疾风中,当元始天尊第一眼看到昆仑山的瞬间,整个呆住了。

    烈火沿着山间茂密的树林缓缓地燃烧着,如同沾了火的纸一般,形成了一道道弧状的火线。每一座道观里都是冲天的火光。

    那滚滚的浓烟,简直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

    紧紧跟着元始天尊的通天教主同样惊得说不出话来。

    烈焰之中,六耳猕猴仰起头与两人隔空对视了一眼,扭头高声喊道:“撤——!”

    顿时,如漫天的苍蝇一般穿梭于浓烟之中的妖怪们闻风而动,跟随着六耳猕猴迅速朝西方撤去。

    临走前,六耳猕猴还回头朝着元始天尊挑衅似地一笑。

    “想走!”一咬牙,元始天尊猛地就要冲上前去,却被身后的通天教主一把拽住了。

    “你干什么?”

    “别去!现在救人要紧。而且刚刚你还没感觉到吗?他的力量几乎已经完全恢复了,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机会啊!”

    两人对视着,沉默。

    回过头,元始天尊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呆呆地望着满目疮痍的昆仑山,好一会,那攥紧的拳头才稍稍松开一些。

    他身形一晃,迅速落到了金光洞所处的峰顶之上。

    此时此刻,这里只剩下满地的焦土,放眼望去,除了残垣断壁之外,便是废墟之中那一具具的尸体了。

    “师傅……”

    正当元始天尊慌乱之际,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了。

    循着那微弱的声音,元始天尊很快找到了被埋在焦黑碎木之下的太乙真人。

    事情到了这一步。堂堂三清之首也再顾不得什么形象了。他连忙伸手将压在太乙真人身上的木柱掀开。然后将他一把扶了起来。

    “怎么样了?”

    “师傅。我没事……”太乙真人艰难地睁着眼睛,断断续续地说道:“不过,灵宝没了……是六耳猕猴干的……”

    “灵宝……”元始天尊猛地一呆。

    灵宝,指的是灵宝**师。

    深深吸了口气,元始天尊稍稍缓和了多年不曾有过的情绪波动,抿着嘴唇低声道:“其他人呢?其他人在哪里?”

    太乙真人微微颤抖着伸出一指,指向了东方。

    元始天尊没再多说了,他伸出二指。将一道灵力打入太乙真人体内帮他续命,紧接着望向通天教主道:“帮我照顾他。”

    说罢,也不等通天教主回答,元始天尊已经一拂袖腾空而起,朝着东方而去。

    望着已经奄奄一息,连说话都难的太乙真人,通天教主只能无声一叹。

    谁能想到呢?两千年前,当阐门取得封神之战的胜利,几乎一统三界的时候,仅仅两千年的光阴……当初截教封神之战虽败。但至少,那不过是道门内部约定的一场竞赛。杀归杀。谁也不敢妄自伤了对方的魂魄。

    而现在的阐门,这惨状,也许比当初的截教还不如吧……

    不多时,元始天尊便将七位弟子全部聚齐了。

    这其中,清虚道德真君虽然灵力耗尽,却只是轻伤。

    黄龙真人、太乙真人两人重伤,命在旦夕,若是元始天尊再来得稍晚一点,即便六耳猕猴没动手,他们怕也是性命难保。

    至于剩下的赤精子、灵宝**师和广成子、道行天尊四人……找回来的,只是四具干尸……

    望着自己的七个闭门弟子,再看看那满目疮痍的昆仑山,还有死伤惨重的昆仑道徒,元始天尊的手在微微颤抖,心在滴血。他呆呆地站着,那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额头上的青筋一搏一搏地在跳动,已经说不出一句整话来了。

    细细地辨别了一番四具尸体,通天教主轻声问道:“玉鼎呢?怎么还少一个。”

    “他刚巧没在昆仑山。”细细检查着黄龙真人的伤势,清虚道德真君深深吸了口气,长叹道:“师傅,您知道的,弟子从来奉行以和为贵,但这次,众师兄弟死伤惨重,我阐门几遭灭门。您若再不出手……恐怕难以服众啊。”

    说罢,低下头去一声不吭了。

    元始天尊紧紧地咬着牙,依旧呆站着,没有回答。

    见元始天尊没有反应,那些个伤痕累累的道徒们连忙一个个扑通扑通地跪倒在地,高声哭喊了起来。

    “家师入阐门千年,向来恪尽职守,没想到落得今日这结局!求师尊为家师做主啊!”

    “我临清观上下弟子三百余名,如今只剩弟子一人,千年基业毁于一旦!求师尊为我等做主啊!”

    “我白玉门上下一百五十余人,侍奉宗门,恪守阐门门规,从未僭越。如今一场屠戮,余者十指可数,求师尊为我等做主啊!”

    ……

    一时间,几乎所有还能动弹的道徒都跪地嚎哭,声泪俱下。那一声声的哭喊直戳心底。

    然而,元始天尊却只是紧紧的咬着牙,闭上了眼睛。

    “不能出手!”一旁的通天教主高声喝道:“这六耳猕猴现在羽翼已见丰满,即便是我等联手,要吃下他,不伤筋动骨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万一逼急了,他将修为升至天道……若是放任不管,他必然会去寻那妖猴的麻烦,届时我等再坐收渔利不迟。可若是此时出手,就变成我们鹬蚌相争,那妖猴坐收渔利了。”

    “住口!”一个道徒忽然站了起来,指着通天教主高声叱道:“死的不是你的门徒,你当然不痛心了!”

    被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叱喝,通天教主一时间竟有些懵了。好容易缓过神来,他卷起袖子指着那道徒喝道:“哪里来的小徒,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我没死过徒弟吗?封神之战。我截教门徒比你们这昆仑山加起来都多。如今都到哪里去了?我还不是一样闷不吭声!”

    被通天教主一顿叱喝。那道徒一下有些退缩了。

    不过,就在此时,那附和声却如同燎原之火一般从四处唰唰唰地冒了出来。

    “你截教那是愿赌服输,与我昆仑如何能相提并论!”

    “我堂堂昆仑,被一只妖猴偷袭,死伤惨重不说,尸骨无存不说,连魂魄都无处去寻。如何是封神之战比得?”

    “堂堂阐门,竟毁于妖孽之手,若如此,还要这门阀何用?”

    一时间,众口一词,汹涌地斥责之声传来,竟让通天教主都有些乱了。

    隐隐的,一个个愤怒的道徒竟卷起衣袖,红着眼要与通天教主拼命了。那架势,看得通天教主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都给为师静下来。”

    元始天尊的声音忽然响起。顿时,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眼巴巴地望着他。

    深深吸了口气,元始天尊铁着脸喝道:“昆仑山已经不能呆了,带上生者,都迁到为师的弥罗宫吧!六耳猕猴的事情,为师自有分寸!”

    被这么一叱,在场的众道徒只得不情不愿地叩首道:“谨遵师命!”

    ……

    昆仑山被袭损失惨重一事迅速传遍了三界,几乎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慑住了,就连猴子也是如此。

    天庭早已发布了通告,三界皆知六耳猕猴的存在,但谁也没想到,六耳猕猴会偷袭昆仑山。更没想到的是,六耳猕猴偷袭了昆仑山,取了四位金仙的性命,即使在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急速驰援的情况下,他还依旧能全身而退……

    这是什么概念?

    以元始天尊的速度,从三十五重天驰援昆仑山,即使按凡间的时间算,也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啊……

    几乎所有人,都当即意识到了危险。要知道,强大的力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强大的力量落到了疯子的手中,被无限制的运用。此时此刻,六耳猕猴无疑就是所有人眼中这样一个疯子……

    可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四海龙王是没辙了。想当年,昆仑山不就是为了躲避猴子而跑到天庭去避难吗?结果没去还好,去了,反倒死伤惨重。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一个个朝着猴子寄出了信函示好,以图抱住这最后的大腿。

    牛魔王和吕六拐、猕猴王按照猴子的吩咐,将大军都迁往了华山。不过,在前往华山之前,牛魔王硬是强拽着将红孩儿送到了猴子身边,名义上说是给猴子的人质,让猴子一定要相信他的忠心……其实谁不知道他是想让红孩儿呆在猴子身边,一旦有事,也好留下个独苗呢?

    对此,猴子算是默许了。倒是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红孩儿怨言一大堆。

    此时,与三界的惶惶不安不同,狮驼国正在进行着一场盛大的庆典……

    ……

    嘹亮的号角响彻云霄,无边无际的战舰在天空中一字排开。那地上,更是漫山遍野的妖军。

    雅致的房间中,多目怪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几名仆从当即端着一个个的红色盘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大圣爷,您看看。”拉着六耳猕猴,多目怪一件一件地给他介绍着:“这一件,是凤翅紫金冠。这个,是锁子黄金甲。这个,是藕丝步云履。当年,您穿的便是这身行头。臣照着原样给复制了出来,虽说比之原本的会有些许差别,但样式,是一般无二。”

    六耳猕猴笑嘻嘻地点了点头,撑开双手。

    那些个在旁侍奉的女妖当即围了上去,替他一件件穿上。

    由头到尾,六耳猕猴都是在笑。想想不久前那生不如死的日子,再看看现在的处境,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他如何能不笑呢?

    由头到尾,多目怪也在笑。看看眼下的局势,只要再拔了牛魔王和吕六拐这两根钉子,妖族的统一大业就要完成了,昔日花果山的盛况,将再现。他如何能不笑呢?

    然而,由头到尾,站在门边的狮驼王和鹏魔王都没有笑。因为,这只是六耳猕猴的胜利,并不是他们的胜利。他们依旧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甚至比之不久前还没投入六耳猕猴麾下的时候,更是不如。这让他们如何能笑得出来呢?

    “大圣爷,还有一件东西缺的。”多目怪在六耳猕猴的耳边一字一顿道:“如意金箍棒。”

    “如意金箍棒?可是在那假货手中?”

    “对。”多目怪轻声叹道:“这一件,可不简单啊,那是出自太上老君手笔的东西。没有了如意金箍棒,大圣爷的战力,恐怕就要大打折扣啊。不过也请大圣爷放心,臣已经召集能工巧匠,不日,便可仿制一把,虽说肯定不如原本的,但以从东海龙宫索来的各种奇兵利器熔制,想必应该不会差太多才是。”

    闻言,六耳猕猴默默点了点头。

    正当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鹏魔王忽然开口道:“那可未必。”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朝着鹏魔王望了过去。

    “魔王此言何意?”多目怪轻叹了一声,随口道:“难不成魔王是看不起我麾下工匠?”

    “卑职当然信得过大人麾下工匠了。”鹏魔王摇了摇头,道:“卑职指的是大人所说的,只缺一样这一说。缺的,分明便不只一样。”

    多目怪微微蹙了蹙眉,疑惑道:“那还缺什么?”

    六耳猕猴也朝着鹏魔王望了过来。

    淡淡望了六耳猕猴一眼,鹏魔王干咳两声,道:“大圣爷,还缺一个老婆。”

    “缺一个老婆?”

    闻言,多目怪的目光顿时闪烁了起来。与之相反的,六耳猕猴的眼睛却微微睁大了些许。

    “对,缺一个老婆。”鹏魔王轻笑道:“大圣爷已不记得往昔,既然如此,就由末将来说一说吧。大圣爷是我妖族公认的万妖之王,而我妖族公认的妖后,则是那被囚华山多年的三圣母杨婵。当年大圣爷您一怒为红颜,杀上天庭,为的是风铃小姐。如今风铃小姐已经不在,三圣母,自然就是我族妖后的不二人选了。”

    话到此处,鹏魔王忽然单膝跪地,朗声拱手道:“末将恳请大圣爷早日迎回三圣母,以安人心!”

    一时间,这屋子里的众人都呆住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狮驼王同样单膝跪地,道:“末将恳请大圣爷迎回三圣母!”

    顿时,多目怪那眉头蹙得越发深了。

    还没等多目怪开口,六耳猕猴已经上前扶起鹏魔王,道:“她被关在华山?”

    “对!”鹏魔王轻声道:“三圣母在我族有着极高的威望,值此真假混淆之际,只要三圣母说大圣爷您才是真的,那么,三界之中,谁还敢说您不是真的!”

    这一句话放下去,六耳猕猴猛然醒悟,当即答道:“行!既然如此,我等即刻挥军华山!”

    ……

    很快,传令官走出房门,一路朝军阵飞奔而去,高声喊道:“大圣爷有令!即刻挥军华山,迎回三圣母!”

    “迎回三圣母!迎回三圣母!”一时间,所有的妖怪都在嘶吼着,那声音震慑天地!(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虽然更新少,但咱脸皮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