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八十五章:通风报信

2018-01-17 08:51:07Ctrl+D 收藏本站

    在六耳猕猴的推动下,进攻华山的计划立即就开始了。

    与偷袭昆仑山不同,自信已经有实力与猴子一较高下的六耳猕猴这次选择了倾巢而出。他要以最隆重的仪式,迎接这个最能证明他才是唯一真正孙悟空的女人。

    当然,所谓的全军出征,对狮驼国来说其实是有难度的。

    与吕六拐和多目怪的势力不同,狮驼国虽然也继承了花果山的技术,却没有很好地发展起来。这直接导致了这支人数众多的部队,压根就没有足够的军舰可以承载,细数之下,各种辎重武备更是缺得一塌糊涂。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没能改变六耳猕猴的决心。他下令,给多目怪三天时间,让他做好准备。三天之后,无论准备到何种程度,都必须出征。

    与此同时,身为建议提出者的鹏魔王,则领到了另一个任务——带领斥候部队先行出发,摸清华山布防。

    当看到鹏魔王拿着令箭满面笑意地从大殿中走出来的时候,狮驼王连忙将他偷偷拉到一旁,低声问道:“这时候进攻华山,真的合适吗?”

    “当然合适,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机了。”鹏魔王笑嘻嘻地答道:“当初老君害死风铃,那疯猴子差点毁了三界。如果这次六耳猕猴摆开阵仗去抢他明媒正娶的新娘子,你猜他会怎么做?”

    闻言,狮驼王顿时一愣。

    回头往那大殿的方向看了一眼,鹏魔王轻笑了两声。悠悠叹道:“这种主。老子可伺候不起。趁着他现在根基未稳。怂恿他去进攻华山,到时候,让他和那猴子硬碰硬,我等也好坐收渔利。若是等他根基稳了,我等恐怕就只能担惊受怕一辈子了。”

    临走前,鹏魔王又伸手拍了拍狮驼王的肩道:“你自己眼睛放亮点,做做样子就行了,有什么不对的。赶紧跑。明白了吗?”

    “明白。”狮驼王默默地点了点头。

    告别了狮驼王,鹏魔王低着头开始沿着狭长的过道走,那目光不断闪烁着,仿佛害怕有什么人在跟踪他一般。

    快步走下了长长的台阶,他很快来到了校场上,随意地点了几个原本自己麾下的妖将,便腾空而起朝着东方出发了。

    见鹏魔王已经离开,那身后的不远处,一只小妖转身急急忙忙地朝着反方向奔去。

    ……

    “只是跟狮驼王窃窃私语了几句?”

    “对。”

    “没干别的了?”

    “没有。点齐人马,就出发了。”

    “他带的都是什么人?”

    “都是他原本手底下的人。随意点的,也没刻意喊谁。”

    房间里。多目怪捋着长须细细思索着。

    “大人。”一旁的虎精低声问道:“您是怀疑这鹏魔王使坏?”

    “不是怀疑,而是他必定会使坏。”抿了一口茶,多目怪轻叹道:“这鹏魔王,本就是个反骨老贼。若不是为了控制狮驼国,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活下去。这一次,他竟怂恿大圣爷此时出征华山,难说私下里,没打什么小算盘。”

    “那,要不要末将带齐人马去……”

    “不用了。”多目怪摆了摆手道:“现在妖族百废待兴,实在不适合起内乱。若是他真做出什么了,再杀不迟。”

    “末将明白了。”

    ……

    此时,刚刚离开狮驼国地界两百余里的鹏魔王忽然悬停了下来,伸手招来了三个自己的心腹妖将,对其中两人说道:“你们两个立即前往求法国,找到那妖猴,就说……就说是本王派你们过去的,本王一直对花果山撤兵一事,黑水河一事感到深深自责,彻夜难安,还有……还有……”

    想了半天,鹏魔王也没再想出什么词来,只得恼怒道:“总之,就是这么编,要编得好像本王已经悔不当初的样子,怎么惨就怎么说,实在不行,就路上找个读书的帮你们写好,过去照着背,要说得声泪俱下,懂吗?”

    那两位妖将听得一愣一愣的,只得连连点头。

    深深吸了口气,鹏魔王又接着说道:“然后,就跟他说本王已经改过自新了。之所以投靠六耳猕猴,一是形势所迫,二嘛,为的是给他当内应。这次派你们过去,是为了送消息,通知他六耳猕猴已经准备进攻华山抢三圣母了。懂吗?”

    那两个妖将干咽了口唾沫,呆呆地望着鹏魔王。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说道:“大王,我们和他那么大过节,会不会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说,就给……”

    “不会,绝对不会!”鹏魔王拍着胸脯保证道:“别的不知道,那猴子的个性本王还是清楚的,虽说暴躁,但绝不至于不问清楚来意就杀人。去吧!”

    “诺!”

    行了个礼,两位妖将转身就朝着求法国的方向飞去了。

    待那两位妖将走远了,鹏魔王又转而对那剩下的一位妖将道:“你跟着他们,别让他们发现你。然后……如果那猴子真杀了他们,或者他们半路逃跑了,立即回来禀报。懂吗?”

    “末将明白。”转过身,那剩下的一位妖将也朝着求法国的方向去了。

    远远地望着那妖将的背影,鹏魔王这才满意地带着自己的部众继续往华山的方向飞。

    ……

    与此同时,华山。

    大批的妖族精锐部队已经在华山地界扎营,开始了与几乎同时抵达,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灌江口大军的接触。

    蜈蚣精吴龙快步走入了镇压杨婵的洞府之中。

    一见他来,杨婵与杨戬两兄妹的目光当即朝着他望了过去。

    同样是望,那意味却全然不同。杨戬的目光是淡淡地。透着一丝无奈。杨婵则是冷冰冰地。却夹杂了一丝丝的期待。

    被这么一看。吴龙顿时明白了过来,只得尴尬地笑了笑,拱手道:“启禀二爷、三圣母,玉鼎真人还没回来。”

    闻言,杨婵当即冷冰冰地哼了一句:“没回来你进来做什么?”

    微微仰头望了杨戬一眼,吴龙只得又是尴尬地笑了笑:“二爷,有其他人来了……”

    “谁?”

    “吕……吕清。就是原本花果山的那个丞相,还带着牛魔王、猕猴王一起来。正在洞外。想求见三圣母。不知道是不是……”

    “吕六拐和牛魔王……”杨婵顿时哼笑了出来,与此同时,那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滑落。

    别过脸去,她微微低着头,抿着唇轻声道:“师傅不去,他就一声不吭。现在师傅去了,他就派这么几个人来接我吗?这就是我和她的差别啊。”

    “什么差别?”

    “不是吗?”杨婵抿着唇,笑着,呆呆地轻叹道:“风铃回来了,他已经不再需要我了。为了她。可以丢下我打上天去。现在我还被困在这里,他却舍不得离开风铃一步。来接我……哥,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当初死的那个是我。真的……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我没有死呢?”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杨戬当即喝止了杨婵,深深吸了口气,对一旁的吴龙道:“告诉他们,不见,只要我在这里一天,他们谁也别想进来!”

    “二爷,您误会了。”吴龙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们不是来接三圣母的,他们是来保护三圣母的。”

    “保护?”

    “对。他们说……说六耳猕猴可能会进攻这里,来抢三圣母,所以,吕清和牛魔王连大军都带过来了,就驻扎在外面呢。”

    “抢婵儿?”

    “对。”吴龙微微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具体的,卑职也说不清。不过,他们确实是这么说的。现在都在洞外等着呢,希望能见三圣母一面。”

    闻言,杨戬扭头朝着杨婵望了过去。

    杨婵轻轻眨巴着眼睛,那双眸之中尽是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许久,她呆呆地笑道:“连六耳猕猴都知道要来接我,他却还举棋不定……也罢,被天道收走的魂魄,谁又能说他就不是孙悟空呢?他们谁先到,我就跟谁走吧。”

    说罢,杨婵缓缓地闭起了双目,一动不动地坐着。

    那一旁,杨戬与吴龙皆蹙起了眉头,一脸的错愕。

    ……

    几天的功夫,玄奘几乎不眠不休地完成了给所有死难者的诵经,然而,他那癫狂症似乎半点都没有好转的迹象,反倒是精力变得格外旺盛了。

    完成诵经的当晚,玄奘便背着行囊,穿着几天下来已经变得污秽不堪的僧袍,灰溜溜地启程了。一路上,他依旧疯疯癫癫地,用尽了几乎所有手段折磨自己。

    用刀子在自己的手臂上画图,说是为了感受疼痛的感觉。

    大冷的天里合衣跳下河去,然后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继续赶路,说是为了感受严寒。

    明明行囊中还剩半块饼,却让自己连续饿了两天,说是为了感受饥饿。

    总之,各种自虐的事情在他的身上都发生了,就好像恨不得将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似地。

    刚开始的时候,猴子等人还试图阻止,到后来,干脆就放弃了。只要他不危及性命,压根就不管他。

    于是,他继续用尽各种手段自虐,然后每天抱着那块女娲赠予的藏心石,喃喃自语地诉说着什么。

    那模样,从神态,到举止动作,真真的已经与疯子无异了。看得猴子一阵心灰意冷。

    就这么晃晃悠悠地,一行人好不容易走到了求法国的边境,在那里,鹏魔王派出的两个信使终于来到了猴子面前。

    “六耳猕猴已经在备战,三天后就要挥军华山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猴子一把将前来通风报信的妖将一把从地上揪了起来。瞪圆了双眼,恶狠狠地问道:“他现在在狮驼国,确定无误对吧?”

    那妖将一下吓懵了,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呆呆地点头道:“对……对。他现在,就在狮驼国。”(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恩,脸皮依旧那么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