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八十六章:激化

2018-01-17 08:51:07Ctrl+D 收藏本站

    幽暗的洞府中,杨戬气冲冲地来回踱着步。

    “那只是一个空有修为的嗜血狂魔,他甚至连自己的下属都吃,普天之下,就没有他不吃的人!你居然说谁先到你就跟谁走?你就不怕他哪天连你都吃了吗?”

    “先前,你要跟那猴子,我便反对。你现在居然……”说到激动处,杨戬竟一下哽住了,捂着胸口气喘吁吁。俨然已是一副急火攻心的状态。

    好一会,他才缓过劲来,接着说道:“你答应过我什么?你答应过我好好在这里呆着,不要再掺和大能之间的斗争,也不再掺和那猴子有关的事。有一天,他真能把自己的事情全部解决好了,来接你,我自然会放你出去。你答应我的这些,你都忘了吗?”

    杨戬近乎失态地怒吼着,整个洞府都回荡着共鸣声。

    由始至终,杨婵却只是呆呆地坐着,凝视着身前石桌上冰凉的玉简,一动不动地坐着,一声不吭。

    许久,杨戬终于站定,怒视着杨婵。

    “若是那猴子来还好说,如果是六耳猕猴……他想要将你从这里接走,就先杀了我!”

    说罢,三尖两刃刀重重一顿,那闷响几乎震动了整个洞府。

    然而,杨婵却依旧静静地坐着。那嘴角含着笑,眼眶中隐隐有泪光。

    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但这一幕,在那紫色幽光的映衬下,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切。如同一把尖刀一般刺入了杨戬的心。

    手中三尖两刃刀已经攥得“咯咯”作响了。

    父母大仇已报,按道理。他应该已经与世无争才是。可是。他这唯一的妹妹……那猴子的存在。如今简直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他甚至有些悔恨在斜月三星洞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没有直接下手杀了这祸害他妹妹的罪魁祸首。哪怕大仇报不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少,不至于将她陷入如此险境啊。

    ……

    此时,求法国边境。

    猴子拽着妖将的衣领,早已气得瑟瑟发抖。

    那目光在微微闪烁着:“狮驼国,他在狮驼国……”

    微张的口中现出了獠牙。那眼眶中布满了血丝,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额头上的青筋更是依稀可见。

    这一副狰狞的神情……妖将整个都已经吓懵了,微微地挣扎着,想要远离猴子,却又不敢使劲,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来杀身之祸。

    一旁的天蓬连忙走了过来,一把握住猴子的手腕。

    猴子这才松手。

    那妖将吓得连滚带爬地奔出三丈之外,与那一同前来的另一个妖将缩到了一起。

    他们很怕,十分害怕,却又没胆在这时候离开。因为,他们还有话没说呢。

    “狮驼国……”猴子微微仰起头遥望狮驼国的方向。咬牙切齿。

    “你想干什么?”

    “你们……你们几个联手,就算被偷袭。应该也能守到我回来吧?我需要立即离开一下。”

    “你想单枪匹马强攻狮驼国?”天蓬不由得怔住了。

    “还有其他办法吗?”猴子重重地喘息着,那气息在寒冷的空气中化作淡淡的雾气飘散。

    攥紧了拳头,他咬牙道:“在他动手之前,我得先动手,杀他个措手不及。既然他那么想取代我,我就让他尝一尝,取代我的代价!”

    咬着牙,猴子伸手一扬,金箍棒已在手中。

    天蓬静静地看着,眉头紧蹙。

    如果遭遇突袭,他们四个,天蓬自己,加上黑熊精、小白龙、卷帘,究竟能否护卫玄奘周全呢?

    天蓬不知道,可他知道,此时此刻,无论他说什么,猴子都不会改变主意。哪怕明知道要用玄奘来冒险,他也会义无反顾地离开。因为,六耳猕猴已经触摸了猴子的逆鳞。

    可是,这会不会是个陷阱呢?

    眼看着猴子就要离开,好不容易从恐惧中缓过气来的妖将连忙伸出手去,失声喊道:“大圣爷……”

    “干嘛?”猴子缓缓地回过头来。

    那眼神,看得妖将又是一惊。

    干咽了口唾沫,妖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道:“我家大王说了,他一心都是效忠您的。之前的事,只是鬼迷心窍,所以……”

    “让他放心,如果消息无误,我不会再跟他计较以前的事情。但如果让我发现是陷阱,或者这其中有些什么蹊跷诡计,天涯海角,他都别想逃!”

    “谢大圣爷!”

    闻言,两个妖将深深地叩拜了下去。与此同时,猴子已经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朝着狮驼国的方向疾驰而去了。

    望着猴子远去的方向,天蓬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战,又该是一场天地浩劫吧……

    ……

    “报——!狮驼国已经全军备战,准备进攻华山!”

    “报——!那求法国的妖猴已经出手了,正前往狮驼国!”

    “这下有好戏看了。”

    “你们猜谁会赢?孙悟空,还是六耳猕猴?”

    “论战力,握着金箍棒的孙悟空肯定要比身体还尚未完全巩固的六耳猕猴要强一些。可是,狮驼国有妖族大军在,这……真是不好说啊。”

    “贫僧赌孙悟空赢。”

    “贫僧赌六耳猕猴赢。”

    一时间,满殿的罗汉都议论了起来。

    莲台上,如来的目光缓缓朝着地藏王的方向移动了些许,轻声叹道:“好戏要开场了。”

    地藏王面无表情地轻叹道:“不过是一个序曲罢了。”

    ……

    长空中,猴子拖着长长的金光飞掠而过,一瞬千里。

    所过之处。激起的气流横扫了一切。道道闪电轰鸣交错。

    ……

    南天门。

    大批来自昆仑山的道徒正一个个在天兵的引领下走入南天门。那一旁。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静静地看着。

    一位道徒匆匆来到元始天尊身后,双膝跪地道:“启禀师傅,那妖猴,已经向着狮驼国去了。”

    闻言,元始天尊微微一愣,却连头都没有回。只是注视着依旧缓缓走过南天门的昆仑山道徒们深深吸了口气道:“看来,战斗要开始了。那妖猴,倒是比我们料想的要早出手啊。”

    ……

    就在这疾行的过程中。猴子已经咬着牙,开始疯狂地凝聚灵力。那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竖起了,散发着暗金色的光芒,任迎面而来的风如何肆虐,都分毫不动。

    此时此刻的猴子,早已经憋了一口恶气。那身上每一寸肌肉都绷紧了,只等着抵达狮驼国,大杀特杀!

    ……

    斜月三星洞。

    须菩提静静地站在楼台前,凝视着前方荷塘中的漂浮的叶片。

    那身后,于义俯身叩首。

    沉默了许久。须菩提随手洒出一把鱼料,轻叹道:“看来。还是躲不掉啊。为了一个杨婵,赌上西行,值得吗?那六耳猕猴想要杨婵来增加自己的威信,又不是想吃了她,紧张什么?”

    荷塘中,无数的锦鲤已经聚了过来,叮叮咚咚地争抢着鱼料。

    于义轻声叹道:“悟空师叔,向来就不是个那么容易放得下的人啊。况且,杨婵师妹,终究是悟空师叔的结发妻子。”

    “师妹?”须菩提微微一愣,又很快笑了出来,道:“差点忘了。那杨婵,还算是我斜月三星洞的弟子呢。”

    ……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在众妖的尖叫声中,狮驼国城池之中的一座高塔微微倾斜,紧接着轰然倒塌了。

    大片的烟尘弥漫开来,妖怪们争相逃窜。

    一时间,整个狮驼国已经沸腾了起来。无数的妖军迅速朝着这里围了过来。

    当迷雾飘散,显现出猴子的身影时,那些迅速聚集而来的妖军瞬间懵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们开始鬼哭狼嚎地四散逃亡。

    “给我滚出来!”猴子猛地一声咆哮,随手一甩,金箍棒横扫而过,那身旁的数十座土楼顷刻间变成了废墟。

    狮驼王顺着回廊急匆匆地奔向六耳猕猴居住的阁楼,当来到楼台前的时候,他才发现六耳猕猴和多目怪已经静静地站在围栏前,远远地看着了。

    “大……大圣爷……”狮驼王轻轻敲了一下胸甲,单膝跪地。

    然而,根本就没人理他。

    “滚出来!躲什么躲!老子没你这么怂的替身!”

    那远处,愤怒到了极致的猴子已经开始在整座城中肆虐了起来,四处搜寻六耳猕猴的下落。追得一众妖军四处逃窜。如同一台绞肉机一般,所过之处,无不血流成河。

    六耳猕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看着猴子由南杀到北,由北杀到南,将这座伫立数百年的坚固堡垒杀得一片狼藉。

    不多时,九头虫也到了。与狮驼王一样,他单膝跪地,一言不发。

    “我现在跟他打,能赢吗?”

    多目怪寻思了好一会,有些不确定地答道:“说不准。”

    “说不准?”六耳猕猴反复摩搓着手掌,轻声叹道:“他手里拿的那个就是金箍棒吧?确实是件好兵器。你炼制的那个,得赶紧。”

    “诺。”

    “还有。”回过头,六耳猕猴淡淡看了跪倒在地的狮驼王和九头虫一眼,悠悠道:“你们三个一起,好好伺候伺候他。不求赢,但求……拖住他一会。”

    “拖住……一会?”一时间,包括多目怪在内的三人都怔住了。

    “对,拖住他。拖住这个不长脑子的家伙。”六耳猕猴咧了咧嘴呵呵笑道:“反正有这么多妖怪在这里,就算站着不动让他杀,也得杀个半天吧?你们就这样拖住他就行了,我先去一趟华山。”

    说着,六耳猕猴已经一步步后退,压制了气息悄悄朝着与猴子相反的方向而去。

    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

    一道金光已经从天而降,在距离六耳猕猴不过十丈的前方轰然炸开了。

    那冲击夹带着碎石,从六耳猕猴的脸颊刮过。

    顿时,在场的九头虫、狮驼王、多目怪,一概都傻眼了。

    “你想去哪儿呢?”

    身后的喧嚣声骤然停止了,微微仰起头,六耳猕猴看到猴子从那翻滚的沙尘中一步步地走了出来。似笑非笑地瞧着他,那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