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章:偷袭

2018-01-17 08:51:05Ctrl+D 收藏本站

    六耳猕猴惊慌失措地想要逃,然而,如此之近的距离,猴子就连反应的时间都不会给他。一只手早已经准确地扣住了六耳猕猴的肩膀。

    此时此刻,片刻之前还无比嚣张的六耳猕猴已经吓得脸色惨白,就连借着猴子出手的瞬间露出的破绽都忘记要反击。

    “你的修为真的跟我没什么差别,如果你是悟者道的话,想必会很难对付吧。”猴子咧开了嘴笑着,那眼神渐渐变得狰狞:“可惜,你是行者道,最最依靠**的行者道。”

    言语之间,猴子已经爆发出强大的灵力,将六耳猕猴一点一点地往那汪洋之中推去。

    那扣在六耳猕猴肩上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插入了他的身体中。如果是寻常**的话,想必此时已经鲜血淋漓了吧。不过,六耳猕猴是没有血的,那以假乱真的毛发之下,依旧只有毛发。

    “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六耳猕猴一下惊叫了起来。

    “你说呢?”猴子笑嘻嘻地瞧着他,继续不断用力:“我已经摸到了,身体里,都是毛发吧?撕开几个缺口,再把你泡到海水里,你说会怎么样?”

    “你!”

    此话一出,六耳猕猴的脸色已经由白变紫了。

    将一具用毛发堆成的身躯泡到水里会怎么样?不用猴子说,他也知道。

    是的,他其实害怕水,无论是海水,还是淡水,特别是在身体已经受损的情况下!

    幡然醒悟的他开始奋力挣扎,他也像猴子一样松开了一只手,朝着猴子抓了过去。只一下,便在猴子的脸上抓出了五道血痕。然而,猴子却依旧不为所动地将他一点一点地朝下方的大海推去。

    胜负似乎已经注定了。

    论修为,六耳猕猴与猴子一般无二。但论最基本的**……六耳猕猴却差了猴子十万八千里。而在眼下,这种差距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

    猴子的手指已经扣入了六耳猕猴的肩膀,这意味着六耳猕猴一只手已经完全使不上劲。甚至不只是那只手。他根本就不敢放开去挣扎,因为更加强烈的对拼,意味着他的手有可能直接被猴子撕下来……

    那结果会是怎么样?六耳猕猴简直不敢想象。

    可另一种结果他就能够承受吗?

    一旦被按入水中,猴子必然从伤口将大量的海水导入他的体内。届时,他的力量将进一步衰弱,最终彻底沦为猴子嘴里的肉,连反抗的机会都不会有。

    无论哪一种结果,对他来说,都是万劫不复。

    一滴滴的汗珠从额头上疯狂地冒出来。很快又在疯狂的灵力中被彻底蒸发,消失无踪。

    六耳猕猴只能好像一个泼妇一样用指甲去抓猴子,甚至用牙齿去咬猴子扣住他肩膀的手。然而,**的差距是那么的巨大,以至于在不敢强行催动灵力的情况下,他的牙齿甚至无法咬破猴子的皮肤。而与此同时,猴子则是不断催动着灵力,一点一点。不紧不慢地将六耳猕猴推向海面。

    那波涛汹涌的海面已经近在咫尺了。海水溅起的水花甚至已经洒到了六耳猕猴的身上,阵阵冰凉传来。这让他害怕到了极点,这让他猛然想起了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时面临的生存威胁,一种深深的恐惧迅速在心底蔓延开来。

    “住……住手,我答应你,只要你放过我,我和你联手对付如来。”

    “是吗?”猴子一下笑得更欢了:“如果武力能对付如来。我早就直升天道了,根本不用等你帮忙。况且,你说的话,能相信吗?”

    那扣着肩的手不断用力,五只手指都已经深深插入六耳猕猴的身体之中了。在这场力量的比拼之中。有着各种顾虑,完全使不上劲的六耳猕猴已经彻底落败了。他甚至能听到自己本不存在的骨骼碎裂的声音。

    “你杀不死我的……”六耳猕猴彻底放弃了无用的挣扎,他转而双手握住铁杆兵,催动灵力,与猴子的金箍棒死死地对撑着。虽然终于在没入海水之前总算将自己的身形顿住了,却直接导致那肩上的伤口被猴子一点一点地撕开。

    咬着牙,他不断地嘶吼着:“天道修为只惧天劫,你是杀不死我的……我就是你,我是你的另一个魂魄,你不能杀了我啊……不能……”

    那声音到了最后,甚至已经变成哭喊了。

    然而,猴子没有回答,也许,他根本就已经不屑于回答这个疯子了。

    ……

    “报——!那妖猴还是占足了优势,六耳猕猴怕是要落败了!”

    正当此时,普贤已经从那殿外缓缓地走了进来。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朝着他望了过去。然而,他却只是低垂着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径直走到了原本的位置上。

    大殿上的所有人还在静静地注视着他。

    地藏王振了振衣袖,轻声问道:“普贤尊者这是怎么啦?”

    “没什么。”普贤只是淡淡笑了笑,一副恍然若失的神情。

    ……

    “报——!六耳猕猴怕是要输了!”南天门,一位修士匆匆跪到了元始天尊身后。

    通天教主微微一愣,朝着身后的禀报者望了去,又回头望向一动不动站着的元始天尊:“虽然佛门给他送去了兵器,但他终究不是那妖猴的对手啊。这样一来,也就不可能两败俱伤了。”

    “不会的。”元始天尊微微蹙着眉,轻声道:“佛门废了那么大的劲将他从天劫手里要回来,又破例直接站到台前,给他送去了兵器,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

    ……

    一片漆黑的夜里,一位妖将匆匆挤到多目怪身旁,低声道:“启禀大人,大圣爷恐怕……要输了。”

    多目怪的眉头紧紧地蹙着。

    就在他目光所向的,一里之外的地方,河畔处,两堆篝火在夜色之中格外的显眼。

    玄奘盘着腿一动不动地坐在篝火旁,双目紧闭,似乎已经入睡了。然而,那四周却可以看到天蓬等人正瞪大了眼睛来回巡视着,甚至外围已经布置了一些类似于法阵一样的东西,以防偷袭。

    “不能再等了……”多目怪咬着牙缓缓叹道:“我们得现在就出击。”

    “不行,对方明显是有防备的。”一旁的狮驼王反驳道:“现在出手,还没等我们拿下玄奘,估计……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就糟糕了。”

    “贪生怕死之徒,若是大圣爷出事了,你以为你能活吗?”妖怪之中有人狠狠地唾骂了一句。

    闻言,狮驼王连忙回头望去。

    这黑漆漆的夜里,一大堆的妖怪聚集在一起,他也分不清刚刚那句话是谁说的。但此时此刻,无数的眼睛都在瞧着他。

    再将脸转过来之时,狮驼王发现多目怪也斜着眼睛,瞪着他。那心顿时就虚了。只得微微低下头。

    “九头将军怎么看?”

    一旁的九头虫微微一愣,连忙仰起头来:“我?”

    “对。”

    一下子,所有的目光又都朝着九头虫聚了过去。

    呆呆地眨巴了几下眼睛,九头虫才深深吸了口气道:“这么强攻的话,我们怕是要凶多吉少了。不过……我们都是没退路的人了。多目大人能答应在下一件事吗?”

    “什么事?”

    “如果九头虫战死了,请多目大人无论如何,庇护碧波潭一族。”

    闻言,多目怪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九头虫的肩,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我多目活着一天,就绝不让碧波潭一族受到欺辱。”

    “谢多目大人!”

    转过脸,多目怪又朝着扭扭捏捏的狮驼王望了过去:“你呢?”

    “我……”被这么一问,狮驼王微微张口,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没能憋出一句整话来。不过,最终还是点了头。

    此时此刻,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多目怪也没办法计较那么许多了。他干咳了两声,道:“妖族的兴亡,就看这一战了。赢了,今天在这里的都是妖族的功臣,以前无论做过什么,都可以既往不咎。复国之日,封赏,更是不会少。即使是命陨,我多目也会设法复活死者。若是输了……总之,千万不要有半点迟疑,否则,无论是妖族,还是自身,都将万劫不复!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漆黑的夜里,林中传来了一片低沉的应和声。

    “出击!”

    ……

    河畔处,天蓬正瞪大了眼睛来回巡视,那目光在各处不断往返。卷帘、黑熊精也同样握着各自的兵器,守住了另外两个方向,一同将玄奘拱卫在中央。

    修为稍弱一些的红孩儿被分配到了贴身守护玄奘的任务,同样担负这个任务的,还有正握着长剑一脸惊慌的小白龙。

    忽然间,远处树林中一阵轻微的骚动传来,天蓬连忙握紧了九齿钉耙,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其余的众人也一个个迅速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下一刻,那骚动迅速蔓延了开来,迅速遍及各处。

    “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看来消息没有错,真的来了。”紧蹙着眉头,天蓬低声道:“可以通知他了。”

    “好!”闻言,一直守在玄奘身边的小白龙迅速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玉简,贴到唇边……(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