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一章:驰援与变数

2018-01-17 08:51:05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六耳猕猴的身躯即将触碰海水的瞬间,藏在猴子腰间的玉简忽然闪烁了起来。

    一下子,两人都怔住了。

    原本激烈的争斗出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空挡。

    六耳猕猴与猴子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朝玉简所在的位置望了过去。那两双一模一样的眼睛,此时此刻都在微微闪动着。

    下一刻,双方似乎同时意识到了什么。

    猴子一咬牙,将自己的灵力提到了极致,疯狂地朝六耳猕猴压过来。六耳猕猴则不再顾及身上伤势的扩大,拼尽全力往上顶去。

    双方依旧在僵持,只不过此时冒汗的一方已经不仅仅是六耳猕猴了,还包括了猴子。而六耳猕猴身上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撕裂。

    胜利的天平似乎依旧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猴子的方向倾斜。然而,六耳猕猴满是痛楚的脸上却依旧挤出了一丝微笑。

    “嘿嘿,玄奘出事了,对吗?那是你留给他们用来求救的玉简。我命不该绝啊,哈哈哈哈!命不该绝!命不该绝啊!”

    一听这话,猴子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他瞪圆了双眼,一言不发地继续提升力量。很快达到了极致,再往前,就意味着突破进入天道了。

    一下子,六耳猕猴原本顿住的身形又是开始有了下压的倾向。那好不容易有了笑意的脸上又一次有些慌乱了。

    由于双方灵力的对碰,六耳猕猴的身后,海水竟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如同漩涡一般的涟漪。而如今。这涟漪溢出的海水已经一滴滴飘洒在六耳猕猴背部的毛发上了。

    那丝丝的凉意让他每一根绒毛都竖了起来。

    “呵呵呵呵。你想快点结束战斗?别做梦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生死存亡的一刹,六耳猕猴猛然狂笑了起来。

    他不再用铁杆兵去硬扛猴子的金箍棒,转而将自己的胸膛直接顶了上去。

    若是平时,这个动作无疑会让他失败得更快,然而,此刻却成了他救命的稻草。

    趁着这稍纵即逝的空挡,他将铁杆兵用那已经使不上劲的一只手抽离。紧接着,撑到身后,高喊一声:“长!”

    顿时,铁杆兵骤然伸长,化作巨柱,一端顶到了海底,而另一端,则稳稳地顶在了六耳猕猴的背上。

    这一招下来,猴子好不容易取得的优势瞬间就不存在了。

    痛楚之下,六耳猕猴的整个脸色都隐隐发青了。然而。他却依旧强撑着咧嘴笑:“玄奘死了,你还能对抗如来吗?就算我死。也要拉着你陪葬!哈哈哈哈!”

    “你!”

    此时此刻,猴子已经气得瑟瑟发抖了。可是,他又能如何呢?

    这场大战他们已经绕着三界跑了好几圈,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到万不得已,天蓬是不会轻易使用玉简的。很显然,玄奘那边真的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

    此时,从刚刚开始就在不断闪动的玉简忽然黯淡了下来,渐渐没了动静。

    猴子瞪大了眼睛,怔怔地望着玉简所在,一下呆住了。

    这一刹,他就连力道都稍稍减弱了一些。不过,六耳猕猴并没有借机反击。或许,他已经没有力量去反击了吧。他只是静静地注视着猴子,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很显然,此时此刻那边的情况,怕是已经紧张到了极致。否则的话,为什么连呼叫都停止了?

    片刻的犹豫之后,猴子改变了方式,从一开始的下压,变成使劲拽着六耳猕猴往上提。

    六耳猕猴是不能活的,这是自己天生的敌人,那种敌意,甚至比与如来之间的关系更加激烈。只要六耳猕猴活着一天,猴子就必须时刻提防他。而错过了这次机会,下一次……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但玄奘那边又实在危急。在没办法的情况下,猴子只能选择带着已经处于绝对劣势的六耳猕猴一同前往了。

    然而,六耳猕猴似乎一下便看穿了猴子的用意,他开始拼命的往后缩,使出了浑身解数去抵抗。虽说在猴子的力量下,他依旧在被一点一点地抽离铁杆兵,但这速度实在太慢了,慢得猴子无比焦虑。

    就在这拉扯之中,忽然间,六耳猕猴被猴子扼住的肩膀上伤口整块撕裂了,大片的毛皮被扯了下来。只听“砰”的一声,猴子如同离铉的箭一般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西南方向飞射而去,瞬间没了踪影。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下子全安静了。

    六耳猕猴整个跌落到下方铁杆兵的顶端上。

    海面上澎湃的涟漪渐渐消退,六耳猕猴呆呆地躺在化作巨柱的铁杆兵上,感受着汹涌的浪潮从海底传来的丝丝震动,感受着呼啸而来的风夹带的丝丝清凉。气喘吁吁。

    许久,他竟疯疯癫癫地笑了出来。

    “我还活着……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又要回那个鬼地方去了呢……哈哈哈哈。我居然没死,我居然没死?”他艰难地翻转身体坐了起来,蜷缩成一团抱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笑得泪流满面:“一定是多目怪干的……干得不错啊。赏!重赏!哈哈哈哈!一定要重赏!”

    那笑声到最后,以一阵猛烈的咳嗽终结。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他有些茫然地望着西南方向,望着天边拂动的流云,一动不动地躺着,恍然若失。

    ……

    凌风中,牛魔王将玉简贴在嘴唇上,焦虑地前行着。

    “这怎么回事?为什么没回音?偷袭已经开始了吗?”

    不断叨叨着,他又回头去看已经落后了一小段距离的其他人。

    猕猴王无奈地摊了摊手,那些其他的妖将。也都一个个有些无奈地望着飞在最前方的牛魔王。

    以修者而论。飞行的速度往往与修为有着极大的关系。这一点。对行者道来说更是如此。猕猴王也就罢了,其他人要他们跟上全速前进的牛魔王,那绝对是痴心妄想。

    可是,如果再晚点会怎么样?

    如果玄奘出事了,那么西行队伍毫无疑问,肯定是全军覆没了。可在那之前,自己那一根筋的儿子会不会一个不注意冲到前面去呢?

    牛魔王不敢想。

    稍稍犹豫了片刻之后,牛魔王只好咬了咬牙。孤身一人脱队,加速前进。

    ……

    此时此刻,西牛贺洲,两方驰援的战场之上,激战正酣。

    伴随着刺耳的声响,无数的冷箭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飞射而来,每一支箭都夹带着凌厉的气劲。所指之处,无一不是玄奘的咽喉。

    这样的箭,只要中上一支,玄奘必然毙命。

    匆忙之中。所有人都拿起了各自的兵器将玄奘四周防得死死的,将那一支支的箭矢悉数挑飞。

    其他人倒还好。看着眼前这阵仗,一直以来习惯了以多打少的红孩儿竟有些懵了。他匆匆忙忙地喊道:“来者何人,本人乃是火云洞圣婴大王,家父牛魔王,若是……”

    话还没说完,敖烈就已经伸手将他扯到了一边:“别傻了,这里哪一个没你名头大?既然敢来,就是早有准备的!我还是你们大圣爷大舅子的小舅子呢,怎么都算皇亲国戚吧?”

    说着,敖烈已经顺势挑飞了三支箭矢。

    “留下玄奘,饶你们不死!”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很快,月色下一个个高大的身影显现了出来,那些个目光,就如同一群饿狼一般。

    劝降归劝降,这话却似乎连一句开场白都算不上。一帮子妖怪,连半点时间都不打算留给天蓬等人,就在这说话间,已经亮出兵器嘶吼着冲到天蓬身旁。

    激战开始了。

    天蓬面无表情地握着九齿钉耙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分别守着另外两个方向的黑熊精和卷帘也已经陷入了以少敌多的恶斗之中。一时间,玄奘身边就只剩下修为不高的敖烈和弄不清状况的红孩儿了。

    这一场偷袭来得极猛,刀锋所向,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

    短兵相接处,血肉横飞。天蓬等人身上很快如同在血池泡过一轮一般,不过,除了黑熊精扎扎实实扛了两刀之外,其余人身上的大多都是敌人的鲜血。那脚下,也早已躺了好几具的尸体。

    射向玄奘的暗箭依旧连续不断,对方似乎丝毫不担心误伤自己人一般,毫无顾忌。

    就在这乱箭之中,端坐于战场正中央的玄奘却只是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战场的外围,多目怪伸手拨开了身前的野草远远地注视着这一切。

    “只要拿下玄奘,我们就算赢了。不过,得活捉。”

    “活捉?”那一旁的狮驼王低声道:“那你刚刚对他们下死命令,让他们望死里射?”

    “肯定要往死里射,不然他们怎么会相信我们真的想杀玄奘,又怎么会拼尽全力去防御,进而露出破绽呢?”多目怪的眼睛缓缓朝着狮驼王望了过来:“况且,这种距离,这种威力的箭矢,若是能杀得了玄奘,那才是奇了呢。”

    说着,多目怪已经朝着另一边的九头虫望了过去,道:“他们防住了三个方向,但与此同时,也有三个方向露出了破绽。机会只有一次,你我三人联手,从三个方向同时进攻。一人制住玄奘之后,其他人便反攻为守。接下来,就是等那猴头回来,跟我们谈条件了。”

    闻言,九头虫深深吸了口气,重重点了点头:“明白!”

    ……

    “报——!孙悟空丢下六耳猕猴回援了!”

    消息送达,灵山上,诸罗汉又是开始议论纷纷了。

    “回援了?多目怪这招围魏救赵,倒是用得巧妙啊。”

    “不只围魏救赵吧,还是弃车保帅。六耳猕猴是得救了,偷袭玄奘的妖怪能有好果子吃?”

    “不管怎么样,这第一次过招,该算是孙悟空赢了。”

    “这倒是,孙悟空一方毫发无损,六耳猕猴不仅自己负伤,手下恐怕更是多有折损。这算下来,确实是孙悟空更胜一筹。”

    “这倒未必。”莲台上,如来似笑非笑地环视着。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朝着他聚了过去。

    还没等众人想明白这其中的因由,只见又一僧人奔入殿中,高声喊道:“报——!六耳猕猴往华山去了!”

    “华山?”在场的众佛陀无不大吃一惊:“六耳猕猴去华山?以他现在的伤势……能过得了杨戬那关吗?”

    如来淡淡笑了笑,笑而不语。(未完待续。)

    PS:现在人在成都了……么么,恢复更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