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三章:杨婵

2018-01-17 08:51:04Ctrl+D 收藏本站

    洞府中,六耳猕猴缓缓仰起头来,洞府之中幽暗的光照在那一张毛茸茸的脸上,原本懵懂的神情已经消失无踪,剩下的,是狰狞与狡黠。

    那对面,杨婵冷漠的注视着他,一动不动地站着,手中的玉简微微紧了紧。

    许久,六耳猕猴的嘴角扬起,缓缓地笑了出来:“万妖之母,名不虚传啊……好样的。我还担心我的妖后是个泛泛之辈,配不上我呢。不错,不错,我喜欢。”

    此时此刻,猴子正背着玄奘,咬紧了牙,拼尽全力朝着华山冲刺而来。那背上的玄奘都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了,然而,猴子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快点!快点!再快点!”他在心里不断呐喊着。

    “你是怎么识破我的?”六耳猕猴低头揉搓着手指,悠悠道:“我和他的气息,应该是一模一样的。除非剖开我的身体,否则是分辨不了才对啊。”

    杨婵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说道:“一,他托人给我带了一片玉简,玉简可以探知对方的位置。此时此刻,玉简还在万里之外。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可能不随身携带。”

    六耳猕猴的目光落到了杨婵手中的那片玉简上,凌空一指,只听“卡兹”一声,玉简已经在杨婵的手中裂成了两瓣。附着其上的灵力迅速飘荡而出,消散无踪了。

    “真是个碍眼的东西。不过,光凭这个,你就能断定我的身份吗?”六耳猕猴不屑地仰起头。摊了摊手。拉长声音道:“他从五行山出来都多少年了。不也没来见过你吗?也许,你在他心目中没你想象的重要,玉简随手就落在某个地方也不奇怪啊。”

    不理会六耳猕猴的辩解,杨婵接着说道:“二,他是我的丈夫,我不可能连他都认不得。你看我的眼神,绝不可能在他的身上出现。”

    闻言,六耳猕猴努了努嘴。依旧是一脸的不屑,却不再吭声了。

    “三。”杨婵淡淡笑了笑,轻声道:“我只是试试你,没想到,你这么轻易就承认了。看来,你假冒他还是很心虚的嘛。”

    一听杨婵这充满嘲讽意味的话,六耳猕猴那原本玩世不恭的神情唰的一下消失了,转而换上的是一丝恼怒。

    不过,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

    稍稍缓了口气。六耳猕猴咬牙道:“我现在不跟你争这些,没什么意义。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我并没有假冒他,我就是他,如假包换!所以,我也是你的丈夫。他从五行山出来那么多年了,都不曾想过来见你,我却来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跟着我比跟着他好!”

    杨婵那一双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缓缓眯成了一条缝,意味深长地瞧着六耳猕猴。

    干咽了口唾沫,六耳猕猴又接着说道:“我会击败他,最终活下去的一定是我,因为我才是真正的孙悟空!他能给你的,我全都能给,一样不落。我是万妖之王,你就是万妖之母,吃香的喝辣的,天上地下任你纵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只要你跟着我,原本属于你的,你全部都会拥有。”

    杨婵依旧维持着淡淡的笑,玩味地瞧着六耳猕猴道:“妖后,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名号啊。得了这么多的好处,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需要做什么?”

    这是要同意的意思了?

    六耳猕猴挑了挑眉,道:“你需要……你需要在所有人面前证明,我才是真正的孙悟空。”

    “就这样?”

    “对,就这样,让他们都知道你站在我这一边。”

    “然后呢?”

    “然后?”

    六耳猕猴被这么一问,顿时有些懵了。

    见状,杨婵笑得更欢了。那笑中,渐渐多了一丝嘲讽的意味,笑得六耳猕猴都有些难堪了。

    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六耳猕猴厉声道:“其他的什么都不用你做,你只要做好我刚刚说的就行了!”

    杨婵还在笑。

    微微顿了顿,六耳猕猴又慌乱地补充道:“或者,你想做什么也可以自己去做,我不阻止你。只要你站在我这边就行,有你好处!”

    杨婵依旧瞧着六耳猕猴笑,那眼神,就好像在捉弄一个孩子似的。

    这一下,六耳猕猴彻底怒了,他失声咆哮道:“你他娘的究竟在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我现在在跟你谈条件!我在跟你谈条件!”

    那嘶吼声在洞府内缓缓回荡着。

    洞府之外,杨戬听得一清二楚,猛地瞪大了眼睛道:“糟糕……是六耳猕猴!”

    说着,他已经攥着三尖两刃刀往前跨了一步,准备冲入洞府之中。

    正当此时,在他的脑海中,杨婵的声音响起了:“哥,别进来。”

    “他是六耳猕猴!”

    “对,不过……你打不过他的,进来,只会徒增伤亡。那只死猴子正在赶来,我继续跟他周旋。”

    握着三尖两刃刀,杨戬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最终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洞府之中,杨婵缓缓淡去了笑容,一脸轻蔑地说道:“你不是他。”

    “你说什么?”

    “你不是孙悟空,从来就不是,以后也不可能是。更不会,是我的丈夫。”

    “你说什么!”六耳猕猴一下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杨婵。

    缓缓端坐到石椅上,杨婵轻轻靠着桌案,把玩着手中依旧碎裂的玉简道:“他不会吞食自己部将的精血,而你会。”

    “我是逼不得已!我得活下去!”

    微微仰起头,杨婵笑吟吟地瞧着六耳猕猴道:“他可以为了别人牺牲自己,你可以吗?”

    “这……那。得看是谁了。”

    六耳猕猴好不容易憋出来的一句话。落到杨婵耳中。却一下把她逗笑了。她掩着唇轻笑道:“在恶龙潭,在花果山,好多好多次,他都是拿出命去拼的。为了好多好多人……例如在恶龙潭,他为的,其实不过是一些小妖罢了,为了一个遥遥无期的梦想。那些甚至还算不上他的部属。而你,却吞食自己的部下。仅仅是为了续命。”

    “那是蠢罢了!”闻言,六耳猕猴一下叫了出来:“那些小妖有什么值得他去拼命的!”

    杨婵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了,一字一顿地答道:“所以你不是他,而我喜欢的,就是他这种蠢。”

    “你!”憋足了劲,六耳猕猴怒吼道:“他有什么好的!他新婚之日,为了另一个女人抛下你!”

    “那是报恩。”杨婵面无表情地答道:“若他不重情重义,也不是我杨婵所爱之人。”

    “他离开五行山这么多年了,却都没来见你一面!”

    “那是筹谋。”杨婵低头把玩着破碎的玉简,轻描淡写地答道:“扳倒如来。才有可能长治久安。这是六百多年前就已经证明过的事。我想尽办法让他来,他不来。因为他在乎我。没让你来,你却来了,只因为想要我证明你的身份,这说明你根本不重视我。我说的,对吗?”

    “你!按你这么说,他什么都好?”

    “对。”杨婵微微仰起头,注视着六耳猕猴道:“他什么都好。我要怨他,是因为他对不起我。但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轮不到你个外人来管。”

    这一句话放下去,顿时把六耳猕猴给说懵了。

    “我……我是外人?”

    “你还不是外人吗?”杨婵缓缓吐了一口气,道:“用他的脸,说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呵呵呵呵,连我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就胡乱许诺。”

    那洞府之外,听着两人的对话,一直在悄悄探知的杨戬一下愣住了。

    ……

    此时此刻,吕六拐等人已经悉数赶到了西牛贺洲。可惜,他们来迟了。

    玄奘已经不在,无论是进攻方还是防御方,战斗的目的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双方正对峙着缓缓朝着各自的一边后撤。

    就在这期间,夹杂在妖群之中的多目怪伸手摸出了玉简,贴到唇边。

    ……

    洞府中,深陷窘境,无所适从的六耳猕猴微微愣了一下,伸手从腰间掏出了一片玉简。

    ……

    “大圣爷,那猴子应该是朝华山方向去了,您得小心啊!”

    ……

    “知道了。”放下玉简的瞬间,六耳猕猴原本脸上慌乱的神情一扫而空了。他注视着杨婵,嘴角微微上扬,缓缓地笑了出来:“你在拖时间?”

    闻言,杨婵那握着碎裂玉简的手微微紧了紧。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六耳猕猴随手扬起铁杆兵指向杨婵,咬牙道:“要么,立即跟我走。要么,我杀了你哥,再把你劫走。挑一个吧。”

    望着六耳猕猴,杨婵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整个怔住了。

    此时此刻,在那洞府,知晓洞内情况的杨戬已经攥紧了三尖两刃刀,做好了强攻的准备。

    ……

    片刻之后,猴子背着玄奘飞速落地。

    放眼望去,原本庭院中的建筑竟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那四周,除了灌江口的将士之外,还有大量的妖怪,就连杨戬也身在其中。负伤者无数,却大多都只是轻伤,包括杨戬在内。

    此情此景,看得猴子一阵恍惚。他连忙扔下玄奘朝着杨戬奔了过去,急切地问道:“婵……婵儿呢?是不是出事了?”

    杨戬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揉了揉受伤的肩膀,一脸的冷漠。

    猴子猛地一转身就要腾空而起。

    “站住!”

    被杨戬一喝,猴子连忙顿住了身形,回过头来。

    “别追了。”杨戬低着头,轻叹道:“婵儿让我告诉你,她能应对得了六耳猕猴,让你不要担心。千万别再想着两头兼顾,到头来两头都顾不上了。”

    说着,杨戬淡淡看了远处的玄奘一眼道:“先安顿好玄奘法师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