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四章:杨婵(2)

2018-01-17 08:51:04Ctrl+D 收藏本站

    望着面无表情的杨戬,猴子不禁有些错愕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话居然是出自杨戬之口。让自己丢下杨婵不顾吗?

    撑着膝盖,杨戬缓缓起身就要走。猴子连忙喊道:“她能应对,她怎么应对?六耳猕猴可是个嗜血的怪物!万一……万一……”

    杨戬停下了脚步,背对着猴子轻叹道:“我的妹妹,是个聪明的女人。”

    “嗯?”

    转过身,杨戬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猴子,轻声道:“她很聪明,比你我想象的都要聪明,甚至有些狡黠。这是成长的路途注定的。我们兄妹俩,如果不万事多留一分心,早就死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了,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猴子呆呆地望着杨戬,一时间,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微微顿了顿,杨戬干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她是个女人,她也会任性,也需要人哄,也会闹别扭,也会耍小脾气。但……遇了大事,她还是非常冷静的,至少比我这个当哥哥的冷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很清楚。所以,她既然说了没事,那就是真没事。”

    说罢,杨戬转过身,拄着三尖两刃刀,捂着肩上的伤,迈着蹒跚的脚步,一步步地往远处走去。

    晨光中,猴子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站着,看着那背影,一阵恍惚。

    好一会,他才回过头背起还手软脚软匍匐在地的玄奘,朝着西牛贺洲的方向飞了去。

    直到猴子的身影消失天际,杨戬才缓缓地回过头来。静静地注视着猴子离去的方向。

    吴龙匆匆走了过来。伸手要去搀扶。却被杨戬给制止了。

    “我没事,一点轻伤而已。”

    “二爷,您怎么……”吴龙紧蹙着眉头欲言又止。

    “怎么啦?”

    被这么一问,吴龙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张着口,却支支吾吾地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无奈地摇了摇头,杨戬轻叹道:“以后婵儿的事,我再也管不了了。”

    “啊?”吴龙一下给说懵了。

    注视着目瞪口呆的吴龙,杨戬淡淡地笑了笑。道:“不是不愿意管,而是管不了。如果六耳猕猴刚刚从外围强攻,或许还有些机会。可一被他近身……我竟连三招都接不住啊。从来都只有我争着近人家的身,没想到……三界战神,我杨戬也有这一天啊。管不了了……所以,婵儿说什么,我如实转达就是了。”

    那笑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

    “喂。”疾风中,猴子忽然开口说道:“和你商量个事儿。”

    已经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的玄奘拉长了声音喊道:“什……什么事?”

    “你去我师傅那里躲几天好不好,就几天。我去做点正事儿。等过了这风口。再接着西行。”

    “不,不行!”

    “为什么?”

    “放……放我下来说。”

    无奈。猴子只好匆匆落到了一处山坡上,将背上的玄奘放了下来。

    这一着地,玄奘便整个扑倒在地,重重地喘了起来,猛地咳嗽。

    “没事吧?”猴子这才想起来,这一来一回,自己都没给开个护盾啥的。

    如果是修仙者也就罢了,玄奘这半点修为没有的凡人,被自己背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刺……那风可不是说着玩的。这么一折腾,也是够呛啊。

    “没……没事。”玄奘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整个瘫坐在地,气喘吁吁道:“刚刚,刚刚说啥来着?”

    “我说让你去我师傅哪里躲几天,斜月三星洞。我要去办点重要事情。”叉着腰,猴子俯视着瘫坐在地的玄奘,挑了挑眉道:“你刚刚说不行,怎么个意思?”

    “不行不行。”摆了摆手,玄奘撑着地面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双手合十道:“西行本就是逆天而行,若是知难而退,又如何普渡众生?有难,就该迎难而上,怎可闪躲?”

    这一说,猴子那眉头顿时蹙成八字了。

    “你是真疯了?”

    “贫僧没疯。”

    “你还没疯?”干咽了口唾沫,猴子有些不悦地说道:“是,你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倒是又正常了,但你这说法,比之前疯了还不如。”

    “贫僧从头到尾就没疯。”

    “那你之前干的那些都是怎么回事?”猴子指着西边叱道:“淋雨水,割手腕,那叫没疯?”

    玄奘双目紧闭,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言不发。

    此时此刻,猴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咬了咬牙,他一把捉住玄奘,硬是将他拉到了背上。

    “干什么!”

    “由不得你选了!到了斜月三星洞,你有本事自己走回去!”

    不理会玄奘的挣扎,猴子迅速腾空而起。疾风中,玄奘只能死死地捉住猴子,闭起了眼睛,一动都不敢动。

    ……

    此时此刻,狮驼国。

    华美的房间里,杨婵来回地踱着步,四下查看。

    “这都是按照圣母大人昔日在花果山的起居安排的,绝无半点遗漏。”

    微微仰起头,杨婵隔着窗棂望见了外面的残垣断壁。嘴角微微上扬,略带嘲讽地笑了出来。

    那是猴子先前在这里激战留下的。

    见状,六耳猕猴连忙干咳两声。多目怪快步走到那窗前将竹帘放了下来,转身尴尬地笑了笑,道:“外面还有些不方便,不过,卑职会立即派人清理。绝不会碍了圣母大人的眼。”

    瞧着多目怪那紧张的神色,杨婵脸上嘲讽的意味更加浓厚了,缓缓摇了摇头坐了下来,自顾自地摆弄起了茶具。给自己沏起了茶。

    “行了。我很满意。你们可以走了。”

    “走?”六耳猕猴眉头微微挑了挑。道:“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你答应我的呢?”

    “你答应我什么了?”

    “我……”被这么一问,六耳猕猴一时语塞,抿着嘴唇好一会,才压低声音道:“我答应你让你拥有昔日花果山,你所拥有的一切。”

    杨婵意味深长地瞥了六耳猕猴一眼,晃着手中的茶杯悠悠道:“我有跟你说过我要这些吗?”

    “你!行,你没要求。那我想要的呢?”

    “你想要什么来着?”

    “你公告天下。说我才是真的!”六耳猕猴一下吼了出来,吓得站在身后的几个小妖都缩了缩脖子。

    多目怪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了。

    不过,此时此刻,杨婵正有意无意地瞧着他,瞧得他那头越埋越低,甚至都不敢抬起来,更别说开口说话了。

    “哦?原来你是要这个啊。”杨婵一下笑了出来,瞧着多目怪道:“多目,来,告诉你家大圣爷。当初,他齐天大圣的名号。是不是我证明出来的。”

    被这么一说,多目怪顿时觉得死的心都有了。低着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可惜,一旁的六耳猕猴却丝毫没这种觉悟。他瞪大了眼睛有些疑惑地注视着多目怪,似乎还真想让多目怪说出来似的。

    就这种情况之下,多目怪肯定是不敢说话了。

    僵持了半天,杨婵才抿着茶,笑嘻嘻地说道:“齐天大圣的名号,从来就不需要谁承认。那是一棍子一棍子敲出来的,不服,打到服就是了。所以我说,你不是他嘛。要他,就绝不会跟我提这种要求。”

    “住口!”六耳猕猴重重的一吼,守在门口的两只小妖已经吓得跪倒在地了。多目怪也是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他忽然觉得,他扶持的这个“大圣爷”,跟原本的那个,简直就差了十万八千里。有些事,真不是空有修为就行的。

    “你们先出去!”

    这一句话放下来,在场的两只小妖,连带着多目怪顿时如获大赦,连忙行了礼告退。临出门前,多目怪稍稍犹豫了一下,与杨婵对视了一眼,那拉门的手最终还是松开了,没有将门带上。

    其他人都离开了,房内,只剩下六耳猕猴与杨婵。

    六耳猕猴怒视着杨婵,对这个女人已是恨得咬牙切齿。杨婵却只是怡然自得地抿着茶。

    “怎么?还不服气了?”

    “服气什么?”六耳猕猴一个箭步冲到杨婵身旁,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恶狠狠地吼道:“你肉在砧板上了,我服气什么?啊?你他娘的倒是告诉我,我需要服气什么?”

    这一举动,明显是把杨婵吓住了。

    六百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她依旧只有炼神境修为。面对六耳猕猴,就好像蚂蚁面对大象一般。

    此时此刻,那被六耳猕猴握住的手腕早已是一阵剧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缓缓滑落。

    然而,她却只是咬着牙,死死地忍着,一声不吭,瞪大了眼睛与六耳猕猴对视着。

    许久,面色煞白的她好不容易挤出一丝惨笑,道:“你要服气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闻言,六耳猕猴咧开嘴,露出獠牙,恶狠狠地吼道:“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我信。”杨婵一下笑得更欢了:“不过,三界的妖怪不会相信,他们最最敬爱的大圣爷,会杀了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杀了我,你即便原本是,也不再是了。”

    “你!”六耳猕猴紧紧地拽着杨婵的手腕,却说不全一句囫囵话。

    “那猴子,从他还只是一只猴子,半点修为都没有的时候我就认识了。”伸出手,杨婵缓缓地,一个一个地将六耳猕猴的手指掰开,轻声笑道:“齐天大圣强大的是内心,是执念。而不仅仅是修为。这样,我来教你怎么当真正的齐天大圣,如何?别忘了,当初辅佐他,掌控整个花果山的,也是我。”

    注视着六耳猕猴,杨婵淡淡地笑着。

    那娇媚的神情,让六耳猕猴一阵恍惚,眼角微微抽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