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五章:杨婵(3)

2018-01-17 08:51:03Ctrl+D 收藏本站

    一道金光划破天际,稳稳地落到斜月三星洞山门前的空地上。

    刚一落地,玄奘便挣扎着从猴子的背上摔了下来,趴在地上气喘吁吁。那脸色惨白得如同一片薄纸一般。

    那把门的两个道徒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瞧着只剩下半条命的玄奘,猴子却只是叉着腰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站着,就好像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前两次背着玄奘冲刺没用灵力将他护起来,确实是无意。但这一次,却明显是故意的了。

    好一会,玄奘才缓过劲来,撑着膝盖颤颤巍巍地起身,有些错愕地望着猴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朝着山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猴子以无可辩驳的语气说道:“进去,到里面躲一段时间,我办完事了自然过来接你。到时候,再继续西行。”

    玄奘蹙着眉头嚷嚷道:“这样没有意义。”

    “那什么有意义?”猴子一下哼笑了出来:“回去继续虐待你自己吗?”

    “普渡之人,遇到灾祸便躲,还如何普渡。”玄奘双手合十道:“贫僧能躲,众生如何躲?斜月三星洞能护贫僧一时,难不成,还能护三界众生一世?”

    “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东西!”

    “那大圣爷认为什么是有用的东西呢?如果这些没用,大圣爷又为何要孤注一掷护贫僧西行?”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迎难而上!”

    “要是不小心死了呢?”

    “生死自有天命。”

    “自有天命?”这一段话说得……猴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强压下怒火,瞪大了眼睛吼道:“老子把所有的赌注都压你身上。你现在跟我说‘自有天命’?自有天命我还陪你折腾个什么劲?等天命不就得了?”

    “正因为大圣爷将一切都压在贫僧身上。所以才半点马虎不得。”玄奘双手合十。面无表情地说道:“西行,本就是逆转天道之事。十万八千里,搏的是苍天怜悯。只有让贫僧一步步历经艰险,走完这条路,才有可能拨开乌云见明月。”

    “苍天怜悯?呵呵呵呵。”一时间,猴子已是面露狰狞之色,怒吼道:“他娘的苍天是什么?当初老子打得天军不敢出南天门,自己就是苍天!要早知道你搏的是什么怜悯。老子就是打死都不会从五行山出来!”

    面对眼前这一步,玄奘也是顿时被吓住了。却只是往后退了一步,依旧睁大了眼睛与猴子对视着。

    面对着不肯妥协的玄奘,猴子则是咧开嘴,呲着牙。一只手已经不自觉地摸到了耳朵上。

    这是已经忍不住要亮金箍棒的架势了。现在的他,真的很急躁,非常急躁,杨婵在六耳猕猴手上,他已经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当初之所以从五行山下出来,放手一搏。一方面是因为猴子心有不甘,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所知道的,西行最终的结果,是玄奘胜利了。可与此同时,也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他觉得玄奘并不迂腐。

    可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这火烧眉毛的关头,你是准备给我闹别扭吗?

    猴子忽然有一种一棍子打死玄奘的冲动。

    忍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最后一刻的胜利。可如果杨婵出事……自己真还不如宰了这迂腐的秃驴,然后找如来拼命算了。

    一时间,两人就这么僵持住了。

    那站在山门前的其中一个道徒见状,连忙向着另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当即会意地沿着山道跑上去了。

    留下来的一人则连忙快步下了阶梯来到猴子身旁,躬身拱手道:“弟子见过师叔祖,师叔祖息怒。”

    “滚开!”猴子一甩手,便不再理会那道徒了,继续怒视着玄奘道:“婵儿对我很重要,非常重要。这种重要性,你一个秃驴怎么会懂?”

    “贫僧懂。”玄奘面无表情地答道:“贫僧虽无儿女私情,却也不是七情尽断。除却已经身故的父母不论,那金山寺,也还有从小养大贫僧的法明师傅。”

    “她现在在六耳猕猴手中,那就是个嗜血,自私自利的怪物。”

    “这贫僧也懂。”

    “懂你还说那种话?”猴子的声音一下抬高了八度,恶狠狠地吼道:“万一她出事了,怎么办?你赔得起吗你!”

    “即便她不出事,难道大圣爷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吗?”玄奘的声音也一下抬高了八度,高声道:“别忘了,您身后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不仅仅是佛祖,还有无数的人希望您栽跟头!您的一举一动,都会牵连她!之前那么长时间,大圣爷您连她的面都不敢见,不就是希望那些人渐渐淡忘她的存在吗?现如今,她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了。如果西行失败,受害的便将不仅仅是大圣爷您,还有杨婵施主!如此一来,救与不救,又有何差别?”

    一大段话,玄奘一气呵成地说完了,说得猴子一下微微瞪大了眼睛,一阵错愕。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淋下。

    那场面一下子,又僵住了。

    还一会,玄奘才又气喘吁吁地说道:“而且,杨婵施主不是也说了吗?她能应付得了六耳猕猴。大圣爷不如收拾心情冷静下来,从长计议。”

    “她的话能信?”

    “不信她,大圣爷还想信谁?”

    呆呆地望着玄奘,许久,猴子咬牙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谁也不信,包括你!这样,行了吗?”

    “大圣爷。”玄奘眨巴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又道:“您现在一定觉得贫僧在给您添乱吧?”

    “不是吗?”

    “可大圣爷,别忘了,您也在给贫僧添乱。”玄奘微微低头道:“西行,从来就只是贫僧一个人的事。西行不可断,不可躲。在贫僧看来,六耳猕猴之危是一难,大圣爷强行送贫僧到这斜月三星洞,又何尝不是一难呢?”

    摆了摆手,猴子长长地舒了口气,一脸厌烦地瞪着玄奘道:“不好意思,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听你的意见。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等我把事情摆平了,回来接你。二……你自己走回去。”

    “那贫僧就走回去。”

    “由不得你!”一扭头,猴子对着一直呆呆站在一旁,无所适从的道徒道:“将他拿下,无论如何不得让他离开斜月三星洞。要是出了事……就是同门,我也宰了你!”

    说罢,不理会那道徒错愕的眼神,也不再听玄奘的辩解,猴子一个转身,已经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掠向天际。

    直到此时,那前去禀报的道徒才带着清心匆匆沿着山道走了下来,却只看到猴子的背影,以及呆立不动的玄奘。

    朝着猴子离去的方向望了许久,清心才一步步走向玄奘,双手合十道:“清心见过玄奘法师。”

    “清心上人有礼了。”回过头,玄奘朝着清心行了一礼。

    ……

    狮驼国。

    此时此刻,六耳猕猴正在房中来回踱着步,时不时朝着端坐一旁的杨婵望一眼。

    那神色之中,充满了疑虑。

    门外,匆匆赶来的鹏魔王正与狮驼王大眼瞪小眼。多目怪则是静静地盘腿而坐,时刻关注着房中的动向。

    犹豫了许久,鹏魔王低声问道:“那另一个……会不会很快杀过来?圣母大人在这里,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是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才对吧?”

    朝着双目紧闭的多目怪看了一眼,狮驼王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大圣爷说了,如果那猴子杀过来,就用圣母大人当人质。保准没事。”

    “用圣母大人当人质?”一时间,就连一贯只重视自己性命的鹏魔王都有些哑口无言了。

    那一旁,多目怪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显然实在不想对这件事评论什么了。

    忽然间,三人同时竖起了耳朵。那房中,六耳猕猴开口了。

    “你说要辅佐我,怎么辅佐?”

    杨婵眉目带笑地瞧着六耳猕猴道:“你想我怎么辅佐?”

    “这不是该问你吗?”六耳猕猴摸着下巴,一脸疑惑地说道:“你说要教我怎么当齐天大圣的。既然你敢这么信口开河,那我也不妨听听。”

    “首先,你要上花果山。”

    “上花果山?”

    “对,花果山才是众妖心目中的圣地,狮驼国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流落在外,残兵败将的营地?当初妖族兴盛从花果山开始,如今妖族复兴,肯定也要从花果山开始。复兴了妖族,你才是真正的齐天大圣。”

    那门外,多目怪的眉头顿时微微蹙了起来。

    房中,六耳猕猴略略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这也对。不过,我听说花果山已经是一片焦土,这么多妖怪过去,恐怕……有点难办吧?”

    “这些是多目怪告诉你的吧?”

    “对。”六耳猕猴又是点了点头。

    深深吸了口气,杨婵轻叹道:“你是万妖之王,齐天大圣孙悟空。我是华山圣母杨婵,也是公认的妖后,执掌花果山上百年。那门外的,不过是花果山的一员小卒罢了。你觉得,你该听谁的?”

    闻言,六耳猕猴那眉头都蹙成八字了,有些拿捏不定地瞧着杨婵。

    那门外,多目怪无奈地伸出双手,却也只能用力地揉了揉脸。

    这是要夺权啊,轻描淡写的几句话。

    很显然……他有些低估了这个执掌妖族上百年的女人了。她,远不只是妖族的一面旗帜那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