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六章:杨婵的主意

2018-01-17 08:51:02Ctrl+D 收藏本站

    长空中,猴子卯足了劲不断加速着。高度凝聚的灵力在四周引发了闪电的暴走。所过之处,天地间尽是一声声接连不断的雷鸣,久久不能平息。惊得鸟兽都缩在各自的窝里不敢动弹。

    要击败六耳猕猴,猴子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是,他就这样直接杀向狮驼国,会发生什么事呢?

    熊熊的怒火在发红的双目之中燃烧着,此时此刻,猴子的大脑却出奇地冷静。

    按照他对六耳猕猴的了解,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地拿杨婵出来当人质吧。只要保持足够的距离,以他的速度,确实是可以要挟得到猴子。也许,他现在就站在杨婵身边,等着自己去救人呢。说不定眼下的一切由头到尾就是一个陷阱。

    可是,即便真的是陷阱,难道就可以不去吗?

    很显然,不能。无论什么理由,猴子都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个槛。去,肯定是必须去的。即使让西行证道冒上一定的风险,即使跟玄奘翻脸,猴子也必须去。

    如此一来的话,便只剩下出奇制胜一途了。

    不多时,猴子已经抵达了狮驼国的外围。

    他匿藏云间,借着一阵狂风扫过的空档,压制住自己的气息,化作一粒水滴从天空中无声无息地落下。

    还没抵达地面,他已经悄然化出原形,伸手一指,直接将一个禁音术丢到了下方的一个树干上。下一刻,他已经重重落到树干上。

    这重重的冲击之下。整棵树都在微微颤动着。不过那声音已经被禁音术彻底抹去了。就连抖落的几片落叶,也被猴子伸手一扬,直接在半空中化作一阵飞灰。消失无踪。

    就在距离这颗树两丈不到的地方,三只小妖正站着闲聊。然而,对于身旁发生的一切,他们却浑然不觉。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猴子的行动开始了。

    他借着绿叶的掩护,消去声音,燃去落叶。悄无声息地在树冠之中穿行了起来。

    那下方,一队队的妖兵一如往常地巡逻,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头顶的异常。

    一声清脆的声响。猴子一下从树上跃了下来,整个栽入半人高的草丛中。

    那身旁,两只妖怪握着兵器晃晃悠悠地走过,一路说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与死神擦肩而过。

    树林。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的部分,属于狮驼国的内围。

    待那两只小妖走远,藏身草丛中的猴子才伸出手去,轻轻拨开了挡住视线的野草。

    映入眼帘的,是狮驼国破损的城墙,是如同废墟一般的建筑群,还有密布几乎每一个角落,正在收拾残局的妖族大军。

    因为被破坏过。所以此刻看上去,视野反而显得更加开阔了。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全城都会知晓。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仰头从那草丛中站了起来。就在起身的瞬间,他已经化成了方才走过的其中一只妖怪的模样。

    ……

    “我凭什么不信他,要信你呢?”六耳猕猴叉着腰,一脸不屑地说道:“他是我的部下,而你……若不是我用你哥要挟,你恐怕也不会那么轻易跟我过来吧?”

    杨婵眉目带笑地瞧着六耳猕猴,那眼神,看得六耳猕猴都有些底气不足了。

    好一会,六耳猕猴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我不喜欢你这样,很不喜欢。”

    “那你喜欢怎么样的?”

    “像他们那样的。”六耳猕猴伸手指了指门外,道:“像条狗一样。我只需要狗,不需要同伴。”

    闻言,杨婵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门外,无论是狮驼王还是多目怪,那脸色都有些难看了。

    抿了抿唇,杨婵轻叹道:“狗有好处,也有坏处。”

    “怎么说?”

    “你让狗去冲锋陷阵,肯定是没问题的。可你准备要听狗的话吗?”

    六耳猕猴轻轻挑了挑眉头。

    ……

    狮驼国的残垣断壁之中,大批的妖怪正在搬运着各种碎石泥土。

    一只鳄鱼精站在高处挥舞着皮鞭,不断吆喝叱骂着。那下方的小妖们一个个敢怒不敢言,只能卖力地在碎石堆中不断地掏,将那些掏出来的东西,无论什么都往城外搬去。

    每当掏出尸体的时候,这鳄鱼精便会匆忙跑过去,推开其他小妖,然后将那尸体从上到下搜个遍,期望着能找到一点丹药或者法器——这是妖怪世界唯一的硬通货了。

    然而,已经有大半个时辰没有任何发现了,这让鳄鱼精不由得有点泄气,开始怨恨这一仗死的人不够多了。

    “喂,那个谁?”忽然间,他抬起手指着前方走过的一只蜥蜴精吆喝道:“你是哪支部队的?”

    蜥蜴精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

    正迟疑间,鳄鱼精已经从土堆上奔了下来,大声叱道:“没看到我们都这么忙吗?为什么你好像什么事儿都没被分配到?你的腰牌呢?拿来给我看看!”

    蜥蜴精悄悄用眼角瞥了一眼鳄鱼精腰上挂着的东西,随手一翻,手中便多了一份类似的腰牌。

    接过那蜥蜴精递过来的腰牌,鳄鱼精不由得愣了一下,喃喃自语道:“咦,这部队怎么没听过,难道是刚成立的?”

    那蜥蜴精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着,悄悄伸手一指。

    忽然间,那不远处有人喊道:“将军!挖到一个准尉的尸首!”

    “什么,准尉!”鳄鱼精一下惊叫了出来。

    准尉虽然还算不上妖将,但在这种时候,也已经算是肥羊了。

    此时此刻,鳄鱼精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将手中未经识别的腰牌塞回到蜥蜴精手中。一个转身,他朝着那声音的方向狂奔而去,扬鞭叱道:“都别动!谁动老子宰了谁!”

    一时间。四周妖怪的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去。

    “咦?尸首呢?刚刚谁说挖到尸首的?”

    随着那鳄鱼精一顿咒骂,无数的妖怪都朝着那里走了过去。

    没有人注意到那刚刚被他叫住的蜥蜴精默默转身,继续朝着原本的方向走去。日光下,那身形一晃,化作了鳄鱼精的模样,腰上挂着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

    ……

    杨婵平视着前方,微微张口道:“佛门为什么要复活你。他们有什么目的?如果你比原来的,更难对付的话,他们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妖族要崛起。最大的绊脚石是谁?应该如何,才能铲除这个绊脚石?在这些事当中,各方大能又都是什么立场?原本的那个,为什么要执迷于西行?这些。你都想明白了吗?”

    “这……”被这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六耳猕猴一下有些懵了。掐着十根手指,分不出个所以然来。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做事情,应该先谋而后动。否则,不过是为人做嫁罢了。六百多年前的花果山就是一个例子。如果当初他肯听我的,肯定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微微顿了顿,杨婵朝着门外瞧了一眼。悠悠笑道:“你说得对,他们就是一群狗罢了。听狗的话。你最终只会被带到狗窝里。”

    门外,多目怪,乃至于狮驼王,鹏魔王那眉头都已经蹙成了八字。

    门内,六耳猕猴更是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口才,真的是……

    ……

    走过狭长的过道,蜥蜴精与一只扶着大刀的虎精交错而过。

    一个转身,蜥蜴精又化作了那虎精的样子。

    “咦,你怎么又回来了?”迎面而来的蛇精吞吐着舌头跟他打招呼。

    “忽然想起有点事还没办。”微微低了低头,虎精快步走了过去。

    那背影看得蛇精一愣一愣的。

    “怎么啦?”

    “没什么,他走路的姿势,好像跟往常不同啊。”

    “你想多了吧。”

    绕过转角处,刚刚化作虎精的蜥蜴精,又化作了蛇精的样子。

    狮驼国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在这样的组织里,每一只妖怪,都有固定的活动地点。随着他越来越接近中心地带,身份,将会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

    好一会,六耳猕猴才缓过神来。他瞪圆了眼睛,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真愿意帮我?”

    “你猜。”

    “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猜。”

    “不说明白,我绝对不会听你的。”

    “你可以不听。”杨婵依旧眉目带笑地瞧着六耳猕猴,一字一顿地说道:“只要你,赌得起。”

    这一瞬间,六耳猕猴是彻底懵了。

    他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的心思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战俘,更甚者,她就像一个有恃无恐的女王!

    ……

    “你!”一只野猪精高声一喊。然而,还没等他叫出声来,一只从黑暗中伸出的手已经将他整个拖入了阴影之中。

    下一刻,一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野猪精从那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还没等那“新”的野猪精站稳,一只螳螂精已经握着一把比他身子还长的镰刀从远处奔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没,嗓子有点不舒服,咳一嗓子而已。”

    “刚刚是咳嗽?”

    螳螂精将信将疑地走开了。

    仰起头,野猪精仰望着头顶的足有数十丈高的峭壁。

    从这里爬上去……就是六耳猕猴的别院了。这一次,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

    房间内,注视着杨婵,六耳猕猴越发拿不定主意了,甚至都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关于佛门的问题,那猴子在跟他对战的时候,也曾经说过。那时候,那种情况,他压根就没听进去。可现在细细想来,却又有几分道理。

    可是,这女人可信吗?

    大门外,多目怪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实在不知道,万一六耳猕猴真的信了杨婵,他会是怎样一个结果。倒是鹏魔王和狮驼王要淡定许多。

    正当此时,杨婵的脸色微微地变了一变。

    “怎么啦?”六耳猕猴一下警觉了起来。

    “没什么。”只一瞬,杨婵又恢复了原本的笑容。

    ……

    “你来了?”忽然间,一个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

    “你居然知道我来了?”微微调整了一下身形,猴子踩着长在壁上的松树,贴近岩壁隐匿了身形。

    “当然知道了。你到现在用的隐气法门,都还是我们金霞洞的。”

    猴子一下沉默了。

    他蹲在树干上眼巴巴地朝上方张望,却不知道应该对她说什么。

    六百五十年,这一亏欠,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也许永生永世都偿还不了。

    许久,他咬了咬牙,对那脑海中的声音回应道:“你再等等,我马上上去宰了他,救你!”

    说着,猴子又一次悄悄地朝着岩壁攀爬而上。

    “你回去吧。”

    “什么?”

    “回去。”

    “你在说什么?”

    “我让你回去。”

    一时间,猴子竟有些懵了。

    “你……是因为我一直没去找你吗?我不是不想去,真不是,只是怕……还记得短嘴他们吗?短嘴、大角、黑子、灵犀,他们全部都死了。我怕你和他们……”

    “不要再说了,这些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

    “对,我都知道。你是对的。所以,我才让你回去。你是对付不了如来的,玄奘也未必对付得了。但六耳猕猴可以。既然他们要叫出六耳猕猴,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你……你想利用六耳猕猴?”

    “对。所以,我暂时必须留在他身边。”

    “不行!他就是个疯子!”猴子不禁加快了手脚,隐隐地有些急了。

    “就因为是疯子,才可以利用!”

    “不行!我不同意!”

    转眼之间,猴子距离那峰顶的房间已经只剩下三丈不到的距离了。

    房间内,杨婵无奈叹了口气。

    “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来……那就来吧。”

    这语气,听得猴子顿时愣了一下。

    杨婵缓缓地起身,注视着猴子所在的方向,轻声道:“你的对头来了。”

    “对头?”下一刻,六耳猕猴浑身上下的毛都竖了起来。他顿时反应过来,他的“对头”,指的是另一只猴子。

    还没等六耳猕猴后退,只听杨婵轻叹道:“挟持我。”

    “挟持?”干咽了口唾沫,六耳猕猴连忙奔到杨婵的身后,将铁杆兵化作一把尖刀顶在杨婵的脖子上,高声叱喝道:“出来!给我滚出来!”

    一时间,门外的妖将们蜂拥而入,一下挤满了整个房间。

    房中所有的一切,匿藏窗外的猴子全部感知得一清二楚,那距离窗棂只有几寸距离的手一下顿住了,在微微颤抖着。

    许久,他深深地闭上了双目。

    下一刻,整堵墙都被轰塌了,屋顶被整个掀起。

    就在妖将们的尖啸声中,沙尘飞速漫开。六耳猕猴挟持着杨婵,带着一众妖将连连后退。

    沙尘之中,猴子拄着金箍棒缓缓地站了起来。那望着杨婵的眼中,充满着无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