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八章:犹豫

2018-01-17 08:51:02Ctrl+D 收藏本站

    厚厚的包围圈中,猴子微微睁大了眼睛望着杨婵。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杨婵身上,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六耳猕猴也在用眼角偷偷地注视着杨婵。

    然而杨婵却只是掩着脸,静静地站着,抽泣着,久久不能平息。没有人能看得清她此刻的神情。

    那掩着脸的手,是这个倔强的女人此时此刻最后的防线了。

    猴子紧紧地攥着金箍棒,重重地喘息着。

    就在这天地静默之中,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每一个人都在焦虑地等待着。

    ……

    斜月三星洞的庭院中,清心与玄奘端坐在石桌前。

    那风轻轻拂过,摇曳了洒落在清心身上的树影。她一动不动地坐着,微微低垂的长发披散而下,遮掩了脸庞。

    石桌的对面,玄奘低头默默抿着茶,时不时看上清心两眼。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阳光下,四周的一切如此地温润,却有一种透入心底的无力。让人没有勇气去面对。

    她恍然想起了六百多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她面临着和今天一模一样的抉择。她流着泪,劝猴子去接杨婵。然后鼓起了勇气,微笑着独自面对命运。

    那是柔弱、微不足道的女孩一生中,最勇敢的决定。然而,最终却只是开启了一场波及三界的浩劫。

    今生,她想逃离,想将一切就此完结。可是。当他对着自己撑开双臂时……可惜。一切终究不过是泡影。

    今生的她不再那么柔弱了。她甚至有些飞扬跋扈,然而……她忽然发现,原来她还是她,前世今生,从来都不曾改变过。

    温润的阳光中,短暂的幸福如同流沙一般从指缝之中悄然离去,无论如何紧握,却也握不住。

    留下的。依旧是那三世的梦魇。

    一片寂静之中,心,在一点一点的枯萎。

    ……

    楼台上,须菩提孤身独立,静静地聆听着三界的风声。

    在他的身后,茶盘前,老君正默默地品着茶。

    一个面色凝重,一个神情悠然。

    ……

    弥罗宫中,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默默地对视着,一言不发。

    ……

    大雷音寺中。诸罗汉皆伸长了脖子,静静地等着。一个个面面相觑。

    ……

    一缕微风掠过,抚动了落叶,压弯了艾草,就连天空中的战舰那阵型也缓缓地松动了。

    这是一场漫长的等待,寂静之中,一场躁动已经在悄然发生。

    “好不好?”往前一步,猴子远远地伸出了一只手:“答应我,跟我回去?”

    那只朝着她伸出的手远远地悬在了半空。

    然而,杨婵却只是死死地掩着脸。

    八百年了,她付出了八百年的等待,这一切,早在猴子上天为官之前便已经开始。

    八百年的光阴,苦苦的守候,为的不就是今天这些话吗?

    她已经得到了,她真的战胜了那个原本不可战胜的“敌人”,可是……

    ……

    石桌前,清心低着头,双手交握着已经只剩下一点点茶渍的杯子。一动不动地坐着。

    “六耳猕猴挟持了杨婵施主,大圣爷一下就乱了分寸了。”玄奘轻叹一声,道:“依贫僧看,这一趟即便有所成,也终究不过是日后的祸患罢了。”

    清心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注视着手中空荡荡的茶杯,入了神。那微微睁大的双眸中,在摇曳的树影之下如同月色下的湖面一般波光粼粼。

    “当日大圣爷是如何败的,清心上人可知道?”深深吸了口气,玄奘合上双目,悠悠道:“大能之间的战争,到头来,战的是心性。大圣爷武力强横,可惜……心性与那活了上万年的大能们,终究难以比拟。因为重情义,他才能成为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可,也因为重情义,他才会被压在五行山下。那是他最大的弱点。如此局势,将自己的弱点显露无疑,在博弈之中,又怎可能占据上风呢?”

    清心缓缓地笑了,一滴眼泪划过了脸颊。

    “是啊……他怎么可能会赢呢?其实,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没有人能控制得了他。他……也就不会被如来所利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都怪我,没坚持念完咒文。否则,一切就不会变成今天这般了。”

    ……

    仰望长空,老君捋着长须轻叹道:“你可知,那丫头的道号,老夫为何要取‘清心’二字?”

    清风中,须菩提缓缓地回过头来,注视着老君,却没有开口。

    “取的是,‘清心寡欲’里的‘清心’。”抿着唇,老君缓缓闭目轻叹道:“我们在博弈,那丫头,又何尝不是在博弈呢?只不过,我们博的是三界,而她博的是自身的幸福。只可惜,这场博弈,她注定是输家。历经三世,虽说性格已经完全不同,然而,本质却没有变。她不是输给了杨婵,而是输给了……那只猴子。从一开始,献出自己所有的一切的一刻起,她便已经落了下风,八百年了,终究没能挣脱出来。”

    说着,老君睁开双眼,那目光缓缓朝着须菩提移了过去。在目光交接的瞬间,须菩提却避开了。

    老君无奈地笑了出来:“六百多年前的,那是死局,以她的性格,断无逃脱的可能。只希望今时今日,她能走出来吧……”

    须菩提微微眯着眼睛,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眺望远方。

    ……

    层层包围圈之中,缓缓地抬起那白色的靴子,就在所有人瞩目下,杨婵最终却是,犹豫着往后退了一步。

    猴子呆呆地睁大了眼睛。

    放下双手,杨婵用那双发红,朦胧的眼睛望着猴子。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回去。”

    “为什么?”

    “总之,不可以。”杨婵缓缓地笑了出来,笑得从未有过的舒心。

    那是发自内心的笑。

    “谢谢你……”一个声音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了:“我已经知足了。但是,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因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这是宿命,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去面对,一起去走完这条路吧。”

    轻轻拨开六耳猕猴的尖刀,她对六耳猕猴轻声道:“他不走,我们走吧。”

    “好……好!”六耳猕猴呆呆地点了点头,又回头望了猴子一眼,带着丝丝挑衅的味道。

    身后的妖将们迅速让出了一条过道。

    带着六耳猕猴,带着一众妖将,杨婵一步步地离去。转眼之间,已经消失在猴子的视线之中。

    那天上地下的包围圈也缓缓地解除了,大军缓缓地收缩,后撤,如同退去的潮水一般。整个世界都仿佛在离他远去。

    残垣断壁之中,只剩下猴子呆呆地站着,望着杨婵消失的方向。

    ……

    斜月三星洞中,一位道徒急匆匆地闯入庭院之中。

    “悟空师叔他……”还没等那道徒说完,便已经恍然发现另一位道徒已经在场。

    深深吸了口气,那另一位道徒轻叹道:“我已经……禀报过了。”

    一滴滴的眼泪打在清心的手背上。

    那对面,玄奘顿时一惊,连忙闭了嘴。

    好一会,清心缓缓地仰起头来,道:“送玄奘法师回去吧……”

    “多……多谢清心上人体谅。”

    “不。”望着玄奘,清心淡淡道:“我的意思,是送你到观里临时准备的住处。除非他来接你,否则哪也不许你去。”

    “啊?”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一旁的其中一个道徒已经躬身拱手,紧接着,朝着玄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再望清心之时,玄奘猛然发现清心微蹙着眉头,那双眸之中,却早已空无一物。

    无奈之下,他只得振了振衣袖,起身随着那道徒离去。

    “你也下去吧。”

    闻言,那剩下的一位道徒微微一愣,只得微微躬身拱手,静悄悄地退出了庭院之外。

    小小的庭院里,只剩下清心和那一直呆立一旁的沉香了。

    ……

    “嘿嘿,没想到你居然选择了我。老实说,我都有点意外了。”六耳猕猴哼笑着说道:“你放心,以后我都听你的,明天……不,现在,现在我们就迁都花果山!我要堂堂正正地,把我齐天大圣的位置夺回来!”

    杨婵一步步地往前走,目不斜视。

    “路会很长,很苦,很危险。”

    “怕啥,他能,我肯定也能!”

    “要跟很多很多人开战,包括西方如来,还有复活你的地藏王。你要有心理准备。”

    “佛门就是一群只会耍嘴皮子的秃驴罢了,也只有他才会败在他们手上。哈哈哈哈,有你帮我,他们算哪根葱?”

    六耳猕猴兴高采烈地比划着。

    由始至终,杨婵都只是甜甜的笑着,那目光之中,却空无一物。

    ……

    转眼之间,那四周已经再见不到一个妖怪。

    猴子孤零零地站着。

    许久,他转身腾空而起,向着远方掠去。

    ……

    “师傅,您怎么哭了?”一旁的沉香小心翼翼地掏出了手绢,双手递了过去:“那只猴子……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师傅不开心的事了?”

    然而,清心却没有去接。她转过脸,伸手将沉香搂入怀中,微笑着说道:“是师傅自己的错,不关他的事。”(未完待续。)

    PS:啦啦啦,总算恢复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