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九章:一门之隔

2018-01-17 08:51:01Ctrl+D 收藏本站

    弥罗宫中,通天教主拿着棋子的手顿在了半空。

    元始天尊注视着跪在身前的道徒蹙起了眉头。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半眯着眼睛,望着天边的夕阳,入了神。

    ……

    大雷音寺中,一众罗汉、佛陀都沉默了。

    莲台之上,如来紧闭双目,一动不动的端坐着。

    “没想到啊,这三圣母杨婵,竟然使出了这一手。”

    “杨婵出手控制了六耳猕猴……这一下,局势又会走向何方呢?”

    “这三圣母杨婵,明显还是偏向那孙悟空的,帮六耳猕猴,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也只有那六耳猕猴才会看不清。”

    “这该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吧?如此一来,那六耳猕猴还会继续和那孙猴子作对吗?”

    “作对是肯定会作对的,两个只能活一个。只是,怕就没原来那么肆无忌惮了,甚至还会隐约成为那孙猴子的助力。”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地藏王的身上。

    此时此刻,就连地藏王也有些拿捏不准了,只是蹙着眉头静静地站着。

    ……

    天边的最后一抹流云荡尽。

    几只大雁懒懒地拍打着翅膀飞过。衬着夕阳,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

    长空中,猴子缓缓地飞着,朝着斜月三星洞的方向。

    一路上,那思绪都是如同一团乱麻一般。

    他犹豫着要不要再去一趟狮驼国,强行抢人。

    杨婵不愿意,他真的有可能将她强行带走吗?

    答案是。有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极低。更大的可能是。在这争夺的过程中。不小心伤了杨婵。

    这是他无法承担的后果。

    可是,抢不回来,难道他就这样回去?

    这一点,就连猴子自己也说不清。

    他恍恍惚惚,恍恍惚惚,一路从狮驼国飞到了斜月三星洞。这一路,漫长得好像一生一世一般。

    当他缓缓落到斜月三星洞大门前的时候,已是星夜。

    恍惚中。眼前的红门像极了他当初跪了一个春秋的那一个。

    门的背面,清心带着玄奘静静地站着。

    几乎是同时,双方都停止了一切动作,隔着那紧闭的红门,对视着。

    一旁的玄奘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他伸长了脖子四下张望,实在搞不清清心为什么安顿他住下,又大半夜地将他拉到这里来。可是,瞧着清心那神情,他又不好开口问,只能静静地陪她站着。

    许久。清心微微低头,干咽了口唾沫道:“开门。”

    守在门内的两个道徒默默点头。伸手拉开了门闩。

    大门轰然打开了,悬挂门槛的灯笼,那光顺着门缝一点一点地照入,挥洒在清心身上。

    那门外,猴子不由得愣了一下。

    深深吸了口气,清心撑起一张笑脸,抬腿迈过了门槛。

    见状,玄奘也只得快步跟了出去。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想和他单独说说话。”

    闻言,玄奘点了点头,停在原地。

    夜风轻轻地吹着,那四周,树影摇动。

    就在猴子有些恍惚的眼神的注视下,清心顺着长长的石阶一步步地往下走,直至他的跟前。

    “我……我来接他。”

    “我知道。”望着猴子,清心低垂着双眸轻声道:“上次的事,我已经想清楚了。”

    “上次的事?”

    “对。”清心抿着唇道:“就是你……之前和我说的事。我已经想清楚了。”

    猴子有些诧异地望着清心。

    此时此刻,清心的神情格外地平静,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见面。

    微微顿了顿,清心接着说道:“我不是雀儿,也不是风铃,我有她们的记忆,是她们的转世,但我终究不是她们。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

    猴子呆呆地望着清心。

    “所以,我不是她们任何一个人的替代品,也不希望成为她们任何一个人的替代品。”微微低着头,清心平静地说道:“你和她们的情分,已经在前世完结了。今生今世,我只想好好地当一个修仙者,不想再卷入任何纷争。修者,便该是清心,寡欲。希望你能明白,也希望你……不要再打搅我。”

    话到此处,清心便顿住了。

    猴子呆呆地望着她,一脸的错愕。

    “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清心紧紧地闭着双目,轻声道:“其实,有些事,你知,我知,不需要自欺欺人。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无谓今生再为彼此增添烦恼。”

    “可是……”

    “没有可是。”仰起头,清心怔怔地望着猴子,似是想笑,却又始终笑不出来。

    渐渐地,那眼眶中多了点点晶莹。

    猴子已经彻底慌乱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又能说什么呢?

    他刚去过狮驼国,他能说什么呢……在感情上优柔寡断的性格,已经将他彻底陷入了死局。

    两人就这么呆呆地站着,对视着。

    许久,清心一个转身,沿着长长的石阶一步步地往上走。

    那身后,猴子依旧呆呆地望着她。

    这一路,太长了,八百年的光阴,历经三世,她已经累了。让一切就此完结吧。给彼此……都有一个好结果。

    她想最后再和猴子道个别,说个“再见”,什么的。可是,直到此时,前两世的记忆依旧缠绕着她。以至于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那是一种令人虚脱的感觉,每走一步,都仿佛随时会踩空一般。

    她死死地忍着,不想在这最后的时刻,表现出一点一滴的异样。她害怕,害怕再说下去,她会又如同之前一般,忍不住地想去握住一些她本不该拥有的。

    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不是她一开始就决定的事情吗?

    只有放弃,才能让原本就已经鲜血淋漓的伤口,不再撒盐。

    好不容易,她终于走到了玄奘的身前。

    望见那泪眼朦胧,在月光下微微闪烁着光芒的双眼时,玄奘整个都懵了。

    微微睁大了眼睛,望着清心,半响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去……去吧。如果以后再遇到什么危险,可以……”忽然间,清心顿住了。

    她微微张口,却没办法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那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的往下坠。

    好一会,她低着头,与玄奘擦肩而过,跨过那高高的红门去。

    那大门轰然关闭,将猴子与玄奘,都关在了门外。

    大门的轰鸣声传来,直到这一瞬间,猴子才仿佛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却也只是呆呆地眨巴着眼睛,不知所措。

    夜,安静得没有一丝的声响。

    门前,猴子依旧呆呆地站着,玄奘左右环顾着。

    门后,清心如同虚脱了一般,紧紧地靠着门板,双手掩着脸,一动不动地站着。那模样,看得一旁的两位道徒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

    “八百年了。”楼台上,老君微微俯视着,轻叹道:“整整八百年了。八百年前,这猴子跪在你门前,赖着不走,为的就是门内的她。一门之隔……今天又是这般,只是,性质,却全变了。”

    那身后,须菩提伸手摆弄着清茶,沉默不语。

    将目光斜向须菩提,老君轻叹道:“你这当师傅的也是铁石心肠,到今天,你就不曾后悔过吗?”

    微微抬头,须菩提淡淡望了老君一眼,轻叹道:“后悔过。”

    “后悔过?”

    “只是……”须菩提依旧面无表情地沏着茶,低垂着脸道:“只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比一开始想象的都要大。所以,这一路,便更加不得不往前走。因为……一旦停下脚步,之前所有的牺牲,便都付诸东流了。”

    闻言,老君蹙着眉头,望着头顶的一轮圆月呵呵笑道:“既然这样,那以后还有的是你后悔的。”

    ……

    那门外,猴子终究是带着玄奘离去了。

    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对猴子来说,乃至对三界来说,似乎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佛门,由于杨婵出山介入,六耳猕猴这一线充满了不确定性。虽说不可能彻底倒向猴子,但至少,也不可能如同先前那样,按照他们所想的去做了。

    对于天庭以及昆仑山来说,杨婵的介入,意味着二虎相争之策基本失败。现在,他们不仅仅没办法如同一开始意料的那样压制住猴子,反而必须同时面对两个一模一样的存在。

    而对于玄奘来说,一场风波过后,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统。脚下依旧是漫漫十万八千里路,前方依旧是灵山。

    只是,猴子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当他带着玄奘返回到原本出发的小河畔时,那恍惚的神情,就好像无论看见什么都笑不出来一般。原本吕六拐等人都在那里等着猴子归来,准备集结部属跟狮驼国拼个你死我活的,见到猴子这般模样,顿时就没人敢开口询问了。

    不仅仅不敢问他要不要集结大军,甚至连该不该撤军,都不敢问。

    一下子,原本仅仅六人的西行队伍急速膨胀,变成了上百人。这当中,除了牛魔王、红孩儿、吕六拐、猕猴王之外,还有来自他们各自麾下的上百名妖将。

    就这么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守着依旧坚持向西的玄奘,出发了……(未完待续。)

    PS:啦啦啦,更新啦。求个10起点币打赏可好?还差4000次,就可以拿到新的勋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