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章:毒计

2018-01-17 08:51:01Ctrl+D 收藏本站

    在那一场交锋之后,原本已经如同一个火药桶一般,处于爆炸边缘的三界却忽然匪夷所思地安静了下来。

    然而,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夕。暗流,正在涌动。

    从那一天之后,猴子变得沉默寡言了。他几乎不说什么话,也不催促玄奘,可是,那阴沉的眼神却似乎在时刻提醒着所有人,该去怎么做。

    紧紧跟着猴子的吕六拐等人会意地开始了一些暗地里的工作。

    他们拉来了各自的精锐部属,在西行队伍的四周展开了一个方圆百里的防御圈。在玄奘抵达任何一处之前,他们就会成群结队地出现,将每一个角落都彻彻底底地搜查一遍。几乎所有灵力超过一般程度,疑为修仙者的存在,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或被杀死,或被远远地隔离开来。莫说妖怪,就是天庭委派的山神,乃至于佛门的僧人都被彻底清除出去。

    任何靠近的物体,哪怕是一只苍蝇,都会被彻底地检查一遍。

    而在玄奘的身边,却一切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除了玄奘之外,三界之中的任何一人都已经感受到了猴子那种咬牙切齿的痛了吧。

    此时此刻,这只猴子再也不像先前那么好说话了,任何挡在他面前的,妨碍西行的,都会被彻底地碾得粉碎。

    莫说佛门,就连一直以来与猴子有着某种默契的天庭与道门都只得远远地避开这只猴子。

    与此同时,作为妖族另一派势力的狮驼国六耳猕猴一方。则紧锣密鼓地开始了迁都花果山的准备。

    这简直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至少。在目前来说是不可能的。

    花果山历经了六百多年的干旱才刚刚迎来降雨,需要至少百年的时间才有可能恢复原本的生机。

    妖怪,也是要吃饭的。至少绝大多数的妖怪是要吃饭的。

    眼下,这片几乎寸草不生的土地别说一个堪比原本花果山的庞大妖国,就是一个好似狮驼国这样规模的缩小版妖国都不可能支撑。

    要在这样一片土地上完成妖族的复兴,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庞大的舰队远程运输食物。可是狮驼国根本就没有一支像样的舰队。

    于是,一个规模冠绝三界的造舰计划被提了出来。

    狮驼国没有像样的舰队。难道就有建造这样一支庞大舰队的资源吗?

    很显然,并没有。而且在短期之内,也根本不可能拥有。

    紧跟着这份造舰计划的,是一份资源的获取计划。在这份计划里,杨婵建议六耳猕猴向包括佛门在内的三界所有势力发动威慑,强索资源……

    握着这样一份计划,多目怪的脸色都青了。

    “圣母大人,恕卑职直言,这份计划,并不可行。”为了避免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多目怪第一次鼓起勇气,站在朝堂上挑战这个他从未想过要挑战的对手:“莫说实力比我狮驼国更强的佛门。就是已经遭受重创的道门,势力不比当年的天庭都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强索。即便是实力低微的龙宫、地府,那背后也都有各自的势力支撑。平日里要点小东西或许没什么问题,但这份清单……”

    话到此处,多目怪便顿住了。他微微躬身,怔怔地望着高坐六耳猕猴身侧的杨婵。

    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地注视着杨婵,就连六耳猕猴也不例外。

    然而,杨婵却只是淡淡笑了笑,道:“我们来赌一把。”

    “赌?”

    “对,赌一把。”杨婵缓缓起身,笑道:“莫说龙宫、地府,也莫说道门、天庭,就单单说那佛门。若是这份提案,他们欣然接受了,那么以后,便要请多目大人闭嘴。若是他们不接受,以后,我闭嘴。如何?”

    这一句话放下去,多目怪彻底懵了。他张大了嘴巴错愕地望着杨婵,半天都接不上话来。

    这是刚上场就直接下军令状的意思啊……

    好一会,他才有些慌乱地朝着六耳猕猴望了过去,似乎希望六耳猕猴帮着缓解一下这紧张的气氛。然而,六耳猕猴却是缓缓地拍手,道:“这个赌局,本大圣,替多目丞相应下来了。来人,笔墨伺候,我要亲自给如来书信一封!”

    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那身旁,杨婵瞧着台阶下的多目怪淡淡地笑着。

    这下多目怪彻底傻眼了。

    那脑海中转过千万种想法,可惜,却拿不出一个主意,更看不懂杨婵此举意欲何为。

    难道……佛门真会答应?

    ……

    半日后,这封信函便送到了大雷音寺大殿之上。

    随着那传信僧人的诵念,举殿哗然。

    “这六耳猕猴,也未免太狂妄了吧?”

    “先不说他本身就是受了地藏尊者的恩惠才得以存活于世,便说那六百多年前的花果山一战……难不成,那六百多年前的一战,胜的还是他妖族不成?”

    “哼,连彼此强弱都分不清,即便是鼎盛时期的花果山,也没他这般狂妄!”

    “大概是被胜利冲昏头了吧。那真正的孙猴子,还算有几分头脑。这个六耳猕猴,压根就是个野猴子,********,真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人群中,一位罗汉低声道:“贫僧听说,这信,是那杨婵让六耳猕猴写的。”

    “杨婵?”

    闻言,在场的一众佛陀罗汉,顿时都懵了。

    “莫非,这是杨婵的祸水西引之计?”

    “可是,我们有可能因为这样一封信,就贸贸然对狮驼国开战吗?这也未免太小看我佛门了吧?”

    一众佛陀面面相觑。

    许久,高坐莲台之上,由始至终一直沉默不语的如来缓缓地笑了出来。

    他睁开双目,轻叹道:“告诉那送信的妖精,他们要的东西,不日将送抵狮驼国。”

    “弟子遵命!”

    那弟子深深叩首,起身一步步退出了门外。

    大殿之中顿时变安静了。

    在场的,几乎每一个人,那目光中都透着疑惑。

    好一会,如来才轻叹道:“这杨婵,修为不行,却有着一份上位者的眼界啊。到底,是执掌花果山一百多年的妖后。”

    闻言,那些个罗汉皆是一脸错愕地望着如来。

    ……

    消息传到狮驼国,不仅仅是多目怪,在场的妖怪,包括六耳猕猴在内,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整个朝堂之上,唯一保持着镇定,认为一切理所应当的,恐怕只有杨婵了吧。

    六耳猕猴欣喜若狂地从王座上奔了下来,拿着那份佛门的回函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笑得合不拢嘴。

    “连佛门都屈服了,还有谁有问题?还不速速备齐笔墨,给天庭、道门、东南西北四海龙王外带地府都去函,要他们进贡?”

    “大圣爷,此事万万不可啊,如此一来的话……”

    还没等多目怪说完,只听台阶之上,杨婵冷哼一声。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朝着杨婵聚了过去。

    只见杨婵低头悠悠摆弄着手指,轻叹道:“多目大人真是健忘啊,这么快,已经忘了刚刚的赌局了?”

    “这……”多目怪一时语塞,只得朝着六耳猕猴望了过去。

    然而,他看到的只是一张不屑的脸。

    冷冷地瞧着多目怪,六耳猕猴意味深长地哼道:“刚刚,可险些让你坏了本大圣的大事啊。以后这件事,你就别开口了,懂吗?”

    这一段话,说得清淡,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整个狮驼国的要员,包括九头虫、狮驼王、鹏魔王,都在一旁听着。

    原本最受宠的多目丞相,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权柄。

    很快,充斥着威胁语气的书信便从狮驼国向三界之中几乎所有的势力送了出去。而这些个书信,大多数最终都被送到了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手中。

    ……

    “这是怎么个意思?”指着眼前摊开的一众信函,通天教主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如来居然服软了?”

    “这不是服软。”缓缓地摇了摇头,元始天尊哼笑道:“佛门四大皆空,这些个东西,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即便给他,又何妨?况且,这些不过是造舰的材料罢了,便是有一千一万艘战舰,又能如何?天道面前,不过一堆废铁。”

    闻言,通天教主顿时有些懵了。

    长久以来,他都是用道家的思维思考问题,而鲜少考虑佛门的思维。

    好一会,他才无奈轻叹了出来,哼笑道:“这倒是一着妙棋啊……佛门好不容易布下六耳猕猴这颗棋子,西行未定,必不愿轻易开罪。自然,也就会将东西双手奉上。如此一来,佛门不愿出头,我们,就更不便出头了。也只得跟着佛门将东西送上。哈哈哈哈,这六耳猕猴,倒是聪明得很。”

    “不,聪明的不是六耳猕猴。”

    “哦?”

    “聪明的,是杨婵。”微微顿了顿,元始天尊轻叹道:“局势未定,便让六耳猕猴开罪三界……让三界都感受到这六耳猕猴的恶,便是隐隐地,将三界都推向孙猴子那一边。这么大动干戈,到头来,却只是讨回一堆破铜烂铁……呵呵呵呵,看来,她是铁了心要玩死六耳猕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