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二章:信

2018-01-17 08:51:00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杨婵借着妖族复兴的大旗对狮驼国的妖怪们进行大清洗,三界风起云涌之时,猴子依旧行走在漫漫西行路上。

    微风缓缓地吹拂着大地,荒芜的山头上,稀稀疏疏的几棵枯木在风中微微颤动着枝桠。

    山道上,玄奘孤身一人背着行囊艰难地走着。脚上的布靴已经破损,身上的衣物更是脏兮兮的,仿佛在地上滚过一般。

    烈日下,一滴滴的汗水不断地从额头上滑落,嘴唇已经干出了裂痕。可他依旧精力充沛地前行着,脸上挂着笑。

    那不远处,猴子正站在山顶上冷眼旁观着。

    “他的水还剩下多少?”

    那身后牛魔王犹豫着答道:“应该,已经没有了。”

    “没有了?那最近的水源在哪里?”

    “直走的话,再有一天路程就会见到一个村庄,村庄里有一口井。那该算是最近的水源了吧。不过……”

    猴子的眼睛缓缓地斜了过去。

    微微顿了顿,牛魔王干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这地方已经好些年没下过雨了,即便是那口井里的水,也是所剩无几。现在就是同村的人,都得用铜板买。如果末将没记错的话,玄奘法师身无长物,村民们恐怕不会把珍贵的水给他吧。”

    “那怎么办?”

    与一旁的吕六拐对视了一眼,牛魔王低声拱手道:“卑职已经命人在前面给玄奘法师准备好一个‘小水池’了,过了这个山头就会见到。”

    闻言,猴子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玄奘便翻过了这个山头。见到了牛魔王口中的“小水池”。

    准确地说。那不过是一个两丈宽的小水洼罢了,那里面的水清澈见底,看上去就好像清甜的山泉一般。

    这池虽不大,不过,,玄奘一个人用,肯定是绰绰有余了。

    远远地望见那水洼,玄奘顿时笑开了花。连忙放下行囊,搜出了随身携带的几个水壶奔到水洼边上。

    然而,当他真正站到水洼边上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默默地转身,将那些个水壶又重新收了起来,背起行囊,绕道而行。

    由始至终,竟连碰都没碰那水洼中的水一下。

    伫立山巅之上的猴子微微蹙起了眉。

    那身后,牛魔王也是一脸的诧异。倒是吕六拐无奈笑了出来。轻叹道:“看样子,被识破了呀。玄奘法师知道是我们弄的。”

    “他怎么知道的?”牛魔王连忙问道。

    “怎么知道的?魔王是愚不自知啊。这还不简单。”吕六拐抿着唇,摇头晃脑,略带调谑地说道:“这地方的水,必是死水。清澈见底,这,一看就是假的。”

    “那下次弄浑浊一点?”

    “这四周连半点水源都没有,好不容易遇到一处,竟不见绿树环绕,也不见飞禽鸟兽,连根草都没有。这,一看也是假的。”

    “那就给他变点飞禽鸟兽,再变几棵树?”

    “此处面阳,要真有这么点水,早被蒸干了。怎么可能还留下?”

    “那就在山背上变?”

    “那也不行,你看看这地界都是什么土?这土,是不蓄水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牛魔王明显有些不乐意了,声音一下高了八度:“你行你去!”

    “我行我去?我是丞相,岂是用来做这等小事的?”

    “屁个丞相,你倒是去把这件事办好啊?就知道马后炮!”

    “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是想犯上作乱是不是?”

    “行了!”

    那一旁,猴子忽然吼了出来。

    顿时,面红耳赤的两人都不敢作声了,一个个怔怔地望着猴子。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黑着脸说道:“这家伙,修为半点没有,对这凡间的事情,却比你们都要博学百倍。你们玩不过他的。不想喝就拉倒,走不动就施个法刮阵风推着他走,晒昏了给他灌两口浇醒就是了。”

    说着,猴子呲着牙转身就走,只留下两人呆立当场。

    ……

    入了夜,玄奘在那山腰上点起了小小的一撮篝火,一阵寒风掠过,冻得瑟瑟发抖。

    就在山脚下,猴子也点起了篝火,不同的是,猴子的篝火,那真叫火光冲天。足足三只妖怪在来回添着柴火,另外更有十余名妖将在方圆十里的范围内搜索着本就已经极为稀缺的枯木。

    取着暖,小白龙低声叹道:“玄奘法师这不是自作孽嘛?好好的,一路都是我们护着,虽说也是辛苦,但至少不至于落魄。现在这么折腾,硬生生就把自己折腾成个黑人了。”

    那一旁,天蓬随口回了一句:“你懂什么?”

    顿时,猴子的脸转过来了:“你懂?”

    与猴子对视了一眼,天蓬深深吸了口气,继续注视着篝火道:“回来之后,跟他聊过几句。”

    “聊了什么?”

    “他说,只有体会众生的苦,才能顿悟普渡的真义。所以,一直在磨砺自己呢。你没发现他虽然熬着苦,但似乎比之前更加有精神了吗?”

    猴子仰头朝山腰看了一眼。

    顿了顿,天蓬又接着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急。但这种事,急也是没用的。路要一步步走,普渡,更是如此。你就让他慢慢悟吧。”

    “慢慢悟……”喃喃自语着,猴子冷哼了一声,低头望向了手心处的两个小东西。

    一个是联系清心的玉简,一个,则是杨婵的发簪。

    慢慢悟……他还有多少时间去等吗?都已经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再等下去,不但如来的问题没解决。恐怕连那其他的问题。都已经够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了。

    ……

    此时此刻。斜月三星洞。

    相同的夜色下,清心正在庭院里的石椅上坐着,低着头,静静地注视着掌心处的玉简。

    一阵微风吹过,树影摇晃。

    沉香搬着一大叠的卷轴缓缓从走廊上走过,望见庭院中的清心,顿时一愣,连忙放下手中的卷轴走了过来。

    “师傅。您怎么啦?”

    “没,没什么。”清心一惊,连忙将手中的玉简收了起来,略带慌张地左顾右盼。

    沉香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这些时日以来,沉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清心独自对着玉简,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抿了抿唇,沉香低声道:“师傅,您不是说,不再理那猴子了吗?怎么还留着这玉简呢?”

    “别猴子猴子地叫,他是你师伯。”

    “哦。”沉香应了一声。有些不悦地低下了头。

    凝视着空无一物的桌面,清心轻声道:“今天的功课做完没?”

    “还差一点点。”

    “还差一点点就去做吧。做好了才准睡觉。为师的事,你就别多问了。”

    “弟子知道了。”躬身拜了拜,沉香只得转身回到走廊上,继续抱着那一叠卷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清凉的庭院中又只剩下清心一个人了。

    许久,一位道徒推门走了进来,躬身拱手道:“弟子参见师叔祖。”

    清心仰起头道:“有事吗?”

    那道徒伸手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封信,双手奉上,道:“启禀师叔祖,那山下来了一只妖怪,给您带了一封信。说是,请您务必亲启。”

    “妖怪?”清心将信将疑地伸手接过信函,拆封,将当中的信纸摊到了桌上。

    只一眼,清心便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那手微微一颤。

    “那送信来的妖怪呢?”

    “已经走了。”

    望着摊在桌上的那封信,清心不禁有些犹豫了。

    好一会,她才低声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

    十里之外,一只小妖正沿着狭长的山道快步走着。那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已经快如疾风。

    他飞速地左顾右盼了一番,在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纵身一跃,离开了原本的山路遁入树林之中。与此同时,那脚步却比原来更快了,身形敏捷得匪夷所思。

    很显然,这小妖的修为,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低微。

    不多时,他已经翻越了几座大山,跨过了几条河流,却又绕了个大圈往回走,直到一座不知道已经荒废了多少年的山神庙前才停下脚步。

    惨白的月光挥洒在他的身上。他躬着身子,重重地喘息着,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紧接着,只见他身形一晃,化作了一个女人。正是时常跟在多目怪身旁的紫衣师妹!

    “信送到了?”

    “送到了。”

    不远处的树荫里缓缓浮现了多目怪的身影。那身后,还有其他几个蜘蛛精师妹,以及虎鹿羊三妖,四周的角落里一个个暗藏的妖将更是纷纷露头。

    一时间,原本空无一人的山神庙竟挤了足足二十余只妖怪。

    不多时,那外面又一只妖怪匆匆走了进来,单膝跪地道:“大人,那清心上人果然离开斜月三星洞了!”

    “看来,消息真是一点都没错啊。”闻言,多目怪顿时一笑,悠悠叹道:“清心,就是风铃,也是雀儿。我那封信,若是旁人拿了,只会觉得莫名其妙,随手丢弃罢了。可是,若是她拿了,就必然有所行动!想来三界之中,也不只我们不希望三圣母掌握狮驼国吧,所以才故意给我们制造便利。众将听令!”

    “在!”在场的众妖纷纷应和。

    “拿下清心,要活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其分毫!”

    “诺!”

    ……

    “不阻止?”楼台上,老君的双目缓缓地朝须菩提斜了过去。

    “不阻止。”须菩提缓缓地摇了摇头,捋着长须道:“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增添一点变数也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