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三章:埋伏

2018-01-17 08:50:59Ctrl+D 收藏本站

    长空中,清心缓缓降低了高度,落到了林间荒芜的小道上。

    一路上,她隐匿了气息,甚至幻化成凡人,拨开遍布的荒草缓缓地走着。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普通的药农一般。

    然而,就在不远处的悬崖顶端,多目怪正远远地看着她。

    站在他身旁的紫衫蜘蛛精轻声问道:“师兄,师妹我倒是有点好奇,您到底是用了谁的名义给她写的信,为何这清心上人一接到信便急急忙忙离开斜月三星洞呢?”

    “一个你也认识的人。”

    “谁?”

    “云妮仙子。”

    “是她?”紫衫蜘蛛精不由得呆了一下。

    淡淡看了紫衫蜘蛛精一眼,多目怪微微挑了挑眉,悠悠道:“那云妮仙子本是山神,因与斜月三星洞的老九相恋,触犯了天条,六百多年前,不得已栖身花果山。那时候,你们还奉了大圣爷之命照顾她呢。”

    微微低下头,紫衫蜘蛛精若有所思道:“灵台九子身陨之后,她隐姓埋名,师妹我,也是数百年没见过她了。”

    “你们没见过她,我却见过她。”多目怪捋着长须,呵呵笑道:“在花果山期间,她与风铃最是亲密。身陨之前托付的遗书,风铃首先想到的,也是她。所以,她手上有着一封没人看过的,风铃的遗书。很不巧,当初她逃离花果山的时候,也是我们护送的。在她眼中,我们就是大圣爷的忠心幕僚。所以,这份不知如何处置的遗书。她犹豫再三。最终交给了我。其实。当日的风铃也是多此一举罢了,若真的法阵成了,一概烟消云散,这封信,又如何能留得下来呢?”

    紫衫蜘蛛精凝视着远处正沿着山路攀爬的清心,那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多目怪悠悠叹了口气,捋着长须微微仰头,道:“那信中的落款。用的就是云妮仙子的名号,又提及了信中不为人知的内容。六百多年了……灵台九子死后,云妮仙子对须菩提祖师心生怨念,不愿前往斜月三星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封保存了六百多年的信函,如今云妮仙子听闻风铃转世,想要见一见,亲手交还这封信函,于情于理,身为风铃转世的清心。都不应该拒绝才对。此事,若是换了旁人。定然一头雾水。可若是风铃转世,则是一目了然,也定不生疑。”

    “那,我们现在出手拿下她?”

    闻言,多目怪悠悠瞧了紫衫蜘蛛精一眼,轻叹道:“不。云妮仙子我已经派人请来了,先让她们见一面,等见过了,我们再现身。毕竟,这清心的身份非同一般,若是得罪太过了,以后,也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说罢,多目怪转身沿着山路一步步往下走去。

    风缓缓地刮着,绿叶微微摇曳。整座山,就像有无数的生灵在轻轻地呼吸一般。

    不多时,清心便已经攀上了山顶,望见了一座破庙,那庙前静静站着一位恬静的女子。

    那一瞬间,清心微微怔住了,望着那身影,忽然有了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云妮姐?”

    那女子缓缓地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望着清心。

    “您是?”

    清心这才想起了什么,才连忙撤去身上的术法,变回原样。可即便是这样,云妮依旧是一脸的疑惑。

    瞧着清心,她微微蹙着眉。

    “云妮姐,我是风铃啊。”

    还没等云妮反应过来,清心已经三步并作两步,飞扑入云妮怀中将她紧紧抱住。

    这一扑,直接就把云妮扑懵了,微微摊着手。

    “风铃?”

    清心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像个小女孩一般。

    “云妮姐,我是风铃啊,我转世了,换了个样子。你不认得我了吗?”

    “转……转世了?”云妮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看着清心。

    “嗯。”清心重重地点了点头,松开双手,又哭又笑地说:“我又活了,能见到你真好。”

    云妮上下打量着清心,好一会,才握着清心的手绽露欣慰的笑。

    “太好了,你能回来,大圣爷想必会很开心吧。”

    “他……”这一说,清心那原本的喜悦的神情顿时就僵了。

    “怎么啦?”云妮仙子细细望着清心,低声问道:“难道不是吗?”

    清心猛地摇头,却又不说清楚。那模样,看得云妮仙子一愣一愣的。

    许久,清心忽然蹙着眉头疑惑地问道:“不是云妮姐约我来的吗?怎么见到我,云妮姐好像一无所知一样?”

    “我约你来的?”云妮也是一脸的疑惑:“不是……”

    “是我约两位来的。”正当此时,一个声音响起了。

    话音未落,只见多目怪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巨木之后。

    望见多目怪,清心猛地一惊,那靴子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一步。

    六百多年前,风铃曾经在齐天宫住了好长一段时间,多目怪身为齐天宫的重臣,风铃自然是认得的。而清心的记忆里,肯定也有这一部分。

    然而,直到此时,清心才惊觉自己身后已经站了好几只妖怪。不仅仅是身后,四面八方,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冒出了妖怪,就连天空之中盘旋的几只鸟雀,也幻化出了妖身。

    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感骤然而至。很显然,这是一个陷阱。

    此情此景,就连云妮仙子也似乎有些慌了。她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多目怪:“多目大人这是要……”

    “抱歉了,未经许可,便用云妮仙子您的名义邀清心上人前来。”淡淡看了云妮仙子一眼,多目怪振了振衣袖,远远地朝着清心深深一拜。道:“臣。恭迎风铃小姐回宫。”

    一瞬间。那四周的妖怪都齐声吆喝了起来:“臣等恭迎风铃小姐回宫!”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缓缓滑落了。

    清心不自觉地握住了自己的佩剑,绷紧了神经,面带笑容,却又死死地盯着多目怪,同时,也时刻留心四周的动向。

    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腰间暗藏的法器上。

    “清心上人的前世,是风铃小姐,风铃小姐的前世。则是大圣爷钦定的妖后。”微微仰起头,多目怪瞧着清心放在腰间的手,淡淡笑道:“多目身为大圣爷麾下一员,您是大圣爷的妖后,自然也就是多目的主母。多目对风铃小姐自称一声‘臣’,本就是理所应当。”

    悄悄用余光扫视着周遭的那一只只妖怪,清心一边挪动脚步试图占据有利位置,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为人臣子,带这么多人将我哄骗至此,是怎么个意思?”

    闻言。多目怪呵呵笑道:“风铃小姐多虑了,这……怎么能说是哄骗呢?大圣爷日夜思念。臣又实在是不想跟斜月三星洞起什么冲突,所以,才出此下策,还请风铃小姐见谅。”

    “大圣爷?我可听说你已经投靠了六耳猕猴啊。”

    “什么六耳猕猴,臣实在是听不懂。”多目怪轻声笑道:“那是天劫时分割出来的灵魂,如果狮驼国的是六耳猕猴,那另一个,又是什么呢?呵呵呵呵,况且,在多目眼中,谁能复兴妖族,谁就是大圣爷。”

    “你怎么认为,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清心微微转身。

    正当此时,多目怪一扬手,那四周的妖怪顿时靠近了几分。

    清心的身形一下顿住了,那眼睛不自觉地朝身旁的云妮望了过去。

    这一幕,被多目怪准确地捕捉到了。他微微低着头,拉长了声音叹道:“当日,大圣爷为了您杀上兜率宫,这是三界之中,谁都知道的事情。无论微臣效忠的是哪一个,都断不敢对风铃小姐出手。这可是犯上作乱之罪啊,微臣可担不起。如果风铃小姐要走,微臣自然不敢阻拦。不过……”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如若那样,就只能委屈云妮仙子陪微臣走一趟,在大圣爷面前做个证了。不然,办事不利的罪名,臣也一样担不起啊。”

    “做个证?”云妮一下愣住了。

    清心连忙道:“你不能去,狮驼国的那个,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

    闻言,多目怪仰起头,瞧着清心笑道:“既然云妮仙子不能去,那就只能请风铃小姐走一趟狮驼国了。”

    “如果我不答应呢?”说着,清心那按在腰间的手已经微微用力。

    多目怪吓了一跳,连忙摇头摆手道:“别!别!风铃小姐可千万别啊!微臣知道您身上有向您那两位师傅求救的法珠……”

    “知道你还敢给我设陷阱?”清心的声音一下抬高了八度。

    “都说了这不是陷阱了。”多目怪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既然您身上有求助的法珠,这一趟不就更安全了吗?可是,若您现在掐碎了,两位大能虽很快能赶到,但多少还是要有一点时间。微臣自然不敢伤您,可是刀剑无眼,云妮仙子的安危,可就不好说了呀。”

    “你敢威胁我!”清心一下怒了。

    这一怒,那四周的妖怪一下都怔住了,就连多目怪也是如此。

    这清心的个性,确实与原来的风铃有着极大的出入。若是六百多年前的风铃,这一句放下去,应该就十拿九稳了。可……多目怪实在没想到,自己这么一说,结果清心反倒是怒了。

    无奈之下,多目怪只得陪着笑脸道:“风铃小姐,您……这不是让微臣难做吗?也就是走一趟,微臣保证,就是走一趟,到时候您要是不喜欢,想回斜月三星洞,微臣即刻送你回去。这样,大家都好做。如何?”

    就这么睁大了眼睛,蹙着眉头,多目怪无奈地等着。清心的目光在多目怪和云妮之间不断来回。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隐隐地,清心有些乱了。

    她实在不想在这时候去见六耳猕猴。可是万一撕破了脸皮,虽说多目怪不一定真敢对云妮下杀手,但皮肉之苦,怕是免不了的。

    正当她犹豫之际,只见多目怪悄悄朝着一旁使了个眼色,两道微不可查的银丝迅速朝着清心射了过去。

    下一刻,还没等清心反应过来,那两道银丝已经粘住了她的两只手腕!

    “你!”幡然醒悟的清心连忙想掐碎藏在腰间的法珠,然而,已经太迟了。

    这两道,是蜘蛛丝。还没等清心的手重新摸到法珠上,两道蜘蛛丝已经猛地一拉,将清心的双手都拉扯开去。紧接着,无数的蜘蛛丝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地朝她涌来,一下将她浑身上下都缠绕住了!整个人就好像被粘在蜘蛛网上的蝴蝶一样,悬在了半空!

    “你想干什么!你敢对我无礼?”清心不断挣扎着,怒斥道:“多目怪,立即放我下来,否则有你好看的!”

    然而,那四周的妖怪都好像没听到一样,一个个微微低着头。

    紫衫蜘蛛精迈着小步从妖群中走了出来,躬下身子,从清心的腰间取出了那一枚法珠,又悄悄退到了多目怪身后。

    又是朝着清心深深一拜,多目怪朗声道:“微臣出此下策,实在逼于无奈。还请风铃小姐见谅。”(未完待续。)

    PS:求个保底月票可好?好吧,我知道我更新慢,我的读者都拿不到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