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四章:劝说

2018-01-17 08:50:59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西行路上,已经整整两日两夜没喝过水,处于虚脱边缘的玄奘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攀上了峰顶。

    放眼望去,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的平原。

    虽说那土地依旧干旱,依旧寸草不生,但这平原之上,至少有一个小镇,有稀稀疏疏地升起的几缕炊烟。

    有小镇,有炊烟,说明有人。有人,也就肯定有水。

    想着,满脸倦意的玄奘不由得呵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水,是他现在最急需的了。干粮倒是还剩下一些。

    整了整自己身上那件被风沙吹得如同在地上打过滚一般的,脏兮兮的僧袍,他振奋精神,背着行囊一步步下山,朝着那小镇走了过去。

    玄奘刚下山,猴子便出现在了他原本站过的地方。低头注视着玄奘的身影,他侧过脸对着一旁的吕六拐问道:“这小镇,都检查过了吗?”

    “回大圣爷的话,都检查过了。”吕六拐低声答道:“整个镇上只有一只老鼠有那么一点修为,也还没化形。臣已经命人将它给送到别处去了,绝对不至于威胁到玄奘法师的安全。不过……”

    “不过什么?”

    稍稍犹豫了一下,吕六拐轻声道:“不过这小镇已经好几年没下过雨。镇上的居民,死的死,走的走,差不多都已经要荒废了,也就剩下几户人家而已。无论是粮食,还是水,都缺得不行。臣本想着让人托个梦。让居民给玄奘法师施舍些水和干粮的。这样做一来解玄奘法师的燃眉之急。二来。也不至于让玄奘法师起疑,进而拒受。可是,真正看了情况之后,又觉得光托个梦,恐怕没办法让他们把珍贵的粮食和水拿出来啊。”

    “要粮食和水还不简单?”一旁的牛魔王插嘴道:“既然他们缺,那就给他们送些去。送个十份,让他们把一份给玄奘法师就行了。他们还能不同意?”

    闻言,吕六拐顿时翻了翻白眼。冷哼道:“在野外都没办法做得让玄奘法师看不出破绽了,就凭几个乡野村夫,你指望他们能演得多像?到时候漏了马脚,还不是一个结果?真是说话也不想一想。”

    “你!”这一说,牛魔王顿时涨红了脸。

    见两人又是一副剑拔弩张,张嘴就要吵的架势,一旁的猴子冷哼了一声。顿时,两个人都将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了。

    稍稍沉默了一下,猴子才轻声问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

    “叫凤仙郡。原本是个郡城,不过现在。别说一个小镇了,就是一个村庄也谈不上。早就已经十室九空了。”

    “凤仙郡……凤仙郡……”低下头。猴子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心中大概有底了。

    ……

    狮驼国的外围,山岭间的一栋小房舍里,多目怪正来回地踱着步。

    那一旁,清心一动不动地坐着,平视前方。虽是面无表情,那神色之中的敌意,却是显而易见。

    许久,多目怪开口道:“风铃小姐,此次微臣用这种方式将您请过来,实在是逼不得已。还希望您不要怪罪。”

    清心冷哼了一声,连看都不看他。

    无奈,多目怪只得伸手拉来一张椅子,坐到了清心身前。他躬着身子,低声道:“在进入狮驼国之前,微臣有些事,想先告诉风铃小姐您。”

    清心微微别过脸去,完全不搭理他。

    见状,多目怪只得深深吸了口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圣母大人,现在正在狮驼国,这想必,您是已经知道的。不过,您可能不知道她在狮驼国做些什么。”

    “先前您说狮驼国的那个,是六耳猕猴,不过,圣母大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她不仅认可了大圣爷的身份,还已经开始辅佐大圣爷。先前,您认可的那位来接她,她也没有走。看情形,真是死心塌地地准备跟着这位大圣爷了。就在几天前,更与大圣爷提到了继续那未完的婚事。想必,同床共枕,也是不久的事情了。”

    听到这儿,清心虽然依旧对多目怪不理不睬,那眉头却已经微微蹙了起来。

    杨婵真的跟了六耳猕猴?这可能吗?

    先前虽说她也知道一点这方面的风声,但她一直认为,杨婵是另有目的。现在听多目怪这么说……虽说也很大可能性是骗她的,可是……如果杨婵真的跟了六耳猕猴,那真正的猴子怎么办?自己才刚刚跟他说了那样的话……

    一时间,清心的心绪有些不宁了。

    这一幕,被多目怪看在了眼里。那心中顿时就有了一点底气了。

    干笑了两声,他又接着说道:“关于该效忠谁,认可谁的问题,即便风铃小姐要怪罪,多目也是无怨无悔。多目是花果山的老臣子,效忠的是花果山,是大圣爷,是妖族。现如今,大圣爷有两个,以多目的立场,自然是选择忠于妖族,能让妖族复兴的那位来效忠了。这一点,说到底,不过是在其位,谋其事,并无对错之分。若是换个位置,想必风铃小姐也会做出跟多目一样的抉择。这就好比风铃小姐您要选择那另一位大圣爷一样,多目,也不会认为那就是错。”

    “按道理,那狮驼国的这位记忆全无,另一位,才有完整的记忆。风铃小姐您认可的是另一位,圣母大人认可的,本也该是另一位才是。多目起先也是这么觉得,所以,才并不急着让大圣爷去华山接圣母大人。”

    “不过……呵呵呵呵,人算不如天算啊。这大圣爷,也不是就听多目一个人的。这中间的事情就不去提了,总之,大圣爷最终还是接回了圣母大人。如今的狮驼国,也是圣母大人说了算。我这种老臣子,已经快无容身之地了。”

    话到此处,清心忽然开口道:“你究竟想说什么,麻烦快点说完好吗?还有,六耳猕猴要见我,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没有记忆了吗?还见我作甚?”

    说罢,清心冷冷地朝着多目怪瞪了过去。

    这一瞪,多目怪顿时有些慌了。他微微缩了缩脖子,挺起胸膛,低垂着目光细细思量了一番,才开口道:“大圣爷虽然记忆全无,但那情分终究还是在不是?而且,花果山的一众旧部,也都还记得您。大家都期盼着风铃小姐能回去呢。”

    说罢,多目怪呵呵地笑了起来。

    不过,那笑声在清心冰冷的目光下,最终戛然而止了。

    “忽悠我也要讲个度吧。”清心冷冷地瞥了多目怪一眼,道:“花果山的一众旧部我确实都认识,但要说多期盼我回去……这可真是抬举了。当年在花果山,我也不过就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哪与那些个旧部有多少交集?还是说真正想说的吧,多目大人!”

    被这么一说,多目怪顿时尴尬无比。

    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跪倒在地。

    这一跪,清心也不去扶,只是依旧端坐着,冷冷地看着。

    那眼神,看得多目怪头皮都麻了。

    咬了咬牙,多目怪扯着嗓子喊道:“此次前来,除了大圣爷的嘱托之外,多目其实还受花果山诸位同僚所托,是前来请风铃小姐为我等做主的啊——!”

    ……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多目怪才推开房门,浑浑噩噩地走了出来。

    他抬头望了一眼流云之间穿行的那一轮明日,缓缓地吐了口气,眉间愁眉不展,一脸的沮丧。

    眼角还挂着泪痕,也不知道是真哭了,还是假哭了。不过,那溢于言表的沮丧,肯定是真的。

    “师兄,谈得怎么样了?”紫衫蜘蛛精迈着小步走到了他身后。

    “不行。”多目怪缓缓摇了摇头,一步步走开去,轻叹道:“变化太大了,她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风铃,性格完全不同。这早在拿下她的那一刻,我就该想到啦……真是失策啊。”

    紫衫蜘蛛精的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

    淡淡叹了口气,多目怪又轻声道:“本想着哄骗她一番,然后借她的手,可以在朝堂上和杨婵过过招的。狮驼国的那位最在乎的就是别人究竟当没当他是真正的大圣爷,有那一段为风铃小姐杀上兜率宫的往事,即便没感情,他也得掂量掂量。如此一来,我们也就有了一个护身符了。可惜啊……就她那样的态度,接下来怕是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她是风铃小姐没错,但掺杂了两世的记忆,而且,今生的记忆显然还要更占主导一点,对我们的防备心太强了。”

    “那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捋着长须,多目怪长叹道:“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将她送到狮驼国。反正就算她不能为我们所用,至少也能给那杨婵添一点堵。那可是三世的情敌啊。无论她对杨婵是什么看法,杨婵肯定是不会喜欢她的,生一点事也好。我们的身份可没办法和杨婵对抗,她可就不同了。我就不信,那杨婵会是真心实意辅佐大圣爷的!”

    闻言,那紫衫蜘蛛精躬身拱手道:“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