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五章:风铃来了

2018-01-17 08:50:59Ctrl+D 收藏本站

    杳无人烟的街道上,玄奘背着行囊,缓缓地走着。可直到走到小镇的最核心地带,他竟连一个活人都没遇到。

    玄奘那眉头都蹙起来了。

    他站在大街的正中央,有些诧异地四下张望。

    每一个角落都积满了落叶腐烂之后留下的那些个碎末,踩上去有一种清脆刺耳的沙沙声响。

    两旁的树木都已经枯死,只剩下枝桠在风中摇晃。

    看上去曾经繁华的街道两旁,几乎每一座房子都尽显破败的气息,失修的窗户只剩下一端还挂着,咿咿呀呀地叫着。

    更甚者,一些墙壁都已经经受不住无止境的干旱与冷热交替,坍塌了。

    如果这个地方来一场大风沙的话,大概明早起来,就再也找不到了吧。玄奘想。

    看见眼前的场景,先前的兴奋劲已经一扫而空,转而换上的,是无奈。

    就这么站在小镇的正中犹豫了好久,玄奘才迈开脚步继续往前探索。

    不管怎么样,既来之则安之,无论如何,还是要先找口水喝的。

    不一会,他就在一处废弃的院落中找到了一口水井。然而,当他把旁边舀水的桶用绳子系好,丢下井去的时候,却听到了“咚”的一声清脆的声响。

    “井已经干了?”

    玄奘伸长了脖子朝井里望去。

    那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刚刚的声音已经给出了答案了。

    无奈,他只得重新背起行囊。继续寻找救命的水源。

    很显然。这个小镇已经基本上废弃了。废弃的理由,是因为干旱。要在这样一个小镇里找到水源,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过,好在那远处还有几缕炊烟。有炊烟,说明这里还是多多少少留下了一些人的。他们手头上应该有水。

    就这么一路搜寻着,玄奘缓缓朝着那炊烟的方向前进。

    此时此刻,小镇外,猴子正端坐在一个废弃的葡萄架子下纳凉呢。

    牛魔王匆匆走了过来。拱手道:“启禀大圣爷,事情差不多清楚了。确实是天庭在这地方禁了雨。已经三年,连一滴雨都没下过。”

    猴子抿着唇略略想了想,随口道:“禁雨的原因呢?”

    “因为不敬天庭。”

    “怎么不敬法?”

    牛魔王蹙着眉头,支支吾吾地说道:“听说……好像是把哪个天神的庙给拆了。”

    “哪个神?”

    “不知道。”

    “不知道?”猴子微微挑了挑眉。

    一直站在一旁的吕六拐摩挲着手,轻声叹道:“天庭最爱禁雨了。当年二郎神反天,禁雨。后来的花果山,禁雨。”

    “对对对,他们就在这么干。”牛魔王呲着牙道:“当年霜雨山,他们也禁雨。好像遇到什么事。天庭首先想到的就是禁雨,也不管有没有用。反正先禁了再说。其实禁雨,也就凡人怕而已,我们哪里会怕禁雨啊?”

    猴子眨巴着眼睛细细思量着。

    许久,猴子伸手指了指牛魔王,轻声道:“走一趟天庭,就说,是我让你去的。让玉帝给我一个解释。”

    “诺!”

    ……

    此时,一艘战舰正缓缓地驶入狮驼国。

    与一般的战舰不同。这战舰看上去更小,更精致,其上甚至有着许多战舰所没有的雕塑。华丽得就好像不是用来打仗的一般。

    远远地看到这艘战舰,站在楼台之上的杨婵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

    “这艘舰是……”

    “启禀圣母大人。”那身后的妖将躬身拱手道:“这是多目大人的战舰。”

    “他的?”杨婵不由得有些迟疑了:“他不是已经被削去了所有的官职吗?”

    “末将听说,这艘战舰当初是为了迎接大圣爷准备的,一直都没能用上。”那妖将轻声答道:“虽说多目大人的官职削去了,但这艘战舰并没有列入军籍,依旧归他个人所有。所以,他还是能调动得了。”

    默默点了点头,杨婵又将目光投向了那战舰,略带疑惑地叹道:“都是丧家之犬了,这时候将战舰弄出来,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在那不远处的另一个楼台上,六耳猕猴也在悠悠地瞧着这艘战舰。

    他回头冲一旁的侍从道:“去,看看多目搞什么鬼。”

    “诺!”

    ……

    吊桥缓缓地放下来了。

    甲板上,多目怪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略略迟疑了片刻,清心最终还是抬头挺胸地踏上了吊桥。

    她本是被挟持的人,可一进入狮驼国,情况似乎就变了。那些个挟持她的人,包括多目怪在内都躬着身子走在她的两侧与身后。那模样,与其说是在挟持,不如说是在保护。

    一时间,前呼后拥,这队伍吸引了整个狮驼国的目光。

    被猴子毁坏,还没来得及修葺的建筑上爬满了赶工的妖怪,此时此刻,他们都停下了手头的活有些疑惑地望着这支奇异的队伍。

    若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出现在狮驼国,肯定不会引起这么多的重视,即使她再美也一样。妖族,从来就不缺美女。

    不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认识多目怪,每一个人都知道多目怪的身份。

    除了那王位之上的六耳猕猴,还有谁能让多目怪如此恭敬呢?

    此时此刻,几乎每一只妖怪都在猜测着这个突然驾到的女子的身份。

    清心刚一走过吊桥踏上陆地,两只妖怪当即给她撑起了巨大的遮阳伞。这派头,简直堪比帝王了。

    清心不由得回头看了多目怪一眼。只见多目怪微微躬身,低声道:“微臣这是在保护风铃小姐您的安全。”

    “保护我的安全?”清心不由得笑了出来。

    “正是。”多目怪面无表情地答道:“越多人知道您在这里,越多人盯着您,您就越安全。”

    “说得真好听。”悠悠叹了一口,清心转过脸继续朝着多目怪指引的方向走了去。

    短短的时间里,清心的到来便已经成了所有妖怪关注的话题。几乎每一只妖怪都在谈论着这件事,却没有一个人能猜出清心的身份。

    一位侍从匆匆走入空荡荡的大殿,跪倒在了六耳猕猴的王座前,恭敬地说道:“启禀大圣爷,多目大人求见。”

    “求见?我不是说了不想再见到他了吗?”

    “多目大人说,他带来了一个大圣爷您一定想见的人。”

    “就那个女的?”闻言,六耳猕猴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小的就不清楚了。”那侍从微微仰起头,眨巴着眼睛望着六耳猕猴。

    许久,六耳猕猴随手将自己书中的奏折丢到了桌案上,道:“让他进来。”

    “诺!”

    ……

    “启禀圣母大人,多目大人已经带着那女的去求见大圣爷了。”

    “求见大圣爷?”杨婵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

    多目怪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就在不久前,自己才在朝堂上将他彻底打趴下,剥夺了权力。他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死心,这时候,他应该在谋划着反击才是。

    可是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对这个女人极为敬重,而且还第一时间带去见六耳猕猴……怎么个意思?

    一时间,杨婵也疑惑了起来,拿不定主意。

    “那女人的来历,查清楚了吗?”

    前来禀报的妖将缓缓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说道:“此事只有多目大人的亲信知晓,只可惜他们守口如瓶,套不出话。要不……末将去拿一个回来,严加拷问?”

    “不了,你下去吧。有什么消息,即刻来报。”

    “诺!”

    ……

    大殿外,一阵微风轻轻拂过,飘扬了旗帜。

    清心隔着校场扫视着千疮百孔的狮驼国。

    在他的身后,紧紧地跟随着多目怪的那一大帮子亲兵。只要清心往前迈一步,他们就跟着往前迈一步。清心往后退一步,他们就稀里哗啦地往后退一步。如果清心忽然转身,他们就会好像一堆苍蝇一样散开各处,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在清心的身后聚集。

    一个个毕恭毕敬地,却又似乎不想碍着清心的眼。

    那模样,清心就是想对他们发脾气也发不起来。她忽然觉得,这些个不过也是一堆苦命人罢了。

    谁愿意好像跟屁虫一样地跟在别人身后,还惹人厌呢?

    说到底,他们也不过奉命行事。

    可站在顶端的人,真的就过得更好吗?

    她想起了当初自己对猴子说的那番话:“人的快乐,取决于心的宽度,即使当上了神仙,也不会增减一分……”

    缓缓地,她无奈叹了一口气,笑了。

    那是须菩提教她的,可这么多年了,修为是上去了,真的有谁做到了,修宽了自己的心的宽度吗?

    她忽然想起了花果山的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想起了那只猴子。想起了,这个大殿之中坐着的,其实是他的另一个魂魄。

    红尘滚滚,每一个人都置身其中,奋力挣扎。自己本以为上了岸,结果,又被拖了回来……

    ……

    空旷的大殿内,多目怪迈着小步快速来到了六耳猕猴的王座前,伏地叩首道:“臣,多目,叩见大圣爷。您日思夜想的风铃小姐已经转世,臣,已经替您找到她了!正在殿外等候传召!”

    闻言,六耳猕猴的眉头缓缓地蹙成了八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