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六章:反悔

2018-01-17 08:50:59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什么?那女的是风铃?”杨婵不由得攥紧了扶手,瞪大了眼睛。

    这是她进入狮驼国以来,第一次的忐忑吧。

    “回圣母大人的话,卑职也是刚刚探听出来的。她是须菩提祖师座下第十一位入室弟子,也是大圣爷的师妹。同时又是三十三重天太上老君的爱徒。按照多目大人的说法,她就是当年风铃小姐的转世,确凿无误。”

    “风铃……”一时间,杨婵都呆住了,如同虚脱一般坐到了椅子上,喃喃自语道:“她……她跑狮驼国来干什么?”

    “她似乎……是被多目大人绑来的。”

    ……

    高耸的红柱,光洁而空旷的地板。

    此时此刻,眼前的建筑,像极了当初齐天宫的主殿堂。其区别,也许仅仅是少了台阶下匍匐的众妖罢了。

    整个大殿冷清得像一块千年的寒冰一般。

    横梁下,清心沿着鲜红的地毯缓缓走过,直到正中,仰起头,望见端坐王位之上的六耳猕猴。

    这一瞬间,她有一种悸动。然而,也只是一瞬间罢了。

    这是她第一次见六耳猕猴。

    那是一张和猴子一模一样的脸,然而,两者的神采却是截然不同。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也许别人会误认吧,但清心不会。她拥有与猴子一起漫长的记忆,其中有些是真正属于她的,有些。则是从前世继承过来的。

    短暂的悸动之后,接踵而来的是仿佛无穷无尽的落寞。

    王座上,六耳猕猴微微低着头。瞧着清心。

    “你……就是风铃?”

    清心没有答话,只是仰着头,静静地注视着他。

    “你是风铃?”

    清心还是没有回答。

    六耳猕猴朝着多目怪望了过去。这一望,多目怪顿时有点慌了,连忙悄悄地对着清心使眼色。

    许久,清心望着六耳猕猴淡淡笑道:“我不是。”

    此话一出,多目怪顿时惊得张大了嘴。

    “你不是?那多目怎么说你是?”

    “这你得问他了。”清心笑眯眯地朝着多目怪望了过去。

    多目怪傻眼了。这是他从未想过的情况。

    “多目!”

    只听六耳猕猴一声叱喝。多目怪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忙叩首道:“大圣爷息怒!大圣爷息怒!她确实就是风铃小姐转世没错!”

    “你有什么证据吗?”这句话是清心问出来的。

    这一刻,多目怪死的心都有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清心会在六耳猕猴面前,用这种方式反咬他一口。

    一时间,汗如雨下。

    他连忙哆嗦着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份信函,双手奉上。支支吾吾地说道:“这是臣从昆仑山弄到的密报。里面明明白白写着,清心上人,就是风铃小姐转世。请大圣爷过目!”

    六耳猕猴缓缓走下台阶,伸手扯过了信函。那瞧着多目怪的眼神依旧是一脸的怒意。

    借着六耳猕猴看信函的空挡,清心悠悠叹道:“怎么,多目大人和昆仑山很熟吗?”

    “臣不知道风铃小姐说这句话什么意思?”

    “多目大人和昆仑山不熟,又怎么知道昆仑山不会给你透假消息呢?如果多目大人和昆仑山很熟的话……”说着,清心仰起头。意味深长地望着六耳猕猴笑道:“如果多目大人和昆仑山很熟的话,说不准。就是多目大人和昆仑山一起骗师兄您了。”

    这三言两语的挑拨之下,六耳猕猴已经没心思看完那信函了,他直接将手中的信纸甩在多目怪脸上。

    这一甩,吓得多目怪整个都怔住了。

    “今天若是没办法证明她就是风铃,老子要你好看!”说罢,六耳猕猴已经转过身,怒气冲冲地回到了王位上。

    那瞪着多目怪的眼睛,简直就想现场把他活剥了。

    此时此刻,多目怪再度回头望向清心的时候,那眼神已经充满了恐惧。

    他做梦也没想到,刚刚败给了一个杨婵,现在又要败给清心……六耳猕猴是什么样的人,他是清楚的。

    与那只猴子相比,眼前的这只不只睚眦必报,而且还特别任性。先前给杨婵使绊,已经使他对自己有些不耐烦了,如果再被栽上一个欺骗的罪名,那可真就是万劫不复了。

    就在多目怪恐惧的目光之下,清心确是一脸的怡然自得。

    “她……她接到我的信,立即就赴约了。如果不是风铃小姐,怎么可能……”

    “云妮仙子是我已故的九师兄未过门的妻子,她有事,我岂有不见之理?”

    “她还是偷偷摸摸来的!”

    “师傅由始至终都不喜欢我那九嫂,身为弟子,不想惹自家师傅不开心,自然只能掩人耳目。”

    “除了风铃小姐,还有谁可能被老君和须菩提祖师同时收为徒弟!”

    “这……”

    清心一迟疑,多目怪顿时觉得机会来了,连忙起身指着清心喝道:“大圣爷,你看!她答不上来了!她的身份,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座之上,六耳猕猴也微微蹙起了眉头。

    然而,却见清心嫣然一笑,道:“自六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后,两位师傅的关系比之先前,却是好了不少。菩提师傅先收了我为弟子,恰逢太上师傅到访,见了也觉得有缘,便请菩提师傅将我过给他。没想到菩提师傅却不肯,结果,师妹我,就同时有了两位师傅。不知道师兄觉得,这解释可是合情合理?”

    说罢,清心朝着六耳猕猴望了去。

    六耳猕猴微微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多目怪顿时心如死灰。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扯着嗓子喊道:“你说谎!你说谎!之前在路上你分明已经承认了你是风铃小姐!你明明已经承认了的!”

    “是啊,你带着一众妖将逼着我承认我就是风铃,不然就杀了我。”清心缓缓转过脸来,轻声道:“我要是不承认,难保能不能活着见到我师兄。”

    “你!”

    “哦,对。你还要我帮你斗倒杨婵。”

    一时间,多目怪惊得整个呆掉了。

    这补上的一句,简直就是致命一击。若是搞错了,六耳猕猴或许顶多就是骂多目怪一顿罢了。可若是为了斗倒杨婵……那性质可就完全变了,变成了多目怪为了斗倒杨婵,故意折腾出个假的风铃来蒙骗六耳猕猴……

    “来人呐!”还没等多目怪反应过来,只听六耳猕猴一声吆喝。顿时,那门外窜进了一大片的侍卫。

    多目怪吓得惊慌地张望着。

    “将多目拖下去,关起来。严加看管!”

    “诺!”

    大片的侍卫当即朝着多目怪围了过去。

    多目怪连忙哭喊道:“大圣爷!大圣爷!您不能听她的!她说谎!她只认可那一个大圣爷,她根本就没当你是真正的大圣爷,她只认为你是六耳猕猴,所以才……”

    那声音戛然而止了。

    还没等他说完,他已经发现六耳猕猴的攥紧的拳头在瑟瑟发抖,吓得将到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一时间,连那急冲冲地要去将多目拿下的侍卫们都愣了神。

    整个大殿之中寂静无声。

    多目怪微微颤抖着,怔怔地望着六耳猕猴。

    许久,只听六耳猕猴冷哼道:“拉下去,锁上琵琶骨,别让他给逃了。”

    “诺!”

    多目怪不再挣扎了。

    他只是呆呆地站着,无奈地望着六耳猕猴。任由那一众侍卫将他整个抬起,拉出大殿之外。

    由始至终,他没有再吭一声。

    很快,大殿之中,只剩下清心和六耳猕猴两人了。

    清心静静地站着,望着那门外多目怪消失的方向,面无表情。

    那王座之上的六耳猕猴低着头,揉着自己的晴明穴。

    “你……是我的师妹?”

    闻言,清心缓缓回过头来。

    “抱歉,我都记不得了。不过你放心,我还是我,还是原来的孙悟空。”

    清心淡淡笑了笑,道:“您便是记得,也该不认识我才对。我是师傅新收的弟子。”

    “哦,也对,也对。”六耳猕猴干笑着,缓缓地纾了口气,似乎还在为多目怪的事而不快。

    稍稍沉默了一会,他轻声道:“你既然叫我师兄了,我便不会亏待你。来了就多呆几日,过些时日,我与你那嫂子就要补办婚礼了。留下来喝个喜酒吧。”

    “好的。那我可以去见见嫂子吗?”

    “随意。”六耳猕猴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

    ……

    此时此刻,杨婵的房中。

    “又不是了……怎么回事?”

    “末将也不清楚,那外面传闻很多。有的说是多目大人搞错了,有的说是多目大人故意找了个假的,想来蒙骗大圣爷。不过无论如何,多目大人已经被下狱了。那个什么清心上人,说是大圣爷的师妹,正在门外等着要见您呢。”

    “找了个假的?”杨婵冷哼了一声,道:“多目是傻子吗?用这种计谋。你先下去吧,让她进来。”

    “诺!”

    待到那妖将走后,杨婵才悠悠叹道:“都不傻,都不傻啊。多目怪找的,肯定是真的。至于六耳……他根本就不在乎,所以,也就是随意处理罢了。真假又如何呢?”

    ……

    不多时,那房门推开了。

    清心一步跨入杨婵房中,那门缓缓地关上了。

    两人默默相对着,那情绪异常地复杂。

    此时此刻,时隔六百多年,这三世的情敌见面,却出奇地冷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