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七章:两个女人

2018-01-17 08:50:58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静默了一般。

    风徐徐地吹,扬起窗纱。

    有一股压抑的气氛瞬间弥漫了开来,两个人默默相对,彼此都是面无表情。

    这是跨别六百多年的相会。

    如果可以的话,她们大概一辈子都不想要相见吧。只可惜,原本平行的两条线,却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不得不交织在一起。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

    就这么呆呆地站了许久,杨婵忽然低下头,如同一位贤淑的妇人一般轻笑道:“师妹难得来一趟,我这当嫂子的,居然也忘记吩咐下人上茶了,真是失礼。”

    说罢,她微微抬高了声调,喊道:“来人呐。”

    “不用了。”清心连忙接道。

    门打开了,一个侍女躬着身子走了进来,向着杨婵行了个礼,又向着清心行了个礼:“圣母大人……”

    清心连忙道:“真不用,我只是来见见你,说说话而已。”

    “没事了。”杨婵稍稍收了收那强撑起来的笑,换上了一副端庄的神情,轻声道:“你出去吧。”

    “诺。”

    那侍女躬着身子退出了门外,门又一次合上了。

    房中又一次只剩下两人了,依旧是那样静静地站着,目光如出一辙地空洞。

    许久,清心眨巴着眼睛道:“我是风铃转世。”

    “我知道。”杨婵轻声答道。

    “我来见你,是想跟你说清楚,还有……问清楚一些事情。”

    “你问吧。”

    清心抿着唇。好一会。却轻声道:“我还是先说吧。我怕先问了。你会误会。”

    “那说。”

    “我已经放弃了,彻底放弃。”深深吸了口气,清心道:“我和他在月树上由始至终都没有过花,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个误会罢了。他……从来都不属于我。其实早在六百多年前,我就已经放弃了,只是弄巧成拙,最终……”

    话到此处。清心深深朝着杨婵鞠了一躬,道:“对不起。”

    杨婵依旧静静地站着,眼角处微微漫起了泪光。那呼吸略微急促了些,不自觉地攥紧了手。

    一阵微风拂过,扬起了窗纱。不知为何,杨婵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然后我想问。”

    “你问吧。”

    “我想问你,为什么不跟他回去,为什么要留在狮驼国……如果你只是想帮他的话,不应该这样。这样。只会让他更加束手束脚。”

    ……

    此时此刻,狮驼国的大殿中。紫衫蜘蛛精跪倒在地,双手将一块水晶托到了头顶。

    那水晶之中演绎的,正是杨婵房中的场景。

    望着水晶之中的画面,读着唇语,六耳猕猴的眼角微微抽了抽。

    “她真的是风铃……”

    微张的口中,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她居然真的骗我了……”

    ……

    仰起头,杨婵随手抹去眼角的泪花,轻笑道:“这些,我没必要向你交代。”

    “我只是想问清楚……”

    “如果你真的想要放弃,那就完全放弃,不要再拖泥带水了。”杨婵抿着唇望向清心,道:“彻底一点,什么都不要管,好吗?”

    ……

    “大圣爷,三圣母留在狮驼国,根本就是为了当内应,不是真心帮您的。我那师兄才是……”

    “来人呐!”一把夺过紫衫蜘蛛精手中的水晶,六耳猕猴飞一般的奔出了门外,怒吼道:“将圣母宫给我围起来!如果有人敢给她报信,就地处决!”

    “大圣爷,那我师兄……”

    还没等紫衫蜘蛛精说完,六耳猕猴已经带着守在门外的一众妖将急冲冲地奔向了圣母宫。

    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有兴趣去关心关在监牢之中的多目怪呢?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明明也是孙悟空,这两个女人,却都视而不见呢?

    六耳猕猴的脑海中只剩下这句话了。

    一股恨意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着。

    ……

    “我已经放弃了,难道你连这点事情都不肯告诉我吗?”

    “我已经说过了,既然放弃了,就彻底一点,不闻不问不是很好吗?”

    “你!你凭什么?”

    “我凭什么?”杨婵伸手抚摸着桌案,冷哼道:“就凭我是他的妻子,而你不是!”

    转眼之间,房中的气氛似乎一下绷紧了。

    清心有些怒了。她攥紧了拳头慌乱叱道:“我……我怎么就不能知道,我是他的恩人,我救过他的命!”

    “就你救过?”杨婵那声音也一下抬高了八度,反驳道:“我没救过他吗?你自己问问他,我救过他几次?不只救过他,还救过你!当年在东海,没有我,你们两个早死了!如果你那时候就死了,也就没后来那么多事了!”

    “你!”

    “我不只救了你,救了他,我还替他掌管了花果山一百多年,守了整整一百年,等了他整整一百年!”怒视着清心,杨婵一字一句地说道:“而那一百年里,你都做了什么?你不过在天庭风花雪月罢了!你都做了什么?你凭什么跟我争?”

    一瞬间,面对失态的杨婵,清心怔住了。

    ……

    宽敞的过道上,六耳猕猴握着水晶,大步前行。那瞪大了的眼中充斥着怒火。

    “前后左右,所有的方位通通围起来!”

    无数的妖怪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已经隐隐地将整个圣母宫包围住了。

    “围攻圣母宫?怎么回事?”

    “不知道,命令是这么下的,我特地问了一次。确认没错。”

    “是不是那个……那个又来了?”

    “不是。”妖群之中。鹏魔王压低声音道:“命令是万一有变。连圣母大人也格杀勿论。”

    “这……”

    有妖怪小心翼翼地问道:“不会吧……杀圣母大人?大圣爷疯了吗?”

    “你不下手,杀的就是你!”一位妖将驳斥道。

    顿时,再也没人敢有异议了。

    “也许他真的疯了。”一个声音在狮驼王的脑海中响起了。

    回过头,他发现鹏魔王正远远地看着他,手中握着随时可以联系猴子的玉简。

    ……

    “我……”

    “我的舅舅已经死了,父母之仇已报。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真正憎恨的人的话,那便是你了。不是你。我和他的婚礼怎么会中断,他怎么会杀上三十三重天……一别六百五十年,六百五十年,天各一方,你觉得,我还应该感谢你吗?”

    “我……”

    “有时候我会想,你既然要自杀,为什么要挑我成亲的这一天?既然开始了,为什么还要中断咒文,为什么不真正好像你说的那样。彻底消失,没有人再记住你呢?”

    “我……”

    “我不想知道你怎么想的。也不想知道你究竟以何种立场来这里见我。我只希望你离开这里,立即!”

    话到此处,杨婵依旧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清心,却又已经泪如雨下。

    这是足足积攒了八百年的怒火,从雀儿,到风铃,再到清心,无处宣泄的怒火。

    她永远无法战胜一个死人,无论她做了多少。

    此时此刻,清心呆呆地张大了嘴巴,慌乱地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答不上来。那眼泪同样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

    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圣母宫守卫迅速被六耳猕猴手下的妖将制住了。

    由头到尾,竟连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没有。

    大军已经将整个圣母宫团团围困,那宫内却还一无所知。

    握着那水晶,六耳猕猴孤身一人,咬着牙,朝着杨婵的所在一步步走去。

    ……

    “我……我不是不想消失,我只是……我只是怕他受伤。他在强冲法阵,我……我只能中断咒文……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我……”呆呆地望着杨婵,清心已是泪如雨下,那心在微微颤抖着,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已经分不清了:“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个累赘。在斜月三星洞的时候,我就只知道哭,服了阔灵丹也无济于事。到了花果山,我连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好。我真的好怕,好怕他有一天会赶我走。我一直都在追,可无论我怎么努力,却始终赶不上他的脚步。”

    “我真的好羡慕好羡慕你,你可以和他并肩作战。而我,只能由头到尾在一边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

    杨婵静静地注视着她。

    “我知道,我其实一直都知道,我和他一点都不般配,就算有那个承诺也一样。他是齐天大圣,而我,我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已。那只是他的愧疚,我不想要他的愧疚。我一直都想放手,可是……每次一见到他,一知道他有难,我就……”

    “对不起……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离开这个局。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要跟你抢。他一直都是你的……”

    杨婵那紧蹙的眉头缓缓地松开了。

    “你在华山的时候,我劝他去接你。我是真心希望他能和你在一起,因为那样才是对的。那样,才是他真正需要的。”

    “你们才是真正的般配。没想到……”

    此时此刻,高傲的清心竟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挑你们成亲的那天,不是故意停下咒文,不是故意害他被压五行山下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整个房间之中都只剩下她的抽泣声了。

    杨婵呆呆地望着她。

    “对不起……”

    面对这样的情敌,一个哭成了泪人,不断道歉的情敌,杨婵已经整个怔住了。她再也无法横眉竖目,只能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同样默默流着泪。

    原来,由头到尾,并没有任何人错。有的,只是一段孽缘。两个好女孩,因为一只该死的臭猴子,误了终生的故事。

    ……

    那门外,六耳猕猴正健步如飞地朝这里冲来。

    ……

    一瞬间,房中的杨婵与清心几乎同时感觉到什么。

    杨婵连忙一把将清心拖入怀中,在她耳边说:“别哭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你……不要开口。”

    下一刻,还没等清心反应过来,房门“咣”的一声打开了。(未完待续。)

    PS:感觉……这一章写得不够好,虽然我已经反复写了很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