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零九章:抉择

2018-01-17 08:50:57Ctrl+D 收藏本站

    残垣断壁,黄沙翻滚。

    就在不远处,便是那个近乎废弃的凤仙郡了。

    满面黄沙的玄奘端着一碗清水抿了一口,远远地回头张望。

    就在他的身旁,一位老人正费力地从水井里卷起一桶水来,累得气喘吁吁。

    回过头,玄奘轻叹道:“老人家,这井有多深啊?”

    “大概有五十丈吧,整个凤仙郡,也就剩下这口井里还有水了。”

    “平日里,都是从这井里提的水,种的庄稼吗?”

    “种粮食?”老人顿时笑了出来,悠悠道:“这井不只是深,出水量还少。人都快不够喝了,哪里还能拿来种庄稼?整个凤仙郡早在一年前,就再没人种庄稼了。”

    闻言,玄奘微微一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碗中这珍贵的水,无奈叹了口气。

    “整个凤仙郡都不种庄稼,又不见牛羊,也不像可以打猎……老人家,那平日的吃食,该怎么办呢?”

    用围在脖子上的灰色毛巾抹了把脸,老人深深吐了口气,走到玄奘身旁半蹲下来,道:“你看我,像是什么人物?”

    “啊?”

    “就……我平日里,像是做什么营生的?”

    “营生啊……”玄奘蹙着眉头想了想,轻声叹道:“老人家您手上虽然有茧,却不厚,不像庄稼汉。听您说话,像是读过几年书的。这营生……贫僧实在不好猜啊。”

    那老人站起身来,叉着腰得意地笑了笑,悠悠道:“实不相瞒,老汉我,乃是此地郡王。”

    “郡王?”玄奘略略吃了一惊。

    一郡之王,按照他的认知。即便是个空衔,也不至于沦落至此才对啊。

    “对,郡王。”老人转过脸伸手一扬,十分得意地说道:“这方圆百里,都是祖上的封地。虽说现在已经一文不值了,但老汉我。还是得守住,得对得起祖宗。这里数年没下雨,别的什么人,都走光了,就我还留着。因为,我还有一点余粮。虽说遣散家人的时候送了不少,但也还有一点。一点点……”

    老人伸手比划着,露出一种十分俏皮的笑容。

    “不过,也不多了。再有三五年不下雨,我也得饿死。哈哈哈哈。”

    回过头,老人看到玄奘盯着自己手中只剩下半碗的清水和身旁的薄饼犹豫,轻笑道:“吃吧,本郡王虽然穷,但也不缺这一点。要是上天真要硬生生渴死我,饿死我,就算多你这么一点。我也活不下去的。不用客气。”

    玄奘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意,对着老人点头笑了笑。

    “再说了。我还指望着你家佛祖能保佑保佑我呢。东天庭我们是得罪死了,指望不上了。这西方,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东天庭得罪死了?”

    “对啊。”

    “老人家您不是凡间的郡王吗?怎么会跟天庭扯上关系?”

    “这……一时间也说不清,总之,玉帝下了旨,本地百年不下雨。托梦给了每一个人。刚开始。老汉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现在看来,是真的了呀……”

    说着,老汉无奈叹了口气,又朝玄奘看了两眼。催促道:“大师赶紧吃,吃完,我们该回去了。这地方晚上冷,还是到我那宅子里去住吧。”

    那远处,猴子正站在风沙里远远地看着。

    “牛魔王回来了没?”

    “还没呢,上天庭,恐怕没那么快吧。”

    ……

    此时此刻,牛魔王正站在南天门外与李靖四目交对着。

    牛魔王蹙着眉头,有些疑惑地说道:“凤仙郡不降雨是为了花果山?”

    “对。”李靖默默点了点头:“毁了神仙的庙宇,不过是个借口罢了。若真是激怒了天庭,哪里还可能提前托梦,告知当地百姓即将禁雨呢?”

    “怎么个为了花果山法?我……我没懂。”

    “三界的雨量,是恒定的,一处多了,一处就得少。”

    “那为什么以前花果山判了禁雨,我们雨还是照样下。好像万圣龙王他们一招就有了,没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

    李靖微微挺直了腰杆道:“龙族能呼风唤雨,这是他们的天赋。但也不是无止境的。一旦过头了,雨就会枯竭。即便是龙族召唤,也召不到了。况且,你们那时花果山需要的雨量不多,现如今花果山干旱了数百年,百废待兴,若是不加紧降雨,恐怕无论如何都恢复不了。而且,这只是其一。”

    “其二是……”

    “其二,是魂魄。雨露滋润,万物复苏。可这复苏的魂,从哪里来?即使一只蚂蚁,那也是要有地府的一缕魂魄对应的。有生,必有死。”

    “你的意思,玉帝为了花果山,把整个凤仙郡给毁了?他会那么好?”

    “首先,数百年前,凤仙郡就是一片黄土,数年前,又因为一场变故,早已经是万物凋零。如今归于黄土,并没有什么不对。”微微顿了顿,李靖又轻叹道:“另外,陛下这么做,不是为了讨你们大圣爷欢心,而是为了女蜗娘娘。花果山,有女蜗娘娘的府邸。”

    说罢,李靖抿着唇道:“这件事,你就先这么和你们大圣爷汇报吧。看他怎么说。若是他真要牺牲花果山成全凤仙郡,届时禀报了陛下,再行定夺。”

    牛魔王默默点了点头。

    这可是他第一次代表猴子出使。来的路上,他还想了无数次怎么恐吓天庭一干神仙的。可惜,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一开始想的那样。玉帝都不用见,对方几句话甩过来,就已经让他哑口无言了。

    特别是一旦扯上了花果山,这事儿,可就不是他做得了主的了。

    无奈叹了口气,牛魔王只能转过身去,腾空而起。

    ……

    回去的路上,玄奘双手合十,跟着老人默默地走着。

    走过空荡荡的街区,走过沉寂在一片黑暗之中的楼阁。

    看着眼前的景象,玄奘只能沉默。

    曾经,这个小镇应该是十分繁华的,如今却因为天庭的一份旨意,变成了荒无人烟之地……

    在天庭、佛门的面前,凡人,乃至于凡间所有的一切,就如同蝼蚁一般,分毫没有自主的权力。

    如今想想,自己以凡身证道的想法,会不会太过荒谬了呢?

    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对眼前的这一切,或许也只剩下一个选择了吧。就是好像眼前的老人家一样去承受。可是,忍耐,真能等到拨开乌云见明月的一天吗?

    等到的,或许只是死亡罢了。

    一路上,老人没有说话,玄奘也没有多嘴。

    很快,两人来到了老人的府邸前。

    那是一座极为破败的府邸,院落的围墙,已经因为干旱而崩塌,门口的牌匾也已经被侵蚀得看不出字迹。几乎每一个角落充斥着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

    推开虚掩的门,玄奘看到其中一座小屋门口坐着一个看上去已经有**十岁,满脸的皱纹多得好像这黄土地上的沟壑一般,看样子已经连走都走不动的老妇人。

    “王爷……回来啦?”

    那是一个极其沙哑的声音。

    “都说了别叫我王爷了,我早不是什么王爷了。”

    说着,两个老人呵呵地笑了起来。

    玄奘低声问道:“这位是?”

    “这是……一位乡亲。”

    “乡亲?”玄奘一下有些懵了。

    这座院子很大,可以看得出,老郡王虽然并不是什么奢靡享乐之人,但曾经的家底,还是有的。

    直到走到够深的地方,确信那老妇人已经听不到了,老郡王才低声道:“年轻人都逃荒去了,老人,实在老得走不动的,也只能托付给我了。这院子里还有四五位呢。现在也就我最年轻了,还能去提水,干点体力活。”

    “那……郡王您的子孙呢?”

    闻言,老郡王却是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化作一声叹息。

    ……

    “凤仙郡不降雨,是因为花果山?”

    “对,李靖是这么说的。”

    猴子一下笑了出来:“玉帝会这么好死?”

    “李靖说了,玉帝下这道旨意,不是为了大圣爷您,是为了女蜗娘娘。”

    “放屁!”猴子一下吼了出来,吓得牛魔王顿时脖子一缩:“女蜗娘娘这才是多久前的事?凤仙郡,早就已经好几年不下雨了!之前花果山倒是已经降雨,但那都是杯水车薪,下一点意思意思一下,他娘的当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啊?他们是忽悠你呢!再去一趟,这次不说清楚,你也别回来了!”

    “诺……诺!”牛魔王吓得掉头就走。

    转过脸,猴子又指着守在一旁的吕六拐道:“你!去看那和尚怎么说!”

    “我……我?”

    “难道还要我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啊?”

    无奈,吕六拐只得提着裤腿奔出了门外。

    那房中的其他众人都一个个蹙着眉,望着怒气冲冲的猴子。

    ……

    转眼之间,吕六拐已经来到了玄奘的房中。

    他卷起衣袖朗声道:“大圣爷说了,玄奘法师您要行普渡之道,他支持。您要感受万物之苦,自力更生,他也随你。他现在就问您一句话:这凤仙郡的苦,乃是因天而起。若要解决,倒也不难,给玉帝去一封函,什么都解决了。具体这函去是不去,就看玄奘法师您的意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