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一章:鲶鱼

2018-01-17 08:50:56Ctrl+D 收藏本站

    挖井,是一件极为艰巨的事情,特别在缺乏劳动力的情况下。

    郡王已经老了,整个凤仙郡,也就剩下玄奘可能去干这种活。自然而然的,这担子,落到了玄奘的身上。

    于是乎,日升日落,玄奘开始起早贪黑地挖井,老郡王则忙前忙后地帮玄奘打下手。

    那四周的角落里,一众妖将、猴子等人就这么一天又一天地看着。

    “这地方真能挖出水来?如果能挖出来,之前的人为什么不挖呢?”

    “对啊,整个郡的人,挖起井来,怎么都要比玄奘法师一个人快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五丈,十丈,二十丈。还是没有水。

    “我们要不要也帮忙?如果我们动手的话,一个晚上挖一两百丈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你傻的,帮忙有什么好处?你忘了玄奘法师什么态度了吗?一旦我们帮忙,指不定又闹出事情来。吃力不讨好,何必呢?”

    三十丈,五十丈。还是没有水。

    “要是一直没水,他不会打算就这么一直挖下去吧?”

    “那大圣爷的西行怎么办?”

    一众妖将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每天看着玄奘埋头挖井,浑身上下盖满黄土的模样,猴子已经恨得牙痒痒的了。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

    ……

    灵山,大雷音寺。

    “玄奘在凤仙郡挖井?他还能再傻点吗?”

    “那地方确实有地下河流,但流量极少。如果位置对,挖出一点水来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就那么一点水。能作甚?”

    “倒也不是不能。凤仙郡本身活着的人便不多了。能多一口井,哪怕出水量再少,也该是可以让百姓过得更好一些。”

    “可是这样有何意义?这就是他的普渡吗?救那么几口人,而不是救整个郡?”

    整个大殿都沉默了,诸佛面面相觑。

    “是不是……我们太高估他了?那渡世之说过后,玄奘已是强弩之末,走入了死局?”

    人群之中,灵吉忽然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

    一时间,殿内诸佛都朝着他望了过去。

    “灵吉尊者可是有话?不妨说来。”

    闻言,灵吉振了振衣袖,一步步走下台阶,来到大殿正中。双手合十,对着如来躬身一拜。

    “贫僧有一妙计。”

    “妙计?”

    “对。”

    “说来听听。”

    灵吉摇头摆手,眉开眼笑道:“不可说,不可说。说了,就不妙了。只能,做。”

    这一说。在场诸佛越发疑惑了,一个个都蹙起了眉头。

    灵吉微微仰头。望着如来。

    许久,如来点头道:“那,便试试吧。”

    “灵吉遵命。”说罢,灵吉躬身往那殿外退了去。

    待他走后,诸佛一下议论了起来。

    “这灵吉是要做甚?为何不可说?难不成,这里还有内应不成?”

    “兴许是弄巧卖乖罢了。”

    “依他的性情,倒也不奇怪。不过,这计策是否妙,可就难说了。”

    “听说他当日于高老庄外戏弄玄奘,到头来不但讨不着好,却还平白给人作嫁。这次的‘妙计’可别弄巧成拙才好。”

    正当诸佛议论纷纷之时,如来却如同听不见一般,低头轻叹道:“那杨婵的出现,怕是地藏尊者也是始料未及吧?如此一来,六耳猕猴这着棋算是废了。相安无事,还哪里有法可辩?”

    说罢,那目光微微转动,朝着地藏王望了去。

    “这倒不至于。”地藏王淡淡道:“六耳猕猴自存在之日起,便注定了与那猴子势不两立,怎可能相安无事?”

    如来深深吸了口气,道:“本座听闻,那海中的渔夫在鱼槽之中放入鲶鱼,用以挑动其他鱼奔走逃命,从而确保其存活。如今看来,怕是要地藏尊者往这六耳猕猴的鱼槽中放入一尾鲶鱼了。难得复活,他可不能消沉度日,以至大劫临身啊。”

    所有的佛陀都静静地注视着地藏王。

    许久,地藏王双手合十,默默朝着如来行了一礼,躬身退出大殿之外。

    ……

    与此同时,凤仙郡。

    “你说……清心上人,在六耳猕猴手里?”

    吕六拐重重的点了点头。

    天蓬有些诧异地望向了一旁的牛魔王。

    牛魔王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两个平日里见面难免吵上一吵的妖怪正一起眼巴巴地望着天蓬。

    稍稍收了收神,天蓬连忙朝着窗外张望。

    那不远处,猴子正盘腿坐在屋顶上,望着西方一脸的愤恨。

    “这事情……还没告诉他?”

    “不敢说啊。”吕六拐低声道:“最近大圣爷心情恶劣,要是让他知道了,保准立即杀到狮驼国去。所以我们只能来找你商量了。”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清心上人会在六耳猕猴手里?他不应该知道清心上人就是风铃的呀。而且,清心上人应该在斜月三星洞……怎么会……”

    “六耳猕猴是不知道,但天庭,还有昆仑山是知道的。我估计,是那帮老不死的故意放出的风声,为的是给我们添乱。”吕六拐一边朝猴子所在的位置张望,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至于清心上人为什么会离开斜月三星洞,就不清楚了。总觉得这是个陷阱。”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你们去救人……应该不太行吧?不说的话,到时候她真出事了,你们大圣爷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

    “这……”

    一听这话,吕六拐和牛魔王顿时就怂了一半了。

    好一会,吕六拐才深深吸了口气道:“有消息说。清心上人和圣母大人在一起。暂时很安全。”

    “消息可靠吗?”

    “确定可靠。”

    “可靠就好。”

    说着。屋里的三人齐刷刷地朝着窗外望了去。

    此时,猴子已经一跃从那屋顶上跳了下来。借着老郡王离开的空挡迅速跑到了玄奘所在的井边。

    他深深吸了口气,对着那黑漆漆一片,只剩下深处还有一点点火光的井口喊道:“喂,是我!”

    那井里没回应。

    稍稍沉默了一下,他又喊道:“你想这样折腾到什么时候?这都多少天了,有完没完?这里距离灵山已经不远了!”

    那井底,玄奘拉长了声音答道:“西行是为普渡。不普渡,西行何用?”

    “放屁!你他娘的这叫普渡吗?一句话,别说井了,我立即给你把一整个湖挪过来都成!你非要这么闹腾,有意思吗?”

    “贫僧可以让大圣爷您移山填海,别人呢?这样出来的只是一己之功,非普世之道也!”

    “那你这是要怎么样?非要挖到水不可吗?信不信,我拿块石头把你压下面,让你普渡个够?”

    那井底下,玄奘没有再说话了。只剩下千篇一律的“锵锵”声。

    一咬牙。猴子转身搬来一块大石头,对着井口吼道:“你别以为我不敢。反正你这么拖下去这辈子也到不了灵山,我索性把你封里面算了!”

    说着,真咣当一声,用大石头将井口封住了。

    然而,那底下的玄奘却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继续默默地挖掘着。

    两人就这么僵持上了。

    不多时,一位妖将悄悄从远处的残垣断壁探出头来,压低声音道:“大圣爷,老郡王回来了,不能让他看见您啊。”

    强扭的瓜是不甜的。

    无奈之下,猴子只得甩了甩头,将那石头又给搬回了原地。

    由始至终,玄奘竟连半句抱怨都没有。

    ……

    此时此刻,六耳猕猴正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一脸的郁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六耳猕猴发现自己一旦面对杨婵的哭闹,就会不自觉地发怵。那种感觉,就好像与生俱来的一般。

    难道是记忆碎片的关系?

    六耳猕猴拼命地去回忆,越想头越痛,痛得直冒冷汗。

    无奈,只能索性不想了。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他仰头对着一众妖王道:“你们……谁有办法把那个清心从圣母宫弄出来?”

    闻言,一众妖王面面相觑,一个个都低下了头。

    “滚!没用的东西!”六耳猕猴猛地咆哮道:“都给我滚出去!”

    这一吼,那些个妖王吓得连忙一个个躬身退出大殿之外。

    狮驼王悄悄扯住了鹏魔王的手道:“他……这是怎么啦?”

    “还能是怎么啦?”鹏魔王故意将音调稍稍抬高,道:“怕老婆呗。都记住了,以后大圣爷的事情呢,能办就办,不能办……回复一声,挨个骂就是了。圣母大人的事,可是拼了命也得做好的。现在下面的怨念越来越大,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说罢,朝着走在旁边的九头虫和其他几个小妖王扫了一眼。

    那一个个的妖王虽然默不吭声,却又一个个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正当此时,那最早遇到六耳猕猴的山羊精穿着一身华服从远处走了过来,急冲冲地与众妖王擦肩而过,直接奔入大殿里去了。

    “这是谁?”

    “还能是谁?他可是正当红的新任丞相啊。也就是运气好,不然,就他那修为,那见识,能当丞相?”

    “就这么个人物还当丞相,看来这狮驼国,真是走不远了。”

    九头虫冷冷的扫了众妖王一眼,低声道:“小心说话。”

    这一说,几个妖王才闭上了嘴。

    ……

    大殿内,山羊精双手奉上了一封信函,朗声道:“启禀大圣爷,方才,有个人往臣的府里塞了封信,是给大圣爷您的。臣不敢怠慢,便赶紧给大圣爷您送了过来。”

    六耳猕猴随手拆开信函,往那落款的位置扫了一眼,顿时愣了一下。

    “地藏王?”

    “正是。”

    “他现在在哪?”

    “正在臣府里。”

    “走!带我去见他!”说着,六耳猕猴已经起身急冲冲地走出了大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