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三章:说客

2018-01-17 08:50:54Ctrl+D 收藏本站

    漆黑的夜,圣母宫的几盏孤灯微微闪烁着。

    一排卫兵举着火把铿锵走过。

    长夜漫漫,一如往常。那把门的两个侍卫都在打哈欠了。

    忽然间,其中一个侍卫猛地瞪大了眼睛。

    “大……大圣爷!”

    那另一个侍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抬起头来。

    “嘘!”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山羊精已经给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两人连忙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默默行礼。

    狮驼国,不会有任何妖怪敢阻止六耳猕猴做任何事,哪怕是杨婵手下的也一样。

    大门缓缓打开了。

    六耳猕猴跨过门槛,山羊精带着一众亲卫在身后紧紧相随。

    “大圣爷,我们这是去见圣母大人吗?”

    听到这句话,六耳猕猴脑海中顿时闪过几日前的情景,那脚步一下顿住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轻声道:“先不见她,我们去见,那个清心。”

    转过脸,山羊精连忙对着跟在身旁的圣母宫侍卫摆了摆手:“听到没有?还不快带路?”

    “诺……诺!”两个侍卫连忙提着灯笼走到了前头。

    临迈开脚步前,六耳猕猴冷冷地对山羊精交代道:“还有,我暂时不想见三圣母。”

    ……

    房中,正点着烛火查看奏折的杨婵猛然一惊,仰起头来。那目光微微闪烁着。

    片刻之后,她连忙起身快步朝门外走去。

    然而,当她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已经有两名妖将拦在她面前了。

    在那两名妖将的身后。原本负责守门的两个侍女微微低着头。不敢做声。

    杨婵瞪大了眼睛与那两名妖将对视着。

    在那犀利的目光之下,两名妖将微微低下了头,却依旧寸步不让。

    “大……大圣爷说,说圣母大人为国事连日操劳,实在过意不去。今晚,让圣母大人早些歇息。”

    “我要见他!”杨婵的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

    “大圣爷说让圣母大人早些歇息。”拦在杨婵身前的手依旧,那妖将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说道:“还请圣母大人不要让小的难做……”

    这是……软禁了?

    此时此刻。杨婵幡然醒悟。

    如果能见到,或许她还有些办法可以扭转。可是,如果见都不让见……

    ……

    一步步靠近关押清心的阁楼,六耳猕猴忽然停住了脚步。

    那身后,包括山羊精在内的一众妖怪纷纷停住了脚步,一个个呆愣地望着六耳猕猴。

    月色下,那阁楼只余几盏微弱的灯光,显得格外幽静。

    六耳猕猴静静地注视着,那双目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

    许久,他轻声道:“你们都在这里等着。不要轻举妄动。”

    说罢,他身形一晃。化作了一个平日里跟在杨婵身旁的侍从,一步步朝着阁楼走了过去。

    ……

    阁楼中,清心正歪歪斜斜地靠在卧榻上,看着书。

    说是监禁,给的却是客人的待遇。也就是在房中象征性地加了几道栏杆罢了,其余的,吃穿用度一概不缺。唯一的缺陷,恐怕就是少了说话的人罢了。

    毕竟是在六耳猕猴的地头,若是杨婵真的给了清心客人的待遇,甚至为她指派了下人,到时候指不定这狮驼国中的其他人会怎么想。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清心微微抬头,随意地看了一眼,道:“进来。”

    门缓缓地推开了一条缝。

    那门外,化作侍从的六耳猕猴小心翼翼地朝房中观望,撑起一张笑脸,这才抬腿跨过门槛。

    “清心小姐,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清心见是杨婵的侍从到来,也并不起疑心,只是淡淡地回了一个微笑,道:“看完这两本书就睡了。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六耳猕猴干笑道:“圣母大人觉得小的比较贴心,所以安排小的以后在这里服侍清心小姐。”

    “啊?”清心一下有些懵了:“杨婵姐派你来服侍我?”

    在清心错愕的目光下,六耳猕猴一愣,连忙故作不解道:“有……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她会派你来服侍我?”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六耳猕猴连忙笑道:“您与大圣爷有三世的情缘,这是三界皆知的事情。圣母大人是公认的妖后,您,又能差到哪里去呢?说不定,过几天不用您开口,也不用大圣爷说话,圣母大人就会主动提请让大圣爷迎娶您呢。哪能没个人伺候?”

    说罢,六耳猕猴掩着嘴笑,那眼睛却微微睁大了,时刻注意着清心的神情变化。

    此时此刻,听完这番话,清心已经彻底糊涂了。她望着六耳猕猴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那思绪已如同一团乱麻一般。

    杨婵高傲,所以,即使是情敌,杨婵也不屑于对她动手。可正因为杨婵高傲,难道杨婵可能主动提出二女共侍一夫?

    不对……这时候提出,即便是二女共侍一夫,那也侍的是六耳猕猴。这可能吗?

    难道是……杨婵想让自己和六耳猕猴成婚,生米煮成熟饭,然后……

    想到这,清心一下有些慌了。握着书的手微微紧了紧。

    不过,她很快又缓过神来。

    她忽然想起了杨婵说过的话,她说,这狮驼国中,没有一个是她自己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要么这侍从误解了杨婵的意思,要么……这些话,压根就不是杨婵说的!

    想到这。清心不由得警惕地望着六耳猕猴。

    这一来一往之中。清心的神色变幻已经被六耳猕猴看在了眼里。他连忙低头捧起桌案上的茶壶给清心热茶水去。借以避开清心的目光。

    清心依旧死死地盯着他。

    烧水、沏茶,每一步都做得娴熟,很快,一杯热腾腾的茶被奉到了清心的身前。由始至终,六耳猕猴就好像没注意到清心那质疑的目光一般。

    在这过程中,他已经重新理清了思路。

    他十分自然地坐到了距离清心不远处的椅子上。

    这一坐,清心顿时笑了出来。

    “清心小姐笑什么?”

    “你是杨婵姐派来服侍我的?”

    “当然。”

    注视着那杯热茶,清心悠悠叹道:“杨婵姐的下人。绝不会在主人没有赐座的时候,自作主张地坐下。说吧,你究竟是谁?”

    说罢,清心猛然瞪大了眼睛朝六耳猕猴望了过去。

    然而,在这锐利的目光之下,六耳猕猴却反而笑了。

    “清心小姐果然好眼力。”

    清心一只手已经摁到了腰间的法器上,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六耳猕猴。

    就在此时,六耳猕猴话锋一转,轻笑道:“没错,小的并不是圣母大人派来服侍清心小姐的。小的其实是……圣母大人派来的说客。”

    “说客?”

    “对。说客。”六耳猕猴微微点了点头,故作无奈状。道:“大圣爷……或者说,六耳猕猴已经起疑了。事出突然,不然,此事本该由圣母大人亲自与您说,可惜……”

    说到这儿,六耳猕猴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到窗前,伸手推开了窗户。

    “清心小姐,您还是自己看吧。”

    顺着那窗,清心看到圣母宫内,杨婵的住所已经被重兵围住了。点点的火光来回移动,那是大批巡逻的妖怪。

    “圣母大人……来不了。”六耳猕猴悠悠叹了口气,道:“所以,只能由我这微不足道的小人来跑这一趟了。”

    一时间,清心呆住了。

    圣母宫,杨婵的住所被围。这毫无疑问说明六耳猕猴确实起疑了,而且这一次的起疑,已经不是先前那么简单,杨婵三言两语就能打发。

    “我……我想见杨婵姐。”

    “见不了。若是能见,便不会让小的走这一趟了。莫说圣母大人了,便是小的这无关紧要的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来到清心小姐您面前的。”

    “信呢?既然杨婵姐让你来当说客,那肯定有托付的信函!”

    “没有。”六耳猕猴摇了摇头道:“若有信函,小的就走不到这儿了。早在那半路上就被搜出来,然后一刀割去了脑袋。”

    “没有信函,那信物呢?”

    “也没有,与那信函同理。小的本来就是身无长物的小妖,身上若是带着个珠钗首饰,一旦被搜出来,同样走不到这里。”

    “那我怎么相信你?”

    被清心这么一问,六耳猕猴顿时一愣。好一会,却又缓缓地笑了出来,道:“小的一进门,清心小姐就开始质疑小的的身份,小的已经明说了是来当说客,究竟是要来说什么,清心小姐却分毫不问。难道……小姐就不好奇吗?”

    被六耳猕猴这么一说,清心顿时更加慌乱了。

    她猛然想起了自己方才与对方的一问一答。虽说自己从一开始就已经保持了警惕,可是……就方才那样的问答,对方一句“六耳猕猴起疑”,自己甚至都没反问对方“起的什么疑心”……这不等于了暗示对方,自己和杨婵之间有着某种秘密,或者,杨婵本来就在做着六耳猕猴所不允许,不知道的事情吗?

    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清心才缓过神来,微微低眉道:“说吧,她让你,说服我什么。”

    “事出紧急,实在无奈。”闻言,六耳猕猴轻声道:“圣母大人希望,清心小姐能答应与六耳猕猴成婚。”

    这一句话放下去,清心握着书的手顿时微微颤了一颤。(未完待续。)

    PS:抱歉,这些天更新不给力。特别是这几天,甲鱼基本都是失眠,在焦虑中度过。路很难走,但一定要走下去。就好像猴子一样,走过最难的路,咽下最苦的泪。承受别人所无法承受的痛苦,才能获得别人所无法获得的力量!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