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五章:雨云

2018-01-17 08:50:53Ctrl+D 收藏本站

    “要下雨了?”猴子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一脸的疑惑。

    李靖不是说这里降雨,其他地方就得干旱吗?怎么又忽然允许了?

    这可有点不太像天庭的作风。

    房间里,听到雷声的玄奘与老郡王也奔了出来,抬头仰望。

    一瞬间,老郡王那眼泪夺眶而出。

    “要下雨了,哈哈哈哈,下雨啦?”他整个如同孩童般蹦蹦跳跳地,慌乱地四下张望,拉着玄奘的手道:“快,快找东西接水!快快快快!老天开眼啦,老天开眼了!”

    他撒开腿朝着自己居住的院落狂奔而去。

    “都快点出来!要下雨了!要下雨了!凤仙郡有救了!哈哈哈哈!”

    那如同哭喊一般的欢笑声在夜空中回荡着。

    电闪雷鸣之中,一阵阵带着湿润气流的风迎面而来。四周所有的一切都雀跃了,那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顷刻间苏醒了过来一般。

    玄奘抬头望见了屋顶上的猴子。

    “这是……”

    “我也不知道。”猴子摊了摊手。

    没有多少的迟疑,一个转身,玄奘飞速朝自己的屋里奔去,很快搬出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

    “帮帮他吧。”猴子扭头朝着牛魔王使了个眼色:“把凤仙郡所有能接雨水的东西都搬出来。”

    “诺!”

    随着牛魔王伸手一招,无数的妖将从各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他们快速冲向周围已经废弃的小屋,将里面一切能接雨水的容器都搬了出来。

    一时间。整个凤仙郡几乎每个角落都看得到整齐放置的瓶瓶罐罐。

    “这样算不算玄奘法师普渡成功呢?”小白龙低声问道。

    “恐怕算不得。不过……比彻底失败强吧。”猴子淡淡叹了口气:“也许是天庭哪里又空出了雨水。就先给我们照顾上了。难得玉帝也会开窍。”

    猴子躬着身又坐了回去。摸着下巴扫视着眼前的一切,默默地等待着一场倾盆大雨。

    远处,老郡王还在呼喊着:“都快出来!快出来啊!要下雨了!赶紧接雨!”

    此时此刻,已是老泪纵横。

    整个凤仙郡中早已经没什么人了,仅存的几个老人,也都已经在他身边。可他还是依旧不断地呼喊着,疯疯癫癫地,像是在呼喊着那些已经离开的人。

    “也好吧。算是解了围,做了一件好事。”猴子无奈地笑着。

    吕六拐在一旁陪着笑。

    不是最好的结果,但……至少不是最坏的。如果这场雨不来,玄奘大概只剩下被赶出凤仙郡一条路了吧。

    隐隐地,猴子有些失望了。

    很快,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老郡王还想搬出更多的容器,却猛然发现整个凤仙郡中所有的容器都已经被搬了出来了!

    “这一定是神仙显灵啊!一定是!哈哈哈,都是托了玄奘法师的福啊。老夫愚钝,您一定是佛祖派来拯救凤仙郡的。老夫居然还要赶您走……求玄奘法师原谅!求玄奘法师原谅!”他带着一众老者匆匆跪倒在玄奘面前,握着玄奘的手嗷嗷大哭。

    “老郡王别这样。这雨……这雨与贫僧没任何关系。”

    “雨没关系,这些瓶瓶罐罐。总有关系了吧?是玄奘法师感动了上苍,是佛祖显灵啊!”

    玄奘无奈地看着他们,只得手忙脚乱地搀扶老郡王,可惜老郡王却无论如何不肯起身。

    一个接一个地磕着响头,无论玄奘认与不认。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每一位老者都激动得嗷嗷大哭,玄奘手忙脚乱地安抚,猴子在那屋檐上无奈地看着。

    然而,连续的电闪雷鸣,却始终没有下一滴雨。

    渐渐地,老郡王停止了哭喊。那四周的一众居民,也都一个个有些疑惑地望着天。

    “不对啊,这雨云……是不是有问题?”猴子也微微仰着头。

    正当猴子准备腾空而起,到那云上去看一看的时候,就在所有人的眼前,那雨云缓缓地消散!

    错愕之中,所有人,包括猴子,包括老郡王,包括玄奘都呆住了。

    只一会,头顶便又恢复了往昔那万里的晴空,一颗颗星辰闪烁。

    “这是怎么回事?”猴子一个激灵,连忙纵身掠向苍穹,却发现一切的痕迹都已经消散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原本的雨云,甚至没有留下一分一毫。

    一瞬间,所有人面面相觑。

    凤仙郡干燥的风又一次扫过大地,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往昔,只剩下地面上呆呆站着的人,还有数不尽的容器。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要下雨吗?”老郡王呆呆地望向了玄奘。

    一时间,玄奘也只能微微低下头。

    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回答。

    “不,不会的,肯定一会还会下雨,一会还会下雨。”老郡王斩钉截铁地说。

    一众半身入土的老人,就这么一个个裹着被子聚在一起,呆呆地望着天。

    那神情,看得玄奘的心都微微一颤。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耍我们吗?”猴子指着牛魔王叱道:“你!立即让李靖来这里见我!立即!”

    “诺!”

    叉着腰,猴子重重的喘息着。那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人戏耍了一通一般。

    牛魔王走了,凤仙郡大喜之后的失落,却并没有因此而消散。

    那些老人依旧跟着老郡王一个个呆在院子里,望着天,不愿离去。

    玄奘也只好在院子里陪着他们,手中握着女娲给的藏心石。

    “是不是……贫僧做错了什么?”

    “不,不!”老郡王连忙挪动身子。紧紧握着玄奘的手道:“不是玄奘法师您的错。是老头子我的错。您帮我们挖井。感动了上苍,这才降下的雨云。可老头子我居然还想赶玄奘法师走……一定是老头子我的错!一定是老头子激怒了佛祖,这才降下的惩戒!大师和雨云都是凤仙郡的希望,雨云走了!大师您不能再走了呀!”

    凝视着老泪纵横的老郡王,玄奘一时间,竟找不到安慰的话语。只能维持着半蹲的姿势,静静地注视着他。

    那屋檐上,猴子已经气得嘴角一阵抽动。

    ……

    “凤仙郡降雨了?”李靖微微蹙起了眉。

    “没降。但问题是本来要降的。雨云,闪电,啥都齐了,结果忽然又全不见了。”牛魔王盘着手道:“大圣爷很生气,让李天王立即过去见他。”

    李靖听得一愣一愣地,连忙扭头望向一旁的哪吒道:“凤仙郡是西海龙王的地界,快去把西海龙王的降雨奏报拿过来。”

    哪吒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南天门城楼奔去。

    不多时,他又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本足有他半人高的大册子。

    将册子放到地上摊开。李靖整个爬了上去迅速查阅了起来。很快,他找到了属于风仙郡的记录。仅仅是一个叉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写。

    “不可能不可能,凤仙郡未来三年都不可能有降雨。”

    “这本王管不着。”牛魔王哼了一口气道:“反正雨云确实来了,又走了,天王还是一会自己跟大圣爷解释吧。又或者您不愿意去,那样的话,恐怕就只能让大圣爷亲自来请了。”

    面对这如同最后通牒一般的话语,李靖犹豫着从衣袖中摸出了一片玉简。

    ……

    与此同时,玄奘已经借故离开了一众老人聚集的院落,来到了一条小巷里。

    那小巷的角落里,猴子正半蹲着掏耳朵。

    一步步走到猴子身前,玄奘轻声道:“贫僧已经说过了,西行之事,无需大圣爷出手。”

    “我没出手。若我出手,便不是只来雨云,应该是连雨也一起下了才对。”说着,猴子若无其事地弹了弹指甲。

    玄奘静静地站着,注视着猴子,一言不发。

    那远处依稀传来一众老者哀怨的声音,玄奘的拳头不禁攥紧了

    “怎么,你不相信?”猴子叉着腰缓缓地站了起来。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回头望老郡王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道:“贫僧相信,只是……”

    “只是?”

    “只是,西行证道之事,需得一步步走,不可一蹴而就。道未证,即便到了灵山,又有何用?”

    “那就还是不相信咯?”猴子翻了翻白眼,轻叹道:“我已经说过了,如果真是我,为何那雨最终没下?”

    “那为什么整个凤仙郡的瓶瓶罐罐都自动出来了呢?总不会是自己长了腿吧?”

    “你!”

    这一问下来,一时间,猴子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玄奘。

    “贫僧已经说过了,西行之事,无需大圣爷出手。”

    “如果我不出手,你能活到现在?”

    “正因为万事依赖大圣爷,贫僧这一路才少有所成。”

    “你这是怪我咯?”猴子一下笑了出来,却是带着嘲讽的笑。

    月色下,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

    玄奘寸步不让,许久,猴子却也只能作罢。愤恨地甩了甩头道:“算了,我也不指望你相信我什么。反正你爱信不信吧。”

    说着,猴子随手一拳重重打在墙壁上,竟直接将本就朽坏的墙直接打穿了。

    沙尘迅速弥漫了开来。

    一个转身,猴子一跃而起踏上了屋檐,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小巷中只剩下玄奘一人依旧静静地站着,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缓缓地转身,离去。

    ……

    百里之外,灵吉微微一笑,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PS:改过自新第一天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