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六章:谈一谈

2018-01-17 08:50:52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可怕的,往往不是没有希望。事实上,对于此时此刻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生灵,包括妖,包括人,也包括神仙,对于他们来说,生活都是没有希望的。而他们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没有希望的日子。

    最可怕的,往往是迎来了希望,却又失去。

    这一晚到底有多漫长,连玄奘都说不清。他仿佛能看见聚集在一起的老人们一个个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老去。而前一刻,他们还是那么地欢欣鼓舞。

    那是一种仿佛生长在脸上的绝望。

    老郡王反复拉着玄奘的手,不断地说:“玄奘法师,您千万不能走啊,您千万不能走。”

    这喋喋不休的述说,一直持续到老郡王最终昏厥过去。

    他晕倒了。然而,那四周的老人们,甚至都没有多少诧异,一个个神情木然。

    在那一瞬间,玄奘忽然懂得了这其中的因果。

    大概从选择留在这里的一刻起,这便已经注定了是他们共同的结局吧。辛苦地活着,没有希望地活着,直到某一天,忽然死去……

    这是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的真相。

    玄奘没有再去劝那些个老人回屋,因为这一刻,他仿佛真正明白了他们的痛苦。

    劝,也是劝不动的。最重要的是,连玄奘自己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将老郡王安顿在房中后,玄奘又一次拿起了他的工具。月色下,他一步步走向那一口还没挖通的井。

    远远地瞧着玄奘远去的背影。猴子低声道:“你觉得。普渡真的可行吗?”

    一旁的天蓬侧过脸。有些木然地瞧着猴子。

    好一会,他回过头,轻声道:“你觉得不行?”

    “我没觉得不行。”

    “你肯定是觉得不行了,才这么问。不然你绝对不会说这种话。”

    “你!”猴子一时语塞,咬着牙好一会,才低声道:“行,我确实是觉得,我们越来越走入死胡同了。心里越来越没底。现在我都不知道我们这一路……最终能得到什么了。”

    “李靖找我了。”

    “啊?”

    “他说雨云的事情跟天庭无关。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

    闻言,猴子有些不耐烦地呲了呲牙:“那也要过来见我,不过来,我就当他默认了。回头有他们苦头吃的!”

    “过是会过来,不过……你也要把握一下分寸。”深深吸了口气,天蓬悠悠道:“我的意思是,既然不是他们,就没必要过度刁难了。”

    ……

    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

    书房中,六耳猕猴正歪歪斜斜地坐着。一脸的不悦。

    “大圣爷,圣母大人说要见您。”

    “她还说了其他的没有?”

    “没。就说要见你而已。”

    “不见!”

    “诺……诺!”那妖兵连忙躬身拱手,退出了门外。

    好一会,守在一旁的山羊精小心翼翼地说:“大圣爷,您真……真不见一见圣母大人啊?”

    “见她干嘛?”

    “圣母大人当初为花果山鞠躬尽瘁,如果没有她,当初怎么可能……”

    “住嘴!”六耳猕猴一掌重重打在桌案上。

    顿时,山羊精吓得整个跪了下去,不敢动弹。

    “都是骗子,全都是骗子!”六耳猕猴咬着牙怒叱道:“杨婵!从一开始,我就那么相信她,甚至连立下大功的多目都被我扔进了监狱。结果,到头来她竟然……至于那个清心就更不用说了,从一开始就骗我。我甚至都对她放低了戒心,就因为她一个师妹的身份,我就允许她在狮驼国自由往来。结果呢?”

    山羊精低着头,静静地听着。

    六耳猕猴越说越气愤,又是一掌拍在桌案上,怒叱道:“我对别人凶狠,可我何曾对她们凶狠?即使是现在,对那个清心,我也只是软禁。真要对付她,早就把她扔到牢里上酷刑了,哪里容得她那样舒舒服服过日子?这两个女人……我到底哪点不如他了?为什么都向着他?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就用她们来引那家伙上钩!只要我大张旗鼓成亲,不怕他不来,到时候,再想想怎么折腾!”

    听到这一段,山羊精的心顿时咯噔一下。

    “用圣母大人和清心小姐来……当人质?”

    “怎么?你同情她们?”六耳猕猴的眼睛缓缓地朝着山羊精斜了过去。

    这一眼,看得山羊精一个激灵,连忙猛地摇头。

    “不是就好!”六耳猕猴翻了翻白眼,悠悠道:“我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既然不是,那就帮我想个更好的办法。这一次,一定要确保他有来无回!”

    一时间,整个书房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六耳猕猴重重的喘息声。

    山羊精跪倒在地,那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并不是多目怪或者鹏魔王这种妖族的一方诸侯,在他的心目中,无论是大圣爷,还是三圣母,或者是风铃小姐,都是碰不得的,都是对妖族极为重要的存在。

    可是,他现在竟然……竟然被要求用三圣母和风铃小姐去设计另一个大圣爷……

    想着,他不禁手脚发凉,面色惨白。

    许久,他唯唯诺诺地说道:“大圣爷,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

    “以大圣爷您的实力,再加上有三圣母、风铃小姐这两个筹码在手,想要……想要成事,不难。只是……”

    “只是什么?”

    山羊精微微抬头望了六耳猕猴一眼,低声道:“只是,臣怕大圣爷您日后,后悔。”

    低头俯视着跪在前方的山羊精,六耳猕猴淡淡道:“继续说。”

    闻言,山羊精这才干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低声道:“大圣爷是妖族的希望,也是臣的恩人。如果不是大圣爷您,臣现在指不定还在哪个角落里窝着呢,哪里当得了丞相。臣觉得,这狮驼国的妖怪,该都是和臣一个想法才对。无疑,大圣爷您,比另一个对我大妖族,更加有利。”

    话到此处,山羊精又是微微抬头望了六耳猕猴一眼。在确定六耳猕猴的脸色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接着说道:“可是,三圣母和风铃小姐并不是妖,在她们眼中,想必觉得过往更加重要。”

    “过往?”

    “对。”山羊精伸手抹了把汗,低声道:“就是记忆。”

    “所以,我就永远不如他,你……是这个意思吧?”

    “不不不!”山羊精连忙摇头摆手道:“臣以为,大圣爷应该跟她们开诚布公地谈一谈!真的,这是臣的真心话!也许,谈一谈,问题就都解决了!”

    “谈一谈就解决了?”瞧着惊慌失措的山羊精,六耳猕猴不禁笑了出来。

    “也不是说一定就能解决。”山羊精拼命在心中盘算着,可无论如何,也找不出一个能保住杨婵和风铃的说法,只得干脆说道:“臣只是以为,大圣爷您至少应该开诚布公地和她们谈一谈,然后再决定。毕竟……以前的事情,虽说大圣爷您不记得了,但它毕竟存在。万一哪天您又记起了,到时候可怎么办啊……”

    这一说,六耳猕猴顿时愣住了。

    烛火微微摇曳着,书房中,两人默默对视。

    许久,六耳猕猴那双目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你说得对。既然如此,我就再给她们一次机会。生死有命,如果见完还是一样,那就怪不得我了。”

    “那,大圣爷您决定先见谁?”

    六耳猕猴蹙着眉头,脑海中浮现了清心的身影,晃了晃头,又浮现了杨婵的身影,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先见那个清心吧,这次,以本来面目去见!”(未完待续。)

    PS:思绪有点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