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八章:师徒

2018-01-17 08:50:51Ctrl+D 收藏本站

    “我……师傅?”六耳猕猴一下叱喝道:“我哪有什么师傅?”

    然而,下一刻,他怔住了。不仅仅是他,就连清心以及门外的山羊精,也怔住了。

    “须菩提祖师?”

    那妖兵重重点了点头。

    顿时,六耳猕猴的眉头不由得蹙成了八字,朝着清心望了过去。

    “刚提到他,他就来了,这是要干嘛呢?”

    清心呆呆地眨巴着眼睛。此时此刻,她同样一脸的迷茫。

    “不是须菩提祖师本人,只是他派来的人。”那妖兵小心翼翼地补充道:“中年道士装扮,一身的道服,修为大概是化神境太乙散仙,看模样,应该是斜月三星洞的门徒。而且,还带着个只有凝神境修为的孩子。”

    “孩子?”清心一下想到了沉香。

    “带着个孩子,那最起码……应该不是来打架的了。”六耳猕猴长长地舒了口气,转悠着眼睛道:“让他上殿吧。”

    不多时,于义便带着沉香出现在了殿堂上。

    刚一踏入殿门,沉香的目光便锁定到了清心身上,然而,他也很快发现了六耳猕猴的存在,只得微微低着头,不动声色地往前走。那眼睛却依旧在偷偷地望着清心。

    随着于义一路走到六耳猕猴的王座前,两人停下了脚步。

    于义躬身拱手道:“弟子于义,参见悟空师叔,参见清心师叔。”

    沉香也连忙学着于义的模样躬身拱手:“弟子沉香,参见师傅。”

    六耳猕猴指着沉香问道:“你的徒弟?”

    清心没有搭话。而是朝着沉香招了招手。

    这一招手。沉香当即小跑着扑入清心怀中。

    “师傅……”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呆在观里吗?谁准你过来的?”

    “我问师尊说你到哪里去了。师尊说,你被留在了一个地方,暂时回不去。然后我就央求师尊让于义师兄带我过来找你了。”

    “师傅真是……”轻轻抚摸着沉香的脑袋,清心无奈望了于义一眼。

    她是越来越读不懂须菩提究竟要干嘛了,放任自己被俘也就算了,如今,竟将沉香送到这狮驼国来……这不是让她更加掣肘吗?

    若是带着沉香的话,就算真有机会。怕是也不敢逃了吧。

    仰起头,沉香望向了王座上六耳猕猴:“师傅,是悟空师伯不让你回去吗?”

    “悟空师伯”这四个字一说出来,原本一脸冷漠的六耳猕猴对沉香顿生好感,竟一下笑了出来。那看着沉香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

    “不该你管的事,不要管。”

    “哦。”

    正当此时,六耳猕猴伸手朝着沉香招了招,道:“过来,让师伯看看。”

    “不要!”沉香抱着清心的手一下勒得更紧了,顺带着还瞪了六耳猕猴一眼。

    这一眼。瞪得六耳猕猴都懵了。

    这么些时日以来,可只有杨婵和清心敢不对他服服帖帖的。今天居然热脸贴了冷屁股,而且还贴的是一个小屁孩的屁股。一下子,那脸涨红了。

    察觉到六耳猕猴表情的变化,清心连忙将沉香护到了身后,警惕地望着六耳猕猴。

    “过来。”六耳猕猴伸出手朝着沉香勾了勾,那语气听上去已经有发怒的意思了。

    “不要!”沉香紧紧拽着清心的衣角,连带着还朝着六耳猕猴做了个鬼脸。

    “过来!”六耳猕猴一掌重重拍在桌案上。

    沉香吓了一跳,却依旧嘴硬道:“不!就不!凭什么呀?”

    慌乱之中,清心连忙捂住了沉香的嘴不让他继续激怒六耳猕猴,又怒冲冲地对六耳猕猴道:“他还是个孩子,与他置气,有什么意思?”

    “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孩子呢,今天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说着,六耳猕猴便站了起来。

    “悟空师叔!”

    正当此时,几乎被忽略的于义忽然开口了。

    顿时,在场的众人都朝于义望了过去。只见于义恭敬地拱了拱手道:“师尊见沉香师弟思念清心师叔,故而遣于义将他送来,往后,还请悟空师叔多多照拂。另外……”

    微微顿了顿,于义才朗声道:“斜月三星洞的门规,不许同门相残。即便沉香师弟目无尊长,但他毕竟年纪小,还请悟空师叔手下留情。稍稍责罚便可。”

    “拿门规来压我?我堂堂……”六耳猕猴一下恼了,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又愣住了。

    他忽然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那眼珠子迅速转悠着。

    开场叫“悟空师叔”,完了又谈“门规”,这是……

    干咽了口唾沫,六耳猕猴有些不确定地说道:“那个须菩提……哦不,那个,师傅,他老人家认我这个徒弟?”

    “您去见过师傅吗?”

    “没有。”

    “您不去见,又怎么知道他认或不认呢?”振了振衣袖,于义正色道:“师尊托于义带句话给您。师尊说,他与您已是八百年的师徒,虽说对你的脾气早有了解,但有时候,你也做得太过了。特别是这次,复活这么久了,竟也不知道去拜会自己的师傅,实在是目无尊长!”

    闻言,六耳猕猴顿时缓缓地笑了出来。

    “他……他真这么说?”

    “师尊的斥责,难道还有假?师尊还说,你东闹腾西闹腾,闹了个天翻地覆,难道就不记得六百多年前的教训了吗?既然遇到问题,为什么不知道求教自己的师傅呢?”

    “他认我这个徒弟?”六耳猕猴略带迟疑地问道:“那另一个呢?”

    “这个,师尊倒是没提。”于义淡淡道:“对了,师尊还说了,目无尊长之事不能就此作罢,罚你抄五百遍门规,好让你长长记性。”

    “行!”此时此刻,六耳猕猴的喜悦之色早已溢于言表:“我这就去抄,抄完了,陪你去斜月三星洞拜见师傅,好好向师傅请教请教!”

    这一言一语之间,六耳猕猴竟将身旁的清心和沉香彻底给忽略了。

    ……

    斜月三星洞中,须菩提捋着长须轻叹道:“说到底,那终究是我的徒弟。只要肯拉下老脸,佛门说一千句一万句,也顶不上我一句。嘿嘿,这着棋,佛门怕是下错了吧。”

    说着,须菩提笑吟吟地朝着老君望了过去,得到的回复却只是一个白眼。

    “话说回来,你分得清他们两个,哪个是天外来的魂魄,哪个原本的石猴吗?”

    “分不清。”须菩提缓缓摇了摇头道:“不过,也不需要分清。对我来说,他们都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