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一十九章:拜会

2018-01-17 08:50:51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此刻,凤仙郡的外围,李靖终于到了。

    其实,到的不仅仅是李靖,还有一众跟下雨有关的神仙。包括四海龙王、包括水神、风神,黑压压一大片地站满了整个小山丘。连带的,还有堆积如山的各种与降雨有关的资料。

    猴子站在山丘的顶端看着眼前这排场,眉头都蹙成八字了。

    “这是干嘛呢?”

    一旁的天蓬淡淡道:“事情不是天庭做的,这基本是可以肯定。不然,李靖也不敢来。”

    “是你告诉李靖我不会拿他怎么样,他才敢来的吧?”说着,猴子缓缓望向了天蓬。

    天蓬深深吸了口气,收了收神,转而说道:“这么大排场,大概是担心你还不信吧。很显然,他们不想掺和跟你有关的事。”

    见状,猴子了然,努了努嘴说道:“他们好像很怕的样子,要不,稍加利用一下?”

    看着猴子窃笑的样子,天蓬只得无奈叹了口气。

    让李靖过来,原本是想把误会了了。不过眼下看来,猴子这一关怕不会那么好过啊。

    在行礼过后,李靖就开始证明天庭的清白了。

    首先,是给猴子简要地讲解了一下天庭下雨的规则,然后是让四海龙王还有水神风神过一遍,各自表明自己的清白,接着又让手下的天兵给猴子翻阅讲解降雨记录。

    这么多记录要讲到什么时候?

    猴子一甩手,干脆不听了,反正李靖肯定是有备而来。也不会从这里面捉到什么把柄。

    他转而拉着李靖到一旁。满是善意地说道:“李天王啊。我们也算老相识了。”

    “大圣爷说的是,说的是……这认识都有八百多年了。”一听这套近乎的话,李靖一个激灵,顿时汗如雨下,连忙干笑。

    “我还救过你几次。”

    “啊?”

    “难道不是?”只见猴子微微仰着头,装出一副回忆过往的表情道:“在花果山的时候,你被俘,如果不是我告诉他们留着你有用。借以拖住众妖,你早被杀死了。”

    “这也行?当时不是为了……”

    “当时是为了救你啊。”还没等李靖说完,猴子便打断了他的话,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花果山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花果山。虽身为妖王,但我也得考虑部下的感受。所以,我当初可是拼了命地保你啊。还有,南天门的时候,如果不是我控制住我的‘心魔’,你早被杀了。”

    “心……心魔?”李靖的嘴张得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这什么鬼东西?还能再扯一点吗?

    “怎么?你不认账?”猴子忽然挑了挑眉,一眼朝李靖瞪了过去。亮出了拳头道:“我生平最恨不知恩图报的人了!”

    那拳头在李靖的眼前缓缓攥紧,发出“噼啪”的声响。

    “不不不!”李靖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大圣爷的恩德,李靖铭记于心!”

    “那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

    “怎么报答?”

    猴子脸色一变,伸手指了指头顶:“给我一个既不危害普渡,又可以下雨的办法。”

    “大圣爷,三界雨水有限,您这不是……”

    “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雨水有限,你们每年还发洪水算怎么回事?”

    “那不是一种水啊大圣爷。洪水其实是瘟水的一种,每每降下洪水,都必定伴随瘟疫啊!”

    “这我管不着,反正你得给我想出办法来。”

    这下算是逼上梁山了,无奈,李靖只得硬着头皮道:“大圣爷,要不这样……我们,把狮驼国的雨水弄过来?”

    ……

    五百遍的门规,六耳猕猴一下就抄好了。虽然那字歪歪斜斜的,甚至有些字偏旁都拼不到一起去,根本就看不清,但总算齐了不是?

    “怎么样?要是可以了,我们这就去见师傅。”

    瞧着眼前那勉强能交差的一张张宣纸,于义有些为难地望了望门外。

    “可以是可以了,可是……悟空师叔,清心师叔他们……”

    “他们你就不用管了,反正在我狮驼国地界,没我的命令,不会有人伤他们的。保证好吃好喝供着。”

    摆了摆手,六耳猕猴拉着于义就往外走。

    几名妖将迅速将六耳猕猴抄的门规装到了一个木箱中,抬上六耳猕猴吩咐备下的礼物,一行人立即朝着斜月三星洞出发了。

    不多时,一行人便了已经来到了斜月三星洞门外。

    “师尊,悟空师叔正在大殿等候。”

    “知道了。”

    那道徒轻轻顿首,退到了一旁。

    “想跟他聊什么?”老君微微抬头道。

    这一说,须菩提拈棋的手顿在了半空,悠悠叹道:“聊聊……接下来,他的路应该怎么走。”

    ……

    风缓缓地吹过,卷起一地的落叶。

    守在大殿前的六耳猕猴远远地望见须菩提走来,连忙堆起笑脸快步走了过去,躬身拱手道:“弟子悟空,给师傅请安!”

    闻言,须菩提却只是铁着脸淡淡瞧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进殿。”

    说罢,便快步走入大殿之中。

    六耳猕猴连忙跟了上去,又回头摆了摆手,让那些个自己手下的妖将抬着抄好的门规和准备的礼物抬上。

    到了大殿之中,须菩提振了振衣袖缓缓坐下。

    六耳猕猴谄笑着,站在他的面前:“师傅,弟子记忆全没了,这才……这才没过来拜会师傅。您放心,弟子已经知错,这是弟子抄的门规。”

    一摆手,那些个妖将连忙将装着那一大叠纸的箱子抬了过来,打开箱盖让须菩提查看。

    须菩提却看都没看,只是有意无意地看着六耳猕猴。

    “还有还有……这是弟子送给师傅的一点礼物,狮驼国贫瘠,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物。还请师傅不要见怪。”

    那些个妖将又将礼物一件件抬了上来,放满了一圈。

    须菩提也不言语,只是继续有意无意地瞧着六耳猕猴。

    那态度,看得六耳猕猴都有点尴尬了。他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一众妖将都退下。

    很快,大殿之中便是剩下须菩提和六耳猕猴了。

    轻轻指了指,须菩提示意六耳猕猴坐下。

    六耳猕猴连忙跪好,那精神一下又抖擞了起来,满面春风,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瞧着周围堆了一堆的礼物,须菩提悠悠道:“你……可还是第一次送为师礼物啊。”

    “那是以前不懂事,还请师傅不要见怪。”

    “行吧。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打算怎么做?”这一说,顿时又将有些飘飘然的六耳猕猴拉回了现实之中。

    ……

    “停止狮驼国降雨?”猴子摸着下巴,寻思了起来:“可是,狮驼国也不只是六耳猕猴啊,那边也还有其他生灵。这样一来,不还是……有碍普渡?”

    “其实不会。”李靖干咽了口唾沫,低声道:“路是死的,人是活的。狮驼国是不只六耳猕猴不错,但,天庭老早就想对狮驼国禁雨了,只是担心六耳猕猴和几个妖王闹事,所以才不好下手。”

    “哦?”

    “只要到时候出了事,大圣爷肯出来替天庭扛了这件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陛下,想必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额……”

    “这样一来,事情也就跟普渡,跟玄奘法师没关系了。狮驼国禁雨,是天庭要做的。大圣爷只是支持天庭对抗狮驼国而已。至于降到凤仙郡的雨水,则是狮驼国禁雨之后,刚好匀出来的。大圣爷,您看……这样如何?”

    闻言,猴子一下笑了出来,笑嘻嘻地瞧着李靖。瞧得李靖一脸的尴尬。

    “大圣爷……卑职,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不,你说的很对。”猴子笑嘻嘻地说:“我只是觉得,李天王您修为不咋地,但动起歪脑筋来,还真是有一套啊。歪的说成直的,直的,又能说成歪的。哈哈哈,不错不错!就这么办了!”

    ……

    “回师傅的话。”六耳猕猴恭恭敬敬地答道:“弟子现在想的,无非是两件事。一件,是如何将那……那个假货击败,让天劫将他收走。另一件,弟子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一切?”

    “一切!”六耳猕猴重重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做的事,能达成这些吗?”

    “好像……不太能。”六耳猕猴蹙着眉头道:“要击败那个假货,有点难。毕竟这具身体实在有差距。而更难的,是那两个女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们居然都一心一意地只认那个假货,对我只是敷衍了事。最可恨那个杨婵,居然借着帮我的名头在害我……哎……弟子如今,也是乱啊。”

    “佛门催弟子要早日为天劫做准备,可弟子还一头雾水,身边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佛门的用心……弟子也是有些忌惮的。只是之前实在想不到什么应对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今师傅肯接见弟子,弟子万分感激。还请师傅指点弟子一条明路!”

    说罢,六耳猕猴深深一拜,额头轻触地板。

    “咚”的声响在空荡荡的大殿中缓缓荡开了。

    瞧着伏地叩首的六耳猕猴,须菩提捋着长须轻叹道:“既然你没什么好主意,不如,就听为师的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