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章:原本的样子

2018-01-17 08:50:48Ctrl+D 收藏本站

    狮驼国。

    还是原本的庭院,还是原本的阁楼。只不过这一次,那外面的守卫多了许多。一排排的长枪挺立,那暗处,更是被布上了无数的法阵。无数全副武装的妖将正埋伏在四处。

    踮起脚尖透过窗棂望见门外的一切,即使是年幼的沉香,也已经能感受到这之中浓浓的杀戮之气,不由得有些急了。

    “师傅,悟空师伯是要把我们关起来吗?他会不会……”

    “不会的。”清心轻轻摸了摸沉香的脑袋,支支吾吾地说道:“师傅他老人家……既然已经过问了,就绝不会让我们有危险。放心吧。”

    沉香默默点了点头,算是心安了一点。然而,清心的心中却依旧忐忑。

    六百多年前那一战,须菩提不就是将九个弟子全部赔进去了吗?

    这一次,他真的会将自己的生死放在第一位吗?还是说……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个筹码呢?

    想着,清心忽然无奈地笑了。

    前世今生,她几乎就没有真正握紧过自己的命运,从来都只是狂流之中的一片浮叶罢了。

    ……

    “佛门做什么,自然都有他们的用意。你只需要记住,在他们的算盘里,绝对不会考虑你能不能活下去。佛的眼中,只有佛法。”缓缓起身,须菩提缓缓地踱着步:“但是!”

    “但是?”六耳猕猴一下睁大了眼睛。

    望向六耳猕猴,须菩提轻声叹道:“但是,只要一天那另一个你还存在。只要玄奘西行一天还没有宣告失败。佛门就必须站在你这一边。”

    “啊?”六耳猕猴似懂非懂地眨巴着眼睛。

    “六百多年前那一战之后。老君天道石崩溃,天道无为不复存在。天庭,更是从鼎盛走向了衰落,而妖族则是四分五裂。普天之下,最强盛的势力,莫过于佛门。若是如来有心一统三界,这三界之中,也许早就没有道门什么事了。”

    六耳猕猴静静地听着。须菩提则是如同一位喋喋不休的老人一般来回走动,不断述说着。

    “佛,四大皆空,只余佛法。所以,如来能修成天道无我,纵使你再登行者道的巅峰,恢复天道无极,也是对他无可奈何。同等修为品级之下,佛门子弟,更是要比道门强上许多。但佛也有弱点。”

    “四大皆空。这意味着寻常弱点在他们身上已经不复存在了,恐惧、贪婪。乃至于单纯的恶,在他们的身上都不可能存在。他们没有感情,也很难犯错,因为他们已经变成了单纯的,理性的化身。所以,他们的弱点只存在于佛法本身。”

    “只有通晓佛法,才有可能真正地去战胜他们。”

    话到此处,六耳猕猴的眉头已经蹙成了八字。他怔怔地望着须菩提。

    见状,须菩提话风一转,轻叹道:“佛门,并不是你此刻最大的威胁,但为师要先讲佛门。为什么?因为,他们是你最大的助力,也是你永恒的威胁。这一点,你必须先清楚。你与那另一个你的争斗,无论谁胜谁负,无论谁最终成为唯一的孙悟空,佛门都不会容你活在这个世界上。”

    闻言,六耳猕猴微微缩了缩脖子,若有所思。

    这番话,在于猴子的第一次交战时猴子也曾说过。在当时,他也是理解的,可却远没有此时此刻从须菩提口中说出的那么如雷贯耳。

    捋着长须,须菩提又接着说道:“能击败佛的,只有通晓佛法之人。当日呈鼎盛之势的老君是一个,今日的玄奘法师,又是一个。老君的天道无为已经不复存在,所以,如今世间能击败佛,让你真正摆脱困局的,便只剩下玄奘法师一人。无论如何,你都必须确保玄奘法师安全。如此,你才有取得最终胜利的可能。”

    稍稍犹豫了一下,六耳猕猴深深叩首道:“弟子谨遵师傅教诲。”

    须菩提默默点了点头。

    仰起头,六耳猕猴又望着须菩提道:“不过,师傅,弟子现如今面临的,却不是佛门的这个威胁。而是另一个自己,还有……天劫。还请师傅指点迷津!”

    看着此时此刻真诚求教,无比听话的六耳猕猴,须菩提不由得一下笑了出来。

    楼台之上,握着棋子的老君也忽然哼笑了出来。

    “师傅……”六耳猕猴一脸纳闷地说道:“您笑什么?”

    “没什么,一点小事,不提也罢。”须菩提缓缓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明确了先前为师所说的,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佛门的弱点,就是佛法。玄奘法师,就是他们的死穴。他们让你出来,唯一的原因,就是对付另一个你。更准确地说,是为正在西行的玄奘法师制造劫难。所以……”

    “所以?”

    “所以。”须菩提注视着六耳猕猴,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强,并不是好事。你强,就不会有任何助力。相反,如果你弱,反而会有。好好想想你是如何得到你现在的兵器的。”

    闻言,六耳猕猴顿时恍然大悟。

    “行者道善杀伐,可普天之下,真正登顶的行者道有几个?”一步步走到蒲团前,须菩提躬身坐了下去,悠悠道:“若这天地似棋盘,棋手,又何止三五?任凭你再强,也禁不住多方损耗。而即便你再弱,只要多方扶持,也一样可以登顶成势。这三界之中,玩的,就是一个‘势’字。需要审时度势,运筹帷幄,方可占尽先机,立于不败之地。空有一身蛮力者,到头来,也不过是为人作嫁罢了。”

    “弟子懂了!谢师傅指点迷津,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咚咚咚”,俯下身子,六耳猕猴连着就是三个响头。

    “懂了,那就去吧。若是遇着什么事,可再回斜月三星洞来找为师。”

    “谢师傅!”仰起头,六耳猕猴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却是顿住了。

    “怎么?还有事?”

    “嘿嘿。”六耳猕猴咧开嘴笑了笑,抓耳挠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师傅,弟子还有一事想请教。”

    须菩提微微抬眼道:“说。”

    “弟子想知道……想知道清心和杨婵,有没有办法让她们两个……”

    话到此处,须菩提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六耳猕猴便没再往下说了,只是睁大了眼睛巴望着须菩提,期待着须菩提能教他点什么。

    “她们两个只认另一个你,为何?”

    “这……”

    “你比那另一个你,差了什么?”

    “记忆!”

    “记忆从何而来?”

    “这……”

    瞧着六耳猕猴一副晕头转向的模样,须菩提撑着膝盖,意味深长地说道:“记忆,自然是相处得来的。现在两个人都在你手上,只要你看清局势,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没有了旧的记忆,可以创造新的记忆。”

    ……

    不多时,六耳猕猴便道别须菩提,离开了斜月三星洞。比之来时的兴奋之色,此时脸上更是多了一份踌躇满志。

    楼台上,依旧端坐棋盘前的老君微微抬头看了姗姗来迟的须菩提一眼,淡淡笑了笑。

    须菩提一步步回到自己的座位,抓起一枚棋子,轻叹道:“这天道,果真是玄之又玄啊。天道石虽坏,三界轨迹虽已打乱,那‘缘’字,却又还在。”

    “你想说什么?”

    抓着棋子,须菩提捋开衣袖,一面细细查看着棋盘上的局势,一面轻声道:“我只是想说,如果当时不是天外之灵遁入的话,这,也许才是我那十徒弟本来的样子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