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一章:种子

2018-01-17 08:50:48Ctrl+D 收藏本站

    四周的一切化作均匀的长线飞逝而去,在那身后的远处汇成了一个点,仿佛一颗璀璨的星辰一般照亮了六耳猕猴的所有。

    “哈哈哈哈,我有师傅啦!我有师傅了!哈哈哈哈!”

    他兴奋得嗷嗷狂叫,卯足了气力朝着狮驼国狂冲而去,以至于那带来的妖将们没有一个追得上他的速度。

    此时此刻,那激动的心情早已溢于言表,恨不得让三界所有人都知道须菩提祖师已经承认他……

    这也许是他复活以来最开心的时刻吧。

    不需要任何威慑的手段,不需要任何哄骗的手段,没有任何的利益纠缠,哪怕知道了所有,也还是有人愿意承认他。而且……这个人是他的师傅!

    他如同一只萤火虫一般在天空中飞舞而过,那地面上的人都呆呆地看着,看傻了眼。

    这一刻,他仿佛忘却了那近在咫尺的危机,阳光透过复活以来一直笼罩在头顶的乌云终于照到了他的身上。

    终于不用再压抑自己,不用再戴上面具让人去恐惧,他可以放肆地笑。那是从未有过的舒心。

    最终跌坐在距离狮驼国不远处的山丘上,他望着夜空傻傻地发呆。

    忽然间,他眉头一蹙,从腰间摸出了那片玉简。

    “大圣爷……”

    玉简的另一端传来了山羊精的声音。

    “放心,我只是没事耍耍而已。这三界才多大,我还能走丢?”六耳猕猴几乎是一边笑一边答着话:“杨婵?解除软禁吧,她爱干嘛干嘛……清心?不用看着了。由她去吧。哦,对,把多目怪放出来吧,还有监狱里的所有人,记住,是所有人,老子我要大赦天下……不要问为啥。你大圣爷我今天就是心情好,就这样了!”

    说罢,六耳猕猴将玉简塞回了腰间。重重地喘息着,望着天空。

    繁星点点闪烁,夜风清凉。

    一阵阵的热气呼出,在空气中化作迷雾。又顺着风缓缓地飘散。

    那目光渐渐都有些朦胧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原本充满敌意的整个世界……忽然多了那么一丝丝的美好。虽然只是一丝丝,但毕竟是有了,不是吗?

    至少,从此之后有一个不用防备的人。这个世界不再充满敌意。

    许久的沉默之后,他像个孩童一样翻身在草堆里打滚,笑得不亦乐乎,笑出了眼泪。

    他咧开嘴笑嘻嘻地腾空而起,那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中。

    ……

    “他在干什么?”灵山上。如来有些疑惑地注视着前来禀报的僧人。

    “他在……他在……”那僧人支支吾吾了半天,却只是四下张望。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佛陀之中,有人清叱道:“他在干什么,你倒是说啊!”

    那僧人咬了咬牙,叩首道:“启禀尊者,那六耳猕猴他在……游荡。”

    “游荡?”大殿中,佛陀们那眉头都蹙成了八字,面面相觑。

    “对。”那僧人正色道:“他遇见了一只狼在追一只羊,于是定住了狼,放走了羊。临走前,又拔了根猴毛给狼变了一只羊……”

    “这算是怎么回事?原本的羊倒是放了,可那变的羊,能吃?”

    “这,应该是不能吃的吧。吃了的话,会感觉饱了,可是身体却会一天天消瘦。”

    “这算是在戏耍那只狼吗?”

    “应该不是,如果是的话,他应该变一群羊,而不是变一只。”

    罗汉们纷纷议论了起来,莲台之上,如来却只是静静地坐着,微微蹙起了眉头。

    “还有。”那僧人支支吾吾地补充道:“他遇到了一个露宿荒野的流浪汉,然后给他变了一块元宝……”

    “变的元宝?他的术法能持续多久?”

    “如果是六耳猕猴的话,应该最少可以持续数月吧。到时候谁最终拿到,谁倒霉啊。”

    “还有还有……”

    “还有?”所有的佛陀都朝着僧人望了过去,一个个越听越懵。

    “对。还有,还有好多。”那僧人重重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有几只妖怪在赶路,他发现了,然后就直接将他们全部直接送到了目的地。有两队人马在开战,被他发现了,结果他把两队人全部打晕。不仅如此,他还……”

    那僧人还想往下说,可如来的手已经抬起。一时间,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朝着如来望了过去。那僧人也睁大了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如来。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如来解答眼前这难以理解的情况。

    正当此时,另一位僧人从那门外奔了进来,急冲冲地说道:“启禀尊者,六耳猕猴到凤仙郡去了!”

    “什么?”在场的罗汉们都大吃了一惊。

    此时此刻,如来却依旧静静端坐着,维持着那抬手的姿势,目光落到了身前空无一物的地板上。那嘴角微微扬起,像是笑了。

    ……

    “玄奘法师——!”

    一声如同雷鸣般的呼喊,顿时,整个凤仙郡中的人都走出了门外,一个个抬头望天。就连猴子也不例外。

    “六耳猕猴?”只一瞬间,猴子便分辨出了来者的气息。不禁攥紧金箍棒,那神经一下绷得紧紧的。

    “放心,不是来找你打架的。要打,有的是机会。而且必须打!”

    “真是他?”牛魔王也迅速分辨出了来者的身份:“不会这么快知道我们偷了雨水吧?”

    闻言,在场的妖将们一个个紧张了起来,连忙亮出了兵器。猴子却是一扬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太远了。他最少在百里开外,而且还隐匿了气息,连我都没办法准确锁定他的位置。”

    听到这句话。妖将们才稍稍定了定神。

    此时,六耳猕猴的声音又是传来:“玄奘法师,我是来道歉的。之前是我那些个手下不懂事,还请不要见怪。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的,说一声,保证尽力而为。您就放心西行吧!谁找你麻烦,那个假货解决不了的话。你尽管告诉我!好了,我得先走了,这个玉简给你!”

    话音未落。只见远处漆黑的夜空中一片玉简如同流星一般飞窜而来,最终悬停在了玄奘身前。

    一番话说得玄奘一愣一愣地,摸不着头脑。

    同样摸不着头脑的,还有猴子。以及周围的那一大堆的妖怪。此时此刻。他们一个个都呆呆地眨巴着眼睛,一头雾水。

    ……

    圣母宫中,伴随着妖将一挥手,大批的部队如同退去的潮水一般迅速涌出了门外。

    一个侍从匆匆走入杨婵的房中,叩首道:“启禀圣母大人,全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山羊丞相带着大圣爷的旨意前来,把所有的兵将撤走了。”

    “没说具体原因?”

    “没有。”侍从摇了摇头。

    这一说。杨婵却反倒心神不定了。

    她完全理解不了这种情况。虽说先前六耳猕猴忽然出手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但毫无疑问地。那才是对六耳猕猴最有利的做法。可如今,为何又忽然撤销了命令呢?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杨婵实在不懂。

    ……

    阁楼中,山羊精深深叩首,对清心说道:“大圣爷来了命令,风铃小姐想去哪里都可以,将不会再有任何阻碍。不过……还希望风铃小姐能多住几日,最少等大圣爷回来了,道个别。”

    “他要放我走?”

    “只是放,并不是放走。”山羊精笑嘻嘻地说道:“大圣爷更希望的,还是风铃小姐您能留下来。”

    这,才是他心目中“大圣爷”与风铃小姐,还有圣母大人正常的相处方式吧。

    清心蹙着眉道:“他放了,我还不走,我留下来干嘛?”

    “当初风铃小姐在花果山从未被囚禁,不也留了许多年吗?再说了,圣母大人不就是心甘情愿留下来的吗?”

    “这一样吗?”

    “不一样吗?”山羊精反问道。

    被这么一问,清心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师傅到底和他说了什么,怎么会……忽然有这么大的改变?”

    ……

    斜月三星洞中,于义急急忙忙奔来,将六耳猕猴离开之后的所作所为一概都说。听得老君哑口无言。倒是须菩提笑了。

    “吸精气铸魂延寿,吸血铸肉躯。这一定调,着实狠辣。正常来说,有这么一着棋在,六耳猕猴,必定是三界大祸。可惜,他们算错了。”

    “他们算错了什么?”

    “算错了心。算错了,六耳猕猴其实就只是一个孩子。众生心中,皆有善念。那是种子。若是种子没有遇到合适的环境,便只能一直休眠。可一旦有了阳光,有了泉水灌溉,则必然破土而出。也正是这个原因,女娲娘娘,才会一直寄望于改变三界。因为一开始,她就在万物心中,种下了善的种子。”

    缓缓闭起双目,须菩提悠悠道:“种在心中的种子,如若无法遇到好的环境,便不会发芽。可是即使外界环境再差,那种子依旧在。种子在,希望就在。”

    闻言,老君长长叹了口气,笑了:“这就是你相信金蝉子的原因?”

    须菩提抿着嘴点了点头。

    “那应该你去普渡啊。连六耳猕猴你都能找到方法,应该你去普渡才对。”

    “不然。”须菩提摇摇头道:“有些东西,他有,我无。”(未完待续。)

    PS:抱歉,好多天没更。去了广东作协培训班,结果……那是一个不对外开放的招待所,八十年代风格,连网都没有……总之,各种悲催就是了。感谢灵异组编辑七戒大大的打赏~盟主啊,太叼了!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