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二章:渡与不渡

2018-01-16 23:06:36Ctrl+D 收藏本站

    六耳猕猴一下转性了,虽说和猴子依旧是死敌,但至少,他在西行普渡上的态度算是彻底转变了。

    这样一来的话,这雨水,是偷,还是不偷呢?

    一时间,倒是猴子有些拿捏不定了。

    可是,不偷雨水,难道由着玄奘在凤仙郡挖一辈子的井吗?

    犹豫再三,最终猴子还是咬了咬牙道:“偷!偷了再说,反正眼下这关要都过不去,也就没有以后了!”

    ……

    就在猴子筹谋着盗取狮驼国雨水的时候,六耳猕猴却依旧像个孩子一样在三界游荡着,做着各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

    拖着沉香,清心推开杨婵的房间,急匆匆地说道:“杨婵姐,趁他还没回来,我们赶紧走吧。离开这里!”

    “走?”杨婵一脸的迷茫。

    “难道你不走?”

    “去那里?”

    “去……”一时间,清心竟然也说不出来。

    杨婵呆呆地眨巴着眼睛,苦笑。

    回华山继续被困住?去灌江口?还是去西行路上找猴子?

    杨婵忽然发现,离开狮驼国,自己竟没有可以去,又想去的地方。

    犹豫了好一会,清心支支吾吾地说:“要不,跟我一起回斜月三星洞吧。说起来,你也是斜月三星洞的门人,回宗门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况且,他也说了,接下来三界会很乱,如果你呆在斜月三星洞的话。有师傅在。至少可以让他少操一份心。”

    “让他少操一份心?”杨婵淡淡地笑了。凝视着身前的桌案上的茶杯道:“他要操的心,难道还少吗?多一份少一份,又有什么所谓呢?关键,最终要能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小小的房间里,清心牵着沉香的手静静地站着,望着杨婵,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走吧。”

    “那你呢?”

    “我留下来。”

    “留下来……万一他回来了,到时候……”

    “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微微仰起头。杨婵瞧着清心,长叹道:“你走吧,我自有分寸。六耳猕猴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越是这种时候,我越得留下来。否则的话,谁帮他盯着整盘棋呢?”

    闻言,清心的目光不由得黯淡了几分。

    六百多年过去了,杨婵依旧是炼神境。这意味着她依旧得靠蟠桃和人参果续命。

    就如今的修为而论,清心的修为远比杨婵要好得多。可修为高有什么用呢?

    再高的修为,除非能达到须菩提那样的境界,否则在六耳猕猴和猴子面前。都是和没有没什么区别。眼下的情形,更重要的是心智。

    而论心智谋略。清心远远不如杨婵。这差距,就连清心自己都明白。

    犹豫了许久,清心只得默默点了点头。转身带着沉香离开。

    ……

    “她走了?”握着玉简,六耳猕猴微微愣了一下:“那杨婵呢?她也走了吗?”

    “圣母大人没有走,而且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没有要走的意思啊……”六耳猕猴蹙着眉望天,许久,却是笑了出来:“本来以为一个都不会留的,还能留一个,不错不错。哈哈哈哈,这说明她们还没那么讨厌我嘛。恩……我该给留下来的那个带点什么礼物回去呢?”

    玉简的另一端,山羊精沉默着。

    “喂,我问你该带什么礼物!”

    “啊……这这这……大圣爷,臣哪知道该带什么礼物啊?臣都是没妻室的人啊……”

    “行吧,念在你年老孤苦,原谅你了。”撅了撅嘴,六耳猕猴随手将玉简丢到了一旁,枕着手臂躺到草地上,望着天。

    如果是以前,听到清心离开,他大概会勃然大怒吧。

    想着,他不由得又笑了出来。

    其实人生就是这么奇怪,以前的他,只会注意到山羊精提到的清心离去。而现在的他,则只是注意到杨婵留下来了。

    杨婵留下来做什么呢?

    恩,其实有可能是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不过,如果这样去想的话,心里一定会很憋屈吧。而且什么都改变不了,还可能将事情越弄越糟。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那样去想呢?不如就相信她是真心留下来的,多好?

    缺的是记忆,那就培养一些共同的记忆呗。

    感受着周围的风,六耳猕猴闭上眼睛淡淡笑着,长叹道:“师傅果然是大能啊,一句话,就说到了我心坎里去了。”

    ……

    此时此刻,听着六耳猕猴的各种奇葩举动,大雷音寺内的诸佛已是越来越懵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然而,如来却依旧端坐在那莲台之上,笑意反倒更浓了。

    一个罗汉缓缓走到大殿正中,双手合十,躬身道:“弟子有惑,还请尊者解答。”

    “说。”

    “六耳猕猴今日之举,虽不能真正改变什么,但不可否认,都是发自善心。弟子想问,若是连六耳猕猴这样的凶狠之辈都可以被渡,是不是意味着,普渡真正可行了?”

    “对啊,六耳猕猴都能渡,那普渡岂不就是可行?”

    “连六耳猕猴都能渡,确实只有一种解释——普渡可行。”

    “普渡重点在于‘普’,而不在于‘渡’!渡的乃是世,非人也!谁能渡都不能说明普渡可行!”

    “可人人能渡,不正是说明世可渡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殿内诸佛议论纷纷。

    许久,那端坐莲台之上的如来才轻声叹道:“六耳猕猴这算是,渡了吗?”

    “难道不是吗?”诸佛面面相觑:“善心至此,只需善加引导,难道还有渡不了的道理?”

    “渡了吗?”如来又轻声问道。

    这一问,诸佛都闭上了嘴,一个个望着如来,等着答案。

    好一会,如来才摇摇头,轻声叹道:“渡不了,即便如此,也渡不了。普渡之根源,乃是导众生向善,这点不假。玄奘先前在求法国所为,也有他的道理。只是……千万年前,女娲娘娘创世之初,天地间本没有恶。到头来,恶却无处不在。这不正是说明,‘恶’,才是众生所向吗?”

    话到此处,如来淡淡一笑,道:“若本座没记错,那六耳猕猴已经许久都不曾吸食精气了,也差不多,该吸食精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