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三章:颤

2018-01-16 23:06:36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此刻,天庭,御书房。

    玉帝有些迟疑地注视着李靖,那目光看得李靖都要冒冷汗了。他微微拱手道:“陛下,臣听说那六耳猕猴去了斜月三星洞走了一遭,那性格就全变了。不管是何原因,这可都是三界的一大喜事啊。”

    说罢,李靖呆呆地站着,那目光看上去都有些闪烁了。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那四周站着的几位仙家都悄悄挪动脚步,似乎想离李靖远一点似的。

    许久,玉帝注视着李靖,冷声道:“六耳猕猴是否转性,现在还言之尚早。若此时,我们就出手偷了狮驼国的雨水,到时候……哼,出了事你来担吗?”

    “陛下,这……那孙猴子已经承诺这件事他一肩挑起了。”

    “放屁!”玉帝一下吼了出来,怒斥道:“他说一肩挑起你就相信一肩挑起?怎么?他是不西行了,直接跑过来给我们守南天门吗?他跟六耳猕猴本就是宿敌,如果能动他,六耳猕猴早动了,何苦等到现在?到时候,六耳猕猴拿孙猴子没办法,直接拿我们开刀,你说怎么办?怎么办?”

    李靖低着头汗如雨下。

    “当初保持中立的主意不也是你出的吗?怎么就那么糊涂,居然答应这种要求?”

    玉帝已经气得拍桌子跺脚,李靖却只能把头越埋越低。

    他怎么都不可能告诉玉帝,这个办法其实是他自己出的。而原因,是他被猴子施压,不得不交出个办法来脱身。

    事到如今。就算玉帝要责怪,他也只能扛了。扛玉帝的责难,顶多是罚点俸禄,扛猴子的责难,可是能要命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这道理他懂。

    瞧眼下这情形,一旁的太白金星拱了拱手低声道:“陛下。事到如今,责怪李天王也没有用,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怎么?”玉帝气得咬牙切齿。在御书房中来回踱着步。

    “若是一开始不答应还好,就好像之前那样,反正那孙猴子硬要雨水,我们就把其他地方的给他。到时候普渡不成。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现在情况可就不同了,孙猴子指定要狮驼国的雨水……这不是等于让我们在孙猴子和六耳猕猴之间选边站吗?拿了狮驼国的雨水,六耳猕猴就有理由闹事。如果答应了孙猴子又不兑现,孙猴子也一样有理由闹事。我们……还是早做打算吧。”

    “是啊是啊,陛下,还是早做打算吧。”其他的仙家也纷纷附和了起来。

    “打算?”玉帝气急败坏地在房中来回踱着步,怒斥道:“这件事你们要朕如何打算?”

    ……

    正当天庭气急败坏的时候,六耳猕猴已经在一处不知名的山坡上美美地睡上了一觉。

    这也许是他转世以来最舒服的一觉了吧。

    睡醒了。心情无限好,看什么都舒服。

    “也该回去了。”抿着唇。他轻声叹道:“可是回去之后做什么呢?算了,不想这个问题,先去把该见的人见了再说。”

    说罢,他腾空而起,朝着狮驼国疾行而去。

    ……

    大雷音寺中,如来紧闭双目轻声叹道:“那清心,已经离开狮驼国了吧?”

    “启禀尊者,她正在离开的路上。”

    “她离开了,可不太好。”

    “嗯?”在场的佛陀皆面面相觑,一脸的疑惑。

    如今看来,清心本就是须菩提投向狮驼国的一枚棋子,离开了,难道不是好事吗?

    只见如来微微睁开双目道:“六耳猕猴的精气就快尽了,发狂,此乃必然。如此特殊的时刻,总得有个人做个见证不是?”

    说着,如来缓缓望向了地藏王。

    地藏王微微点了点头,躬身退出了大殿之外。

    ……

    落到圣母宫前,早早守候在那里的山羊精、九头虫、鹏魔王、狮驼王都一个个出来迎接六耳猕猴了。他们一个个看六耳猕猴的眼神就好像看怪物一样。

    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也是这种眼神。不同的是,当初的六耳猕猴真的是怪物,而如今……只能说世事难料。

    当然,有时候戴着面具的怪物,远远比不遮片缕的怪物更加让人恐惧。此时此刻,除了山羊精之外,众妖心里打的,大多是这样一种算盘。

    万一六耳猕猴是装的呢?万一他其实在准备着秋后算账呢?

    笑面虎,才是最最可怕的。

    见了众妖,还没等他们拱手行礼,六耳猕猴便已经摆了摆手道:“免礼。”

    说罢,迈开大步顺着众妖让开的过道一步步走入圣母宫。

    ……

    房中,杨婵透过窗棂远远地看到六耳猕猴到来,那手不由得紧了紧。

    一个侍从推开房门轻轻走到杨婵身后,躬身拱手道:“圣母大人,大圣爷来了。”

    见,还是不见?

    不久前,圣母宫被围,杨婵还想尽办法要见六耳猕猴一面。杨婵知道,六耳猕猴虽然凶狠,却是一个很容易被操控的人。只要能见上一面,她就有十足的把握让六耳猕猴改变主意。

    可是现在呢?

    六耳猕猴仿佛变了个人一样亲自到来,杨婵却又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圣母大人,大圣爷还在外面等着呢。”

    杨婵的嘴唇微微颤了颤,却终究没说出一句话来。

    正当此时,那侍从身后的门忽然开了。六耳猕猴一步跨过了门槛。他笑嘻嘻地说道:“我自己直接进来了,你不介意吧?”

    杨婵有些错愕地望着六耳猕猴那张充满善意的脸。

    也不管杨婵神情的变化,六耳猕猴迈着步自顾自地说道:“我想清楚了,齐天大圣的名号,其实没什么重要的。我也不想当什么万妖之王,我就是我,不是其他任何人。”

    “啊?”

    “当初花果山势力的崛起,有一大半是你的功劳,现在我把它还给你。不只不会阻止你做任何事,我还会把它还给你。当然……我希望你对他们能更加善意一点,酷刑无法解决任何事情。真的。”

    杨婵整个已经懵掉了。

    这些话,居然从六耳猕猴的嘴里说出来?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我……”杨婵微微张口,却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准备。

    “没有那我就先走了。”转过身,六耳猕猴一步步朝着门外走去,到了门口,却又停下了脚步,转身道:“对了,我不会再强迫你或者风铃任何一个嫁给我了,因为真的没意义。话说回来,修仙嘛,一个人逍遥自在多好,多个人,反而多个累赘。当然,你们哪天想通了,死皮赖脸要嫁给我的时候,我会重新考虑的。”

    说完,六耳猕猴自己都笑了出来。笑眯眯地扭头就走。

    杨婵站在原地,却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

    ……

    踏出房门的时候,那屋外,一众妖将妖王都在呆呆地望着六耳猕猴。

    “大圣爷,您这是……”

    “和师傅聊了一下,茅塞顿开了。”六耳猕猴摆了摆手,毫不停留地从人群中穿行而过。

    那在场的一个个妖将都懵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变天了。可,这是真的吗?这背地里会不会又是什么阴谋?

    鹏魔王悄悄跟狮驼王使了个眼色,快步跟了上去。其余的妖将见此情形,也只得一个个跟上去,就连九头虫也不例外。

    接下来的情况则更加匪夷所思了。

    他们一大半的妖怪就好像六耳猕猴的跟屁虫一样紧紧相随,六耳猕猴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跟得六耳猕猴都有点烦他们了。

    “你们跟着我干嘛?有什么事自己办去就行了。”

    鹏魔王腆着脸道:“末将在等着大圣爷吩咐呢。”

    “吩咐?都没其他事情干了?”

    “大圣爷您刚把之前交代的事情都撤销了,我们都没事情干了呀。”

    “额……这样啊?”六耳猕猴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需要他们帮忙做什么:“要不你们先回去,回头想到要你们做什么了,再派人通知你们?”

    “那可不成!”狮驼王抢着说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大圣爷您不吩咐点什么事,我们坐立难安啊。不如就跟着大圣爷您,您需要吩咐什么的时候,我们也能第一时间出现。”

    六耳猕猴蹙着眉头悠悠道:“你们去找圣母大人不行吗?”

    这一问,在场的妖怪顿时一惊。

    这难道是……想看看谁是站在圣母大人那一边的?准备内部清洗?

    他们吓得一个个连忙摇头摆手:“不不不,圣母大人和大圣爷您怎么能一样呢?我们肯定是听大圣爷您的了。”

    “听她的也一样。”

    在场的妖将纷纷惊呼道:“不不不,不一样啊大圣爷!”

    “那我让你们听她的,这样一样了吧?”

    这话一放下来,妖将们一下都噤了声,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冒着冷汗。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六耳猕猴扭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那门外,一众妖将却没人敢走。

    ……

    心情大好的六耳猕猴端坐在自己的桌案前,端起茶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喝着,笑着。

    忽然间,那手微微一颤,茶杯掉落在地,砸开了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