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四章:低吼声

2018-01-16 23:06:36Ctrl+D 收藏本站

    一瞬间的恍惚,一种极度乏力的感觉骤然袭来,瞬间仿佛将整个身体都置身冰窟一般。

    六耳猕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自己的手掌。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掌上皱纹如同植物的根系一般疯狂滋长,迅速遍布了每一个角落。

    紧接着,在他恐惧的目光下,那些皱纹开始一点一点地裂开。皮囊之下,只有毛发……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吸够了血了吗?怎么会……”

    “精气不足,身体一样会崩坏的。”一个声音在六耳猕猴的脑海中响起了。

    他猛然回头,望见地藏王就站在他的身后!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刚。”地藏王淡淡笑了笑,月光透过窗棂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就在……你端起茶杯的时候,贫僧就进来了。你完全没感觉到吗?”

    “我……”

    六耳猕猴一阵恍惚,他不自觉地挪动身子想要尽可能离地藏王远一些,正在此时,忽然发现地藏王的身后,是清心!

    此时此刻,清心正被一团若有若无的金色光华包裹着悬浮在半空中,双目紧闭,似乎已经晕眩过去了。

    “你已经太久没吸食精气了,修为正在迅速下降……是不是连你还有一个对手,还要度过天劫也忘了呢?”

    “她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在你手上?”

    “就凭你现在的样子,想击败另一个你?未免太天真了吧?”

    “我问你她为什么会在你手上?”

    一声咆哮,六耳猕猴显出了獠牙,那额头上的青筋瞬间暴起。配上原本就在缓缓蔓延的裂痕,显得格外狰狞。

    下一刻,大门被冲开了。数名妖将从屋外鱼贯而入。

    “出去!都给我出去!”

    还没站稳脚跟的妖将们被六耳猕猴这么一喝。顿时慌了神。他们看着地藏王的眼神更是充满了错愕。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

    众将面面相觑,很快一个个无奈退出了门外,带上了房门。

    房间里又一次只剩下六耳猕猴、清心、地藏王了。

    由始至终,六耳猕猴都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晕迷的清心。地藏王则是一脸淡然地瞧着愤怒无比的他。

    “你问她啊?”深深吸了口气,地藏王轻叹道:“贫僧路过的时候,刚巧碰到她想要离开。就顺便把她带回来还给你了。你该感谢贫僧才对啊。”

    “是我放她走的!”

    “哦?是吗?”地藏王回头瞧了清心一眼,悠悠道:“为什么要放她走呢?这可是用来击败对手的不二筹码啊。”

    “我怎么做,用不着你管!”六耳猕猴又一次咆哮了出来。

    那是如同猛兽嘶吼一般的呼喊声。门外的一众妖听得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然而,地藏王却只是微微一愣,笑了笑。

    “不用我管……呵呵呵呵,是谁,把你带回这个世界的呢?”

    “你这是准备向我邀功吗?”

    “我只是想问你,你还想回到原本那个黑漆漆的地方去吗?”

    闻言,六耳猕猴眼角微微抽了抽。一股寒意直入心底,以至于身上的毛发都一下竖了起来。

    “你该不会以为,须菩提祖师承认你了,你就是真正的孙悟空吧?”地藏王轻蔑地瞧了六耳猕猴一眼,悠悠叹道:“万事,都该先苦后甜。先甜的结果,就是后苦。另一个你想必是很明白这个道理吧。所以,他能成为齐天大圣。而你呢……”

    注视着六耳猕猴。地藏王哼哼地笑了起来,笑得六耳猕猴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许久。地藏王轻声道:“如果你想要击败另一个你,贫僧可以教你。如果你不想……大可以浑浑噩噩度日,贫僧绝不勉强。”

    说罢,地藏王伸手一挥,清心当即朝着六耳猕猴飘了过去,被他稳稳地接住。

    “如果她醒了问起他那小徒弟在哪里。就告诉她,她的小徒弟随贫僧修佛去了。待修成,她自然会见着。还有,别再让她跑了,省得贫僧再帮你捉一次。”一阵微风从窗棂透入。一瞬间,地藏王的身影仿佛一阵细沙一样飘散,消失无踪。仅存一个声音在六耳猕猴的脑海中回荡着:“至于你自己的事……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贫僧吧。”

    六耳猕猴紧紧地咬着牙,发出一声声充满敌意的低吼,却也无可奈何。

    没有精气,他什么也不是,甚至连地藏王悄悄进入这个房间,他都没能察觉。

    ……

    此时此刻,凤仙郡,玄奘微微低头凝视着手中联系六耳猕猴的玉简,深深吸了口气,将其收入怀中。

    不远处的屋顶上,猴子正透过漏风的窗户有意无意地瞧着玄奘。

    一旁的小白龙低声道:“大圣爷,玄奘法师该不会真想找六耳猕猴吧?”

    猴子回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这真不是没可能啊,大圣爷。你想想,这些日子以来你和玄奘法师吵了几次了?说不准,他真动了心思了。我觉得,要不你还是跟玄奘法师认个错吧,别到时候玄奘法师真投靠六耳猕猴去了。”说着,小白龙想了想,又悠悠道:“但是细想一下,玄奘法师投靠六耳猕猴倒也没什么关系啊。看情形,六耳猕猴是真想通了,明白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他肯帮玄奘法师证道,这是好事啊。只要能证道,玄奘法师爱投靠谁投靠谁,对吧?”

    “你烦不烦?”

    “额?”小白龙一下缓过神来,连忙闭上嘴巴。

    “雨怎么还没来?李靖不是答应了将狮驼国的雨水给这边吗?”

    “没那么快的。”小白龙摆了摆手道:“将狮驼国的雨水给这边,那也得狮驼国有雨水才行啊。哪个地方每天在下雨了?等等吧,也就这几天了。”

    闻言,猴子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

    清心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幽暗的洞府,一盏孤灯。而她自己,则躺在一张简陋的石床上。

    一声声微弱的声响从远处传来,听不清究竟是什么。

    “这里是……哪?”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正当此时,一阵痛感袭来,顿时,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

    恍惚中,她伸手摸到了什么尖利的东西,吓得连忙将手缩了一回来。定睛一看,才缓缓松了口气。

    原来是桌子。

    这地方,大概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吧,就连桌子都已经破损不堪了。一根根的木刺突出,无意中摸到,就好像摸在针尖上一样。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她捂着额头开始细细回忆了起来。

    “我从狮驼国离开,然后……然后遇上了一个和尚。他说他是地藏王……接着……等等!沉香呢?”

    一瞬间,清心猛地清醒了过来。她吓得连忙四下张望,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小小的石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一盏孤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更别提沉香了。

    此时此刻,她的身体已经疲惫到极致。灵力不知怎么着已经被彻底抽了个空,只要随便一个动作,便会累出一身的冷汗。

    “沉香……沉香呢?”她挣扎着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门去。

    门外,是一条幽暗的隧道。两旁一间间的小房,推开门去,与她刚刚呆的地方也是一般无二。如果不是桌子摆放的位置不同,清心甚至都以为是不是走入幻境了呢。

    她强撑着在这隧道中走了好一段,很快,她发现这个洞府比她一开始想象的,要大得多。大到虽然没有刻意布置,却好像迷宫一般。

    无奈,她只得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调息。

    如果能恢复一些灵力,想要出去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只是,虚弱到这种程度,想要恢复怕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了。

    正当此时,洞府的深处一声嘶吼传来。清心一惊,连忙睁开了眼睛,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腰间的法器已经一件都不在了。

    大概……是让地藏王全部收走了吧……

    她紧张到了极致,却又无能为力,只能恐惧地望向声音的来处。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许久,那低吼声还在继续着,她的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生。似乎那低吼声并不是针对她的。而且……似乎还有点熟悉?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清心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地顺着那声音的来处走去。

    好一会,她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而那声音也似乎近在咫尺了,甚至用手去触摸岩壁,能清晰地感觉到岩壁在微微震动着。

    她鼓起勇气,继续一步步地往前走。

    很快,光芒照亮了她的四周,那声音却一下停止了。

    当她眨巴着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眼前的光亮时,一下呆住了。

    这是一个不小的地下空间。

    四周的岩壁上有一根根的火把在燃烧着,放射出蓝色的光芒将一切都照亮。

    满地的猴毛,各种破碎的物件,原本放置在这里的一切都被撕得粉碎。

    而在那正中的平台上,六耳猕猴正蜷曲着身子,用一种狰狞的神色,注视着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