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五章:吸一点?

2018-01-16 23:06:36Ctrl+D 收藏本站

    那满地猴毛随着清心带进的微风化作飞灰飘散,有一种跨过无尽岁月般的错觉。

    此时此刻,六耳猕猴的脸庞看上去苍老无比。

    清心吓得连忙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啦?”

    六耳猕猴没有回答,只是怒视着清心,不断发出充满敌意的低吼声。那神情,就好像会随时扑过来一般。

    清心一怔,连忙又是往后退了两步,转身就想跑。

    “别走……”

    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清心连忙顿住了脚步。

    那是六耳猕猴的声音,听上去,就好像久病初愈的老人一般,有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别走……”六耳猕猴又一次开口了,那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起来:“你就是走了,也会……被地藏王再带回来的。”

    “地藏王?”清心猛然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遭遇,连忙回头问道:“沉香呢?沉香到哪里去了?”

    “沉香不在我手上,他被地藏王带走了。”

    “让他把沉香还给我,他还只是个孩子!”

    望着一脸愤怒的清心,六耳猕猴艰难地笑了笑:“你对我生气也没用,佛门的人,哪里会听我说?”

    两人默默对视着。一边是愤怒的清心,一边则是痛苦到无以复加,却依旧艰难维持着笑容的六耳猕猴。

    许久,清心冷言道:“你不去,我自己要人去。”

    “站住……”六耳猕猴有气无力地说道:“这里是狮驼国的地下,别出去。别声张……如果那些家伙知道我已经衰弱到这种地步的话……我也许就活不成了。我可是你师傅亲自认可的。你的师兄啊。我放了你。你也该顾忌我才是。再说了,就算你去要人,他们既然能捉,肯定就不会放。”

    “我就不信他们真的敢撕破脸皮!”

    “撕破就撕破,三界之中,佛门怕谁?”

    此话一出,清心狠狠地呆了一下。

    是啊,佛门与道门不同。他们虽然极其松散。却又是极其保守的宗门。从上至下,都是如此。

    自己是老君和须菩提祖师的弟子,佛门没理由不知道。既然敢动手,就说明不怕得罪,更不怕自己去要人。

    清心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六耳猕猴在大殿上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如果不是师傅允许,多目怪真有办法将自己拐到这狮驼国来吗?

    一瞬间,清心的眼角漫起了泪光。那种感觉就好像忽然从云端跌入了谷底一般。前一刻,她还是两位大能最宠爱的弟子,天上地下,随心所欲。如今呢?

    她感觉就好像一颗弃石一般。谁都可以对她出手。就连小小的多目怪都敢,更别提佛门了。

    许久。那对面的六耳猕猴哼哼哈哈地笑了起来,瘫坐在地。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你怎么说哭就哭呢?”

    清心连忙抹了一把眼泪,倔强道:“我……我哪里哭了?”

    “是是是,你说没有就没有呗。我假装没看见好了。”

    “你!”

    稍稍定了定神,六耳猕猴注视着清心低声道:“老实说,我真有那么一点……羡慕你。你可以用眼泪解决问题。我就不会哭,因为哭,没有用,没有人看。”

    “你在说什么?”

    “不是吗?你有两个师傅。”摆了摆手,六耳猕猴悠悠叹道:“好吧,我现在也有一个了。不过我不像你,问题应该自己解决,实在没办法了才去找师傅。有事没事掉眼泪,那是窝囊废的表现。”

    清心怒视着六耳猕猴,一句话不说。

    许久,等六耳猕猴笑累了,他抬起头来悠悠道:“行啦,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沉香的事情我帮你扛了。保证帮你想办法要回来。”

    “真的?”

    “难道还有假的?”

    “你不会是打的什么坏主意吧?”

    “我像坏人吗?”

    “这……”

    看到清心支支吾吾的样子,六耳猕猴一下笑了出来,轻叹道:“其实我不是像,我就是坏人。生来注定就是坏人。哈哈哈哈,瞧你那懵样。行啦,这件事保证不使坏,不然你上师傅那里告我去?”

    “上师傅那里……告你去?”有用吗?

    还有,师傅为什么要承认这只祸害生灵的六耳猕猴,却不肯出手救助自己呢?

    清心实在想不明白,那眉头蹙得紧紧的。

    不过,此时此刻她似乎也没有第二种选择了。六耳猕猴虽然极为衰弱,但她自己灵力被吸干,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这么走出去,怎么找佛门要人?靠两条腿走去灵山?还是先在满地妖怪的狮驼国找个地方疗养?

    那还不如就在这里安全了。

    而且,即便此时,如果六耳猕猴真要强行将她留下来,她也反抗不了。

    犹豫了许久,清心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听说你要吸生灵的精气才能生存,缺精气了吗?”

    “不只是缺精气,还有,反噬。”六耳猕猴伸手在脖子上捉了捉,一下掉出来满手的猴毛:“应该是佛门干的没错了。如果我不想快速提升修为和强化身体的话,其实是没必要吸食过量的血和精气的,消耗的速度也并不快。大概是怕我惹的事情不够大吧,所以,他们在最初复活我的时候便在我体内植入了什么东西,只要精气一段时间没成长,就会陷入这种状态……这帮秃驴,实在是太贼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一直吸精气?”

    “我有得选吗?”

    “那……那你现在要怎么办?”清心眨巴着眼睛,有些忐忑地问道:“我能怎么帮你吗?”

    闻言,六耳猕猴有些意外地望着清心。

    “怎……怎么啦?”

    “没什么。”六耳猕猴连忙正色道:“你要帮我啊……其实也很简单。你的修为也不算低了。要不。你给我吸点精气?”

    “啊?”清心一下懵了。

    六耳猕猴晃了晃脑袋,缓缓地站了起来:“放心,我有分寸的,只吸一点。”

    “吸……吸一点?精气能吸一点吗?”

    精气是什么,她老早就知道。她也清楚,修仙者的精气要比一般生灵多得多。可这玩意能只吸一点吗?不是一吸就没了吗?

    “当然能。”六耳猕猴一步步朝她走过去,笑嘻嘻地说道:“别的不敢说,吸精气。天底下没人比我更专业了。”

    “可是……可是……”看着六耳猕猴那充满了饥%渴的眼神,清心明显有些慌了。她一步步地后退,一下子已经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可是,精气不是只要流失,就会殒命吗?”

    “那都是瞎扯的。”六耳猕猴舔了舔舌头,依旧一步步朝着清心走过去:“来,让我吸一点,等我缓过劲来,就去帮你救沉香。”

    咬了咬牙。清心闭上眼睛道:“那来吧!别……别吸太多。”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滚落。

    六耳猕猴盘起手。站在原地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清心。

    “还……还没开始吗?还是已经吸完了。”

    六耳猕猴不说话。

    “快……快点。我,我有点怕。”

    六耳猕猴还是不说话。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六耳猕猴都想笑了。

    “你还没开始吗?”

    清心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

    正当此时,山羊精忽然奔到了这间石室里来。

    看见山羊精到来,清心一下愣住了。

    只见山羊精恭敬地对清心行了个礼道:“臣,参见风铃小姐。”

    说罢,又对着六耳猕猴行礼:“大圣爷,都准备好了。没有让其他人知道。”

    “行。”六耳猕猴随着山羊精一步步朝石室外走去。临走还回头望向花容失色的清心道:“小丫头,几百岁的人了,能别那么傻吗?别人说什么你都信?精气,确实是没办法只吸一点的。哈哈哈哈。不过,我倒是很喜欢你这个样子。答应你的事情,会做到的。”

    说罢,两人便迅速走出了石室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清心一个人了。她撅着嘴,愤恨地望着六耳猕猴离去的方向,脸都涨红了,又气又恼。

    ……

    堆成小山一样高的尸体,全部都已经被吸干了精气,没了声息。这当中有妖怪的,有人类的,也有其他各种各样普通生灵的。四周站着山羊精的亲兵们。

    就在这尸体堆的旁边,六耳猕猴半蹲着,重重地喘息。

    那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样,额头上的冷汗,却依旧一个劲地往外冒。

    “大圣爷,您感觉好些了吗?”山羊精小心翼翼地递过来一杯茶水。

    六耳猕猴伸手将茶杯拨开去,有气无力地说道:“算是……缓过劲来了。”

    “大圣爷,您不会怪臣办事不利吧?”

    “啥?”

    “时间紧迫,大圣爷您又交代不能让鹏魔王他们知道,所以,臣只能找到这些了。”

    “已经缓过劲来了,没事,你做得很好。”六耳猕猴撑着膝盖缓缓地站了起来,长叹道:“我还是当不了好人啊……每日每夜地要吸精气,怎么可能当得了好人呢?”

    “大圣爷您说笑了。”山羊精笑嘻嘻地说道:“大圣爷您就是好人,如果不是您,我们这些个小妖,哪能过得如此逍遥呢?是您救了我们的命啊。如果大圣爷您不是好人,那谁是呢?”

    六耳猕猴扭头意味深长地瞧着山羊精。

    山羊精连忙躬身拱手道:“大圣爷,这些都是三界妖众的心里话。莫说您要吸精气,就是要臣的命,臣也万死不辞。因为,臣的命,本来就是大圣爷您给的啊。”

    “你……也变得会说话了呀。”六耳猕猴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行吧,这边的事情你先照看着,我要带上她再去一趟斜月三星洞。”

    “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