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六章:死局

2018-01-16 23:06:34Ctrl+D 收藏本站

    “走。”

    “去哪里?”

    “带你去还给师傅。”

    “啊?”清心一下懵了。

    六耳猕猴拉着清心不由分说地就往外走。

    一跃跳上八卦,六耳猕猴回头伸出了一只手。

    望着那只手,清心顿时有些忐忑,犹豫着该不该照做。

    “你留在这里,是个麻烦。躲到斜月三星洞不出来的话,就算佛门想干嘛,也得掂量一下。”瞧着清心那犹豫的模样,六耳猕猴又补充道:“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就把你绑回去。”

    闻言,清心瞪了六耳猕猴一眼,拍开了他的手,却还是乖乖地上了八卦。

    巨大的八卦缓缓运转,朝着斜月三星洞的方向而去了。

    摸着脚下的八卦,清心有些不确定地说:“这个八卦,好像是八师兄的那个啊……”

    “应该是了。”六耳猕猴随手将一个袋子抛了过来。

    稳稳地接过袋子,清心连忙翻了翻,顿时恍然大悟:“这是我的法宝袋,怎么会在你这里!”

    “在我书房里找到的,大概是地藏王留下的吧。”

    “其他的呢?我的其他法宝呢?”

    “难不成你还觉得我会贪你那点东西?”六耳猕猴白了清心一眼,悠悠道:“书房里就这么多了,其他的,你找地藏王要吧。”

    被人鄙视的感觉十分不好,特别还被一个讨厌的人鄙视。不过清心也无可奈何。

    毕竟,她和六耳猕猴的修为确实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撅了撅嘴,她只能开始生闷气。

    一路无话。

    不多时。八卦便到了斜月三星洞前。

    把门的道徒看到两人到来。连忙迎了上来。恭敬地行礼道:“弟子参见悟空师叔,参见清心师叔。”

    “悟空师叔?”清心嚷嚷道:“他是六耳猕猴,不是十师兄!”

    一时间,两人都朝着她望了过来。

    那道徒看上去有些尴尬,六耳猕猴则干脆给清心甩了个脸色道:“是不是,你说了不算,师傅说了才算。”

    “师傅……师傅哪里承认你了?”

    “我刚刚不是已经告诉你师傅承认了吗?”

    “你什么时候说过?”

    “没说吗?”六耳猕猴伸手挠了挠头,随口道:“那现在说了。你该知道了吧?”

    说着,也不管清心怎么回答,便快步随那道徒朝着观内走了去。留着清心站在原地一脸的错愕

    走开十步,临跨过门槛之前六耳猕猴又回过头来瞧着清心道:“还不走?”

    “走……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

    “出去溜达了这么大一圈,回到观里第一件事不应该先去给师傅请安吗?是不是想抄门规了?”

    闻言,清心的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眉头微蹙。

    这都什么情况啊?一来一回之间,反倒自己成外人了?

    那领路的道徒也伸手道:“清心师叔,您是入室弟子,返观。是该先见一见师尊的。”

    这话说得清心哭笑不得。却也无奈,只能低着头远远地跟着。

    不多时。那道徒就将两人带到了须菩提的潜心殿中。

    潜心殿中空荡荡的,那道徒只道是师尊让他们在这里候着,便离开了。

    一下子,大殿中就只剩下六耳猕猴和清心两人,大眼瞪小眼。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清心瞪着六耳猕猴,而六耳猕猴则悠悠地喝着茶。

    这里是斜月三星洞,算是到了自己地头,任凭六耳猕猴修为再高,清心倒是不怕他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这情况,实在诡异。怎么感觉自己才是外人,而对方回到了自己家一样呢?

    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清心开口道:“你……找师傅干嘛?”

    “关你什么事?”

    “你找我师傅,当然关我事了!”

    “那也是我师傅。”

    “你!”清心一时气结,竟说不出话来,只得继续冷冷地瞪着六耳猕猴。

    就这么又过了好一会,六耳猕猴喝下了半杯茶才微微抬起眼皮瞧了清心一眼:“你有好多身份。”

    “啊?”

    “你是我的师妹,是我的师侄,还是我没过门的妻子。这些我都了解过了。”

    清心蹙着眉,低着头不想接他这个话,心里则是不断埋怨着须菩提怎么还没到。

    清心不想搭话,六耳猕猴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其实,我好像也没那么可恨吧?至少没对你做什么不得了的事。刚刚你不是还准备分精气给我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又变成生死仇敌了呢?”

    “那是因为你答应帮我要回沉香,我是看在沉香的份上。”

    “是吗?”六耳猕猴咧开嘴笑了笑:“行吧,怎么样都好,看在你愿意分精气的份上,我帮你救回那小毛孩子吧。”

    “真的?”清心迟疑地抬起头。

    六耳猕猴伸长了脖子,一字一顿地答道:“假的。”

    “你!”清心都快气哭了,伸手拿起杯子就要砸。

    这一举杯子,六耳猕猴顿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你生气的样子比哭好看,再逗下去把你逗哭了,就不好了。”

    只听“咻”的一声,清心手中的杯子真的狠狠地砸出去了。“哗啦”一声在六耳猕猴身旁碎成了粉末。

    清心也不管砸中没有,直接起身气呼呼地就往外走。

    “你去哪?师傅还没来呢!”

    “滚!我不想看见你!”

    瞧着清心的背景,六耳猕猴摸着下巴喃喃自语道:“你说,这人怎么就那么奇怪呢?说着要我滚,结果自己滚了?”

    ……

    楼台上,须菩提与老君的那棋局还在继续着。

    一旁的道徒默默地守着,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却又不大敢表现出来。

    须菩提握着棋子,捋着长须默默地思索着。

    “喂。”老君抬眼轻叹道:“不是说在等你吗?怎么还不去?”

    “不急,等一下再去。”

    “等一下?”

    “先想好怎么答。”

    “你知道他要问什么?”

    “无非就是他需要吸食精气维生的问题。”

    “让你当好师傅。”老君嘿嘿地笑了起来,轻叹道:“这好师傅,可不是那么好当的。那六耳猕猴吸食精气的问题,是地藏王在复活他的时候就植入的。里面用来附带咒文的,是玄奘的精血。杀了玄奘,才能解开。这应该算是,最狠毒的一个局吧。”

    “这局,不比当初设给你的差啊。都是死局。不过,佛门暂时不会说。就好像当初他们也不会主动去告诉那猴子一样。以他的个性,若是知道佛门的用意,即便真要杀玄奘,他也会将佛门闹个天翻地覆。届时,便破局了。指不定最终是赚是亏呢。当然,我们也不能说。说了,信与不信是一回事,首先,就会对我们起疑。最重要的是……会破坏西行。”

    “除此之外要摆脱这个困局,便只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重塑金身。可是一旦重塑,他再回到虚空中,就没人可以救得了他了。其实说起来,也是死局。”

    须菩提微微抬头望了老君一眼:“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就是,比较难。”

    老君顿时一愣,犹豫着问道:“什么办法?”

    这一次,如此适合卖弄的机会,须菩提却并没有如同往常一般笑而不语,转而换上的,是一丝丝凝重的神色。

    ……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须菩提才姗姗来迟。

    看到须菩提到来,六耳猕猴当即挺直了腰杆,重重磕头:“师傅,弟子又来麻烦您老人家了。”

    那一脸郑重的模样,看得须菩提不由得一下愣了神。

    如果当初不是天外的魂魄附身原本的石猴,他的弟子,也许就是这样吧。

    “起来吧。”摆了摆手,须菩提快步走到正中的蒲团上坐了下去,轻声道:“把你师妹送回来了?”

    “嘿嘿。”六耳猕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她在我那边,就是个累赘,弄不好佛门还要对她出手呢。所以,就给送回来了。劳烦师傅多加照看。”

    “回来也好,就在观里呆着吧。”须菩提甩了甩拂尘,轻叹道:“只是,怕她呆不住呀。”

    “呆不住,就绑起来呗。这对师傅岂是难事?”

    闻言,须菩提不由得意味深长地瞧了六耳猕猴一眼。

    这一看,六耳猕猴顿时就懵了。

    “怎么?师傅觉得弟子说得不对。”

    “对是对,不过,不是为师做事的风格。”须菩提淡淡笑了笑,道:“为师向来不勉强任何人,做任何事。更别说绑了。”

    “师傅您是大仙风范。”六耳猕猴笑嘻嘻地说道:“弟子是小人,只能想得出俗世的办法。不过,这俗世的办法,有时候也是有用的。”

    “行吧,这件事就这么着。”须菩提微微朝着六耳猕猴斜过眼去,轻声道:“说另一件事吧。”

    “另一件事?”

    须菩提震了震衣袖道:“精气的事。你不就是来问这个的吗?”

    “师傅料事如神!”六耳猕猴笑嘻嘻地答道:“那佛门在弟子的身体里设下了局,逼着弟子吸食精气,成众矢之的。弟子想请教师傅,弟子该如何做,才可以摆脱佛门的这个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