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二十八章:水

2018-01-16 23:06:34Ctrl+D 收藏本站

    一团雨云缓缓聚到了凤仙郡上空。

    所有人都仰望着,却又不见它下雨,只有一声声惊雷持续不断。

    这场面与上次,那是越看越相似啊。

    猴子摸着下巴悠悠道:“不会又是谁来捣蛋吧?我要不要上去捉个现行呢?”

    “你就安心吧。”一旁的天蓬悠悠叹了口气道:“李靖已经说了,这就是雨云没错,只是时辰还没到,再等等吧。让龙王先来,只是安一下你的心。”

    “确定?”

    “确定。”

    “希望是真的才好。”猴子摸着金箍棒呲牙道:“要是这次搞砸,我就去把他的南天门砸开一角来,还不给修,让他们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扭过头,猴子看到小白龙正在一旁呆呆地望着天。那神情看上去有些怪异。

    “他怎么啦?”

    “来的是西海龙王。”天蓬压低了声音悄悄补充道:“他爹。”

    猴子顿时了然,甚至心中还忽然升起了那么一点点的恶意,窃笑了起来。

    小白龙和西海龙王,也算是一对冤家父子了。上次李靖带着西海龙王来的时候,两人就远远对视着,甚至都没打一声招呼。看那模样,真有点想断绝父子关系的架势。

    就在不远处的凤仙郡里,玄奘还在奋力地挖着井。而老郡王则在不断地利用滚轮将井下的泥沙运上来,倾倒在井外。

    几天下来,井外已经堆起了如同小山一般高高的土堆了。

    老郡王看了看那土堆。又望了望天上的雨云。最终却是无奈叹了口气。

    这雨云刚刚出现的时候。他着实兴奋了一把。还以为是佛祖终于宽恕了他的罪过,愿意给凤仙郡降雨了呢。可惜,时间一长,那味道就变了。

    长时间不下雨,却又一直飘着雨云,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种嘲讽。这让老郡王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夜里的雨云。

    “也许,是佛祖在提醒老朽。罪还没赎够吧。”低下头,他继续默默地帮玄奘倾倒着废土。而那井下的玄奘似乎也对下雨这件事绝望了,只一味地埋头挖井。

    黄昏时分,雨还没下,玄奘则已经从那井里爬了起来,抱着老郡王送过来的薄饼蹲在井边上默默地吃了起来。时不时地伸长了脑袋朝井里张望。

    那一旁,老郡王则时不时望向玄奘,又抬头望天。似乎期待着玄奘能就天上的雨云说点什么。可惜的是,玄奘就好像完全没看见一般。

    不远处,猴子喃喃自语道:“这井挖了多深了?”

    “五十丈。”

    “五十丈还往下挖个不停……哎呀呀。他是真的犯糊涂了,告诉了他没水了。他还硬要挖。真是自己找罪受。”

    正当此时,一旁的小白龙忽然眉头一蹙,连忙一个翻身从屋顶上滑了下来,一只手按到了地面上。这一按,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吓得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才又将手按到了地面上。那目光微微闪烁。

    “怎么啦?”猴子伸长了脖子问。

    小白龙支支吾吾地说道:“还……真有水。马上就要出水了!”

    “什么?”猴子的表情一下僵住了。

    他也一下从屋顶上滑了下去,一把揪住小白龙的衣领恶狠狠地叱道:“你之前不是跟我说没水的吗?”

    “之前是没水啊……我,我咋知道怎么忽然就有了呢?”

    小白龙挣扎着想要逃开,却被猴子死死地揪住。

    “什么叫忽然就有?这水还能忽然冒出来的?你他娘的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当条龙,不能打不能扛也就算了,连测个水都测不准。”

    “我测的时候它还没有呀,刚刚才来的水,我怎么知道水为啥忽然就出现了!”

    正当两人争吵之时,屋顶上的天蓬也连忙滑了下来,伸手去感知。

    猴子修的是地煞七十二变,对于这种水源感知的事情自然是不在行。可天蓬修的可是天罡三十六变,感知水源这种事,虽说不如龙族灵敏,但也该不在话下才是的。

    先前,他也不曾感知到,为何忽然就冒出地下水来了呢?

    “季节性地下河。”就在猴子与小白龙越闹越凶之时,天蓬的口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词。

    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季节性地下河?”

    “对。”天蓬点了点头道:“这下面应该原本是有条地下河的,只是因为常年不下雨,在这里没有了水源补充,所以就干枯了。不过,这河里的水也不全是本地补充的,当源头处于雨季的时候,这条地下河就会再次出现。先前我们找的时候刚好是枯水期,现在,河水来了。挖好这口井,再做一点蓄水工作,想要一年四季都有水,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这一说,猴子顿时无语地笑了出来,一把将小白龙推倒在地。

    “这哪能怪我啊?”小白龙翻滚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沙道:“我只负责感知,感知了没水就是没水。现在有水,那也是现在的事。这种推算地下河水什么时候到的事情可不是龙族干的,应该交给悟者道的修者来干。而且……绝大部分的悟者道修者恐怕还推算不了呢。”

    小白龙骂骂咧咧地,猴子却早已没心情去管他了。他抬头呆呆地望着天,轻声道:“快。”

    “啥?”

    “快让你爹不下雨啊!”猴子猛地喊道:“既然能挖出水来,那还要你爹下雨干嘛?让他挖就是了,反正只要一两天了!水有屁用,我们是要他证道啊!要证道啊!”

    被这么一吼,小白龙这才醒悟过来,连忙点头,一个翻转腾空而起朝着那雨云飞了过去。

    “瞎猫碰上死耗子,瞎猫碰上死耗子啊!”猴子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他还真有两把刷子,我们都白操心了。早知道,让他挖就是了,我们折腾那么多干啥?”

    天蓬也是松了口气,缓缓地坐到了猴子身边:“玄奘法师还是有些能耐的,特别是某些我们不懂的方面。也许,我们应该多听听看他想怎么做,毕竟要证道的是他。”

    “他要是每次都能这样,也省得我操心了。”猴子哼哼哈哈地笑着,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放下了。

    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距离灵山也就不远了。虽然事情实在是小,但总算是这些日子以来,最好的好事了吧。猴子的心情一下好了不少。

    正当此时,一辆马车“咕噜咕噜”地从远方朝着凤仙郡驰骋而来。

    远远地听到马车上,猴子顿时一愣。还没等他发问,牛魔王已经匆匆来到了他的面前,禀报道:“大圣爷,有人来了,凡人。”

    “凡人?什么凡人?”

    “不太清楚,也许是路过的商人。试探了一下,确定没有修为,就没对他们出手了。”

    轻轻拨开牛魔王,猴子握着金箍棒快步奔上前去远远地眺望着。

    此时,除了仍然回到井下继续干活的玄奘外,老郡王,乃至于凤仙郡上仅存的几个老人都听到了车轮声,一个个都走了出来。

    那马车在距离老郡王不远处停下,上面走下来一个衣衫整洁的中年男子,身旁还跟着两个带刀的侍卫和一个马车夫。

    在这种沙尘滚滚的地方,衣衫整洁,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望见那中年男子,老郡王一下呆住了。

    那中年男子望见老郡王,则是眉开眼笑地走了过来。他对着老郡王说道:“父亲,陛下怜悯我凤仙郡百姓,另外赐了一片封地给我们。孩儿这是来接您来了!”

    闻言,猴子的眼角微微抽了抽。(未完待续。)